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丝袜高根同性恋女人的故事】(1/2)

加入书签

  朋友阿芬是个女同性恋者已经不是个秘密了。

  她是个扮演男性角色的女同性恋者,也就是一般所说的tB。

  所以她平时都是很男性化的打扮,从来都不穿裙子和高跟鞋,连丝袜也很少见到她穿。

  阿芬一直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很男性化的女孩子。

  半年前开始,突然看到她经常穿起了丝袜和高跟鞋。

  虽然她依然是不穿裙子,而且留着很短的头发,但是从她每天穿着修直贴身的牛仔裤或者笔挺修长的西裤下面,可以看到每天不同颜色的丝袜和挺拔的高跟鞋,开始流露出一种女性的风雅和味道。

  阿芬的转变,很多人都以为她突然改变了性倾向,或者由一个扮演男性角色的女同性恋者变成了一个纯粹女性的女同性恋者。

  我也忍不住问她:「怎么你变了?」

  「没有啊,我还是那样。」

  阿芬仍然和以前一样,一直都绝不腼腆地承认她是女同性恋者。

  后来,与她聊天,才知道她突然喜欢上了丝袜和高跟鞋。

  她恋足了,她因为喜欢上了女人的脚,所以也开始喜欢上了丝袜和高跟鞋。

  她开玩笑地对我说:「你们男人可以喜欢女人的脚,为什么我不可以喜欢女人的脚?更何况我比你们更加喜欢女人。

  我一直都很喜欢女人的脚。

  我是个t,所以我一直都很喜欢十分女性化的女人,尤其是穿着丝袜高跟鞋的女人。

  你们男人恋足的不也是喜欢女人的丝袜高跟鞋吗?我也同样喜欢,既然喜欢,而且我的脚也长得不错呀,所以乾脆自己也穿上它。」

  看来,阿芬比恋足的男人幸运多了,虽然是男性化的女孩,但是到底还是个女性,所以喜欢上了丝袜高跟鞋就可以正大光明地穿上它。

  从与阿芬的谈话中了解到,她和她的女朋友已经认识五年了,她很喜欢她女朋友的脚。

  最初,她只是吻吻她女朋友的脚,后来她迷上了,尤其是她女朋友穿上丝袜高跟鞋的时候,她觉得性感死了。

  有时候,她女朋友不在的时候,她也会拿出她女朋友的丝袜,幻想着女朋友的脚自慰。

  她曾经穿起女朋友的丝袜,觉得穿着自己喜欢的女人的丝袜,有一种很特别的兴奋的感觉。

  逐渐,她也开始穿丝袜了,从最初只是穿女朋友的丝袜,到后来乾脆也买丝袜穿了。

  她说,他对於高跟鞋的感觉一般,只是特别喜欢丝袜,但是她觉得丝袜配上高跟鞋很漂亮,而且这样她的女朋友也挺喜欢的,所以她就改变了以前从来不穿高跟鞋的习惯。

  阿芬是一个很直率的人,我很喜欢她直率的性格。

  也许大家都很熟悉,也许大家都有共同的话题。

  阿芬也从来不避忌和我谈论她和她女朋友的同性恋性生活。

  她说,她恋足肯定比男性的恋足专业得多了。

  我问她什么是专业,她说她可以舔吻女人的脚舔上一个小时以上,甚至更加成的时间。

  他觉得男人就不一定能够做到,我说我确实做不到,但是也肯定有其他的男人能够做到也说不定。

  这天,她穿了一身西服套装,只到足裸的紧身女式西裤露出了她穿着黑色丝袜的脚,一双黑皮的露脚趾的高跟鞋,使她那一贯男性的打扮更加增加多了很多女性的美。

  我对她说:「你又进步了,看来更加女性化了。」

  她说:「我还有一双新买的高跟凉鞋,但是一直没有穿,因为我觉得那太女性化了。」

  其实,她本来就是女性吗,干吗偏偏要男性化的打扮?当然,我也理解她是个女同性恋者。

  看着她的丝袜,我忍不住问她,你穿的丝袜是短丝袜还是袜裤?她说,当然是袜裤了。

  我问她我可不可以能够向她要双袜裤,她很爽快地答应了我。

  她说:「你不早说,我想你早就想要了吧,大家都喜欢女人的脚,喜欢女人的丝袜太正常了。」

