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8一百四十八久违的爱限量发售番外完(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叶璃和卓蔺垣的领证过程极其简单,可真正的大婚,却是受尽折腾。

          巴黎与t市7个小时的时差,婚礼前两天,卓老先生便大张旗鼓地将叶家这边的亲朋好友全部搭乘私人飞机接去了巴黎。

          声势浩大,可想而知。

          因着遵循中国的结婚传统,婚礼前男女双方便被禁止见面,叶家这边的人都被安排到了卓家的一栋海边别墅。

          至于睿睿和可可,则被接到了卓家燔。

          可可有点怕生,睿睿小大人似地非要让她去见见他的小房间小玩具,然后就把人给拐走了。当然,花童的使命,却还得交给他们来完成。

          婚礼前一晚,叶璃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窠。

          “看你精神压力这么大,闹不好明天我过来接人的时候你已经受不了压力逃了。要不,我们今晚就私奔吧?省得明天让我一个接不到新娘的新郎出糗?”

          卓蔺垣果真是够了解她,临睡前还特意来给她加大剂量的安抚。

          感受着那安定人心的力量从电波中一点点蔓延过来,叶璃不禁笑了:“卓蔺垣,你是有多不在意自己的名声啊,居然想着明天男女主角都缺席?”

          “双双缺席总比女主角缺席强吧。”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不轻不重,不疾不徐,却是让叶璃倏忽间红了耳根。

          所幸手机另一头的他看不见。

          只不过,他那磁性慵懒中染着丝丝酥麻的嗓音,却还是一点点浇灌了她的心田:“那么,为了不让你明天接到一个黑眼圈的国宝新娘,晚安。”

          卓蔺垣发出一声浅笑,眸眼盈满温柔:“晚安,mylove。”

          他的一番话,果真是最动人的催眠曲,叶璃很快便沉入梦乡。

          幽幽中,她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以防自己起迟了,她特意给手机定了个闹铃。只不过,她明明记得她的手机闹铃不是这个声音啊。

          一声声急促的铃声响起,在夜深人静中显得尤其刺耳。

          叶璃这才反应过来是手机来电。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居然是易瑾止。

          现在是巴黎时间22点15分,按照七个小时的时差来算,t市也不过才凌晨5点15分。

          大早上的他果真是疯了,居然来***扰她睡觉。

          离婚后,两人之间的关系自然是淡了。

          不,她和他之间,向来都是淡着的。

          她辞职离开了易氏财团,被卓蔺垣拉去专门负责他投资在t市的公司。

          美其名曰她是他的人了,自然得承担起自己的那份责任为了公司而努力。

          尤其他是真的在一点点将事业版图扩展到中国,放手了在法国境内打下的江山,一步步在中国市场上从无到有,迅速将自己的品牌融入中国公众的眼球。

          以他的话来说,以后的人生都要陪着她在t市折腾了,作为补偿,她自然得作为一份子一起和他打理公司。

          所以,自从和易瑾止离婚,自从她离开易氏,她和易瑾止基本便断了联系,更何谈半夜三更的来电?

          所以,对于他突如其来地找她,叶璃并未直接接起电话。

          另一头的人却极有耐心,一遍遍地拨打,带着誓不罢休的强势。

          终于,叶璃受不了他如此百折不挠的态度,不得不接了起来。

          “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吗?”说话的同时还故意打了个哈欠,让他明白他已经严重***扰她的正常睡眠。

          “叶璃,奶奶她,有话跟你讲。”易瑾止的声音沉重而严肃,似是压抑着巨大的悲伤。

          这个时间点,易老夫人要找她聊天?

          自从易老夫人病了浑浑噩噩时好时坏,她的睡眠一向便是极有规律的。

          晚上九点前必定睡了,早上的时候如同所有上了年纪的老人一样醒得很早。

          只不过,老夫人醒得早是一回事,基本都是佣人将早餐端到房间让她吃的。

          毕竟上了年纪上下楼梯一个不小心便容易出事。

          更何况,易瑾止不是早就搬出去住了吗?这个点,他即使住在易家老宅也是在自己的房间里睡着,怎么可能会在老夫人跟前?

