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中计,谁真谁假(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一秒记住【笔÷趣♂乐Biqule】,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子,北疆皇子?”

          距离京城已经百里有余的惊魄到底是被人拦截了,他自认速度极快,不想这世上居然真的有人能赶得上他。

          但这二人,为何会一起前来,且将军将虎符交由他一事旁人根本不知,他们是为何……

          “怎么,见到本殿跟皇子很吃惊?”

          郎弘璃站在路中间,勾唇轻笑,随即冲惊魄伸手,“拿来。”

          他的笑挂在唇边,看上去牲畜无害,可就是那样的笑以往不知迷惑了多少人。

          惊魄在郝正纲身边非一朝一夕,相反他是在郝正纲身边待得最久的人,也是最清楚太子殿下性格的,现在看着那张脸上的笑,他知道他与太子势必会有一战。

          但无论怎样,他得到的命令是保护虎符,即使自己丢了性命,也绝不能失了将军交给他的东西。

          因此,在面对明显的两大高手,惊魄也未有丝毫慌张,只往那只伸出的手上看了一眼,假装不知地道:“殿下这是何意?”

          漆黑的道路中,惊魄因自小练武而夜能视物,郎弘璃与百里苍则是因种族关系。

          两人将惊魄的反应看得清楚,却是一点都不着急,带百里苍来完全是因为他灵敏的嗅觉能嗅出此人的气味。

          郎弘璃见他不愿把虎符交出来,伸出去的手指尖轻轻动了动,而后收回来,笑着说:“看来,你是不想把东西直接交给本殿了,本殿想让你少吃些苦头都不行,真是枉费本殿的一番苦心啊。”

          说完,不给惊魄说完的机会,攸地上前。

          惊魄双眼一眯,动脚准备躲过他这般直接的攻击,谁知他才刚像平时那样准备闪身,不想脚下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缚绑住似的竟然不能动弹。

          郎弘璃一声轻笑飞身而上,惊魄暗叫不好,只还未行动便觉面上忽而一凉,一股劲风袭往怀中,下意识就去护着怀里的东西,不想却还是晚了一步。

          郎弘璃与他擦肩,于他身后落了下来,手中赫然持有一物。

          惊魄大骇,顾不得脚上被束缚,猛地气息下沉,将力量集中于脚下,想以此将脚下的缚绑给挣脱。

          “没用的,”郎弘璃晃了晃手里的东西,抬眼,依旧是那副笑脸,“本殿知道你很强,动起手来一定很麻烦,所以就只能委屈你在那站着了。”

          没有人能挣脱得了他的操控之术,他也不打算浪费自己的时间,毕竟从这里皇宫的距离不近,他可不想回去得晚了让别人说他堂堂太子殿下抓一个小贼都得要这么长时间。

          惊魄不信,又使劲动了动,却还是将脚下那看不见的绳索挣脱不开。

          郎弘璃的话让他抿紧了唇,抬头冷冷地看了过去,“你们早就知道将军会把东西交给我。”

          不然怎么可能有这么巧的事。

          郎弘璃闻言笑笑,看他一直扭头往他这边看,难得好心情地生起了同情心,迈步重新走会了百里苍那边。

          “是不是早知道这回事,本殿可没时间给你解释。”

          郎弘璃在百里苍边上停下,将到手的东西收进怀中,然后右手轻抬,不过轻轻一指,惊魄就被一道无形的绳索给绑得严严实实。

          随即他再将手一收,人立刻就被他给拽到了百里苍面前,要不是百里苍躲得快,没准还会来个正面近距离接触。

          “妹夫,帮本殿把人扛回来,”说完,迈开步子就消失在了黑夜中。

          百里苍自是不会愿意被他如此使唤,奈何太子殿下的那声“妹夫”叫得他心甚欢。

          于是冷冷地看了一眼咬牙切齿的惊魄后便没有去计较他堂堂北疆皇子被人使唤的事,随手只轻轻一拎就把惊魄给拎了起来。

          “殿下跟世子怎的还没回来?不知道把那贼人抓到了没有。”

          “看那北疆皇子也不见了,想是跟殿下他们一道去了。”

          “也过了好一会儿了,按三人的能力,这会儿也该回来了……”

          “……”

          距离发现贼人到现在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这半个时辰里大臣们是如坐针毡。

          一方面担心太子殿下等人没有把贼人抓住,当真把虎符给失了;另一方面则是担心上面的那个帝王会随时发怒。

          不过好在他们的担心并未持续多长时间,因为外面的人已经进来通报,说是殿下跟玦世子以及北疆皇子把那偷盗的贼人给抓到了。

          众人闻言纷纷欣喜,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都想着那贼人会是谁,竟然敢胆大到如此地步,然而在看清贼人时,众人的神情再次僵化。

          “钱横?”

