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七章 听闻朕的皇后在贵国(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恒公公看着她离开后,也随着转身回宫,顺着暗道走去,前方,有一盏灯在闪烁,他一怔,还是走了上去悦。

          “奴才参见太后。”

          太后眯着眼看着这个男子,忽而伸手,抬起他的脸蛋,冷声道:“小初子,哀家当年饶你一命,是让你这样回报的?”

          此人,正是华初。

          华初镇定地看着她的双眼,道:“太后不是早有准备吗?奴才是让她尽快死了挣扎的心。”

          “是吗?”太后的语气中尽是不相信,“哀家可是听闻,你在月国和青烟关系甚好。”

          华初袖中的手紧紧相握,脸上传来一阵痛意,是太后的手指割了上去,让他回忆起当初换面皮的场景。

          整一张脸被撕下,那种蚀骨的痛让他一个月都无法说话,每个动作都扯着伤口,几乎用了一年时间,他才适应下来!

          “到了雪国,青烟不可能逃得掉,奴才有自知之明,怎会和太后对抗。”华初温顺地垂眸。

          “可惜你仇已报,哀家如何相信你的忠心。”

          当年,月国混乱之际,华初请求出宫暗杀夜季渊,她允许了,可华初晚了一步,夜季渊已经被夜暮沉杀了,死相惨不忍睹,每一剑都是充满恨意搀。

          听闻华初将夜季渊的尸骨分散各地,令他不可投胎。

          对于华初这个手段,太后甚是满意。

          只是太后不知道,华初根本没有这么做,一切不过是障眼法,为了一个能留在太后身边的理由。

          这一年,他做了很多事情,调查了姬氏,发现太后在找一个人,一个对太后有致命威胁的人。

          华初努力地去寻找那个人的踪迹,终于不负有心人,让他找到那人,两人正要约个时间见面,青烟就出现了。

          华初深吸一口气,将太后的手放在自己心脏上。

          太后眉梢一挑,感受着他心脏的韵律,平稳安静。

          若是一个人紧张心虚,是不可能心跳得如此平缓,太后冷冽的表情渐渐缓和,只听见华初说:“奴才的命根给了太后,奴才的脸也给了太后,若这样都没有说服力,太后就将奴才的心都取走吧。”

          太后笑了,将手挪开:“哀家就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下不为例。”

          当青烟偷偷离开皇宫时,脑中回忆着师父说的话,雪国有一处森林是驯兽师的天地,因为只需要驯服了头领,其他的兽都会听从你。

          青烟想去那里。

          因为现在的她没有任何的助手。

          只是她没想到,当她出现在森林前,一个女子伫立着,衣决飘飘,高挑的背影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到青烟眼中掠过惊恐。

          “师父……”青烟的声音在颤抖,难以置信。

          女子缓缓抬眸,神情凝重地看了她一眼:“你果然来这里了。”

          什么意思……

          师父一步步朝她靠近,青烟从小没有少被她责骂,潜意识对她是有些恐惧的,只见师父在她面前顿步。

          “如今你没了夜王的庇护,更不可能逃出太后的手掌心,乖乖地回去吧,也许看在你听话的份上,太后会让你好过些的。”师父的眼角多了岁月的皱纹。

          青烟似乎懂了,“是太后让你在这里等的?”

          “是。”

          师父身后,渐渐走出了一匹狼,青烟心一惊,立即摘下一片树叶捏在手心。

          看着青烟的动作,师父轻笑一声:“这是要和师父比试的意思吗?”

          “青烟的技艺自然没有师父强,只是青烟不愿就此认输。”说完,她将树叶含到嘴边,飞快地吹出曲子。

          师父双眸一凛,也随着吹动树叶。

          本来听见青烟曲子出来后产生片刻恍惚的狼,立即回神,凶猛地朝她扑过来,青烟立即施着轻功跃到树上,看着下面不断嚎叫的愤怒的狼,暗自松了一口气。

          师父仰头,看着学会轻功的青烟,眸光闪过惋惜,“你现在随我回宫,还来得及。”

          青烟眺望着远处,感觉到树木之间的晃动,心一凛,是狼群要来了!

