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大结局-完虫(1/2)

加入书签

  三月末,京城下了两天透雨!天像漏了一下,密集的雨幕倾泄而下!

  有人私下里说突然来的暴雨是因京城里怨气太重了!

  那些依附楚王的乱臣贼子被抄家、斩首,还有的家眷被卖为奴!短短十来日,京中高门竟有三五家倒了!午门外行刑场上的那块高台都快被血染成红色的了!因为每天都有人被拖出来砍头,所以府衙索性斩完人都懒得用水冲洗地面了!倒是这两天的大雨,将那块高台好好清洗了一番,但依旧难以洗去已经渗入石中的血污!

  要说那些因家中一人的一念之差就送了性命的人有怨,还有几个女人更怨!明明丈夫或父亲是站在皇帝那一边到最后、自己也是毫发未伤,可回到京城后却因一些流言蜚语的刺激而不得不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这些躲过了楚王叛乱、叛军侮辱的功臣之妻女,没躲得过亲人的不容,着实可悲!恐怕后者的怨气更重些!

  也有人暗自庆幸,这起叛乱是发生在京城之外的行宫,要是发生在京内,恐怕少不得还有更多的无辜之人遇害!

  段玉苒被顾衡从盛博侯府在京郊庄子的暗室中救出来之后,就连正院的门都没踏出去过!顾衡更是连朝堂也不去,整日就在家中陪伴妻子。=乐=文=小说偶有人来找,他也是去前书房简单快洁的聊上几句,从不超过半个时辰就回来!段玉苒被顾衡粘得烦,直想赶他走!

  跟随段玉苒一起去长春园行宫的下人皆安全归来,倒是王妃的失踪令她们担惊受怕了几日!太医来给王妃检查诊治,除了后脑的伤处外,身体还是很康健的!看着王妃每日如往常一样的行事,便都放下心来。

  只有顾衡知道,长春园行宫那天发生的叛乱还是给妻子留下了阴影!夜里夫妻同床,段玉苒时常会被梦魇到,一身大汗地哼声却醒不过来!顾衡心疼地轻唤,又怕吓着她!

  正如段玉苒所想,这种叛乱与反叛乱的对抗中,没有人是神仙未卜先知!一场博奕总有高低潮、起落时,顾衡他们这一边错算了楚王会在祭坛动手的机率!

  楚王才十七八岁,再有谋略也欠缺经验!他之所以有底气叛乱,最多的还是卢太贵妃催发他的野心,而他身后的势力也是卢太贵妃帮其早年经营、卢氏一族为其拉拢的!他们利用姻亲拉拢到的兵权只是一小部分,所以才会在行宫动手!若是在京城,他们完全没这个胆子!

  皇帝和大臣、宗室们被关在大殿房内,被重兵看守。楚王就派人来威逼皇帝写禅让的旨意,让皇位“禅让”给自己!皇帝怎么肯,自然是君臣共同将来人怒骂走!

  楚王身边一个叫蔡洪山的谋士就想出阴损的招数——侮辱那些还在追随皇帝的臣子们带来的女眷!借此达到羞辱、打击他们的目的!刀剑不能令他们屈服,那家族名声呢?楚王年纪还轻,竟也同意了!

  顾衡他们这边安排的人都在行宫之外,行宫内的已被楚王控制,消息传递不出去自然也就无法马上反击!棋差一招的后果就是处处受制,倒让楚王的混蛋计划得已实施!虽然后来行宫中忠于皇帝的人借放火示警了行宫外待命的兵士,女眷这边却已经情况惨烈!

  外面一有军队冲进来,楚王的人就想抓住皇帝作挡箭牌!但守在皇帝身边的臣子也并非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硕王、成王世子、忠勇伯、齐远侯等习过武的臣子将皇帝拼死护住!楚王见抓不到皇帝,一狠心就命人放火烧大殿,意图将皇帝和那些不肯归顺自己的宗室、大臣们烧死……这其中惊险自是不必说,幸而最后楚王及其党羽兵败被捉,皇帝和一些宗室及大臣受了惊吓,却平安无事!

  等顾衡终于脱身去寻段玉苒时,才从守着行宫外密道出口的柳战那儿得知,根本没见王妃从密道出来!两个密道口都没有!再在行宫内翻个底儿朝天,也没找到人!顾衡简是目眦欲裂,如果不是几个人拦着,他可能就先直接手刃了楚王和英王!但严刑逼问那个叫屠安的叛军将领,他一口咬定根本未动过硕王妃!行宫失火时,他去走水处看情况,并未在东殿!守卫东殿的几名叛军受了伤,只说有一个凶悍的女人用匕首扎伤了两人率先逃走,后来的那些贵妇贵女们则疯了似的跟他们拼命……

  皇帝带人押着楚王等叛臣回京,顾衡又在行宫找了两日,直至明兰县主的人给他送信去盛博侯在京郊的庄子!

