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8 离婚协议书(六千)(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简煜心疼的喊了一句:“简宝。”

          简蕊窝在他怀里,喃喃道:“肯定是生病了,产生幻觉了,不然好好的家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简煜将简蕊接回家后,简蕊一直坐在**上发呆,不哭也不闹,很安静,像个毫无生机的布娃娃钤。

          一天下来水米未进洽。

          晚上,简煜端着饭菜来到她的卧室,“简宝吃饭了。”

          简蕊微微转动了一下眼瞳,“哥,我不饿。”

          “从早上到现在一整天你什么都没吃,怎么会不饿?”

          “哥”

          “乖,哥喂你?”

          “我真的吃不下。”

          站在门口的苏语容实在看不下去了,沉着脸走了进去,“不就是个男人吗?这个世界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为了一个男人不吃不喝,你真有出息。”

          简蕊眼眶微热,垂着眼睑不说话。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离了谁不能活,赶紧将饭吃了,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简蕊仍旧不哼声,只是眼泪却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一颗一颗如珍珠般砸在纤细的手指上。

          苏语容可能觉得自己话说重了,过了两秒,语气又缓和下来,“乖,没有过不去的坎,别让我们担心好不好?”

          简蕊抬起泪水四溢的脸,看了看站在**边的两人,他们眼眸中都是担忧,是啊,她不应该让家人为她担心的,伸手接过简煜手中的饭,低头开始吃了起来。

          苏语容欣慰的笑笑,转身出去了。

          眼泪和着米饭一起吃进嘴里,咸咸的,涩涩的,胸口有一股酸涩直往外冲,为了不让自己将饭吐出去,连忙又急急的往嘴里扒了几口饭,本想堵住那股酸涩的,却

          咳咳咳

          简煜急忙轻轻拍打她的背,“你慢点吃,别光吃饭。”

          简蕊将口里的饭都吐了出来,吐得小脸通红。

          简煜急忙拿开她手中的碗,用纸将她的嘴和眼泪擦干净。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想吃下去来着,可是”

          简煜打断她,“不许跟我说对不起,乖,哥再去给你盛一晚。”

          简蕊拉住起身准备出去的简煜,抱着他的腰嘶哭起来,“哥,我真的好难受,他说过爱我的,说过的”

          简煜转过身,手轻轻地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难受就哭出来吧,哭出来就好了。”

          简蕊紧紧地攥着他的衬衣,终是压抑不住内心的悲伤,嚎啕大哭起来,“都是骗我的,骗子,大骗子”

          简蕊大哭过一场后,许是将心底压抑的情绪都宣泄了出来,心也开阔了很多,虽然没以前那么活泼爱笑,但也正常吃饭睡觉了。

          十一长假过完了,简蕊就住回了富邑海湾,正常上下班,一切似乎和原来一样,只是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她蜷缩在**上怀着噬骨的思念和那颗空落落的心辗转难眠。

          这天,简蕊刚下班回来,就在小区门口看见了夏慕青。

          夏慕青热情的招着手,“蕊蕊。”

          简蕊笑笑,“夏夏。”

          “咦,才几天不见你怎么瘦了一圈?是不是趁我出去旅游我家城城欺负你了?”

          简蕊摇摇头。

          “我带你去吃好吃的,补补。”夏慕青边拉着简蕊往车旁走边说:“回家我得好好说说城城,怎么将你养成这样了。”

          简蕊苦笑了一下,也懒得再去解释什么。

          吃完饭,夏慕青又拉着简蕊去看搞笑的话剧,简蕊不忍扫了她的兴,只能陪着去了。

          看完话剧回来十点多了,简蕊回到家萧紫寒神情焦急的问:“你去哪儿了?怎么电话也不接?”

          简蕊细眉微蹙,从包里拿出手机才发现竟然有二十几通未接电话,有萧紫寒的,也有简煜的,“我和夏夏去看话剧了,将手机调成静音了。”

          萧紫寒真想拍她几掌,“赶紧打个电话给你哥,他正满世界的找你呢。”

          说完自己也掏出手机给白湛季打了一个电话,“别找了,人回来了。”

          简煜接到简蕊的电话回到水木清华后,看见她就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你吓死我了,以后不许突然失踪,不许不接电话,听见没有?”嗓音微微有些嘶哑。

          “听见了。”简蕊知道吓着他了,拍拍他的背安抚他,“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

          萧紫寒看见了简煜眼底的恐慌和微弱的水光,总觉得他对简蕊的感情太过强烈,似乎远远超过了兄妹之情。

          萧紫寒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急忙摇摇头,苦涩的笑笑,自己这是怎么了?净胡思乱想。

          这边吓得不轻,另一边也好不到哪儿去,差点到警局报人口失踪。

          白湛季和萧紫寒通完电话后,对着身旁情绪频临在暴走边缘的男人道:“掉头回去吧,不用报警了,人已经回家了。”

          靳律风一个急刹车,轮胎和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尖锐

          声。

          白湛季整个身子向前倾,差点撞到车前台,“你疯了,开得快就算了还来个急刹车,你不要命了,我还想留着我的小命见我家寒儿呢。”

          靳律风冷着脸斜了他一眼,转动方向盘,调转车头,原路返回。

          白湛季叽叽喳喳说开了,“真搞不懂你,明明那么喜欢人家为什么要和她分开?你看我,喜欢就大胆的追,你倒好,都追到手了,又放了,放了就放了吧,还在这边瞎惦记,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呲!

          又是一阵急刹车,这次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还有靳律风冷冰冰的嗓音,“下车!”

          白湛季刚准备问他又发什么疯,就听见他说让他下车,不可思议的指着自己的鼻梁问:“你是让我下车?”

          “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我靠,你有没有搞错?我大晚上的陪着你找女人,你竟然半路让我下车?”

          “下车,别让我说第三遍。”

          白湛季见他阴沉着脸,不像在开玩笑,心里的火蹭的一下冒了起来,咔擦一下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你有种,下次我还管你的闲事我就”不姓白。

          油门轰的一声加大,一溜的尾气喷到白湛季脸上,

          将他没说完的话淹没了。

          咳咳咳

          白湛季被呛得咳嗽了几声,缓过气来后对着早已跑远的车子骂骂咧咧:“姓靳的你丫就是一只白眼狼,有异性没人性,老子再也不管你的闲事了。”

          说完恨恨的踢了一下路边的石子。

          靳律风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简蕊,晃神间,车子竟不知不觉开到了水木清华附近,刚准备调转车头回去,却看见自己日思夜想的那抹身影就站在不远处的小区门口。

          瞬间停下了打方向盘的动作,将车子熄了火,远远的看着她对着简煜挥挥手,然后看着简煜的车子离开,她才转身朝着小区走去。

          突然她停住了脚步,视线朝着他这边看了过来,靳律风下意识的将身子往下猫了猫,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已不见了她的身影。

          靳律风突然自嘲的笑笑,他将车子熄火了,灯也灭了,大晚上的隔得这么远,她怎么会看得见车里的他?

          打开储物柜,拿出烟盒和火机,点燃一支烟吞云吐雾起来,青白烟雾下那深邃立体的轮廓似乎消瘦了不少。

          **

          一个星期后。

          简蕊接到门卫电话,说有她的快递。

          她来到门卫室,签收了快递,看着文件式的快递包装微微蹙眉,难道这是萧紫寒的文件?

          看了一眼收件人,简蕊,不对啊,是自己的。

          疑惑的撕开,抽出水墨打印的纸张,离婚协议书,五个醒目的字立刻出现在她眼前。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