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道德经全文及其译文(参考书中内容)(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时空偷渡之洪荒最新章节尽在soso33小说网(soso33)

          ◆◇◆第一章

          [原文]

          道可道1,非常道2。名可名3,非常名。无名4,万物之始也;有名5,万物之母也6。故恒无欲也7,以观其眇8;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徼9。两者同出,异名同谓10。玄之又玄⑾,众眇之门⑿。

          [译文]

          “道”如果可以用言语来表述,那它就是常“道”(“道”是可以用言语来表述的,它并非一般的“道”);“名”如果可以用文辞去命名,那它就是常“名”(“名”也是可以说明的,它并非普通的“名”)。“无”可以用来表述天地浑沌未开之际的状况;而“有”,则是宇宙万物产生之本原的命名。因此,要常从“无”中去观察领悟“道”的奥妙;要常从“有”中去观察体会“道”的端倪。无与有这两者,来源相同而名称相异,都可以称之为玄妙、深远。它不是一般的玄妙、深奥,而是玄妙又玄妙、深远又深远,是宇宙天地万物之奥妙的总门(从“有名”的奥妙到达无形的奥妙,“道”是洞悉一切奥妙变化的门径)。

          ◆◇◆第二章

          [原文]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恶已1;皆知善,斯不善矣2。有无之相生也3,难易之相成也,长短之相刑也4,高下之相盈也5,音声之相和也6,先后之相随,恒也。是以圣人居无为之事7,行不言之教,万物作而弗始也8,为而弗志也9,成功而弗居也。夫唯弗居,是以弗去。

          [译文]

          天下人都知道美之所以为美,那是由于有丑陋的存在。都知道善之所以为善,那是因为有恶的存在。所以有和无互相转化,难和易互相形成,长和短互相显现,高和下互相充实,音与声互相谐和,前和后互相接随——这是永恒的。因此圣人用无为的观点对待世事,用不言的方式施行教化:听任万物自然兴起而不为其创始,有所施为,但不加自己的倾向,功成业就而不自居。正由于不居功,就无所谓失去。

          ◆◇◆第三章

          [原文]

          不尚贤1,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2,使民不为盗3;不见可欲4,使民不乱。是以圣人之治也,虚其心5,实其腹,弱其志6,强其骨,恒使民无知、无欲也。使夫知不敢7、弗为而已8,则无不治矣9。

          [译文]

          不推崇有才德的人,导使老百姓不互相争夺;不珍爱难得的财物,导使老百姓不去偷窃;不显耀足以引起贪心的事物,导使民心不被迷乱。因此,圣人的治理原则是:排空百姓的心机,填饱百姓的肚腹,减弱百姓的竞争意图,增强百姓的筋骨体魄,经常使老百姓没有智巧,没有**。致使那些有才智的人也不敢妄为造事。圣人按照“无为”的原则去做,办事顺应自然,那么,天下就不会不太平了。

          ◆◇◆第四章

          [原文]

          道冲1,而用之有弗盈也2。渊呵3!似万物之宗4。锉其兑5,解其纷6,和其光7,同其尘8。湛呵9!似或存10。吾不知其谁之子,象帝之先⑾。

          [译文]

          大“道”空虚开形,但它的作用又是无穷无尽。深远啊!它好象万物的祖宗。消磨它的锋锐,消除它的纷扰,调和它的光辉,混同于尘垢。隐没不见啊,又好象实际存在。我不知道它是谁的后代,似乎是天帝的祖先。

          ◆◇◆第五章

          [原文]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1;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2?虚而不屈3,动而俞出4。多闻数穷5,不若守于中6。

          [译文]

          天地是无所谓仁慈的,它没有仁爱,对待万事万物就像对待刍狗一样一视同仁,任凭万物自生自灭。圣人也是没有仁爱的,也同样像刍狗那样对待百姓一视同仁,任凭人们自作自息。天地之间,岂不像个风箱一样吗?它空虚而不枯竭,越鼓动风就越多,生生不息。政令繁多反而更加使人困惑,更行不通,不如保持虚静。

