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对弈(1/2)

加入书签

  第四百二十二章——对弈

  洛神身姿笔直, 静候着师清漪落第一步棋。

  师清漪却半晌没有动, 只是定定地望着桌对面。

  “怎么不动?”洛神问她的声音比起拂耳的夜风而言,更为轻柔。

  师清漪将双手藏在桌底遮掩的大腿上, 颇有些局促地来回摩挲着,偶尔攥着手指捏了一捏,沉默了一会才诚实地回答:“很久很久没和你这样下棋了, 我我有点紧张。”

  其实她当初和洛神住在一起以后,两人也会下棋来消遣闲暇的时光。师清漪有一个小农庄, 远在郊外, 她身边的人就只有洛神知道具体所在。

  那是她们两秘密的小地方。

  农庄别墅的收藏室里藏了几副好棋,算有些年头的古玩,她们去农庄度假的时候, 时常会在后院的葡萄架底下对弈。

  所以这个很久很久, 听上去似乎是自相矛盾的说法。

  但她偏偏加了个这样,那就有些别样的滋味敛在里头了。

  洛神当然听出了她这其中的意思, 却还是问她:“这般, 是哪般?”

  “就是你像这样束着发带,来和我下棋。”师清漪略抬了眸,目光再度落到洛神肩上。

  或许是希望更容易被她看见, 银白的发带被洛神撩到肩部,再在胸前垂落。

  那像是成了一抹攫住师清漪所有心魂的光,在她的眼中点亮了,如同落下一场跨越漫长时光,久别重逢的梦境。

  “是。”洛神凝望着她, 道:“许久不曾这般与你对弈了。”

  师清漪的眼睛有些发了酸,她忙背过身子,用手背蹭了蹭眼睛,又转回来,唇角勾了些许浅笑上来。

  那是酸涩的,又心愿得尝的笑意。

  难过与喜悦两厢糅杂,在心中鼓涨开来,在她红玉似的眸子中漾起水光。

  她如今这一双红眸明明让人看了心惊胆寒,此刻泛起泪来,却又是那么柔软。

  “清漪。”洛神轻声道:“我晓得这般做,远远不够。”

  师清漪含了泪的双眼将她望着:“已经足够了,足够了,我很开心。”

  像是隔了一层纱,两人彼此都没有点破,但是彼此都明白。

  此时此刻,解释的言语都仿佛是多余的。

  夏沉在记下那个小册子以后,长眠棺中,也永远不会知道,册子里记录的那名孤独地与发带对弈的女子,如今终于等来了发带的主人。

  “那我开始了。”师清漪拭了下眼角,从一旁的棋盅里夹起一颗黑子,落了下去。

  洛神的白子紧随在后。

  时间缓缓流淌,棋子轻触棋盘的声响在寂静的夜色里听上去格外清晰,一下,接着一下。

  “赢了的人,有什么奖励?”师清漪的情绪在下棋的过程中得到了缓和,她一边落子,一边问。

  “你想要什么奖励?”洛神道。

  “我想想。”师清漪一边观察棋盘上黑白相较的战局,一边煞有其事地思考起来。

  她头脑聪颖,十分擅长围棋,洛神更是个中的高手,两个人在棋盘上几乎是不相伯仲。这就导致她们的棋局要么是你来我往,紧咬不放,要么是你慢我缓,细细品来,一盘棋往往要下比较久的时间。

  “这样。”师清漪想到了什么,黑子果断落下,语气中透着些许狡黠:“输的一方要答应替赢的一方做一件事。”

  “这算不得什么奖励。”洛神道:“我这便可以答应你。”

  “你别这么快答应。”师清漪感觉到她这毫不犹豫的回答中蕴含的宠溺,嘴角的笑意都有点藏不住了:“是对你来说很难很难的一件事情。”

  “那我可做到么?”洛神神情认真。

  “肯定是可以做到的。”师清漪说:“如果不能做到,我也不会让你做。”

  “那便无妨。”洛神道:“若你赢了,你只管说。”

  师清漪满意了:“好,那一言为定。公平起见,要是我输了,你也可以让我做一件事,只要是我能做到的。”

  “嗯。”洛神的双眸微微眯了眯,瞬也不瞬地打量了她:“倒的确是有一事,若我赢了,你便要应我。”

  说到这,她修长手指下的白子落在一处位置上,顿时将师清漪的好几颗重要黑子都围杀起来,堵了个水泄不通。

  师清漪:“”

  洛神气定神闲地捏起那些黑子,将这些被吃掉的黑子搁在一旁。

  师清漪仔细回忆了下洛神之前的落棋方式,都是温吞的,有的时候明明是有机会可以吃掉她的黑子,却偏不下在那里,而改了别的位置落子,似乎是有意无意地在让着她。

  但是在师清漪提出奖励以后,洛神的落子干脆利落,显然是奔着赢棋的彩头去的。

  师清漪见她势在必得,心里不免也有了些抖,不禁猜测起洛神如果赢了以后,到底会让她答应什么事情。

  她一边想着,手底下也不甘示弱,配合着洛神的节奏,黑白之间斗了个酣畅淋漓。

  “三局两胜。”师清漪心虚地强调。

  这样她赢的几率才多一些,否则这一局她还真的有点吃不消。

  “好。”洛神应了她。

  下到后面,师清漪自己也感觉到了这局胜算不大,她故意缓了缓,说:“你不是买了米酒吗?我想现在喝一点。”

  她虽然酒量浅,但米酒的浓度并不算高,她以前在她的小农庄的时候就和洛神一起喝过类似的。只要控制好一个度,喝完以后还是很有精神的,浑身也似发了热一样,下棋的兴致更高,说不定还能赢一盘。

  “可要下完棋以后再喝?”洛神似有斟酌:“你若是醉了,棋恐要乱下。”

  “我才没那么容易喝醉。”师清漪红着眼睛,立刻说。

  洛神含笑看着她这红眼兔子发起急来的小模样。

  师清漪话却又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