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结(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二十一章契约.结缘一

          日子就这麽一天一天的过下去了,直到某个不速之客的到来。当时那两个厚脸皮的家夥正准备上本垒,床对面的试衣镜突然多出个云雾飘渺的画面,下一秒一声尖叫从里面传出来,直把趴在黎晰身上的苏苏吓了一大跳,火烧眉毛似的从他身上跳下来,急匆匆的来到试衣镜前指着它泼妇骂街道,“,有没有道德感啊?在‘夫妻’做那种事的时候你跑出来干什麽,也不怕长针眼哦!!!”

          云雾散开出来一个梳着一对麻花辫的小巧身影,对着手指低着头小声嘟囔着嘴巴道,“切,你以为我想麽?我还不是为了你麽?还好意思凶我,哼!真是好心没好报,早知道就不通知你逃跑了。”

          苏苏揪了她会儿後摇了摇头,双手抱臂无奈道,“说吧,找我有什麽事?如果是帮你擦屁股善後的事那就算了,我现在在凡间即使想帮你也帮不了你。”

          “靠,你帮我当什麽了,搞得我好像离开你就活不了一样,切!我是来告诉你,天庭那帮老头老头知道你私下凡间,准备拿你开刀了,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该道别的赶紧道别,该留信的赶紧留信,该报仇赶紧报仇,该……”无限循环ing……

          苏苏被她说得额头青筋暴起,朝着镜子吼道,“苏小小,你说够了没有,给我说重点,没有重点就给我滚,别在这里当一千瓦的电灯泡打扰我们夫妻恩爱!!!”

          没错眼前这个絮絮叨叨不停在说着废话的家夥叫苏小小,真身是个米黄色的垂耳兔,平时最大的本事就是到处惹事,惹了品级比她大的官了,找人上去帮她道歉,惹了品级比她低的了,只能哑巴吃黄连将苦往肚子里面咽。当然在修灵方面不可不说这家夥是个天才,她在她後几百年才开始修仙的,她还没有修成正果的时候这只踩狗屎的兔子就修成仙了,天劫的九道天雷对她而言就跟打针似的不痛不痒,她那时候严重怀疑雷神是不是因这只兔子可爱儿循私了。

          苏小小撇了撇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後道,“重点就是你快点带着你的现任老公逃跑吧,不逃跑你就等着跟你老公天人永隔吧。你老公还好短短几十年的寿命,而你可就要苦咯,冰封或者被山压个千万年,出来也肯定不成人形咯!唉!”真不知道她这样做值不值得,私下凡间这还好一点被处罚几十年的功德降个几级也就没有了,但这思凡麽……罪过可就大咯!

          “我这一生并没有後悔爱上他,虽说他平时腹黑了点,我变成猫咪会儿被他整的惨了点,但他对我还是挺好的,什麽东西我仅我先用,若是我真的有事了,你一定要帮我删去他的记忆,韶华易逝凡人几十年的华年也够他苦的了。”

          “你这样为他放弃仙身真的值得麽?万一他不是真的爱你那该怎麽办?”

          听到这里苏苏苦笑一声,“那也只能说我命该如此,命中有此一劫。”

          见她这样说,苏小小也得无奈摇头,为毛这麽多人都栽在一个‘情’字上呢?!连她最好的朋友也如此了。唉!她突然也好像跑到凡间去玩玩,去找她的真心人。

          “唉!”苏小小长叹一声,“我以前在一本禁书上面看过‘结缘.契约’的法术,施法成功後仙气、仙身都会被隐去,灵力法力什麽的也会相应降低五六成,如果你想跟你老公继续相守下去的话不妨试试这个法术。当然这是禁术,如果施法失败了的话会有生命危险的,所以你一定要想清楚。”

          苏苏手紧紧的握成了拳,指甲陷入了里,指尖泛白回头了看被她弄睡着了的黎晰皱了皱眉头,不管了这一身对她而言也就够了,若她真有什麽不测的话就让小小将他关於她的记忆全部删去便是,回头对着苏小小下定决心道,“你把那仙咒告诉我吧,此生遇到他足矣,我已经没有什麽好遗憾的了。若是我真的死了你一定要将他的记忆删除。”

          苏小小点了点头,将先咒告诉了她。然後两人又聊了会儿,之後便关掉视频了。

          镜子前的苏小小手指滴溜溜的扣着桌面,眯着眼睛想,看来她也该下一次凡了。这施禁术是很耗费灵力的、且还有一定的危险,对她而言是小菜一碟不具有什麽危险,但对苏苏而言就不一定了,她的灵力刚刚恢复,施禁术万一被打回原形怎麽办?!肿麽说都是好朋友,她怎麽能看着她朋友的幸福从指间飘走呢?!於是她开始想点子思考着怎麽下凡去帮助苏苏了。

