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缓缓归矣(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正月初七那天的真相是——

          正月初七上午9:00,叶远程代替叶远鹏与市政府签署开发燕湖南岸的协议。

          正月初七上午9:00,叶远鹏顺利解救了肖慧云,但却被邱壁舟拦截在化工厂的仓库中,邱壁舟近乎疯狂,摆出了同归于尽的阵势。叶远鹏首当其冲,受了重伤。其实,他满可以自保,却舍不得一起来的兄弟。

          叶铎私自潜入化工厂,在叶远鹏受重伤的情况下,引开邱壁舟,于上午10:20引爆了化工厂仓库,而叶远鹏被秘密送往百姓医院实施手术后,转往美国,一起随行的还有主治医师吴敌,现正在康复阶段。

          一切事宜都在按计划进行,而私生子叶远鲲这一传闻的制造者却是贾儒,他要用这一身份重新迎回叶氏集团真正的当家人,但叶远鹏一直迟迟没有给他回复,似乎不大乐意使用这一身份。

          今天是叶铎的“五期”,仪式在叶远鹏的家中举行。仪式过后,肖慧云穿好了大衣,执意要回以前的旧家,贾儒道:“那里已经破旧不堪,水电煤气全都停了,晚间凉,你就别过去了,去了又能如何呢?”

          “那里再破也是家,今天是五期,他会回家看我的!他喜欢那房子,当初我搬走的时候他就很不高兴,我得回去!”肖慧云挑了一件素花的披肩围在肩上,推门走了出去。

          贾儒无奈的皱眉,眼光一闪,看向紫俏道:“我陪她去吧,唉,惹得两个女人为他死心塌地,这样的男人真是罪过!……紫俏,明天,我也搬回去住,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照顾好自己和孩子,别熬夜,最近脸色太差!”

          “也好!”紫俏点头表示赞同,她早有此意。“你不用担心我这里,梧桐的事务那么多,注意自己的身体!你可不能大意,那手千万别着水!”

          贾儒黯然,轻浅的挪揄:“我的手就那么宝贝?你关心它,多过关心我。”

          “真是不识好人心!”紫俏轻巧的避开话锋,随着叶远鹏逐渐康复的消息传过来,她也渐渐有了生气儿。

          在外界的视角来看,这是时间可以在冲淡一切的最好印证,毕竟现代社会,谁离开了谁都要活。

          肖慧云在贾儒的陪伴下回到了从前的家,那里有她和叶铎曾经的生活痕迹,虽然物是人非,但用做怀念也好。在黑暗中,她索到半截蜡烛,点燃后,对儿子说道:“你去睡吧,我想独自一人等他!”

          是啊,这些年,她大多数的时候都是独自一人,她不是没有后悔过,但是,当她看见叶铎来救她,她觉得自己还是值得的!他说:“我不想把你和儿子搭进去,千错万错,由我一个人来了结吧!”她眼睁睁看着他引爆了体炸药,和他的仇人们一起化作尘土,就那样在隆隆的巨响中一抹成泥!没有人再会想起他,认为他是罪有应得,只有她会永远的心痛下去!

          夜里,下了早春的第一场雨,淅沥沥的,干枯的土地喝了个饱。叶家大门不远处停着一辆吉普车,车内是刑侦人员,今晚当班的是许队和小沈。

          小沈看了看表,戴起监听耳麦,笑道:“每晚一歌的时间到了,我猜,今天紫俏一定会教凤宝唱《春雨》应景,……哎,你听你听,果然是!”

          “这一个月你都要成紫俏肚子里的蛔虫了!”凤宝的声音是极具吸引力的,许队禁不住戴上耳麦去听——

          “下吧,下吧,我要开花,下吧,下吧,我要长大!……远鹏,快走开!……妈妈,远鹏又来欺负我!”

          “来,凤宝和龙宝要睡觉了,远鹏也乖乖的别叫了,……远鹏,去,把我拖鞋拿来!”耳麦中传出紫俏的声音,有些沙哑,稳稳的沉静,让人不由得心疼。这个坚强聪慧的女人,她的内在比外表还要美,徐波心生感慨。

          手机响起,他接了一通电话,放下电话,拍拍小沈的肩膀道:“如果你还要听下去的话,我可先撤了!”