          “师父也要我和四皇子苟且吗,抱歉,青烟做不到。”她脸上尽是坚定和决然,深吸一口气,回想着这一年里沈玉教的曲艺。

          他教的方法和师父的不同,沈玉追求的是心的境界,若是此刻她面前有琴效果会更好。

          青烟摘下一片大的叶子,再次放入口中,这一次,她掺合了内力,一鼓作气,怪异的曲子飘荡在空中,时而凌冽,时而平缓,时而优雅,时而剧烈。

          师父脸色一变,低头,果然看见身侧的狼收敛起凶狠的模样,她立即随着吹了起来。

          两首不同的曲风,在森林边上较劲。

          痛苦的却是刚来到的狼群,它们吃痛地蹲在地上打滚,被两人折磨得双眼猩红。

          青烟暗惊,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场景,只是如果她停下来,被攻击的一定是她,如果不停下来,狼群可能会疯掉!

          “姐姐!”

          声呼唤,让青烟浑身一颤,手猛然一顿,师父却没有停下,渐渐地将狼群控制住。

          青烟蓦然回眸,看着身子颤抖的飞鸾,惊得立即跳到地上,将飞鸾紧紧拥入怀中。

          “危险,快逃!”她正要将飞鸾带离这里,然而脖子一痛,她晕倒之前,惊诧地看了眼飞鸾。

          发现他的神情,是那么的冷漠,那么的陌生。

          师父朝飞鸾看了过去,“果然只有你能够轻易地让她近身。”

          飞鸾抿唇,看着在怀中昏迷的青烟,“那是因为她笨。”

          师父一怔,转眼间,飞鸾已经带着青烟往皇宫的方向飞去,她忍不住大喊:“青烟是个好姐姐!”

          背影一僵,飞鸾却没有停下,只是双眸闪过一抹悲痛。

          她是一个好姐姐,他当然知道。只是他一辈子沦为她的工具,受了非人的折磨,他如何不怪,如何不恨!

          月国皇宫,富丽堂皇。

          只是里面的人早已换去,身穿明黄色衣袍的人,也不再是夜季渊。

          “皇上万岁万万岁!”

          大殿上,众臣匍匐在地,恭敬而洪亮地喊着,一个男子撩袍,优雅地坐上龙椅,懒懒抬手,笑道:“众卿起身。”

          这皇位,终究是落回他的手中。

          众臣起身,不禁偷瞄着皇位上的男子,美如冠玉,双眸似笑非笑,轻轻一扫,就让人情不自禁地心颤,有股莫名的畏惧。

          一年时间,这个新帝就将月国安抚得百姓称赞,人人敬佩,夜季渊其母杀了当年皇后的事情也不胫而走,还了新帝一个清白,百姓更是心疼和支持这个受了多年谩骂的皇帝。

          早朝过后,夜暮沉回到书房,里面已经站着三个人影,其中一个看见夜暮沉便迫不及待地往前一步。

          “主子,有夫人的消息了。”

          “现在应该叫皇上!”白影不客气地打断李翱的话。

          夜暮沉心一紧,敛眉,冷声道:“讲重点!”

          一年,他几乎将月国翻遍,都没有找到她的身影,是死是活都是个未知数!

          “是!夫人被雪国的太后抓了,四皇子竟然没死,而夫人莫名地变成了四皇妃……”

          李翱不禁缩了缩身子,因为主子身上的寒气越来越浓郁,虽然如今主子身穿黄袍,享尽荣华富贵,但李翱知道,主子不开心,他脸上的笑容从一年前开始,就变样了。

          不,应该是变回以前的虚伪,毫无暖意。

          “继续。”

          “听闻是飞鸾的存在,让夫人被迫留下,两日后,夫人就要和四皇子举行大婚。”

          白影黑影听得眉头紧蹙,两日,再快的速度也不可能抵达,即使到了雪国,也未必能阻止那个老妖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