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5章 荀奉倩与曹氏女(十一)(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荀粲疾步奔进内室时,这里已经从半个时辰前一片狼藉的乱象中恢复了过来。|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但,静静躺在**榻上的那个人儿——却是触目惊心。

          少女脸颊苍白如纸,双眸紧紧阖着,鬓角的头发都被汗水浸透,嘴唇是诡异的紫绀色……贴身的侍女正细心地用绢帕为她拭着手心不断沁出的冷汗,那双手每片指甲泛着和唇角一样可怖的紫绀,看上去有些糁人。

          荀粲像是被无形的力量定在了原地,识海近乎有一霎的空白。整个世界仿佛都淡褪成了模糊的背景,唯有那人苍白的脸颊和紫绀的唇角清晰地烙在眼底,震动、惊诧、疑惑各种情绪轮番滚过,在心头紧紧揪作一团。

          小莹的病——绝对不是寒症!想想种种可怕的可能,他的呼吸几乎滞了一瞬。

          “郎君。”原本正小心翼翼拭汗的侍儿见他进来,却像是吓了一跳,脸色泛白。然后她第一反应竟然是突兀地借行礼的动作挡在了女主人面前,恰好遮住了她刚刚发病之后近乎糁人的面容。

          “娘子……娘子她有些不适,恐过了病气给郎君,待明日好些了郎君再来探看罢。”

          室中静了一静。

          “你且下去,这儿我来照料罢。”片刻后,荀粲终于开了口,他嗓音有些低涩,却是出人意料的平静温和。

          侍儿闻言,眼眶一热,泪珠子就这么滚落下来,匆促地重重向他叩了个头,这才起身退了出去。

          ※※※※※※※※※※※※

          曹莹醒过来时,天色已经入暮,室中昏黄的灯光映着榻边那人清隽的轮廓,温和安静,若不是自己浑身发病之后的脱力感,她简直以为一切只是做了场梦。

          “醒了?”他温声问“可要用些温水润润口?”

          少女在神色在经历了起初的惊慌无措和一切暴露的狼狈后,渐渐平静了下来。

          “很吓人……对不对?”

          她声音低弱,语气却是异样的淡然平静。

          “我得的根本不是寒症,而是哮疾——胎里带来的哮疾。”顿了顿,补了句“医不好的。”

          曹莹,自出生起便命定早夭。

          “早先的时候,阿母就是这样的病,所以生下我后不久就去了,寿数不过十九岁。”她语气平缓地话着家常“我自小身子就弱,阿父一直告诉哄我说,我生的不过是寻常的寒疾,只要好好调理就会没事。”

          说到这儿,她目光里带着几分追忆,唇角下意识露出一丝微弱的笑意。

          “其实,九岁的时候,我躲在窗下偷听了医工对阿父的嘱咐,知道了——我的病根本活不过双十年纪。”

          曹莹平缓地说着这些,仿佛打过很多遍腹稿,所以语气淡然得近乎恬静:“从九岁到二十岁,还有九年,我的术数学得不好,算了许久才算清……是三千二九一十六天,。”

          一天多短啊,才十二个时辰,夜晚还占了一半。所以她总是早起晚睡,近乎贪婪地看着每天的日出月落……生命于她太过吝啬,这么短暂的光阴,所以怎么能这么睡了过去?

          “所以,从那以后我便很想出门走走,看看洛阳城的繁华风物,见见这人世百态……也不枉活过一遭……可惜因为病弱,阿父一向不许我出门,磨缠许久才得了一个机会。”她恍惚地笑了笑,目光柔和地落在丈夫身上。

          “那是我长这么大头回出门,见着什么都稀奇得很,尤其在旗亭楼下见着几个名士抚琴论诗,那抚琴的人一曲《漪兰操》我听得都怔了,从些再也没能忘记那首曲子,还有那个抚琴的白袍少年……”

