• 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妳也的确爱着我,要不然妳不会奋不顾身地为我抵挡危险,不会背着我对霜姨承认内心真正的感情。唐烈俊美的五官有些扭曲,说得咬牙切齿。

          这小女人跟他闹什么别扭?!爱他就爱他,感情怎么可能说收回就收回?!把他当作三岁小孩啊?!

          骆以芳被他具体提出左证大大地将了yi军,脸蛋涨红,咬咬唇竟不知说什么好。

          胸脯起伏剧烈,她吸吸鼻子,鼻音好重地问:你到底想怎样嘛?

          他专注又深沉地盯着她,彷佛在思索yi个极其严肃的问题。

          轻扣她下巴的手指不由自主地抚上她微张的唇瓣,感觉她的气息变得浓重,他双眉微挑,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低沉地说:我们结婚。

          嗄?!

          什c什么?!

          他的嘴唇掀动了两下,究竟说出了什么?!

          我说,我们结婚。

          原来,她不是想而己,还下意识地问出疑惑,而他也再yi次重申,微沉的嗓音清楚无比地钻进她耳朵里。

          那好短c好简单的yi句话,却把她整个人震得傻呼呼,彷佛在瞬间化作石雕像,动弹不得了。

          第十章

          骆以芳完全搞不懂唐烈在想些什么。

          结婚?她和他?!

          他是在戏弄她,故意要看她笑话吗?

          从昏迷中醒来后,她在医院又住了yi个礼拜,恢复状况还不错,跟着就被唐烈接回别墅里静养,医生每隔两天会过来探望她yi次,而霜姨则是yi天按三餐外加消夜帮她进补,说她失血过多,yi定要注重饮食的调养,才能将失去的元气全部补回来。

          这些天,唐烈就像yi块超级强力的牛皮糖,紧紧地黏在她身边,怎么赶也赶不走。

          她吃饭,他陪她yi起吃,不仅如此,还又哄又缠地要她把霜姨准备的补品全吃进肚子里,想起他逼迫她吃东西的方式,每每教她脸红心跳,实在拿他没办法。

          她要睡觉,他也陪着她,有时坐在床边的沙发上,有时则上床抱着她yi块躺下,他没试着占有她,而是单纯地搂着她的腰,像保护着珍贵宝物般护在胸前。

          她躺累了,想出去庭院坐坐,晒晒难得露脸的冬阳,他也不放过她,常是要霜姨准备好热茶和点心,然后亲自将她抱了过去,小心翼翼地安置在柔软舒适的椅子上,再不然,就是干脆坐在他大腿上,让他揽在怀里。

          更恶劣的是,她每天洗澡,他也死皮赖脸地跟进浴室里,害她又羞又气,偏偏再多的抗议对他yi点效用也没有

          此时,浴室的门被推开,唐烈把刚沐浴完毕,浑身散发出清雅香气的骆以芳抱了出来。

          她身上的水珠都已经拭干了,裹着yi件宽大的浴袍,露出颈部以下部分的嫩肌和两条秀白的小腿。

          唐烈让她在大床上坐着,拿起早已备妥的连身睡衣要替她换上,她小脸晕红晕红的,yi手扯住浴袍的前襟,美眸里透出哀怨。

          我自己换,你c你是大忙人yi个,不要yi直杵在这儿啦!对他连日来的贴身服务,她已经快要受不了了。

          唐烈浓眉挑了挑,依然故我地说:我底下有其它经理人帮忙,公司的事不需要我费心,我就是要杵在这里,哪儿都不想去。

          你c你吼!讲了也是白讲!骆以芳双颊气鼓鼓的。

          把睡衣换上才能好好躺着休息。他动手脱起她的浴袍。

          啊?!不要啦!我自己来,你c你别过来──她躲啊躲的,浴袍还是被他轻松地扯掉,露出大片春光,害她小手东遮西掩的,跟刚才在浴室里发生的情况yi模yi样。

          唐烈动作迅速,怕她着凉,yi下子就为她套上柔软保暖的睡衣。

          骆以芳的脸蛋火热得可以,yi从他的掌握下溜掉,立刻躲进羽毛被里,还故意别开脸不看他。

          可恶的人,就只会欺负她而已。她决定不和他说话,就算他yi直赖在床边不走,她也不和他说话。

          见她赌气地嘟起红唇,唐烈忍不住倾身过去,重重地啄吻那点可爱的朱红,把她吻得瞠大了眼睛瞪他。

          你──骆以芳掀唇想骂人,yi时间找不到佳句。

          我怎样?

          对!她不和他说话!轻哼yi声小脸转开。

          唐烈却慢条斯理地开口,有件事妳或许有兴趣知道。骆庆涛经过审讯和评断后,已被送进精神科作长时间的治疗和观察。

          啊?!骆以芳迅速地调过头,直勾勾地望着他。

          抿抿唇,她内心挣扎yi会儿,还是妥协了。

          他他的状况很糟吗?

          虽然己被逐出骆家,虽然骆庆涛对她们母女都不好,但是她的本性温和又重感情,还是没办法冷漠地看待这些事。

          唐烈沉吟了几秒才回答:不会有什么事,妳还是担心妳自己就好,我和他之间的恩怨yi笔勾消了。

          闻言,骆以芳的心脏咚咚震跳两下,她yi瞬也不瞬地盯着唐烈,似乎觉得不可思议。

          为什么她幽幽地问。

          他的目光沉了沉。不为什么,突然没劲了,就这么简单。况且,我已经把他打击得够彻底了。

          骆以芳下意识地咬唇,思索着他的话,对他的决定感到淡淡欣慰,也为自己和他之间的情况感到淡淡忧伤。

          她真的摸不透他的心啊!

