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开枝散叶不要太快(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饭后,玩闹了自然是要商量一些国家大事儿的,楚大相爷在外面逗留了也有近两个月了,对于都城的事情所有听说但是到底了解的不多。

          “听闻,贵妃娘娘有喜了?”楚大相爷轻笑着问话,但是问出这话的时候心情却不见的有多好。在他看来,既然宋墨时这会儿同温以诗在一起了,就不应该再与其他人有染。虽然知道,他是皇帝,这是决然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到底还是偏向自己的表弟一些。

          谢小侯爷这会儿吃饱喝足正瘫坐在那里,听着楚大相爷聊起这事儿,百无聊赖一般的插嘴说道:“何止呢,贵妃娘娘有喜了,就连我大姐都有喜了。皇帝姐夫,这些日子可当真的辛劳有加啊,开枝散叶的速度不要太快。”

          谢小侯爷这不阴不阳的语气,说的话叫人心里面便是一阵的鸡皮疙瘩。先不说这两个后宫之中重要的女人怀孕对于温以诗来说会如何,便是将他大姐的肚子弄大了他便是一肚子的不高兴,分明喜欢着别人还在自己大姐的身上摸爬滚打,简直就是不能忍。

          宋墨时知道有些时候自己是不得不对不起温以诗的,原本没人说,两个人可以各自当做不在意,心里面的疙瘩再大也不会在对方的眼前表现出来。

          如今却有人将这层表皮肆无忌惮的撕裂,即便是再好的伪装都不见得能淡然。

          最终还是楚大相爷出声做了让步:“罢了,你是一国之君许多事情避免不了,我只求到最后以诗还是原来的以诗,至于你后宫之中那些纷纷扰扰的事情尚未平定之前,我是决然不会同意以诗进宫的,即便你那道圣旨还在我书房摆着也不行。”

          宋墨时不曾回话,算作答应,而作为当时的温以诗反倒是担心许多,从头至尾到仿佛置身事外一般。

          楚大相爷见着宋墨时不答话,默认的模样,也不愿在揪着这事儿不放,毕竟不过是风雨的前兆。有些事情你可以防着不让它发生,但是有些事情你却只能听之任之,待到烽火连城时候才能出手。

          如今,头一件大事儿,自然不可能是后宫。

          “王潜的事儿,你准备怎么办?一直在我府上呆着也不是办法,终归是要有一个对策的,如此人才因为一个王为死了委实可惜。”

          “对于王潜这个名号我还是有所耳闻的,若是能收为己用,自然是再好不过。”

          “他不过是没有遇上伯乐罢了,倘若你能让他信服,自然能够为你所用。”楚大相爷依照着这段时间对王潜的观察,断定的说道,“只是……”

          “终归是要给夙州的瘟疫一个交代的,王潜这个人必须死。”宋墨时断然的说道。

          如今,王潜是夙州瘟疫的主谋已经是天下人皆知的事情,如若这个时候却把人给放了,难免会弄巧成拙。

          “狸猫换太子的把戏,后宫之内不是常用的吗?皇上对这事儿应当是驾轻就熟的。”楚大相爷轻笑着说着,玩笑似地语气让原本略显紧张的谈话变得轻松了不少。

          宋墨时抬眸看了一眼楚大相爷,闷声的一笑,而后微不可及的瞥了一眼谢小侯爷。

          也是,那时候楚临池虽然不曾记事,但是楚老相爷却是心知肚明的,如此又怎么可能能够瞒过楚临池的双眼。至今不说,只不过是为了不让他掺和太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天牢那边我会打声招呼的。”

          “不,王潜得真的进去。”楚大相爷轻声却是决绝的说着,“王为那个老狐狸,虽然把戏是少了一些,但是疑心却不轻,势必是要去天牢里面查个清楚的。”

          坐在一旁的谢小侯爷听着原本以为王潜免了生死之祸,却不想还是免不了牢狱之灾,不禁皱了眉头:“如今他那副身子,进了天牢哪里还有活着出来的可能。”

          倒也不是谢小侯爷瞎说,天牢那种地方,进得去出的来的很多,但是能活着出来的人不多。

          ------题外话------

          所以说啊(┬_┬)回学校之前码完第一卷什么的都是在开玩笑(┬_┬)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