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4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他終于品嘗到絲悔意,握住了她的手。

          “值得麼?”他苦澀地問。“為我這樣的人——”

          “值得。”她的聲音依然平靜,依然堅定。“我,不悔。”

          “如果——”他沒有說下去。如果能出去,他也許該放下切了。老天會不會,能不能再給他,也給她個機會?

          他握著她的手,在黑暗里,露出絲如釋重負的微笑。

          七十九章福喜雙全

          我是姜喜,爹娘和天子哥哥都叫我阿喜,今年十歲。

          爹娘在咱們南瑞國大大地有名,坊間流行的戲本子里有好幾出都講的是他們的故事,雀姨姨領著我看過幾遍,每回都看得又哭又笑,樣子可丑了。我偷偷在心里笑她,若是她知道那些戲本大多是娘無所事事時的杰作,又該是什麼表情?

          娘說過,戲本子里說的事,大部分都信不得。我想也是,戲本子里說前帝後即我家爹爹是名溫厚寬容的謙謙君子,我非常不認同。爹爹他平日總是笑眯眯沒錯,但每回夜里我要求跟娘道睡覺時,他的眼神就跟臘月里的寒風似的直往我身上招呼,壓根也沒因為我是他唯的小囡而留些情面。妙音舅娘說爹這麼做是為了給我添個小弟弟或是小妹妹,但他和娘努力那麼久也沒成果,還不肯讓我參與幫幫忙,實在令人費解。

          爹爹做的壞事還遠遠不止這些。為了不讓我纏著娘親,他逼我從五歲起就開始到國子監上學,六歲起開始習武,說是將來可以保護娘親和未來的夫君。

          好吧,保護娘親我可以理解,為什麼我還要保護夫君?!那麼沒用的夫君,我才不要。

          皇舅公說得沒錯,爹爹是壞蛋。_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