          第二十二章契约.结缘二完结

          这几天苏苏常常坐在镜子前面发呆,要不就是坐在椅子上面发呆,那饭也吃得很少,本来一顿要吃五六碗的,现在就吃两三碗了,这让黎晰一度怀疑她是不是生什麽病了。准备带她去医院看病但又纠结在去看兽医还是去医生呢?她是一只猫的说,所以人类吃得药她一般都不能吃。

          将手敷到她的额头上满是疑惑的问道,“唉,脑袋也不热啊,怎麽就提不起来神呢?最近饭吃得也很少啊!”

          苏苏一把将他的手拍下来,随後没好气的瞪了他眼,“你干嘛啊?我又没生病你我的头干嘛。”

          没生病?那饭怎麽就吃那麽点呢?在她的旁边坐下,满是纠结郁闷道,“你是不是有什麽事情瞒着我?”

          苏苏心里咯!一声,莫不是知道了什麽吧,但表面上还打肿脸充胖子,摊手笑嘻嘻的不以为意道,“我会你有什麽事瞒着你呢?你想多了吧!”

          这时候门铃突然响了,把坐在沙发上的苏苏吓得打了个激灵,不是吧这麽快就上门抓人了?她那法术还没练成呢!肿麽办?!见黎晰要上去开门苏苏将他一把拉坐下来,有些手忙脚乱道,“呃,还是我去开吧,你……你先坐在这里。”深深的看了眼他後便起身去开门了。

          手在门把上面放置了很久就是没这个勇气去开门,她害怕她将这个门打开她就要跟黎晰分别了,生生世世永不见。门铃一声比一声急促,黎晰见苏苏半天没有开门的意思,便自己起身去开门了。走到门前的时候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安心,在他打开门的那一瞬间苏苏也开始运功准备抵死一拼,即使被抓回去了也肯定是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还不如现在誓死一拼呢,没准还能逃过死结。

          门被打开了,苏苏闭着眼睛想都没想就一掌劈过去了,紧接着就是一个非常耳熟的声音飘进耳朵里了。

          “诶呀妈呀,吓死我了,差点就命丧黄泉了。”一边用手将她的掌移开一边挥着袖子擦着额头上被吓出来的冷汗。

          闻言,苏苏睁开眼,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圆了眼睛,怎麽会是她?将手掌收了回来。“你……你怎麽也下来了,被天上的那群老不死的知道了就不得了了,你还是赶紧会去吧!”

          苏小小双手叉腰道,“哼,算你还有点良心,至於刚才要杀我那件事麽那就算了吧!这次我下来主要是来帮助你的,怕一个不小心就魂飞魄散、灰飞烟灭了,更怕你更那群拿着长矛的冰山功归於尽咯!”

          苏苏越听越汗上前一把握住她的嘴,“你胡说什麽。”虽说想起什麽来了,转身对身後看的云里雾里的黎晰道,“呃,这是我妹叫苏小小,真身是只米黄色的垂耳兔。”

          苏小小一把握在嘴唇上的手,笑眯眯的对着黎晰道,“hello,姐夫你好,我叫苏小小。”

          虽说没弄明白是怎麽一回事,但黎晰还是让苏小小进门了,苏小小就跟乡巴佬进村似的东看看西望望,对此苏苏表示无奈扶额。坐定之後苏苏为苏小小倒了杯水,苏小小不急不慢的喝着。

          “话说,你在天庭蹲的好好地为何要下来,被发现後你就要倒大霉了知不知道?”苏苏恨铁不成钢道。

          苏小小不以为意的摇了摇手,“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我是做了个替身之後才跑下来的,一时半会儿那群老家夥是一定发现不了的。好了开始说正紧事了,他们准备在25日的时候来通缉你,也就是圣诞节那天,以你的能耐半个月能练成禁术那就有鬼了,所以这次我是偷偷下来帮助你的。感谢的话不用说太多,怎麽说大家都是姐妹,只要在心里默默记着就好。”

          苏苏一拳打在苏小小的脑袋上,没好气道,“怎麽说话呢你!”随後又问道,“你有把握能让这个禁术成功麽?”

          “自然有把握了。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找个气极重的地方子时开始施法。”

          “为什麽要选在子时呢?”

