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10章(1/2)

加入书签

  点疤都没留下,肾囊肿也消除了,虽然还需要长期观察,不过医生说不会有大问题的。

  今天楚寒的父亲动手术,刚好小家伙出院,楚寒也来医院了。

  一家人等在手术室外,每个人心里都很焦急,但是脸上都表现得很镇定。

  楚寒也不怕弄皱他那昂贵的西服,抱着杨皓就那样靠着雪白的墙壁,把头搁在他肩上。

  杨皓怀里抱着小娃,蹭着楚寒的脸,时不时的望一眼手术室。

  小家伙也乖不哭不吵,在杨皓怀里拱两下,抬头望他两个新爸爸一眼,又埋头往杨皓怀里钻。

  楚夫人坐在椅子上,两只手扣得紧紧的,眼里一直泛着泪花,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担心。

  楚寒他父亲是这辈子最疼她也是最爱她的男人,宠了她几十年,把她宠成了一条寄生虫。

  要是这次楚书记手术失败,她都不知道自己以后会面临什么样的生活。

  因为她连楚寒会不会认她都没把握,更别说给她养老送终了。

  两个多小时的漫长等待,差点将女人折磨到精神崩溃。

  手术结束后听到消息的那一秒,她终于熬不住哭了出来,不是因为悲伤,是喜极而泣。

  楚书记手术后又在icu躺了半天才彻底脱离生命危险。

  杨皓和楚寒晚上回到家,累的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了。

  把小娃放好后,两人趴在床上你推我我推你,推了半天都不想去洗澡。

  楚寒摸着杨皓的屁股捏了捏,“宝贝儿,去洗澡吧,为夫让你先洗。”

  杨皓也摸着他的屁股蛋儿捏了捏,“没关系,亲爱的你先洗。”

  楚寒有气无力的爬过去把人压住,“要不咱俩一起洗?”

  杨皓异常艰难的翻过身把他压住,“要不咱俩都不洗?”

  楚寒:“…………”

  楚寒从小就有轻度洁癖,睡觉前不洗澡就觉得浑身痒痒,但今儿实在太困了,也架不住杨皓的软磨硬泡,最后两人都没洗,扒了衣服钻进被窝还没半分钟就睡着了。

  而就在他们睡得异常香甜的那会儿,坐在地球某个经纬网交叉点上的巴卡,盯着黑麻麻的屏幕,嘴角扯出一抹冷冷的弧度:楚寒,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