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4 他是皇家人(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若水看着薛明远呆呆的样子,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了,这个乌龙闹大了。若水也傻傻的笑道:“没事,现在弄清楚了就行了,恩……在台州也没什么大影响,这幸亏咱们现在说清楚了,挺好的。”

          若水又想到这事有一就可能有二,这在船上得赶紧把所有的可能消灭。若水开口道:“恩,你还有什么是什么想问的?”薛明远还在想刚才那句话,自己居然娶了太傅大人的嫡女。薛明远一听若水让自己提问,赶紧回过神来,又再确定的问了一遍:“你真的是太傅大人的嫡女?”

          若水叹了一口气,说道:“是。”

          薛明远盯盯得看着若水追问道:“那你家为什么把你撵出来啊?你惹他们不高兴了么?”

          若水笑道:“当时嫁给你的时候周夫人只是没有说我家里的具体情况,其他的事情都是真的。我确实……算得上是许过人家,身上的伤也不是假的,当时大夫说我不能生育了。所以我家人怕我嫁过去后,以后的生活就只有痛苦,就匆匆忙忙让我离开望京了。”

          薛明远看着若水,略一沉思开口问道:“让太傅大人都只能选择回避来解决问题,那男方家里肯定很厉害了?”若水看薛明远欲言又止,微笑道:“他是皇家的人,我估计我跟他今生再没有见面的可能了。你要听详细的么?”他以登基为帝,我也嫁做他人妇,说出来都不在是一个世界的人。

          薛明远马上认真的说道:“既然以后见不到面就不要说了吧,你看我也没跟你细说我跟袁氏之间的事。不过你受了伤,他也不说来安慰安慰你,表达一下他的态度,就让你这样走了,不看他多不把你放在心上啊,所以我才是对你最好的人!”薛明远感觉到了自己被比下去的威胁,马上找那人的缺点来凸显自己的优点。

          若水哈哈笑着抱住薛明远说:“我的相公当然是最好的了!”你的心尖是我,是孩子。他的心尖他的心是整个天下。薛明远看着那两套饰说道:“那这两套就都给岳母大人了。”说完看着若水苦着脸道:“完了,事情和我想的都不一样了,我都已经想好事情都变了。”

          若水好奇的问道:“你都想好什么了?”

          “我原想岳父大人对你不好,那就算他是太傅,咱们以后也不靠他过活、所以我想让你不用在看他的眼色,对岳父大人的态度只是恭敬就可以了,他喜不喜欢我并不主要。所以你没看,我都没有特意的细细打听岳父和岳母的喜好么,我就是想咱们理解做到了就好了,你在也不用讨他们欢心了。可是我想错了啊,错得太离谱了,现在不能这样啊!”薛明远痛苦的抱着脑袋说道

          然后薛明远抓着若水的胳膊说道:“快,娘子快告诉我岳父、岳母大人喜好是什么,他们喜欢开朗一点还是文质彬彬一点的女婿。岳父喜欢聊什么?快都告诉我。”若水忍俊不禁道:“你背着写干什么呀,你是让他们女儿过上开心日子的女婿,这一条就足够了。”

          薛明远狠狠地摇头道:“不够不够,我听说太傅大人给皇子讲课,还天天跟皇上一起探讨国事,连皇上都得问太傅大人的意见。你快跟我说说,娘子,要是岳父问我什么问题我答不上来,他会不会把我撵出去?娘子,你要帮我啊!”

          若水听薛明远的话都听傻了,她现在才现,薛明远他的脑袋里会就一件事情想很多外延的东西,这种展开也太离奇了吧。就像现在这样,只是他以前只想不说,现在他开始说出来了!若水哭笑不得的说道:“你想得太多了,这又不是面圣,还一句话都错不的了呢。就是普通的女婿见岳父,你放松一点,想想大哥见大嫂父母的时候,自然一点就行了。”

          薛明远把脑袋摇得像泼浪鼓一样道:“这话不是这么说的,他们的岳父可没有跟皇上一起说过话。哎,你快告诉我岳父岳母喜欢什么吧。”若水见怎么跟薛明远说都说不通,笑了一下,趁此就会好好跟他说说自家的事也好。于是剩下的路程,薛明远就一直缠着若水,听她讲姚家的事。

