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怕被抢。

  「慷文,我瞧见你嘴角的贼笑了。」他已经累得没力气骂她。

  喔!真是不幸。「求婚戒指和结婚戒婚不样,你那么有钱我不帮你花会对不起天地良心。」

  温柔深情的滕尔东朝她笑,「我爱你,小妖精,只要你平安无事,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真的?!」她兴奋得瞪大双眼,继而想想自己好像有点市侩地吻了他下算作补偿,「我也爱你。」

  「这句话才像是人话。」低头,他吻往令他几近疯狂的唇。

  阵狼嚎似的口哨声不绝於耳,可也惊扰不了热恋中的男女,两人忘神地倾注热情在这吻上,浑然不顾数十双眼睛的注视。

  不过其中有双利眸精明眯,穿过围观的人潮向他们来。

  答答答

  「先生,希望我没有看错,你吻的乞丐是我的女儿。」

  「啊!周小姐」

  「周慷文,你叫我什么?」不气死她她似乎很不甘愿。

  「妈!」好悲惨哦!她怎么会忘了台中是母亲的大本营。

  「小子,你想给我溜去哪里,我那么见不得人吗?」敢在她眼皮底下开溜。

  周义军讪然的缩回脚,「妈,你真是越来越年轻,美得像天上掉下来的仙女。」

  事实证明冤家定路窄,车多人多垃圾多,最後还是会碰头,家人

  团圆。

  ※※※

  「後母俱乐部联谊会?!」

  装傻,绝对要装傻,她什么都没听到,今天她最大,偶尔当次聋子也没关系,反正她生只打算结次婚,那么新娘子的紧张是可以原谅的。

  是谁那么鸡婆寄来邀请卡,不能等她度完蜜月再说吗?新娘子的折旧率可是超高的,让她神气下不行呀!

  真是夜路走多了遇上鬼,她已经很ㄍ—ㄥ的保密到这会儿,不会要她新婚当天就接受审判吧?!好歹等她结婚证书的字迹乾了以後再来定夺。

  「老婆,你愿意解释下恭喜你计画成功是什么意思吗?」就知道她有事瞒他,谜底终於要揭晓了。

  等到咱们白发苍苍的时候再来回忆吧!「呃,是是恭贺我找到好老公嘛!」

  「是吗?为何上面会写著你是创始荣誉会员,而且入会期限在两年前?」那时他们根本是不认识的两条平行线。

  「这个嘛我我有预感会嫁给你嘛!我们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她边笑边往床的方向退。

  「慷文,要减刑得先诚实,你不想我逼问你辈子吧!」他不喜欢被蒙在鼓里,尤其是她的算计。

  辈子,多美好的字眼呀!

  媚眼抛,周慷文的伸出舌尖舔唇,「你要把时间浪费在逼问我我也不反对,别焚身地扑向可怜的我就好。」

  「小妖精」眼神黯,他不由自主的扯下领带走向她。

  「亲爱的东,你觉不觉得热,帮我把礼服脱下来好不好?」热呼!再热点。她若有似无的轻扯礼服前襟的珍珠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