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一章 朕不过是抢回自己的女人(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骤然,洞外传来一阵阵不同的曲调,一些低沉,一些高昂,青烟脸色一变,这种声音太熟悉了,正是小时候在姬氏训练驯兽时的场景悦!

          那时,对驯兽有天赋的孩子都集中在一起,各自弹奏,看看野兽最后归谁。而现在,这么多曲子传来,定是被包围了!

          紧接着,涌进杂乱匆忙的脚踏声,青烟紧张地看了看暮沉,发现两人打得不可开支,虽然杨景天处于下风,可是现在时间不多了。

          她转身看向灯火从四面八方渐渐靠近,知道已经来不及了,正准备跃出去,一把琴倏然飞了进来。

          青烟一怔,接入怀中,同时看向外面,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铮!

          熟悉的琴音发出,果然是沈玉!

          夜暮沉这才回过神,蓦然回首,瞧见青烟充满惊喜的脸庞,顿觉刺眼。

          “看来你要被太后发现了。”杨景天身负重伤,却笑得阴险,夜暮沉蹙眉,手一动,利剑脱离手心,径直刺入他的心脏。

          本想着让他活着多体验痛苦的滋味,可是没时间了。

          夜暮沉取出剑,根本不看杨景天恐怖的脸孔,转身,发现青烟已经盘地而坐,手指抚上琴弦,快速地弹奏出一段曲子搀。

          “暮沉你先走,我不会有事的。”青烟简单地说着,不敢再分神。

          因为现在是沈玉和她联手对付外面的琴声。

          可是,除了驯兽师,还是更多的杀手冲了过来,在下面激烈地打斗,杀气充满竹林。

          “朕会来找你的。”夜暮沉声音黯哑,手中的剑滴着血,直接冲进了夜色。

          外面落日派的人已经来了,正和太后的人马厮杀,一时间兵器声骤响,两股不同的音色冲击在一起,暗处的野兽蠢蠢欲动,发出沉重的咆哮声,

          渐渐地,沈玉的琴声压住了全场,外面纷纷响起琴弦断裂的声音。

          青烟额头开始冒出汗珠,骤然,一个人影冲了进来,扯住青烟的衣领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

          琴摔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她还没来得及呼唤,就被紧紧捂住嘴巴,随后听见擒住自己的人喊道:“撤!”

          一股香味顺着那人的手涌入鼻子,青烟困得不受控制地闭上双眼,余光尽力地瞄了眼沈玉的位置,已经不见人影了。

          应该是逃了吧,青烟安心地沉睡过去。

          此刻,沈玉正被一个人拖离现场,他诧异地回头:“凤昊?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出现你打算将她抢回去吗?”凤昊一身红衣,映得他眼中的怒意更加明显。

          “不会。”沈玉推开他,同时施着轻功,“只是你走了,轻辰怎么办?”

          “死不了。”凤昊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对比沈玉,轻辰算什么。

          “……”

          青烟醒来的时候,发现越景正用一双幽黑的双眸盯着自己,见她转醒,他才冷着脸开口:“你还真是不放弃。”

          青烟抿唇,倔强地瞪了他一眼,手撑着床慢慢坐起,脑袋还有一些眩晕,“为什么要放弃。”

          姬氏的训练没有让她变得乖巧,太后的禁锢、飞鸾的欺骗也没有让她放弃逃走的念头。

          越景难得地沉默不语,良久才吐出一句:“你要是逼急了太后,她有的是办法让你和我生下孩子。”

          心一惊,青烟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肚子,难不成他们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做了什么?

          越景看了眼桌上的一碗药,说道:“这是能让你喝下去后变瘫痪的药,让你想死不能死,即使不能说话不能行动也没关系,太后要的不过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

          他的话让青烟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睁大双眼怒吼:“越景,你是人吗?还有一点良心吗!”

          这样的话,这种事情,他都能说出话。

          越景嘲讽地睨着她,忽而将碗捧起,步步靠近,“是啊,我不是人,又没有良心,真不知为什么要等你醒来告诉你这样的事情。”

          也就是,他本可以趁她昏睡的时候灌入!

          青烟一惊,连忙缩到墙角,光是想象那样的事情就让她恐惧万分,简直是生不如死!

          双眸不知不觉浸满了泪珠,她猛地摇头,第一次对面前这个男人乞求:“不要,我求你,放过我……”

          越景脚步一顿,诧异地瞧着她可怜楚楚的模样,心中掠过一抹奇怪的感觉,他蹙眉:“你可以趁现在,自杀。”

          青烟难以置信地用湿润地眼眸凝视着眼前的男子,万万没想到他是如此冷血。

          门外,传来脚步声。

          两人皆是一怔,越景骤然擒住她的肩膀,猛然灌入。

          冷水入喉,青烟惊得身体冰冷,这一刻,她真的宁愿死去,这么想,她也正是这么去做,然而越景似乎看出她的想法,突然向她口中塞入一块布。

          门被推开,太后卸去一脸的慈祥,冰冷地看着床上的两人,再看着空荡的碗,脸色才缓和些许。

          越景扶着

          青烟躺回床上,她的神情尽是呆滞。

          “成了?”

          “是。”越景恭敬地朝太后作辑,太后满意地点头,走到青烟身侧,拍拍她的脸庞,笑得渗人。

          “哀家给过你机会,可是你不知好歹,就别怪哀家手软,即使夜暮沉来了哀家也绝不会交出你!”

          青烟眸光微动,震惊地转过去看向太后,似乎想说什么。

          骤然,太监急切的声音传来:“太后娘娘,月国……月国皇上来了!”

          在这种大夜晚入宫?看来是迫不及待了。

          太后眯起眼,冷冷地拂袖,“越景,你做你的,不要出来。”

          直到门被关上,青烟才松了一口气,双眸深深地看着一旁的越景,不敢乱动。

          虽然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她身体能动是真的!

          是药效没到,还是这药被别人换了,总之在未搞清楚之前,她还是不要暴露的好。

          越景走到她身侧,坐下,伸手取出她口中的布料扔到一边,低头凑到她耳边:“僵着不动,不难受吗?”

          青烟长睫一动,诧异地看着他,却是抿唇不语。

          他继续在她耳边细声说着:“真的喝了那种药,是连嘴唇都无法动弹的。”

          青烟终于确定这药是他搞的鬼,扭头,狐疑地盯着他,许久,才想着应该开口说声“谢谢”,然而被他一手捂住。

          青烟顺着他的目光瞄向门外,顿时明白了门外有人监听。

          所以她只能取下他的手腕,作出谢谢的嘴型,随后用急切地看着窗外,越景立即察觉她的想法,将她按回床上:“你不可能逃出去的。”

          “你为什么要帮我?”青烟趁着这个近距离,还是忍不住先询问。

          如果没猜错,是越景将药给换了,太后对越景的信任,自然不会怀疑这一点,连青烟都没有想过。

          越景却是一脸的鄙夷,没有回答。

          青烟也不逼迫,脑中尽是夜暮沉的消息,他来雪国了,他终于来了!她要快点出现在他身边才行。

          想着,她立刻起身拿出花瓣到烛台点燃,越景捏住她的手腕,青烟只好踮脚凑到他耳侧:“不走还是死路一条,你就让我去试试吧。”

          “有什么比活下来更重要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