          ◆◇◆第六章

          [原文]

          谷神不死1,是谓玄牝2。玄牝之门3,是谓天地之根。绵绵呵4!其若存5!用之不堇6。

          [译文]

          生养天地万物的道(谷神)是永恒长存的,这叫做玄妙的母性。玄妙母体的生育之产门,这就是天地的根本。连绵不绝啊!它就是这样不断的永存,作用是无穷无尽的。

          ◆◇◆第七章

          [原文]

          天长,地久1。天地之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也2,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3,外其身而身存4,非以其无私邪5?故能成其私。

          [译文]

          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久存在,是因为它们不为了自己的生存而自然地运行着,所以能够长久生存。因此,有道的圣人遇事谦退无争,反而能在众人之中领先;将自己置于度外,反而能保全自身生存。这不正是因为他

          无私吗?所以能成就他的自身。

          ◆◇◆第八章

          [原文]

          上善若水1。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2,故几于道3。居,善地;心,善渊4;与,善仁5;言,善信;政,善治6;事,善能;动,善时7。夫唯不争,故无尤8。

          [译文]

          最善的人好像水一样。水善于滋润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停留在众人都不喜欢的地方,所以最接近于“道”。最善的人,居处最善于选择地方,心胸善于保持沉静而深不可测,待人善于真诚、友爱和无私,说话善于格守信用,为政善于精简处理,能把国家治理好,处事能够善于发挥所长,行动善于把握时机。最善的人所作所为正因为有不争的美德,所以没有过失,也就没有怨咎。

          ◆◇◆第九章

          [原文]

          持而盈之1,不如其已2;揣而锐之3,不可长保4。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5。功成身退6,天之道也7。

          [译文]

          执持盈[和谐之旅]满,不如适时停止;显露锋芒,锐势难以保持长久。金玉满堂,无法守藏;如果富贵到了骄横的程度,那是自己留下了祸根。一件事情做的圆满了,就要含藏收敛,这是符合自然规律的道理。

          ◆◇◆第十章

          [原文]

          载营魄抱一1,能无离乎?专气致柔2,能如婴儿乎3?涤除玄鉴4,能无疵乎?爱民治国,能无为乎5?天门开阖6,能为雌乎7?明白四达,能无知乎8?生之畜之9,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10。

          [译文]

          精神和形体合一,能不分离吗?聚结精气以致柔和温顺,能像婴儿的无欲状态吗?清除杂念而深入观察心灵,能没有瑕疵吗?爱民治国能遵行自然无为的规律吗?感官与外界的对立变化相接触,能宁静吧?明白四达,能不用心机吗?让万事万物生长繁殖,产生万物、养育万物而不占为己有,作万物之长而不主宰他们,这就叫做“玄德”。

          ◆◇◆第十一章

          [原文]

          三十辐1共一毂2,当其无,有车之用3。埏埴以为器4,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5,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6。

          [译文]

          三十根辐条汇集到一根毂中的孔洞当中,有了车毂中空的地方,才有车的作用。揉和陶土做成器皿,有了器具中空的地方,才有器皿的作用。开凿门窗建造房屋,有了门窗四壁内的空虚部分,才有房屋的作用。所以,“有”给人便利,“无”发挥了它的作用。

          ◆◇◆第十二章

          [原文]

          五色1令人目盲2;五音3令人耳聋4;五味5令人口爽6;驰骋7畋猎8,令人心发狂9;难得之货,令人行妨10;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⑾,故去彼取此⑿。

          [译文]

          缤纷的色彩,使人眼花缭乱;嘈杂的音调,使人听觉失灵;丰盛的食物,使人舌不知味;纵情狩猎,使人心情放[和谐之旅]荡发狂;稀有的物品,使人行为不轨。因此,圣人但求吃饱肚子而不追逐声色之娱,所以摒弃物欲的诱惑而保持安定知足的生活方式。