          “怎么?老大,难道邱壁舟的案子?”小沈兴奋起来。

          “对,结案了,上面的意思,不必再查下去了,……想谈恋爱的赶紧谈恋爱,要植树造林的赶紧造,就按龙宝和凤宝的规模造!”徐波望了望叶家的阑珊灯火,欣慰一笑间开动了吉普车。

          清晨,雨过天晴,空气湿润清新,叶家门前的凤凰石经受一场洗礼,脱去蒙尘,现出了宝相庄严。

          紫俏风风火火的上了雷克萨斯后,小七开动汽车,向桃仙机场的驶去。

          “姐,你脸色这么白,白得发青,你还是不要去了吧,我下午就能把韩哥接回来,也不差这一时,我还是送你回去吧,你如果有点什么闪失,我怎么对的起咱哥!”小七知道紫俏的脾气,边开车边小心翼翼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不,你不用劝我,我就是想早点看见他。”韩风去了美国进行“学术交流”,会给紫俏带回叶远鹏的确切消息,紫俏的迫切可想而知。

          因为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紫俏和叶远鹏之间暂时断了联系,所以,只要收到叶远鹏的只言片语,紫俏即会反复咀嚼半天。

          “紫俏,你怎么啦?”机场上,

          韩风看见紫俏的脸色吓了一跳。

          小七赶紧急急的汇报:“姐吐了,吐了三回,韩大夫,……”

          “韩风,‘你’……好吗?”紫俏眼圈里蓄满了泪,将“你”字咬得很重,另有所指。这个“你”真是太重了,身在千里之外,心却从没离开。

          韩风低叹一声,伸出长长的手臂,将紫俏抱入怀中,无关情欲,只有暖暖的关爱。顺势,他给她揉捏了几处位,耳语道:“好着呢,全须全尾,他想抱抱你,没办法,只有我来代替了!”

          这句话轻松诙谐,给紫俏吃了定心丸,返回燕阳的路上,紫俏细致的问,韩风耐心的答,交代了叶远鹏的近况。

          “吃喝拉撒睡问了一箩筐,你怎么就不问一问多金帅哥‘叶远鲲’啥时候回国呢?”韩风冷不丁的提出了这个大家都在关心的话题,对于紫俏来说更为敏感,她把脸转向车窗外,高速公路两旁的土地开始返青,一抹鹅黄,浅浅的绿意,春真是缓缓归矣!回来吧,在锦绣的春色中,自己即使是一株小草,也罢!也好!

          “‘叶远鲲’是不会回来的!远鹏特意让我转告你,他会想其他的办法。”紫俏一震,腾的扭头看向韩风,韩风眼中带笑,道:“傻啊,贾儒做这件事是征求过你的意见的,你竟然能同意?这个贾儒,我不怀疑他的一份赤城,可这事儿的副作用却太大!‘叶远鲲’在这种情势下回来,你该如何自处?名义上,你可是他的嫂子!那么些名媛闺秀,那么些利益纷争,定不会比从前少!”

          韩风所说的,紫俏早已料想到了,甚至想得更多,她平静的说:“那又何妨?如果换成叶远鲲这一身份,他可以不必过多的整容,不用忍受手术的痛苦。只要他回来就好!叶家连着他的血脉,叶氏集团已经进入鼎盛时代,这是他一手开创的,他有高远的志向,我了解他。”

          “你不了解他,从前,他所做的只是因为担当和责任,如今,已经完成!现在,他为了不辜负你,拍个黄瓜,切个拉皮也是应该的,痛苦不了哪去!……傻妞,念书那会儿,我就看你傻,眼睁睁就放走了衾瓷!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懂得珍惜,多亏你遇见的是叶远鹏!”韩风嘴上说得轻松,但作为医生,他深知叶远鹏在整容手术上会吃多少苦头,凤凰涅槃一般!以前,他也衡量不出叶远鹏对紫俏用情究竟有多深,毕竟叶大公子纵横情场数载,圆滑老道,现如今,韩风是看明白了,于紫俏是专治叶远鹏的药!