          心里头隐隐有些不安,尤其是易瑾止的语气,更是让她有了不好的猜想。

          “奶奶她……是不是……”

          “昨晚上下楼的时候滚了下来,送到医院后救治,医生说现在只是在挨时间……”易瑾止没说的是,易老夫人是听说他和叶璃离婚了之后一个激动想要去找叶璃而导致的摔下楼梯。

          他已经够对不起叶璃了。

          如今她终于得到了她想要的幸福。

          他不能再自私地用这件事束缚她……

          手机最终易了主,叶璃忍着强烈涌出的眼泪大声叫着另一头的人:“奶奶,我是叶丫头啊,你的叶丫头,你还记得

          吗?”

          可是,她根本就什么都听不见。

          没有任何的回应,仿佛那个躺在病床上的老人,根本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她好似陷入了一个人的怪圈,一遍遍和另一头的老人说着,眼角的泪再也忍受不住,一滴滴落了下来,在被子上花开一道道湿润的花朵。

          “叶……叶丫头……”

          终于,另一头传来沙哑而苍老的声音,带着满满的期待。

          然而,伴随着这一声,同样刻入叶璃脑中的,是一声仪器“嘀——”的长响。

          有什么在脑中震荡开来,天崩地裂,她拽着手机的手突地一阵无力……

          *

          第二天的婚礼依旧继续。

          只不过,新娘从原本的黑眼圈熊猫变成了红眼熊猫。

          叶泽端询问之下才知道原委,只是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头:“傻孩子,回头咱们去看看老夫人……”

          可他们都知道,所谓的看,也只是睹物思人了。

          卓蔺垣过五关斩六将之后终于从伴娘团里将叶璃给接到手,只不过一瞬,他便敏锐地察觉到她的异样。

          “怎么了?”婚车上,他握紧她的手。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易老夫人对我一直都很好很好?易家所有人都反对我嫁进门的时候,是她和已故的易老爷子全力支持着我。即使后来老夫人记性不大好使了,忘记了所有人,却唯独不会忘记我。每次总是叶丫头长叶丫头短的,让我听着心里只觉得酸酸的……可是……可是她……可是她却走了……”

          抽抽噎噎地将晚上的那通电话告诉他。

          叶璃心头的沉痛,无以复加。

          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大掌紧紧地包裹住她的手,卓蔺垣的嗓音轻柔:“临死前易老夫人都记挂着你,可见她是想让你永远幸福。你不能让她失望,知道吗?”

          一字一句,低沉而柔和,具有安抚力量。

          不得不说,原来父亲和爱人,即使给出了相同的安抚话语,可效果,却也是不同的。

          在父亲的怀里,听着他安慰的话,她会越来越沉重越来越难受。即使长大了,依旧还是习惯性依赖父亲的臂弯,依赖他大人架势十足的模样。

          而在卓蔺垣的怀里,听着他安抚的话,她会沉下心来努力思考,努力让自己放开。一点点,按照他开导的,放下……

          教堂里,身为伴娘的乔梓欣终于察觉到头纱下的叶璃的不对劲,不免对卓蔺垣揶揄:“新郎官,这大喜的日子你居然还让咱们家璃子掉泪珠子,你都不知道心疼下?”

          死乞白赖非得赶来巴黎凑热闹当伴郎的杜岑安在一旁哼哼道:“照顾不了新娘子,这新郎就易主得了。”

          瞬间,他的腹部吃了一肘子。

          叶璃却什么都没说,与卓蔺垣相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

          一年后。

          男人(掏出一叠支票):数字随便填,其余的备用着。

          女人(抽了下嘴角):好端端的干嘛给我钱?

          男人(理所当然):老婆不败家,赚钱给谁花?

          睿睿(猛踮脚):给我花!

          男人(斜睨,唇角弧度莫测):看来,你对该由谁花钱这一块有意见?

          睿睿(眨着纯洁的小眼神):我刚刚有说话吗?

          可可在一旁默默地瞧着,随即拨打一个早就背得滚瓜烂熟的号码:“爹地,你赶紧过来将你儿子领走,他在这儿烦死人了!”

          【番外完】

          *************************************

          全文完结,我个人比较心疼易瑾止。睿睿对他不排斥了,是对他最大的安慰了,也算是有儿有女了。至于卓蔺垣,他终于等到了他的爱,所有的付出赢得了久违的爱,也着实不易。婚后宠老婆上天,却极有技巧地不让自己沦为妻奴。

          感谢一路相伴送各种支持与鼓励的亲。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