          ◆◇◆第十三章

          [原文]

          宠辱若惊1,贵大患若身2。何谓宠辱若惊?宠为下3,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4?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5。

          [译文]

          受到宠爱和受到侮辱都好像受到惊恐,把荣辱这样的大患看得与自身生命一样珍贵。什么叫做得宠和受辱都感到惊慌失措?得宠是卑下的,得到宠爱感到格外惊喜,失去宠爱则令人惊慌不安。这就叫做得宠和受辱都感到惊恐。什么叫做重视大患像重视自身生命一样?我之所以有大患,是因为我有身体;如果我没有身体,我还会有什么祸患呢?所以,珍贵自己的身体是为了治理天下,天下就可以托付他;爱惜自己的身体是为了治理天下,天下就可以依靠他了。

          ◆◇◆第十四章

          [原文]

          视而不见,名曰夷1;听之不闻,名曰希2;搏之不得,名曰微3。此三者不可致诘4,故混而为一5。其上不徼6,其下不昧7,绳绳兮8不可名,复归于无物9。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10。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⑾。能知古始,是谓道纪⑿。

          [译文]

          看它看不见,把它叫做“夷”;听它听不到,把它叫做“希”;摸它摸不到,把它叫做“微”。这三者的形状无从追究,它们原本就浑然而为一。它的上面既不显得光明亮堂;它的下面也不显得阴暗晦涩,无头无绪、延绵不绝却又不可称名,一切运动都又回复到无形无象的状态。这就是没有形状的形状,不见物体的形象,这就是“惚恍”。迎着它,看不见它的前头,

          跟着它,也看不见它的后头。把握着早已存在的“道”,来驾驭现实存在的具体事物。能认识、了解宇宙的初始,这就叫做认识“道”的规律。

          ◆◇◆第十五章

          [原文]

          古之善为道者1,微妙玄通,深不可识。夫不唯不可识,故强为之容2;豫兮3若冬涉川4;犹兮5若畏四邻6;俨兮7其若客8;涣兮其若凌释9;敦兮其若朴10;旷兮其若谷⑾;混兮其若浊⑿;孰能浊⒀以静之徐清?孰能安⒁以静之徐生?保此道者,不欲盈⒂。夫唯不盈,故能蔽而新成⒃。

          [译文]

          古时候善于行道的人,微妙通达,深刻玄远,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正因为不能认识他,所以只能勉强地形容他说:他小心谨慎啊,好像冬天踩着水过河;他警觉戒备啊,好像防备着邻国的进攻;他恭敬郑重啊,好像要去赴宴做客;他行动洒脱啊,好像冰块缓缓消融;他纯朴厚道啊,好像没有经过加工的原料;他旷远豁达啊,好像深幽的山谷;他浑厚宽容,好像不清的浊水。谁能使浑浊安静下来,慢慢澄清?谁能使安静变动起来,慢慢显出生机?保持这个“道”的人不会自满。正因为他从不自满,所以能够去故更新。

          ◆◇◆第十六章

          [原文]

          致虚极,守静笃1;万物并作2,吾以观复3。夫物芸芸4,各复归其根。归根5曰静,静曰6复命7。复命曰常8,知常曰明9。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10,容乃公,公乃全⑾,全乃天⑿,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

          [译文]

          尽力使心灵的虚寂达到极点,使生活清静坚守不变。万物都一齐蓬勃生长,我从而考察其往复的道理。那万物纷纷芸芸,各自返回它的本根。返回到它的本根就叫做清静,清静就叫做复归于生命。复归于生命就叫自然,认识了自然规律就叫做聪明,不认识自然规律的轻妄举止,往往会出乱子和灾凶。认识自然规律的人是无所不包的,无所不包就会坦然公正,公正就能周全,周全才能符合自然的“道”,符合自然的道才能长久,终身不会遭到危险。

          ◆◇◆第十七章

          [原文]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