          路上,紫俏又呕吐了两次,基本上是干呕,韩风深思着,终是没好意思问出口。

          紫俏的确是怀孕了,因为妊娠反应厉害,怕影响叶远鹏的全盘计划,所以一直瞒着。

          四月里,龙宝和凤宝升入梧桐社区幼儿园,恰巧赶上迎接六·一儿童节的排练活动,五花八门的道具,色彩艳丽的服饰,激起了凤宝的表演欲,没几天就成了小班“哇哈哈”节目中的领唱,再加上有龙宝这个拉拉队长,真是神气极了!

          六·一这天,风和日丽,谢宁和紫俏作为家长应邀参加孩子们的联欢活动,地点是在梧桐一期的广场——紫鱼台。

          这时候的紫俏已有四个月的身孕,吃不下东西,还总是呕吐,但坚强如她,硬生生的挺着呢。本来营养就不足,又被肚子里的宝宝吸了去,脸色苍白憔悴,小腹只是微微隆起,穿着棉质的娃娃服,本看不出是个孕妇。

          “紫俏,找个凉快的地方歇一会儿,离凤宝的演出还远着呢,到时候我叫你。”谢宁举着家用摄像机正在录制孩子们的演出,转过头对小七说道:“问问嘴刁的那位想吃什么,天上的,地下的,统统弄回来,今早上没吐可是件大好事儿!”

          “姐,你想吃什么?”小七问这话的时候,幼儿园老师正在表演小合唱:“都说冰糖葫芦儿酸,酸里面它裹着甜……”

          “糖葫芦!”六月天想吃糖葫芦!真不愧是嘴刁的孕妇!小七暗自哀嚎,老师们呐,你们倒是唱个应季的呀!不过,办法总是有的,小七赶紧去想办法。

          紫鱼台的花圃间开满了各色的花,而在蜿蜒曲折的“鱼溪”旁却只种植了白木兰,六月天,开得正好。

          紫俏信步走了过去,也是这样一个六月天,自己就是在溪水旁遇见了袁鹏,她突然想起一句话来:“让我在最美丽的时候遇见你!”那时候真是如花般烂漫。

          手机响起来,思源在电话里说道:“紫俏,你在哪里?……我们刚到燕阳……”

          我们?难道思源不是一个人回来的?紫俏有些莫名其妙,思源每次回国前都要打电话通知贾儒,而这一次却例外,回来得如此突然。

          “我在梧桐看凤宝的演出……”没等紫俏讲完,电话就挂断了,这也不是思源一贯的作风啊,是有什么急事儿吗?紫俏打电话给贾儒,挂了半天却一直占线。

          正想着,电话再次响起,思源告诉她:“我们已经抵达凤凰楼,你过来吧!”

          紫俏和贾儒几乎同时到达凤凰楼,思源正站在大厅门口等着他们。思源将他们带进大厅,边走边说:“来,给你俩介绍一个朋友,也是我的生意合作伙伴,华裔

          名表商人,钻石大亨,希伯来!”

          思源的声音极其洪亮,仿佛是在发表演说,吸引了很多人的视线,实际上,即使不这样大声,也是很引人注目的,因为,有一个极品的男人正向他们这边走来——优雅、淡定,闲散,几近完美的五官带着点混血的味道,感的嘴唇,一笑居然还炫出了酒涡。

          该死的男人,如此招摇!紫俏看见他蛊惑人心的笑就生气,可望着那双清透坦白的眼眸却又不知身在何处!是的,她第一眼就认出了他!不是说还需要休养吗?怎么就急着回来了?

          “贾儒!”

          “希伯来!”

          两个男人自报姓名,礼貌的握手交谈,随后,希伯来看向紫俏,审视着她的脸色和腹部,并微微皱起了眉头,这是叶远鹏惯有的神色,紫俏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的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左右着他的一切计划!

          她将手伸出道:“你好,我叫于紫俏!”

          “见到你,很高兴,思源有没有告诉你,我的中文名字叫袁鹏!”他很绅士地跟她两手相握,在她打算松开的时候却紧紧的攥住,将她带到临窗的餐桌前,那里有两串冰糖葫芦,在六月的阳光下,演绎着酸酸甜甜的爱情故事。

          正文完结

          缓缓归矣在线阅读shu2397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