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朗跫倚岢n窭硎拢钡戎啊?000年,吴冠中入选法兰西学院艺术院通讯院士,他不仅是首位获此殊荣的中国籍艺术家,也是首位亚洲人获得这一职位。

  同时,吴冠中的作品在拍卖艺术市场上屡创新高;作为其生前最后一幅公开拍卖的作品,他1974年作油画长卷《长江万里图》以12万元人民币成交。

  将近六千万的拍卖价格,足够说明了吴冠中的花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第二百二十一章 某个时代的伤疤

  主持人这一次反常地低调起来:“吴老先生是20世纪现代中国绘画的代表画家之一,而且还是领军人物,无论是爱好还是投资,吴老先生的杰作就是不二的选择,希望大家不要错过。”

  “我看过这幅油画的拍卖!”

  郑明朗突然说了句话,把大家的吸引力都转移了过去,说道:“那是在近十年前的小型拍卖会上,这幅杰作就是作为当时的压轴宝贝出场。不过当时吴老先生的杰作还没高到如此夸张,当时只是以三百万成交而已。”

  徐老突然发话道:“虽然这幅油画的风格的确很像是吴老先生的,但没有创作年代,带来了不少的变数。现在市场上有不少假冒吴老先生的画作在流通,而且模仿程度极端逼真,几可以假乱真,所以大家一直都对那些没有确定创作年代的画作有一点的抵触心理。”

  明老也开展自己的分析:“吴老先生的后期作品常喜以点、线造形,创自己独解,诠释自然之美,将人生喻其中。若是仔细研究,定能读出亲中的内涵,会发觉画作的寓意竟然如他艰辛磨难的经历,让人寻味良久。而当我第一眼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就感受到一股强烈的不满和怒火,隐约又让我看到当初那个纷乱的年代,所以我有九成的把握,这幅画是真品。”

  王浩唏嘘了一句:“这幅画是在揭露某个时代的伤疤啊!”

  大家当即陷入了沉默。

  当明老的话一出,大家就知道主持人为什么突然低调起来,也知道为什么场面的气氛也静了许多。

  林忆珍问道:“你们想要竞拍这幅画吗?”

  明老等人纷纷摇头,王浩也摇头,但是周游却说道:“我觉得程哥或许需要这幅画。”

  林忆珍笑问道:“是不是送给那个脾气很大的大人物?”

  周游点了点头,说:“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来代拍吧。如果程哥需要那就拿去,如果不需要我就作为私人收藏。”

  “看你的了。”

  林忆珍似乎对那个时代有点避忌,不想竞拍。

  而郑明朗有过那样的机会却放弃了,可见他对这样的杰作没什么兴趣。至于胡总,他的陪衬意义远远大过竞争意义。

  当主持人很是低调地宣布底价为百万的时候,场面的声音更小了,甚至还出现没人出价的尴尬。

  “一百二十万!”

  看到这里,周游不得不出面。

  脸色有点难看的主持人听到“一百二十万”的数字后,终于松开颜面。若是这样的慈善拍卖出现流拍的话,恐怕会深深地刺激到场面的气氛,更会打击光哥的威信,可谓是百害而无一利。

  或许是周游的出面,稍微刺激了下气氛,使得那些富豪们清醒过来这是什么性质的拍卖,纷纷慷慨解囊,良性竞价。

  明老叹息道:“气氛不是很高啊。”

  林忆珍回道:“这么敏锐讽刺一个纷乱时代的名人杰作,一些敏感的人都不想沾染上,恰恰好的,在场每一位都是敏感人士。”

  “哎……”

  肖老重重地叹了口气。

  肖老本有许多话要说,要感慨的,可是他觉得即使他说出来也不会有太大的意义,只能化为一声无奈的长叹,烟消云散。

  “四百万!”

  一位留着山羊须的老伯似乎想通了什么,突然举手震慑住了全场。

  周游微微地笑了起来:“终于有人看清楚事情的本质,估计那些真正的买家也要出手了。”

  事实也正如周游所说的那般。

  周游的话音刚来,王浩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一位同样是上了年纪、戴着眼镜的老者也站了起来举手报价:“八百万!”

  一下子就是翻倍。

  这似乎不是合理的竞争了,有点是在发泄,似在斗气。

  一位把头发输理得很光亮的西装男子也站了出来报价:“一千万!”

  王浩听得是嘴巴大张,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不过在港岛土生土长的郑明朗就把事情的本质点明了:“如果我缺钱花,两千万内肯定会拍下来。这幅画的艺术创作水平绝对不逊色于吴老先生其他的颠峰作品,以现在的行情,马上拍下来转手,肯定能拍出符合其艺术水平的价格来。”

  有的人是在投机,有的人则是为了回忆,再无第三种类型。

  王浩傻傻地问道:“小游,你还竞拍吗?”

