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掉(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雷晋下意识的捂住肚子,这是他第一次这么确认肚子里有个孩子的事实。

其实如果说以前雷晋一点怀疑也没有,那是不可能的,毕竟青乔医师那天的话还在耳边,自己的肚子一天天的大了起来也是明摆着的事情,而且还有熙雅和漠雅近来特别小心谨慎的态度,寒凉的东西一点不准碰,家里最好的食物饭桌上一定是摆在他面前,还没到真正冷的时候,自己身上的衣服就一件件的加厚,生怕被风吹着,如此等等,尽管他们想装作不经意,可是作为当事人,雷晋见过的形形色色的人有多少,这点小把戏他怎么会觉察不出来。

只是春纪走了,他是个大男人又没有怀孕过,怀孕具体是什么样子的,他也不能确定,身边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心里虽然着急,但也只能强装着顺其自然,静观后续。

至于贝格和罗杰,不是不好,只是不相信,毕竟他们一个是熙雅他们的阿么,一个是曾经喜欢漠雅的人。

本来就存了怀疑,所以明雅一说他就相信了,如今漠雅也毫不避讳的承认,还有什么可以幻想的。

“几个月了?”雷晋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可笑,自己肚子里有孩子,他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快六个月了。”漠雅看了他一眼,说道。

至于是谁的,他已经不想问了,毕竟掐着时间算,六个月?只有海边山洞里肆意放纵的那个午后。

雷晋掀开毯子从床上下来,下半身疼痛难忍,脚步就虚浮的厉害,漠雅适时的馋了他一把,说道:“地上都是药汁,当心滑倒了。”

雷晋并不领他的情,将自己的手腕挣脱出来,自行去取了放在柜子上的衣服穿上,只是抬腿穿裤子,后面觉得撕扯的钝钝的痛,突然能明白当日贝格的感受。

现在还不到深秋,他已经穿着入冬的衣服了,苏瑞的针线功夫确实不错,虽然缝制用的是麻线,但是针脚很密实,穿着大小肥瘦也正合适,看料子似乎和现代的貂皮差不多,光亮的黑色,苏瑞又用细软的棉布衬了里子,齐罗送衣服来的时候,慕亚正好也在,直呼太浪费了,这么好的棉布可以做好几身夏天的衣服了。

“先吃饭吧,什么事情吃完饭再说。”漠雅看雷晋的意思竟是要直接出门。

雷晋好像没有听见,脚步没有停顿的向门外走去。

熙雅从外面迎进来,看见雷晋,抬手很自然的就要上他的额头,嘴里笑说道:“终于醒了,足足睡了一天一夜,叫都叫不醒,一家人都担心着呢。我退烧了没有。”

雷晋一把拍开他伸过来的手,一言不发,绕开他,继续往门边走。

熙雅以眼神示意漠雅:这是怎么了?

漠雅并没有回话,只是紧走了几步,在门槛处,拉住了雷晋的胳膊,说道:“你都一天没吃饭了,你这是想去哪里?我知道你在生气我们没早点告诉你,但是刚开始我们也不确定,后来孩子三四个月青乔医师才最后确诊,那时候孩子已经大了,你又有伤在身,如果当时打掉孩子,你的身体怎么受得了?”

熙雅听完这话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本来孩子就在雷晋肚子里,也没想着能隐瞒多久,此时看雷晋摆明着是不相信的,就开口道:“漠雅说的是真的,当时这些话,青乔医师是和我说的,我知道我如果说出来,你一定会不计后果的打掉这个孩子,所以才瞒下来这件事情,所有的错都是我造成的,你要怨就怨我吧。”

“你先吃点饭,待会就凉了,等吃完了,你想做什么,我都不拦你。”他隐约之间是知道雷晋想做什么的,只是事到如今,他已经不奢求雷晋会轻易的原谅他们。

“雷晋,今天很好吃,明雅给你留了你喜欢的翅膀,你和明雅一起吃吧。”明雅跟着过来,小心的扯扯雷晋的衣袖。

“听起来,你们倒是真为我着想,反而是我无理取闹,不顾自己的身体了。”雷晋冷笑一声,继续道:“合着,我就该他躺床上,张开腿,被你们挨个轮流上完了,然后再给你们生孩子,这才是正理。”

雷晋自己知道这话说的难听,可是他无法控制自己把这些伤人伤己的话说出口,口憋得透不过气来,他知道漠雅说的也许是事实,但是这些人一次次的骗他,打着喜欢的名号就可以干预另外一个人的人生了吗?照顾他的身体,他信,可要说这些人没有一点私心想借此留下他,他不信。

