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圣女篇-公子倾城真绝色11(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灭了七音教分舵本来是一件喜事,可千晓生最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他整日里沉着张脸,可苦了他周围的人,那些人不知该怎么劝解,又不敢问,只能小心翼翼地办事,生怕触了他的霉头。

能让千晓生这么惦记的人,当然只有他家盟主大人。

说起来这件事也实在让他头疼,他家盟主大人多么英明神武的人物,杀伐果决可谓是人中龙凤,可自从陶梦来了,他家盟主办事就越来越不着调。

早知道他当时就应该极力劝荐折玉杀了陶梦!也好过现在,折玉只要一看到陶梦,那脸上的表情就越来越古怪。

想到那天折玉对他说的事情,千晓生急得连坐也坐不住,万一他家英明神武的盟主大人真的猪油蒙了心,一时想不开跑去引诱陶梦怎么办!以盟主那张脸,这事儿根本就没有失败的可能!

千晓生在屋里不停地踱步,脑子里乱糟糟的全是他敬爱的盟主花枝招展地跑去勾引陶梦的场景。

他额头上就快要渗出汗来,转念一想,他又开始考虑偷偷做掉陶梦的可行性。

一千种死法他只想到第十八种,门外就传来小厮的传话声:“先生,盟主请您过去。”

千晓生的脚步猛地一顿,脚尖方向一转,三步并两步走到门边,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他一定要趁这个机会和折玉好好谈谈!

抱着这样的想法,千晓生一脸严肃地进了折玉的屋子。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坐在桌边品茶的折玉春风满面地对他道,“看你脸色这么差,如厕不畅?”

“……”

千晓生一口气抒不出来,脸色又难看了三分。

看看!看看!这就是他的盟主大人!从前他绝对不会说这种粗俗的话,陶梦才来了多久,他连如厕不畅这种话都能说的如此坦然了!

千晓生在凳子上坐下,开门见山道,“属下如厕没问题,有问题的是盟主您……”

“我如厕很顺畅呀。”

“……不是这个问题。”千晓生感觉胸口相当闷,他努力正色道,“盟主,您觉不觉得您最近有点奇怪?”

“奇怪?”折玉挑眉,“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

对吧对吧!千晓生期待地看着他,可不就是奇怪呢么,讲话越来越没遮拦,这哪还是那个陌上人如玉的折玉公子,再这样下去,千晓生都不知道该如何直视他了!必须得铲除陶梦那个祸害!就算不能弄死她,也要让她离折玉远远的!

“我今早起来的时候发现……”折玉皱着眉头和千晓生对视,后者正认真地听着,他的表情又严肃了几分,“我似乎不如往日俊美。”

千晓生一个用力,牙齿狠狠一咬,嘴里弥漫出一股血腥味。

他的盟主到、底、怎、么、了!

“好了,不逗你了。”折玉见他一脸欲死的表情,很是开怀地笑了一声,接着道,“我叫你来,是想说说我生辰的事情。”

“生辰?”千晓生赶紧回神,“您不是向来不喜欢办生辰宴的么?莫非又要请哪个门派的来……”

折玉不喜欢庆祝生辰,他唯一一次摆了生辰宴,还是因为有正事,才请了各门各派的人来热闹。

“不。”折玉轻轻摇头,“过几日我们就要离开锦州了,后天就是我的生辰,往年都不大办,今年也如此,在前院置办一桌酒席,我们自己人私下庆祝庆祝就好。”

闻言,千晓生的眼睛亮了起来。

盟主这是要跟他把酒言欢秉烛夜谈啊!在这锦州分府里,称得上自己人的,除了他还有谁?

“属下知晓了,我一定会命人好好操办!”千晓生难掩内心的激动。

折玉笑着点头,对他的表现很是满意。

打了鸡血的千晓生操办起折玉的生辰来,那是相当尽心尽力,所有菜色必须是全城最好的!别人有的咱也要有,别人没有的咱更要有!

这样火热的气氛一直持续到折玉生日当天,菜都上齐了以后,千晓生和折玉相继入座,然后……陶梦也坐了下来。

“你干什么?”千晓生斜眼看着陶梦,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给公子庆生啊。”陶梦一脸坦荡,亮出一口大白牙,笑得无比欢快。

折玉抢在他开口前说话了,“是我准她坐下的。”

“盟主!这……”

“欸,我难得过一次生日,不必讲究那么多。”折玉笑的温和,语气却不容置疑。

千晓生险些捏碎筷子,可折玉已经发话了,他即使再想一掌拍死陶梦,也不得不压下这股冲动。

被千晓生嫉恨的陶梦却一无所觉,她开心地拿起筷子,只等折玉一声令下就好大快朵颐,满足她大开的食欲。

虽然明着不能对她怎么样,但心性坚韧的千晓生哪那么容易放弃,他露出一个笑脸,举杯对陶梦道,“今天是盟主的生辰,我敬你一杯。”

折玉生日不去敬折玉跑来敬她做什么?陶梦这样想着,嘴上却懒得说,哦了一声,端起酒杯和千晓生碰了碰,仰头就喝了下去。

这酒都是上好的酒,入口辣得舌头发麻,千晓生见她眼睛都不眨地一口闷,微微瞪了瞪眼,接着也不甘示弱地一口喝尽。

一杯不够,千晓生卯足了劲要灌醉陶梦让她出丑,而陶梦也仿佛不知道他的恶意一般,一边吃菜一边和他干杯。

这是一场和盟主有关的争风吃醋,虽然其中一个根本就没搞清楚状态,但这并不妨碍事情发展。

身为正主的折玉反而被晾在了一边,他也不恼,慢条斯理地小口抿着酒,笑看那二人你来我往。

最后是千晓生先趴下,他趴在桌上,嘴里还念叨着,“再……来……”

陶梦的情况比他好些,但也没有好很多,她的脸色酡红,眼神也有些迷蒙,但比起失态的千晓生,她看着还挺正常。

没有哭也没有闹,她就那样安静地坐着,两手捧着脸颊,眼睛半睁半闭,看着似乎是要睡过去一般。

平时那么没羞没臊的人,喝醉了居然这么安静,酒品如此之好,真是让人惊讶。

“要回去吗?”折玉凑到她耳边轻声问她。

她转头看着折玉,像是知道他是谁,又像是不知道,捧着脸重重点了点头。

“来人。”折玉轻唤一声,“把千先生送回去。”

说完,他扶起陶梦,然后把她背在了背上。

目睹这一幕的下人吓得大气不敢喘,一个个低头只当没看见。

而折玉背着陶梦,丝毫不觉有什么不妥,慢悠悠地踏上了回主院的路。

“公子……”趴在他肩头的陶梦睁开了眼,但那眼神还是不甚清明。

“嗯?”折玉扭头看向她。

“你许愿了么……”她迷迷蒙蒙地开始念叨,“要记得……许愿欸……”

“许愿?”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