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九章 姑娘的亲人,一直在身边(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青烟处理好纸团后,去了太后的寝宫。

          太后听见青烟求见后,有些诧异,不过还是和蔼地让她进来了,“昨晚,过得可好?”

          青烟故意笑得灿烂,主动上前握住太后的手:“太后请放心,青烟会尽快和景儿生娃娃的。”

          说起了娃娃,青烟想念轻辰了。

          本该是最需要陪在他身边的时候……

          太后眼中飞快地掠过诧异:随后欣慰地拍拍她的手背,“你能这么想哀家就放心了。搀”

          “太后,我想寺庙为以后的孩子祈福,可以吗?”青烟眸光深深地看着自己的肚子,似乎里面已经装有了新的生命一般。

          太后警惕地看了她一眼,然而除了母爱,再也没有其他情绪。

          这种眼神,带着浓厚的爱意,无私伟大,只有即将当上母亲的人才会露出如此真实的爱,装不来。

          太后心中暗笑,点头道:“好。”

          得到允许的青烟,努力压制住心中的狂喜,和太后闲聊一番,这才提出离开的意思,太后挥挥手,看着她的背影,唤来两个会武功的太监,“跟着她吧,免得出事了。”

          等两个太监走后,太后的心腹这才靠近她,细声问道:“太后不要放松警惕。”

          他看得出,即使太后让人跟着四皇妃,眼中却是没了以往的狠厉。

          “女人啊,始终会为了孩子改变心态的。”太后不以为然地斜躺榻上,“放心,哀家不是让人跟着了吗?”

          青烟本来心情愉悦地上了马车,却发现马车上已经坐着越景,他正低头看着书,安静得青烟怀疑这不是他。

          车帘被撩开,光线射入,越景眯了眯眼,看清是青烟,立即恢复鄙夷的表情,冷哼一声:“没事不好好待在房间,去什么寺庙!”

          青烟不服气地瞪了他一眼:“谁让跟着。”

          “不一起出入让外面的人怎么想!”

          “哦,原来整天喜欢脱衣服的四皇子,还会顾忌其他人的目光。”青烟在离他最远的位置坐下。

          啪!

          一声沉重的盖书声响起,越景双眸噙着怒意,死死地盯着她,细细回想,发现在这个女人面前,他似乎都扮演着迫不及待脱她衣服的角色。

          一切,都不过是为了太后……

          他平复了心情,靠回车厢上,再次翻开书不再和她吵。

          青烟瞄了一眼,竟发现是一本兵数,诧异地看了看他认真的神情,似乎第一次认识这个人,嘀咕起来:“你有兴趣?”

          “嗯。”青烟听出他声音中有些落寞。

          确实,即使他有兴趣,也只是太后的棋子。

          到了雪国某一寺庙,马车停下,两人一同进去里面后,越景就在树荫下的石凳上坐下,挥挥手:“快去快回。”

          青烟也乐得轻松,却不急着进去,抬头,看着反射着阳光的屋瓦,嘴角不自禁地勾起。

          这里,就是推翻太后的开始。

          一个看似最神圣安详的寺庙,其实不过是一个幌子。

          青烟来到院子里的水池前,这是许愿池,清澈的水底清晰可见众多的铜币,均是沉了下去。

          听闻,能让铜币浮起来,那个愿望定会实现。

          青烟从怀中取出一个铜币,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眸,紧紧地将铜币握在手心。

          她的愿望,只有一个,能和暮沉、轻辰三人相聚。

          聚,是一个多么奢侈的字眼。

          嘴角扯出一抹苦笑,正要放开双手,手背一热,被另一双手紧紧握住,她心惊地抬眸,看着身侧陌生的面孔,立即将手抽出。

          然而那人铁了心按住她的手一般,竟让她半点都挪不出来。

          这里人多,只要她大喊一声……

          当她触及到那人的双眸,身子一僵,因为那眼中含着温柔和神情,如同昨晚紧紧绞住她心脏的双眼。

          他究竟是谁!

          青烟心脏激烈地跳动,呼吸变得急促,他嘴角轻勾,默不作响地和她对视,直到青烟手心被捂出了汗珠,她才不适地蹙眉。

          男子忽而松开了她的手,没了支撑,铜币顺着她的手心落下,坠入水面。

          青烟立刻顺着铜币看去,只见水面荡漾出一道波纹,铜币往水底沉入,她的心也随着沉了几分。

          骤然,铜币升了起来,浮在了水面,青烟难以置信地瞠大双眸。

          一脸惊喜地看向身侧的男子,然而身侧早已没了他的踪影,青烟急切地寻找,却被行人围住,纷纷询问她让铜币浮起来的秘籍。

          青烟这才想明白,方才的男子的举动就是为了让她的铜币浮起。

          她低头,看着掌心的汗水,会心一笑。

          手心产生的汗珠会让铜币沾上油,这样浮在水面的机率就大很多。

          青烟进入了庙内,想着既然来了,就求个签吧,于是取过一旁的摇签,神情虔诚地摇动着双手。

          一签落地,她刚要拾起,一个和尚就走了过来率

          先将签拿在手中。

          许是四周客人被吸引到了水池那边,和尚大师都悠闲下来了,青烟站起来拍拍膝盖的尘灰,问道:“大师,这签如何解?”

          和尚看了青烟一眼,脸色凝重,青烟的心也随着紧起来。

          “姑娘,你可有亲人?”

          莫名的一个问题,青烟却良久没有反应过来,亲人?这个词……

          “没有,我从小被父母抛弃了。”

          “我看未必。”

          瞳孔骤缩,青烟紧紧地盯着和尚的双眼,只见他将签收入筒中,不疾不徐道:“姑娘的亲人,一直在身边。”

          亲人……在身边?

          青烟立即拉住他宽松的袖子:“这是什么意思?我有什么亲人,都是谁?在哪里?”

          和尚深不可测地笑了笑,将袖子从她手指抽了出来:“姑娘,天机不可泄露,你还是慢慢发现吧。”

          你不是已经泄露了吗!

          青烟几乎要抓狂,正要继续缠着他,“啊!”一道凄厉的叫声,将众人的注意力地吸引过去,青烟心一凛,似乎想起了什么,立即跑了过去,发现地上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

          而那人的印堂,正是有一颗痣!

          青烟知道,夜暮沉的计划开始了,那么,方才在水池边的人真的是夜暮沉!

          因为那一双眼睛,她太熟悉了!

          思及此,她有些迫不及待地推开人群,想去寻找他的身影,却撞上了一个人的怀中,抬头,是越景。

          他拧起眉头:“发生什么事了?”

          越景身后,还跟着一个男子,身材魁梧,带着黑色的面具,一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青烟。

          她怔了怔,竟能从那人眼中看出一丝仇恨。

          眨了眨眼,青烟发现自己眼花了,因为那人分明不是看着她,而是看着被众人围着的死者身上。

          “不知道,有人死了。”青烟有些惊慌地躲在越景身上,“我们赶紧走吧。”

          越景嫌弃地瞄了眼她扯着自己衣衫的小手,却碍于面具男子在场,只能点头,转身对青烟介绍:“这是丘国来的使者,杨添,今日刚好,恰好遇到了。”

          这个带着面具的奇怪男子是丘国来的使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