          如今,他放过父亲yi马,之前还在医院里对她求婚,完全不顾及她的答复,就片面决定等她身体转好,两人就要举行婚礼。

          他yi定要这么霸道又诡异吗?

          突然间,唐烈重施放技,又yi次亲吻她的红唇。

          不过这次的吻与刚才的啄吻全然不同,他固定住她的脸,不让她有机会闪避,双唇印在她的唇上,以无比的耐心诱哄着c吸吮着c摩挲着,要她为他轻启檀口,允许他更进yi步的探索。

          唔骆以芳晕眩不己,细碎的呻吟逸出喉间,也让他的唇舌顺利地钻了进来,与她的丁香小舌缠绵起来。

          以芳以芳他叹息着,双手贪婪地钻进被子里,抚上她曼妙的身体,在腰间逗留,又缓缓滑入睡衣的襟口,爱抚她绵软的胸脯。

          你c你可恶我不要c不要讨厌骆以芳扭动身躯,秀丽的眉蹙起,两颊的颜色越来越红,体温也越来越高。

          对,我很可恶。唐烈大方地承认,也大方地享受逗弄她娇躯带来的欢愉,热唇磨蹭着她的柔唇,低哑又说:我这么可恶,又动不动就欺负妳,妳还是爱我,爱得不可自拔,对不对?

          不对,我才没有

          爱说谎的女孩,这是妳自找的,不给妳yi点惩罚,妳是不会懂得诚实的美德。

          你想干什么?!惊惧yi下子揪住心脏,美眸清亮地瞅着男人英俊得过火的脸庞,被他那抹邪恶诱人的笑容蛊惑了。

          妳说呢?他不答反问,突然yi把掀开羽毛被,健壮身躯覆在她娇嫩的身子上,控制合宜的力道完全没有压痛她。

          我是病人耶,你c你起来啦!骆以芳双手贴在他胸膛上,原是要推开他的,但柔软掌心下的男性胸肌如此结实,她感受到他左胸强劲的跳动和温热,呼吸跟着又乱了。

          说妳爱我。唐烈用鼻尖轻阶着她的脸和玉颈,还不断往下,咬开她睡袍的前襟,亲吻更多的美好肌肤。

          哼不要她发出小猫咪的叫声,小手回防想要扯住睡袍,却被他两只大手分别握住,按在大床上。

          他审视着她伤口恢复的状况,微微牵唇,以芳妳已经可以跟我yi起来做那些爱做的事了。

          他凑唇爱怜地亲吻着她的伤,在那粉红色的伤处洒落无数的蜜吻,彷佛这么做,她的伤就会在下yi秒消失不见,让她迅速恢复健康。

          唐烈你c你弄得我好痒,讨厌

          他低低笑着,趁机拉开她的睡袍,让那晶莹美丽的完全呈现在眼前。

          说妳爱我。以芳,我要妳说。他扣住她的双腕,腾出yi手爱抚着她丰美的胸部,享受着那丰盈的触感,也为她带来战栗的快感。

          我唔我不哈啊啊否认的话刚要挤出唇,她突然轻叫了声,因为男人的手指捏揉起她的||乳|尖,用指上粗糙的硬茧欺负她的柔软。

          妳就是要惹我生气才开心吗?唐烈的气息略略粗重。

          你走开啦嗯哼啊骆以芳的脸蛋红通通,都快冒出白烟了,娇躯在他甜蜜的折磨下扭动得像条蛇。

          说妳爱我。他就是非逼她说实话不可。

          呜呜

          唐烈的目光变深,大手慢条斯理地往下移动,滑进她大腿内侧,开始进行另yi波的酷刑。

          长指在诱人的女性密林里寻到那颗极度敏感的珍珠,缓缓地来回摩擦c逗弄c轻捻

          哈啊啊──骆以芳像浑身通了电,猛然间弓起身子,她下意识地想并拢双腿,但他强悍的臂膀硬是挤了进来,不让她如愿。

          折磨还没结束,唐烈干脆用大腿顶开她的双膝。

          他半跪在她双腿之间,yi边玩弄着她的珠核,勾引出晶莹剔透的春潮,yi边用中指缓缓探入那粉红细嫩的蜜径,埋在紧窒温暖的甬道中恣意挑逗c旋转。

          烈!啊c啊啊──好痛苦,因为渴望得到更多而感觉极度痛苦,骆以芳攀住他开始抽锸的健臂,全身肌肤泛开瑰红,无助极了。

          唐烈诡异地yi笑,在她敏感的耳边喷气,想要吗?以芳,我可以给妳更多,让妳得到yi切,但我要亲耳听妳说,说妳爱我,爱到不可自拔。

          呜呜他好坏c好坏怎么可以这样逼她?!

          真的不说?那我不给妳了。

          长指抽出湿润的花径,骆以芳在瞬间感受到可怕的空虚,比刚刚那种渴望更可怕,像要将她整个人推入万丈深渊,又像要硬生生把她整个人撕裂,让她在无边无际的寒冷里瑟瑟发抖。

          呜呜呜她皱着红通通的小脸哭得好伤心,觉得无比的委屈和难过。你你呜呜

          她上气接不了下气地呜咽着,好费力才挤出可怜兮兮的声音。

          你又不爱我呜呜呜为什么非要c非要强迫人家说爱你?呜就算我爱你,那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我不要说给你,我才不要说,我c我呜呜我不要理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