          终于到了望京,比台州大两倍的码头上停着上百艘大大小小的船只,岸上繁荣喧闹却一切井然有序。薛明远暗叹不愧是天子脚下。转身跟几个孩子说道:“一会咱们回你们外祖家,记住我在船上跟你们说的话,你们外祖家不比别的地方,不要一高兴就忘了规矩。”若水笑道:“孩子们都懂规矩的很,你不要从现在就开始紧张。都说这是回外祖家了,还说什么,走吧上马车吧。”

          由于若水他们迟迟没有定下来回来的具体时间,所以若水并没有给家里写信告诉他们自己要回来。薛明远先派东成带着几个人提前出来这边打听开店的事,这时候正好雇了几辆马车带人过来接他们。薛明远让人看着挑夫把东西都搬上马车,然后自己带着若水上了第一辆车,在车上喝着茶等着。

          这边等着下人搬东西整理车队,那边东成带着车行的掌柜就过来了。笑着介绍道:“李掌柜,这是我们东家。东家,这是车行的李掌柜。”薛明远连忙下车一拱手笑道:“李掌柜,以后我们在京里的店铺开起来了,大家打交道的日子多着呢。咱们这就算认识了,以后常来常往啊。”

          李掌柜笑着答道:“薛老板客气了,咱们车行遍布大江南北,你运货运东西找我们就对了。咱们这以后都是朋友了,咱们这车行天天都往各地,你要是个人有什么东西要带到哪的,直接过来就是了,这都是顺手的事。”李掌柜一边推销着自家的生意,一边也毫不掩饰的向外地来的薛明远炫耀着自家车行。

          薛明远在一旁打哈哈的笑着,李掌柜笑道:“我听说您这也是顺路带着夫人回娘家,那咱们现在是先回夫人娘家?”薛明远点头称是。李掌柜笑道:“那您说地方,京里有些民宅前的路有些窄,咱们这大马车可能过不去。我先想个离门口最进的地方,咱们搬东西也省点力气。”

          薛明远微笑着说道:“哦,这个您不用担心,咱们去清河坊。”清河坊紧挨皇城,是皇族及重臣居住的地方,那里面基本上是一街两户或者只有一户,由此可以想象各家各府的规模。李掌柜愣了一下,有些不自然地笑道:“咱们这是去清河坊的哪?”“清河坊黑珠巷姚家。”薛明远声音很轻,却像重锤击在了李掌柜的身上。

          李掌柜向马车里看去,只见马车捂得严严实实的,没看见女主人。李掌柜态度马上就有转变,恭敬的笑着:“那成,着咱们就不用担心了。动作都快点,上车上车了。”李掌柜说完话,就招呼着启程了。

          薛明远坐在马车上,看着马车外的景致。马车从码头向清河坊直接驶去,直穿过热闹的街市,喧哗繁荣居民区,越往皇城边上走,吵杂的声音就越少,巡逻的官兵却渐渐多了起来,街边的围墙也更加高,红红的大宅门由一扇、两扇也变为了四扇。

          薛明远慢慢的紧张起来,不停的问着若水各种问题,就差没问进门的时候是左脚先进还是右脚先进了。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薛明远掀帘一看,庄严肃穆的大门旁端坐着两只石狮子,雄伟的门匾上狂放不羁的草书写着姚府两个字,深红色的大门紧闭着。

          薛明远扶着若水下车后,示意下人:“去应门。”

          小厮看着门匾,深吸一口气快跑上前叩门。里面一小年轻哥微笑开门道:“小的给各位请安,各位是?”小厮回身看想薛明远,薛明远上前笑着说:“你家姑娘回娘家省亲来了,快进里面通报吧。”

          那门房一愣,回身向里面的人说道:“华叔,来的人说是咱家小姐。”

          薛明远只听里面茶杯打碎的声音,有人被猛然推开不知道撞到哪哀叫的声音,跑步的声音,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一个老人家侧身出来,眯着眼睛向外打量着。

          若水笑着从薛明远身旁站了出来,看见那老人家,马上红了眼眶语带哽咽地说道:“华叔,是我,我回来了。”

          华叔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若水:“小姐,真是小姐,我的小姐回来了!”然后冲向里面中气十足大声地喊道:“快进去告诉大人还有老妇人,小姐回来了!快去!”

          薛明远就听见有人向里面跑去边跑边喊道:“大人老夫人,小姐,小姐回来了!”薛明远为笑着安慰着若水道:“高兴些,马上你就能看见岳父岳母了,咱们也不能让岳父岳母出来迎接咱们啊,进家门吧。”若水点点头,华叔大声喊道:“开中门!”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