          “子时是两时的交接处,气大於阳气,而且那时候是仙法仙力最弱的时候,即使那帮子老不死半途来捣乱我们也不愁赢不了。”

          夜半子时,黎晰家的……洗手间里传来一阵诡异的对话。

          苏苏横了眼苏小小,严重怀疑这y是不是整她玩的,“话说,为毛要将地点选在这里。”

          苏小小长叹一声,“唉,你果然是被恋爱冲破头脑了,连气最重的地界都看不出在哪里了。你玩了!”幸好被人包养了,否则够她受的咯!

          苏苏一阵无语,半响才憋出一句话,“呃,开始吧!”

          “嗯。”苏小小点了点头。正准备施法的时候突然感觉全身深感别扭,她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左右环顾一下,最後将视线放到了黎晰身上,走上前讨好的笑了两声,“姐夫,可否请你先回避下,我不习惯有人看着我施法,我保证天亮之前还你个完完整整的姐姐,并且保证日後绝对没有人再会骚扰你的生活,如果有的话你就来找我算账。”

          黎晰欲言又止无奈的看着眼苏苏,苏苏上前将她的衣领整理了下,“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我可不愿那一辈子被包养的誓言落空了。”

          “嗯。”黎晰最终还是点头离去。

          见他离去,两人走到阵中,苏小小先给她吃了颗定心丸,“姐,你放心吧,没事的,一切都有我呢!”

          “嗯,开始吧!”双掌对双掌开始运气,疼痛感、灼热感渐渐袭来,大滴大滴的汗珠从额头坠落,渐渐的苏苏的体力有些不支了,气息有些不稳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苏小小睁开双眸提醒道,“别分心,否则我们两个都会有生命危险的。你一定要坚持下去。”

          “嗯。”苏苏重新闭上眼睛,开始继续忍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双臂渐渐开始无力意识开始混沌,她知道她真的不行了……

          外面的黎晰其实也如坐针毡哪,一声爆炸声从洗手间里传出来,黎晰立刻冲了过去,打开洗手间的大门就看见苏苏、苏小小满头大汗的躺在瓷砖上,上前将她们俩扶起,对苏苏道,“你没事吧?”

          苏苏脸色苍白虚弱一笑,“没事,以後都不会有事了。呵呵!”

          苏小小瘫倒马桶上面爬不起来了,泪流满面道,“你是没事,我是有事了,呜呜……,你们得养我,为了你我的灵力全部耗尽了,还不知何时马月能恢复呢!”

          “是是是,一定养,你想住多久都行。”黎晰连连道。

          一个月後苏小小灵力尽数恢复,苏苏也变成了一个怀孕人士。

          “打扰你们一个月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再不回去下一个倒霉的就是我了。不过你们放心只要我一有空就会下来看你们的啦,你们不用太想念我的啦,啊哈哈……”

          苏苏白了眼她後,叮嘱道,“路上小心,如果不慎被发现了,一定要打死不承认。”

          “嗯嗯嗯,这个我当然知道啦!好了,我真的要走了哦!”

          “嗯。”苏苏和黎晰同时点了点头。

          “姐姐、姐夫挥挥啦!”说完便化为一道白光直冲天空而去。

          看着那道白光苏苏由衷的微笑了下,小小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肯定在劫难逃了。

          靠在黎晰的怀中,笑眯眯道,“嘿嘿……,以後再也没有什麽能拆散我们了。”

          “是啊!”

          “话说,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那句‘愿得一人心,白首莫相离。’啊?”

          “呃,你貌似形容的不太恰当,应该是‘执子之手,与子携老。’好了不说这个了,我已经禁欲了一个月你试试应该补偿我一下?”说完,便把她懒腰抱起往寝室的方向走。

          “讨厌,大白天就做这种事了。”

          “我不是等不及了麽。”

          唉,这男人果然都一个样,都是下半身思考动物,真矛盾、真纠结啊!就这样苏苏在矛盾和纠结下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龇牙!

          苏苏吐槽压力歌

          苏苏吐槽压力歌

          伴奏恋爱!!!!!!!!!

          作词霜沁霜

          !!!【预备】

          !!!!!!!!!!!

          !!!!!!!!!!!

          作为天庭的猫仙瓦倍感压力很大

          下凡之後被撞断腿的苏苏

          在笼子里内流满面

          进了宠物圈也几个星期了

          硬是没有人来领养她啊

          好不容易盼来了人

          却是一个腹黑男

          於是她的悲惨日子也就开始啦

          被包养尊的不是那麽简单的啊

          可素许多宠物都不知道啊

          眼红的看着,嫉妒的看着

          她想说实在不行就当没发生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