  段玉苒回来后昏睡了一天一夜,醒来后才听顾衡将整个经过讲了一遍。其中还包括一部分叛军在京中肆乱,却很快被应国公府的郑文麒带着一些世家子给控制住了!卢太贵妃也把后宫给掌控住了,可那又有什么用?皇帝一回来,她想逃跑也来不及了!

  段玉苒听着顾衡用平淡的口气讲述这其实惊险万分的过程时,她的心情也跟着起起落落,最后唏嘘!只是自己那一匕首捅下去,明兰县主竟然命大的没死,有些令人惋惜!

  “玉苒,你再忍忍。待剩下的一些事解决之后,我们便带着守哥儿离京!”顾衡抱着段玉苒低喃地道。

  对没能及时保护妻子,顾衡心中愧疚万分!特别是明兰县主在石室里那几句诛心的话,令他更是惶惶不安,怕妻子也怪自己。虽然段玉苒回来后并没有恼怨自己,可他还是不安!

  段玉苒皱眉,“你的意思是说,那个时候我才能见到守哥儿?得多久?”

  顾衡松开段玉苒,用手抚过她鬓旁的发丝无奈地道:“不会太久,我也是不想他再来回折腾。有岳父岳母在山庄里照顾,你应是放心的。”

  身在天蓝山庄的三老爷一家对叛乱一事完全不知情,直到段玉苒得救回来才派人去告诉!三老爷和三太太吓得不轻,若不是顾衡派去的人请他们暂时不要离开山庄,恐怕就赶回来了!最后还是段玉杭进京到王府看望了受伤的妹妹,又与硕王在书房谈了许久才离开!

  段玉苒不是个单纯的小姑娘,她从顾衡的话中听出了风雨尚未平的信息!但皇位之争,不是她能左右得了的!就算她有这个本事,最后也不是自己当皇帝,管那么多做什么!

  “你……一切小心。”段玉苒偎进顾衡的怀里轻声地道,“快点儿结束吧,我们一家三口过安静的日子。”

  顾衡的唇落在段玉苒的额上,为妻子的体贴与明理感到高兴。此生得妻如斯,夫复何求啊!

  **

  “你为什么……为什么重伤明兰!?”

  一本黄色的奏折从御书案后飞过来,顾衡微微一偏身子,那本瞄准他的奏折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因为他胁持了臣的妻子。”顾衡声音冰冷地道,“还强迫臣助她为后、扶其子入东宫!按大荣律法,简清珂死几次都够了!后妃尚不可干政,何况一个宫外妇人!若深究起来,连盛博侯一家、承恩公府上下数百口也难活命!”

  御书案后的皇帝气得面红耳赤,却只能干瞪眼咬牙无法反驳!

  “好……好啊!阿衡,你为了段氏,连朕……也不放在眼里了!”皇帝失望地摇着头,声音沙哑地道。

  “臣不敢。”顾衡拱手淡声地道,“臣忠心于皇上,却也绝对不容许旁人欺辱和危及臣家人的安全!”

  皇帝怒视了硕王良久,最后脸上的怒容渐渐被无表情所取代。

  “朕知道你一心想得到封地去就藩,只因朕希望你能做名贤王辅佐朕将大荣治理得繁荣昌盛,所以才迟迟不肯批复于你。”皇帝沉声地道,“此次楚王与卢氏谋逆,也多亏了你与齐远侯、郑侍郎等臣子联手布署,才使得朕与诸位大臣安然无恙!但,既然你去意已决,朕也不能总是拘着你不放!你挑一块中意的地方,朕赐给你做封地,随时可以去就藩!”

  顾衡闻言,并没有表现出惊喜,态度亦平平。

  “臣谢皇上成全!”顾衡拱手深躬谢恩。

  皇帝放在膝上的两只手紧握成拳,咬了咬牙后道:“但阿衡你也清楚,一旦就藩,你便无诏不得进京!”

  “臣清楚。”顾衡垂首道。“臣觉得岩州府那里风景、民风不错,想请皇上允臣在岩州府择地开府!”

  岩州府离平城不远,大概六七日的车程就能到达,方便段玉苒时常去探望父母。而且岩州府多名山名水,的确是个居住的好地方!

  皇帝以为顾衡会挑了一个城邑密集、地产富饶的地方做封地,想不到他却挑了一个普通的州府!难道他真的是心不在富贵上面,只想做个闲王?

  “好,朕允了!”皇帝冷脸道,“你便回府等朕的旨意吧!”

  顾衡再次谢恩,然后退出了御书房。

  “硕王叔!”在御书房外等宣的大皇子顾沐铮走上前施了一礼,“侄儿给皇叔见礼。”

  顾衡脸上的寒冰化开,望着顾沐铮道:“大皇子是过来请皇上考校功课的吗?”

