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8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恰好落到她的手中。

          不过,有个小小的问题

          在她这么做的时候,内裤又露出来了还是白色的明明是恐怖分子,她对白色到底有多强的执念啊喂!不觉得这个颜色的很容易弄脏不,还是说作为恐怖分子买内裤就是打穿完就扔从来不用洗所以选择这种看起来比较纯洁其实和她的内心完全不符合的颜色吗?什么?这句话太长了,哼,没看懂的人国文绝对不成!

          突然,我眼角瞟到她内裤上粘着某种眼熟的白色的东西

          “啊,卫生巾还用着啊?”都多少天了还没结束?还是说她比较喜欢垫着这玩意出来搞恐怖活动?不过说来也是,记得从前同寝室的女生说过,侄子纸尿裤用光的时候曾经把她的超长夜用卫生巾拿去用,也是呢,做恐怖分子也不容易,万做到半突然有尿意又不能对警察或者人质说“暂停”然后跑去厕所,用这种东西起码可以防止裤子下子全湿的危险。

          不过这样的话,干脆用成丨人纸尿裤不是比较好吗?不对,看她穿的是超低腰的小内,成丨人纸尿裤应该贴不上去吧,果然还是卫生巾比较合适!

          真不愧是恐怖分子,连这种准备也做好了,我真的比不上她啊,怪不得会成为她的人质。

          “”雨流美弥音的脸红,随即咧牙,“这是护垫!”

          【这女人是白痴吗?】

          “你用护垫?这么说你会换内裤的啊?”

          “我说啊,你到底把恐怖分子当成了什么啊喂!我炸死你!!!”

          【果然还是杀了她比较好吧?】

          “对不起。”

          我再次五体投地。

          “真是的。”雨流美弥音利索地割断了绳子,走到我面前蹲下,替我隔开绳子,“你这样的人也能当老师吗?”

          【有这样的老师存在,怪不得世界会走向末日。】

          “”我摸了摸被绑出紫色勒痕的手腕,“做恐怖分子你要我吗?”

          “你还是放弃这个念头吧,会拉低全世界恐怖分子的水准的。”

          “”

          我泪流满面,不过在瞥了眼身旁的坂田后瞬间恢复了自信——这样的人都能做老师,我当然也可以!

          全员脱开绳子的束缚后,均站了起来打量这间关押我的房屋,我摸了摸身上,发现口袋里的东西都被搜走了,问他们也是样。

          我心中沉,这么说,雨流美弥音的手机说不定也

          很明显可以看出,这是间废弃的教室,墙上的黑板上还残留着过去的涂鸦,粉笔被随意丢弃在地上,屋中杂七杂八地堆着课桌椅的残骸,上面和地板上都铺满了厚厚的灰尘,即使不看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上脸色现在肯定塌糊涂,跟做了海底泥面膜似的。什么?这种情况下怎么还能想到这个?哼,那当然因为老师我是位成熟而有魅力的女性咯,秋濑送的卡真不错,这周末也去做美容好了,还是去健身,或者去顿美食?不,现在真的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现在怎么做?”我看了眼雨流美弥音,问道。

          她仔细观察了下窗外的情景,又走到了门边:“门都没有锁,是觉得我们不可能挣脱绳索,还是根本不在意我们会逃走呢?”

          虽然没说话,但我心里觉得会是后者,因为我对危险的直觉向来比较灵敏,不,这不是作者刚加上的设定,在前面不知道多少章的时候作者就说过这个,大家看文要仔细!

          总而言之,我觉得把我们抓住的男人是个超可怕比我面前的恐怖分子可怕万倍的人,他根本不害怕我们会逃出这间屋子,就像猎人永远不怕兔子逃出自己的笼子,哪怕跑了也可以马上追回来,不想追的话就直接杀掉。

          想到这里,我不禁抖了抖,说实话,我已经不想跑了

          既然他让我们活下来,就肯定存在着某种目的,至少,在目地达成前他不会让我们死,果然还是留在这里等待救援比较好棒?

          “我们走吧,必须先去拿回自己的东西。”

          果然她的手机被拿走了,本来这个时候最正确的选择是逃走,但是手机直接关于她的姓名,所以她不得不去冒险。

          这让我更加下定了决心。

          “等等”我后退步,低下头,我天生不是太善于演戏的女人,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哭出来,只能隐藏起脸上的表情尽量让她不能看出我的真实想法,“我可能会拖你们的后腿,还是留在这里吧。”

          “哦?”雨流美弥音的声音听不出什么喜怒,我听见她开始询问坂田,“那你呢?”

          “哎呀呀呀”坂田突然捂住肚子倒在地上,“我的头突然好痛,你还是先走,别管我了,要连我的份起活下去”

          “”这家伙是白痴么混蛋!你的头长在肚子上么?不,你的肚子是头吗?摔碗!气死我了,雨流美弥音能答应我的话我跟你姓!