留在这个世界,他们倒是乐意了,但是有没有想过,他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在这个完全陌生的,不能掌控的世界里,完全依靠他人的庇护才能生存下去,从来不是他想要的,还要不男不女的在这怀孕生孩子,看着自己高高鼓起的肚子,他都觉得自己像个怪物,发狠的在肚子上锤了一拳。

“你别这样,雷晋。”漠雅急忙抓住他落下的第二拳。

雷晋反手狠狠的扇了漠雅一记耳光,眼神淡漠而疏离,说道:“我这次不会再原谅你的。你想要孩子,可是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漠雅抹抹嘴角的血迹,说道:“我知道。”

“我不会生下这个孩子的。”雷晋撂了冷酷的话,他是说过喜欢孩子,但是从来没说过想自己生。

“我去找青乔医师,要打胎药,你现在还伤着,走不了那么远。”

“二哥?”

“漠雅!”

“算了,大哥。”漠雅淡淡地只说这一句。

熙雅脸上复杂之色一闪而过,有无数的挣扎,最终也只能选择妥协,他明白漠雅的意思,本来就做好了这辈子都没有孩子的心里准备,现在只是再承受一次罢了,只是没有的时候还好,可是明知道有了,有好几次夜里,他伏在雷晋肚子上甚至都能感觉到孩子轻微在动,那么幼小的生命,现在要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这样的事情他不想接受,可是看雷晋没有转圜余地的态度,毕竟要生孩子的人是雷晋,他不愿意,谁又能强迫?

“雷晋,你不喜欢小宝宝吗?他不是不听你的话了?可是不听话的宝宝,也是我们的宝宝,我们不可以丢掉他的。”明雅抓抓头发,小声说道。

“闭嘴。”雷晋暴喝一声。

明雅咬咬嘴唇,偷偷的抬眼看看他,不敢出声了。

过了好一会,熙雅终于点头,雷晋知道这事情算是成了,只是心里却并没有因此感到一点轻松。

漠雅去请青乔医师,熙雅又去把饭热了一遍端过来,一大碗菇片菜汤,一整只炖,还有两大碗米饭。

“雷晋,给你翅膀。”明雅很自觉的把两只翅膀都撕下来,放到雷晋面前的碗里。

雷晋知道在他来之前,家里的翅膀都是明雅的,因为小家伙爱吃,可是他来之后,明雅就再也不肯吃了,因为他也爱吃。

“先喝汤吧,你前几天不是说想喝吗?你刚醒过来,多喝点汤也好。”熙雅把汤碗推到雷晋面前。

这以后,熙雅和雷晋都没出声,但是雷晋能感觉到熙雅不经意的就落在自己肚子上的目光,充满了哀伤和不舍。

他知道熙雅和漠雅多么想要个孩子,现在想来,这些日子以来,熙雅和漠雅明里暗里的没少提到孩子怎样怎样的,只是他选择的忽视了这些话。

青乔药师来的很快,满头大汗,褐色的发丝有些乱,进门盯着雷晋就问道:“听说你要打掉肚子里的孩子?”

雷晋慢条斯理的擦擦嘴,从桌子边站起来,沉默的点点头,算是直接承认了。

“你知道部落里其他人家想要个宝宝多不容易吗?你怎么舍得?”同样作为雌,他很难理解雷晋怎么狠得下心做这个决定。

雷晋只是这么站着,但是青乔医师已经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果决,很难相信那么犀利而决绝的眼神,竟然是一个雌拥有的,而这样的人又怎么能甘心在家生孩子?

“你们也同意?”青乔药师扫视了三人一遍。

“我们还年轻,刚成年没多久,以后想要孩子总会有的。”熙雅代表三个人说话。

青乔药师算是明白了,什么还年轻,刚成年,以后想要总会的,全是鬼话,归结底就是雷晋不想生,看来以前安森家是罗杰做主,以后熙雅这个家就是雷晋做主了,真是没想到啊,毕竟这几个孩子都是他接生的,这些年也看着长大,明雅的子虽然绵软些,但好在熙雅漠雅的子强硬,可以护着,雷晋倒是好能耐,竟然让三个人都服服帖帖的。

“不用吃药了。”青乔药师只对着雷晋说道。

雷晋皱皱眉,问道:“为什么?”难道还有其他的办法打掉肚子里的孩子。

“熙雅没和你说吗?”