          荀粲听到这里,忽然目光一愣,怔怔然说不出话来——八年前,旗亭楼,猗兰操。

          见他这副神色,少女苍白的面颊仿佛都有了些生动的神采:“那回在夏侯家撞见,其实是我偷偷从家中溜去,想着可以有个机会悄悄看你一眼的……谁晓得会搞得那般狼狈,还偏偏给你瞧见,窘得简直想哭了。”

          “谁曾想,后来你竟会去府上提亲。”少女眸子里泛上极亮的光彩,几乎不像一个重病的人“我高兴得简直像做梦一样。阿父原本不允的,可是见我哭闹得厉害,也就心软了。”

          “不过,却让我应下一件事——服避子的药。因为像我这样的情形,若生育的话,只会更短寿……那药,就掺在我平日吃的胡桃饼里。”

          ——所以才那样避忌着你,那样害怕被发现。

          “其实,我问过医工的,他说像我这样的情形,若有儿女大半也会胎里带病,命定早夭。”少女声音低了许多,近乎呢喃“我自己已经连累得阿父操碎了心,后半生过得艰辛。我怎么能再给你添一个这样的孩子,成为甩不脱的负累……”

          少女似乎打定了主意开诚布公,所以根本不给自己留一点儿余地:“成亲后,我一直很害怕你知道我的病情,所以平日就连补养的汤药时也都不怎么敢当着你的面喝……无论是谁,若知道自己娶了一个时日无多的药罐子回来,受了哄骗,一定会厌恶的罢。奉倩,你恐怕不

          会知道我又多怕你会讨厌我,憎恶我。”

          她低低垂了眼睑,不再再看他:“我心里一直默默想着,与你相守的日子顶多只有五年,一千八百二十五天……我贪心得很,就想这么安安然然地守着你,看着你,这样的话,大约在我死后,你便多些回忆,也能多记我一些日子。”

          ——可如今,却成了一场空想。

          “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你看到我发病的样子,就像现在这样。我心里一直晓得你喜欢我是因为我样貌生得好看,如果我不好看了,大约……也就不喜欢了罢?”

          “不过——奉倩,你先不要写休书,好么。”

          她声音有些微弱:“我知道自己骗了你,又害得你至今无子,荀氏绝不会容我。可是……医工说,我只有半年寿数了。”

          原本一直愣愣听着她说话,神情似乎有些恍惚的青年,在这一句话入耳之后,蓦然惊醒了过来般,脸色陡然——

          “是真的。”少女居然努力冲他笑了笑“我死后,不必入荀氏祖陵,这样你日后新娶的妻子就可以有原配的身份了。你且放心,我家两位兄长,与我都不是同胞所出,自小便不喜我,所以不会为了我的事为难于你的。”

          “不过,奉倩,你答应我,不要那么快忘了我。至少一年……不,再多记着我一年好不好?如果你也忘了,这世上就再不会有人记得我了。”

          她语声很认真,神色甚至称得上郑重“还有,日后你娶了新妇,不必带她来见我,我,我总归不愿看到你同旁人亲昵……”

          青年伸了手,温和地拭去她眼角的泪渍,然后将少女裹着被子紧紧拥入了怀中。

          “好。”

          你说什么,我都应你。

          曹莹的病情日渐一日地重了起来,整个人愈来愈孱弱,荀粲日日衣不解带地小心照料。她生命中最后这些日子,却是一生最为珍视的一段记忆。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寸步不离地守着自己,捧在手心儿里呵护,仿佛易碎的琉璃。

          这一年冬日,腊月里她竟发起烧来,荀粲便褪了外衣立在飘雪的院子里,将自己冻得浑身冰凉然后将妻子抱入怀中好让她略微舒服些。

          次年五月,曹莹病逝在院中的石榴花树下,灼然明艳的石榴花翩跹着飘落在少女苍白的脸颊上,凄艳美丽。而荀粲就这样静静拥着妻子,感受着怀中的身躯一渐渐泛凉……

          爱妻逝后,荀粲一病不起,不久之后随之而逝。

          荀奉倩与妇至笃,冬月妇病热,乃出中庭自取冷,还以身熨之。妇亡,奉倩後少时亦卒。——《世说新语·惑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