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神仙之旅(1/2)

加入书签

  难忘的神仙之旅

  每个人都有难忘的经历,但可不是每个人都有令你回味无穷的女人、都有美

  好的性经验,那是一种难忘的感觉。

  2000年的春天,我回到了故乡,在这个大都市里办完了我要办的一切应酬,省完了亲,我漫无目的地游荡在人群里。突然想起了一个人,一位大姐姐,去年才认识,一见面就吸引了我,那时她刚从英国回来,是姐姐的朋友,托我接待她,我被她的美貌和性感所吸引,她的性格又非常开放,说话总是挑逗我,可当时由于腼腆,尽管很想上她,可只是嘴上乱说一些黄色笑话,就是不敢和她亲近,只是趁她喝醉时亲了亲脸。

  临走时,她说:我是令她很心动的男人,可惜我叫她大姐。

  几个月没见,她憔悴了一些,我们在一个饭馆坐下,一杯接一杯的喝酒,互相倾吐思念之情。最后她喝多了,看得出来,她生活虽然很富裕,可感情生活很不快乐,不知道性生活如何?

  我送她回家她老公经常不在,进了门,她一头扎在床上不动了。我心里突突乱跳,想帮她脱衣服睡觉,可她奋力推开我,叫我走,我亲了亲她的嘴唇,满怀遗憾地走了。

  第二天,我刚睡醒,她就打电话过来,问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我没好气地说:“什么都发生了。”她在电话里大声的笑,声音很淫荡。她说明天她要去太原出差,我心里一动,我明天要去太原亲戚家,我说:“我也要去。”她笑着说,她只呆半天就走,到时再联络。

  我误了火车,一路上想着那天晚上的事,忍住没打电话给她。我先到了亲戚家,几年没见了,大家问长问短,我心里有些酸楚,亲戚一家人留我吃饭。这时手机响了,是她打来的,我说:“你怎么还没回去吗?”她说:“我要见你一面才走,在博物馆广场等我。”

  我怦然心动,气全消了,找了个借口,跑到大街上,坐上的士真奔博物馆。下了车,远远地见她在广场中央,高佻的身材、高高隆起的胸部、一双含情的大眼睛、白皙的脖颈,我冲过去,拉住她的手,心里充满了幸福的感觉。

  我们喝了一会咖啡,天色渐渐黑了,她说要回去了,我送她到车站,一路上我们默默无语。到了车站,只有夜里3:00的票,我说:“怎么办?要不先到我住的地方休息一会。”她点点头,顺从地跟我走。

  我哥在太原有一套房子没人住,我来时拿了钥匙。好不容易才找到房子的地点,一打开门,房间布置得很漂亮,看来经常有亲戚来打扫。我说:“你睡那间房,我睡对面那间。”她说:“好吧,我会跑过去的。”

  我躺在床上,但一直睡不着,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也许只是沉醉在一种期待、一种幻想里。过了一会,我快睡着,她悄然进到我的房间,说她睡不着,我说:“那就躺在我床上。”她说:“你不许碰我。”我说:“不会的,我就只抱你一下。”

  她上了床,我抱着她,虽然隔着衣服,但仍感觉到她身体的柔软。我慢慢抚摩她,亲吻她的耳垂和脖子,她慢慢闭上眼睛,享受着彼此的亲昵。我试探着解开她的上衣,她轻轻挣扎了一下,就任我解开上衣,露出红色的胸罩,半个乳房快要掉出来。我抚摸她的乳房,用手指轻轻按着乳头,乳头开始变硬,她发出轻微的喘息。

  渐渐地,我的手伸向她的腰间,解她的皮带,她用力拉住我的手,不让我动作,我耳语道:“我只想看一下。”挣扎了一会,裤子终于被我脱下来。

  夜色里她的两条美丽的长腿细腻光润,我从大腿吻到小腿,用力揉捏,她轻轻呻吟。我的胆子大起来,去脱她的粉红色内裤,她态度坚决地制止了我,我转而进攻她的上三路,四唇相接,舌头绞在一起,又大力吮吸她的乳头,她开始不断呻吟、大声喘息。

  乘机,我又摸到了腰间去脱她的内裤,并保证不会侵犯她,她屈服了。我终于看到了她的神秘三角地带、茂密的黑森林,红色的缝隙很紧,流出一点点白色的液体,看来很久没有和男人做爱了。

  我用鼻子闻了一下,味道很清爽,我试着用舌头舔舔她的阴唇,感觉到她的颤栗,我逐渐用力舔她的阴部,舌头深入到阴道里面,她开始大声呻吟。我开始冲动,想进入她的身体,可她一边呻吟,一边说不要让我进入,我差一点脱掉自己的裤子,可我是个讲信誉的男人,忍着火没有干进去事后我想,我内心深处是怕今后会带来麻烦。

  后来我累了,躺在床上,握着她的两只雪白的乳房睡着了。由于喝了酒,我的小弟弟那一夜虽然挺了一晚上,可并没有派上用场。

  第二天清晨,我们赶到火车站,买好了车票后,在候车室有些难舍难分。她说:“其实,昨天晚上有一刻我已经彻底投降了,你要是强行进入,我也会依了你。”

  我一听,立刻跳了起来,说:“我们现在就回去吧!”她嘴上说好,可我们两个都没有动,毕竟我们都是很理智的人。

  快要上火车了,她亲了我一下,转身走了。

  回来的路上我很困,有些失落感,是因为性欲没有得到满足吗?还是爱上了她?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一开始就不应该叫她姐姐的,害得两个人都顾虑重重,最后害了我的小弟弟。可后来事情的发展竟然有了奇妙的变化……

  难忘的神仙之旅2

  回到了我工作的城市,我时时刻刻想着她,我们每天用电话联系,简直像初恋的情人。她总是说不会和我再见面了,因为怕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