雷晋疑惑的看向熙雅,还有隐瞒的?

“我来说好了,”青乔医师打断熙雅刚开口的话,继续道:“你难道没想过,孩子都两个多月了,为什么还不到脉搏吗?”

这一点雷晋也想知道,为什么刚开始没能确定,如果早点知道,也许可以……

“我听说你前些时候围猎时候受了重伤,是在回部落的途中有了这个孩子,一路颠簸劳累,这个孩子开始就伤了基,你后来又误食了榕织果,甚至还泡过温泉,这才让孩子两个多月了,都没动静,好不容易这些日子以来,身子养的好点了,你前天又伤了一次,我早就和熙雅说过,这个孩子活着生下来的可能很小,即使能活下来,身子骨比其他的孩子也要弱的多。可是熙雅就是不死心,你如今也不用吃药了,孩子都六个月了,即使能打下来,对你的身子伤的也是极厉害,即使是个雌宝宝左右也就是三个月,到时候八成是死胎,你再忍忍吧。”

雷晋摇摇头,他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硬是压下心中的不安说道:“不,我坚持现在就打掉。”

“你怎么这么固执?”一向好脾气的青乔药师也忍不住发火了,这个人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除去自己的孩子,连个出生的机会都不给。

“青乔药师,你不要生雷晋的气。”明雅可怜巴巴的求情。

青乔药师看了不争气的明雅一眼,这都什么时候,还这么一味的回护。

“青乔药师,药给我们吧。”漠雅看了雷晋一眼,开口说道。

“那是你们的孩子。”

“我们以后还会有的。”熙雅心里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没有药。你们什么时候听过部落有打掉孩子的,怎么会有那种药?”青乔药师断然拒绝,是打定主意不给了。

“青乔药师,我知道是有那个药的。”熙雅看了漠雅一眼,见他脸色没什么变化,又说道:“我听我阿么说过。”

“你们……”青乔药师气得说不出话来,最后说道:“好,好,你们既然打定主意不要,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们以后不要后悔就行,后山有个深潭,想必你们也知道那里,潭边生长着一种白花茶,十朵白花茶煎成一碗水,不出两日必能落胎。

这边闹得厉害,罗杰可能听到了一点消息,也赶过来了,正好遇到刚要出门的青乔医师。

“青乔药师……”罗杰刚喊了一声。

青乔药师面色铁青的看了一眼,一句话没说,甩甩袖子走了。

事到如今,唯一没有资格劝说雷晋的就是罗杰,他也知道雷晋无论如何要走的心思,雷晋确实比他果断多了,如果他当年能有雷晋的一半魄力,也许现在已经回去了,但是二十年前已经做出了选择,虽有怨愤,但也没什么后悔的,也希望雷晋的选择将来不会后悔。

“无论要做什么,养好自己的伤是最要紧的。”罗杰意有所指的对雷晋说道。

白花茶是漠雅亲自去采并熬好的,整个过程,漠雅再没劝过一句话。

夜已经很深了,三个人都没有回来,傍晚时候漠雅放在窗台上的那碗药已经彻底凉透了。

雷晋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房间莫名的很冷清。

“小晋,你坐在这里乖乖听话,妈妈很快就回来了。”

他有很听话,可是最终还是被丢掉了,就像丢掉家里可有可无的一件旧衣服,没有一点不舍,没有一点留恋,也许那个女人是觉得丢了个累赘和负担也说不定。

“宝宝,爸爸不是故意不要你,只是,与其将来丢下你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你是不是不要来比较好。”今天明雅的话触动了本以为早已经尘封的记忆。

雷晋伸手端过那一碗凉掉的药。

漠雅第二天早上回来,看到窗台上已经空了的药碗,尽管已经做好的了无数的心理准备,眼中还是带上了极深的痛楚。

与此同时,在海的另一边。

“你确定?”一个拥有墨蓝色眸子的男人,从巨大的珊瑚座椅上起身,尽管力持镇定,但还是难掩急切之色。

“没有十分的把握,但是听你的描述,确实很像当时跟在豹族兽人身后的那个人,当时他们路经我们狼族部落,还在我家休息了一晚。”

“呵呵呵……八成错不了,我怎么没想到呢,听他们部族的人说过,他鬼迷心窍的看上了一个豹族的兽人,还曾经逼着人家和他举行仪式,原来失踪这么久,是追到人家部落去了,哼,贝格,你这辈子都休想逃开我。”

兽人之流氓攻sodu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