          皇帝坐在宽椅上,微眯了眸子看着底下被绑得严严实实的人,语气中透着冷冽,摆明了比起方才,现在的他才是最为生气的。

          钱横,郝正纲的副将之一,同现在被关在牢中的林城一样,是郝正纲的左膀右臂。

          但相较于林城来说,钱横是那种不爱说话但心却很细的,因此也比林城更得郝正纲的心。

          他长相斯文,乍一看不像武将倒有些文人气息,按理说此人是不会跟林城那般冲动行事,今日又为何会来宫中从御书房中偷走虎符呢?

          但不管是何种原因,皇帝此时此刻内心都被怒意给占据了,因为,几次三番的,他的威严已经被郝正纲的人挑衅得彻底,身为帝王,这是绝不被允许的!

          “父皇,儿臣已将虎符拿回,请父皇过目。”

          郎弘璃站于左侧首位,他的话落后高成便轻手轻脚地麻利地下来,将他手中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接过后上去递交到了皇帝面前。

          皇帝垂眸看了看高成拿上来的东西,凤眸中一抹凌厉一闪而过,下一刻,只听“啪”的一声,椅子扶手被他拍得震天响,众人纷纷垂眸低头。

          “好你个钱横!”皇帝凤眸盛火,厉声道:“说!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到朕的御书房行窃?!”

          老虎不发威,当他是病猫不成?

          区区一个郝正纲,给他几丝颜色他倒是给他开起染坊来了。

          钱横被抓,心中自是有气不甘,尤其现在在他面前的还正是将他救命恩人关进大牢的人,心里为郝正纲不平,胆子自然就大了,对皇帝的语气也没了往日的恭敬。

          “没人给我胆子,是我自己要来拿走虎符的,”他看着皇帝,没用敬称,“皇上不愿放将军出来,末将只好自己想办法救将军出来。”

          拿走虎符,那他便有跟皇帝交换的筹码,只要将军被放出来,他再把虎符交给他,那样就能号令八十万大军,届时皇帝也就再也不敢对将军如何了。

          “什么?”皇帝感觉自己听到了笑话,“你说你要自己想办法将郝正纲从牢中救出来?”

          这人是不是傻?郝正纲那可是戴罪之身,人证物证俱在,且作证的还就是他自己的得力助手林城,这难道还有假不成?

          他已经由私盐整个儿由头拿到了一半虎符,另外一半若不是没有好的由头也不会等到现在,依现在这小子的话,他莫不是还以为郝正纲是被冤枉的吧?

          钱横没有想这么多,于他而言,郝正纲不仅仅是他所拥护的人,更是他的救命恩人。

          当年,若没有他的救命之恩,这世上早就没有钱横这个人存在了,所以不管事情是不是那样,他都不能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恩人被关在牢里甚至还有生命危险。

          想到这,钱横心里便无所畏惧,他看着皇帝,梗得脖子说:“将军为大兴尽心尽力,对皇上更是忠心耿耿,皇上不念及将军于大兴的功劳,但钱横却不能做那无情无义之人。”

          “钱将军,你……”

          众臣怎么也想不到平时看上去温温和和的人会做出这等荒诞又冲动的事来,且还这样对皇上说话,不是找死是什么?

          “呵呵,是么?”皇帝怒极反笑,唇边的弧度让下面的人不寒而栗,“不想做无情无义之人,便想从朕这里拿走虎符,钱横,你可真是好样儿的。”

          真当这虎符就是他郝正纲的所有物了么?

          钱横不为所动,越看那上位之人心里越是有气,他冷哼一声,“这虎符本就该是将军所有,皇上无非也是从将军手中抢过来的,我不过是物归原主,有何不敢?”

          这几句话,犹如一块巨石投入湖面之上,在人们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历来,大兴有过无数位的将军,哪一个不是对大兴忠心耿耿鞠躬精粹,却是没有一个敢真正将虎符捏在自己手里,说那是他自己的东西。

          然而如今这钱横却是不要命地把这话都给说了出来,即便是皇帝不发话,在场的忠臣们也听不下去了。

          “钱将军,请慎言,”最先说话便是丞相秦环,他在皇帝发火之前侧身看着钱横。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郝将军都是皇上的臣民,更别说本就是皇上赐予将军的虎符,钱将军此话不妥。”

          “没错,”御史葛覃附言,“郝将军会在大牢之中,相信钱将军不会不知缘由,钱将军此番,犯的可是杀头的大罪,还不快快向皇上认罪。”

          “是啊钱将军,快认罪吧。”

          众臣连连点头,生怕上面的人下一刻就发火,那可不说说着玩的。

          看无弹窗小说就到【小说网23xs】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