  顾沐铮的圆脸一红,答道:“正是。听母后说,父皇之前被庶人衍冲撞,回宫后身体一直不大爽利,我便过来探望。”

  “你是个孝顺的。”顾衡微笑地赞道,“只是本王刚才看皇上今日似乎有些疲惫,恐是不能考校大皇子了。不如大皇子改日再过来吧。”

  顾沐铮听了之后,圆脸上现出犹豫之色。

  顾衡也不多劝,转身离开了御书房。

  大皇子看了一眼紧闭的书房门,最后还是决定听硕王的话,改日再过来探望皇帝。他脚步一转,朝栖凤宫走去。

  栖凤宫内,于皇后喝净了碗中苦得要命的药汁,然后拈了一颗蜜饯放入口中含着。

  巴嬷嬷摆手挥退了殿内的宫女,然后帮皇后拉了拉滑下来薄毯。

  楚王叛乱时,巴嬷嬷正被关在柴房里,反而因祸得福没受半点儿伤!只是被打了数十下耳光,掉了三颗槽牙、脸肿破了几日!宫中好药多得是,她又是皇后得意的嬷嬷,自是不会一直破着相。现在脸上只是还有些青紫未消而已。

  “硕王进宫了?”于皇后幽声地问道。

  “是。”巴嬷嬷脸部不适,答话也是简短。

  于皇后摸着手里的玉如意沉思了一会儿,淡声地道:“皇上那边的药你让李大海勤盯着些,要按时的服用才能安神静心。皇上的龙体康健,才是大荣之福。”

  巴嬷嬷瞥了一眼皇后,垂眸低声应道:“皇后娘娘说得极是,奴婢一会儿就去乾清宫跟李大海说一声。”

  “还有,肖美人的家人那边也别忘了好好安抚一下,省得闹出什么乱子来。”于皇后又道。

  “肖家哪里敢闹事呢。”巴嬷嬷道,“皇后娘娘宽厚,赏了那么多东西下去,他们应该感恩才是。”

  于皇后叹了口气,将玉如意放到一旁,慢悠悠地道:“肖家人嘴上不说,心里难免嘀咕。日子久了,少不得要跟人念叨几句。本宫是不愿因此而惹上什么麻烦。”

  肖美人是顾鼎在东宫时先帝赏的小官之女,东宫即位后她被封为美人。就在四日前,皇帝到肖美人处临幸,半夜却突然惊起错手掐死了肖美人!

  于皇后赶到肖美人所住的宫殿,亲眼看到了肖美人恐怖的死相和皇帝一脸惊恐不安的样子!震惊之余,于皇后完美的处理了这起“意外”!对外只说肖美人是暴毙!

  宫妃暴毙不是什么好听的事儿,于皇后这样担心也不是没道理!

  “大皇子来给皇后娘娘请安了!”外面传来内侍的唱声。

  于皇后眼睛一亮坐起身,还抬手抚了抚鬓发,“快让他进来!”

  顾沐铮进了于皇后的寝殿,给皇后施礼问安。

  “儿臣给母后请安!”

  “快免礼,过来让母后看看。”于皇后双眼放光的朝儿子招手。

  顾沐铮上前即被拉住了双手,少年不禁有些尴尬。

  “母后……”

  “方才听宫人说你去了御书房,怎么这么快就过来这里了?”于皇后亲切地问道,“难道是皇上满意你的学业,所以提前放你过来?”

  顾沐铮尴尬地抽出手,垂首道:“儿子不曾见到父皇。”

  接着,大皇子就把在御书房门口遇到硕王的事说了一遍。

  于皇后静静地听着,脸上的神情微微变了几变,却又随着大皇子话音落下而恢复了正常。

  “你硕王叔说得对!你父皇最近身体不好,你也不必在他不适时打扰。”于皇后语气温和地道,“即使没有皇上的考校,你也要好好努力才行。”

  “是,儿臣记得了。”顾沐铮恭恭敬敬地应道。

  母子又说了一会儿话,大皇子便告退出了内宫。

  看着日益长高的儿子离去的背影,于皇后的眼中闪过凛色!

  长春园行宫那一日的逢难,她从那名替楚王传话的将领身上悟出了一些东西!有时候,人的性命是不由自己掌握的!

  **

  盛博侯府的二小姐简清瑶染疾而逝的消息于四月初传到段玉苒的耳中,那一刀虽没马上要了明兰县主的命,却还是因为伤重而没熬住的死了!

  硕王府与盛博侯府是亲戚关系,但顾衡却说不必去吊唁,连祭礼都不要送!

  皇帝赐封地给硕王的圣旨也在四月宣了下来,段玉苒在舆图(地图)上看到岩州与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