          “好吧。”

          看吧咦?什么?雨流美弥音居然答应了?我惊讶地抬头,瞬间泪流满面,莫非老师我以后得叫坂田芽衣了么?雅达好难听,老师我比较想叫茶渡芽衣啊捂脸。

          “不过我身上的东西都被他们搜走了,包括炸弹控制器,你们确定要让我个人去拿回来吗?”

          “”

          “”

          “雨流大人,我们誓死追随你!”

          好吧,又同调了,嘤嘤嘤嘤,老师我只是想好好活下去啊,为什么会这么难啊喂!

          雨流美弥音,你等着,总有天我要让你的大姨妈倒流入鼻孔变成鼻血流出来啊混蛋!

          用胸部砸核桃

          跟随着雨流美弥音走出门,我本以为外面会站着不少看管的人,但出乎意料,居然什么都没有。

          难道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关住我们的念头?如果那样的话为什么不直接把我们丢在外面,反而放在教室里绑起来?真奇怪

          破旧的走廊十分寂静,地板上积着厚厚的尘土,碎玻璃木屑遍布路的两旁。

          前方的雨流美弥音突然停下脚步。

          “怎么了?”

          “嘘。”她回头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拉开路旁空教室的门,示意我们进去。

          直到蹲在紧闭的门后,我才听到点声音,似乎正由远及近,不由有些佩服雨流美弥音,真不愧是恐怖分子,不仅卫生巾用的好,连耳朵都这么厉害!

          这声音似乎有些细小?简直不像是成年人发出的声音,倒接近于婴幼儿的嗓音,这个地方有婴儿?我脑中不仅出现了某个西装婴儿的景象,不禁抖了抖,如果出现的真是他,我到底是该高兴呢还是害怕呢,这是个问题。

          声音越来越近,而这时我们也终于听清所喊的是什么——“云雀。”

          “云雀?”

          “你认识?”雨流美弥音撇了我眼。

          能不认识么?被倒插在地上的你那几根肋骨都是被他敲断的!不过这炸弹女当时已经被泽田打晕过去了,这件事八成挤在了泽田的身上。

          从某种意义上说,云雀真的是雨流美弥音的灾星,据说那些伤员最后都把罪名挂在了雨流美弥音的身上就算他们心里名知道自己是被云雀打的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在他的高压统治下,整个城市的人似乎都变成了不得不说,云雀恭弥真是个可怕的抖。

          以后如果想毁灭哪个国家,直接把云雀派过去吧。

          “鸟?”身边的坂田突然发出了声音,他边说着边把门拉开条缝,只肥嘟嘟的全身长毛了黄铯绒毛的小鸟就飞了进来。

          好可爱女性对这种毛茸茸的生物最没有抵抗力了!

          它在我们面前盘旋了几圈,不停地叫道:“云雀云雀”

          “它是要带我们去找云雀吗?”我不确定地说道,难道云雀恭弥也被抓起来了?我下意识地否决了这个想法,太可怕了,如果连云雀都被那群人抓住,那这个世界就真的没有点希望了,不知不觉中,我似乎在心中把云雀和恶魔1画上了等号,完全不能想象他失败的样子。

          转了会,似乎是看我们没什么反应,小鸟有些着急,居然飞下来咬住雨流美弥音的袖子往外扯,边扯边还叫着:“云雀云雀”

          我默默地扭过头,不忍心看这只小鸟被杀害的残忍的画面。

          “我们跟着它。”

          【好可爱】

          什么???刚才的心声我没听错吧喂!这个恐怖分子在说小鸟很可爱?混蛋你不要做出这么违反设定的事情好不好,读者会觉得你很有反差萌的嘤嘤嘤嘤,读者会觉得老师性格太普通没亮点就像新八样的!啊咧?新八是谁啊?作者你不要老说出我不懂的词语好不好!

          我惊讶地扭过头,只见小鸟停在雨流美弥音的头顶上,满足地蹭着,随即又飞起,在前方引路。

          被我这么注视着的雨流美弥音瞪了我眼:“发什么呆啊笨蛋!”

          她似乎害羞了?不用倒是意外地很可爱,不,应该说和她恐怖分子的身份太不符合了,果然就算是恐怖分子也还是女孩子啊,我突然觉得她也不是那么可怕了,同样是女性的未来日记持有者,但比起我妻由乃我果然还是更喜欢她。

          尽量小心地跟在云豆身后,不多时,我们就找到了间破旧的教室,云豆顺着木板间的间隙飞了进去,随后就听到它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云雀云雀”

          “你又回来了啊。”

          这个声音!真的是云雀啊喂!不,不对!云雀怎么可能有这么温和的声音,他定是被奇怪的东西附体了,救命啊妈妈我全身都流冷汗了,上次出现这种情况是我前几天不小心吃了菠萝味的糖果,云雀他不会是被菠萝附体了吧?

          “谁?”听到了我不小心弄出的响声,云雀的嗓音蓦地变成冰冷,我听得脊梁抖,瞬间安心了——难道老师我的隐藏设定是?雅蠛蝶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