  周游回道:“如明朗所说的,如果超过两千万,我就不去竞争了。”

  只可惜场面的诡异气氛没有给周游机会:那个西装男子还没来得及得意,很快的,山羊须老伯直接把价格提升到两千万的水平,惊动全场。

  眼镜老者也不客气,继续追加进去:“两千一百万!”

  山羊须老伯喊道:“两千两百万。”

  眼镜老者马上回击:“两千三百万。”……

  竞争激烈,可精彩不足。

  明老看着两位老者的相互抬杠,忍禁不住唏嘘开来:“他们两人都是苦命人啊,难怪会如此的激动。”

  周游他们的心情更加沉重了。

  幸亏这种沉重的气氛没持续多久,山羊须老伯和眼镜老者惨烈竞争很快就画下句号,虽然中间还有那个西装男子意图以三千万的价格镇压住场面,但最终还是消没在山羊须老伯和眼镜老者的叫价声中。也不知道两位老者在最后得到什么共识,山羊须老伯突然大笑起来,任由眼镜老者的三千七百万叫价落槌定音。

  事后,大家都再也没探讨发幅很有讽刺意义的油画,因为最后的压轴物品出现了。

  “终于来了!”

  明老看到大型液晶显示屏上的《寒梅傲雪图》,心神开始涣散。

  肖老却说道:“情况不大乐观啊,看来不少人是冲着《寒梅傲雪图》而来的。”

  徐老点头道:“是啊,最近唐寅的作品屡屡创出新高价,比如唐寅的《钱塘行旅图》就以2464万元成交,打破了唐寅个人作品拍卖成交纪录。要知道《钱塘行旅图》在前两年也就是以1136万元成功拍出而已。短短的两年时间就翻了一倍,这样的投资谁都想要吧。”

  周游还补充说明道:“最近几年的拍卖行情都有点疯狂啊!当年唐寅的《层楼拔嶂图》以2240万元成交就引起莫大的轰动,可这个价格没坚持多久就被《钱塘行旅图》刷新了,而唐伯虎的《野亭霭瑞图》刚刚以4480万的天价继续刷新记录。说实在的,最近的收藏界还真有钱不是钱的味道。”

  明老痛苦地说道:“我们本预计两千万就能拿下来,不过现在看来,是我们太过天真了。真不知道我们如此执着究竟是为了什么?”

  肖老虽然财大气粗,但也不可能不将数千万不当一回事。不过为了意义重大的《寒梅傲雪图》,他不得不牺牲一些,说道:“老明,还有老徐,不如你们也别搀和进来了,让我独立来承担吧。虽然我的负担会稍微重上那么一点,但总好过你们把自己辛苦搜集过来的古玩拿去出售套取资金,而且我也好名正言顺地将《寒梅傲雪图》放到古月轩里,当成新的镇轩之宝。”

  周游他们这才知道他们三人联合起来购买《寒梅傲雪图》是要付出那么大的代价的。不过想想也是,明老和徐老都没有赚大钱的实业支撑,完全就是靠着他们的学识和名声吃饭,虽然经济很宽裕,但在需要庞大金钱作为支撑的收藏界实在不值一提。比如他们之前虽然看好康丁斯基的抽象画,可是因为资金的问题却只能饮恨于周游的金钱攻势下,望画兴叹。

  明老和徐老相对看了一眼,只能无奈地点下头来。

  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是他们三人其中一人拍下来的就没问题。放在谁的家里都无所谓,而放在古月轩更能发挥《寒梅傲雪图》的作用。

  周游记得之前的承诺,马上对肖老说道:“肖老师,如果需要我们支援的话尽管开口,资金方面定不是问题。”

  “多谢了!”

  肖老知道周游的流动资金充足,也很尊敬他们,但他真的不想欠晚辈的人情,只能委婉地回道:“只要价格在三千万之内,老头子还应付得来。但若是超过三千万,在不影响古月轩运作的前提下,我只能拿那些宝贝来抵押了,不过我相信很快就会过去的。”

  听到这里,周游哪里不知道肖老是不想欠自己人情。

  在中国的社会圈子里,人情饭最是难吃,但也是最珍贵的东西。

  而此时主持人似乎恢复了活力,洋洋洒洒地把《寒梅傲雪图》介绍了一通,甚至还特别点出了故宫专家亲自鉴定是真品的事情,还真把场面的气氛拉回了合理的境界。

  唐伯虎的名字或许在年轻一代的世界里不是很熟悉,但在周游这一辈人可谓是再熟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