  第二天,她就送了我两双丝袜,说一双是她女朋友穿过的,一双是全新的。

  我说我很想要她的,而且是穿过的,最好就是昨天她穿的那双黑色袜裤。

  她突然间腼腆了,问我:「你不是喜欢女人的丝袜吗?」

  呵!她可真把自己当成男性了。

  到底阿芬是个爽快的人,她第二天还是拿了一双她穿过的丝袜送给了我。

  我太感谢她了。

  过了两天,阿芬打电话给我:「怎么样?有感觉吗?」

  我说:「感觉很好。」

  「你穿了吗?」

  她跟着就问我。

  我突然间蒙了:「你难道不知道我拿你的丝袜干什么吗?干吗要我穿呀?」

  她解释,她特意送给我一条全新的丝袜就是让我穿一穿。

  「当然,如果你愿意穿我或者我女朋友穿过丝袜就更加好了。

  你知道吗,我就很喜欢穿我女朋友穿过的丝袜,穿起来的感觉很特别,很有兴奋的感觉。」

  「你怎么也是个女人,但是我是个男人。」

  「谁说男人不可以穿丝袜?你喜欢丝袜,为什么不去穿试试感觉?我女朋友也很想看看男人穿丝袜,你想穿就来我家试试?让我女朋友看看,说真的,她确实很想看看男人穿起丝袜是什么样子。」

  「你们不是同性恋吗,你女朋友怎么会喜欢看男人穿丝袜?你不怕你女朋友和我?」

  「我怕什么?我女朋友很爱我,我也很爱她,她不会喜欢男人的,所以如果男人穿这丝袜,让她感觉会舒服一些。」

  「就算我 穿了丝袜,但是她还是会感觉我是男人呀。」

  「你怎么就不开窍呀?我女朋友很想找个真的男人插插她,但是他不喜欢男人那么粗狂的外表,所以你穿了丝袜会让她感觉舒服一些。

  我到底还是个女的,你床上可以做的事情我也可以做,但是到底还是有些不一样,我女朋友只是想试试,你也别自作多情。」

  「我穿了丝袜,才插不了她呐。

  是不是我在她面前穿了然后再脱了?」

  「哈哈~~好吧。

  我再送你一条开了档的丝袜,可以了吧?你太可爱了!」

  开了档的丝袜,我到是没有想过。

  但是我好像以前在那里见过其实是有这样的丝袜,也不知道那是专为男人的设计的,还是为专不脱丝袜做爱的女人设计的。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少了,反正这次是个我意想不到的机会,和两个女人一起上床。

  「你可以插进她那里,你如果耐性好,你插多长时间都没有关系,但是必须射在外面,我女朋友不喜欢男人射在里面的,你明白吗?」

  阿芬又继续解释着。

  我明白了,其实我并不是装傻,但是确实我想的一直只是丝袜,而没有太多想的是做爱。

  因为她们到底是同性恋,我从来也不去想和她们可以发生关系。

  但是,我想起阿芬那穿着丝袜高跟鞋的脚,确实真的很想舔它一下,即使不发生性关系,只是她让我好好的舔舔,我也会高兴。

  我问她:「我可以吻你的脚吗?」

  阿芬说:「可以,但是不是和我的女朋友一起,她会吃醋的。

  我们可以单独再约吧,不过,不可以做爱,只可以舔我的脚。

  我喜欢女人,和男人做爱,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们很可快就约好了当天晚上在她家里见面。

  晚上,我来到阿芬的家。

  阿芬着穿一条紧身的牛仔裤和一条背心,也许她们特地制造一些感觉,虽然是在家里,但是她们俩都穿着高跟鞋。

  阿芬还特别穿了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白色超簿的透明丝袜,虽然没有露出腿,只是露出脚的部分,但是漂亮的脚趾,雪白的皮肤和玲珑脚部的曲线仍然让我感到十分性感。

  我心里在想,这阿芬真是的,明明不可以让我在她女朋友面前吻她的脚,竟然还刻意把脚打扮的那么性感。

  阿芬的女朋友很漂亮,她叫阿惠,她穿着一条黑色超短裙和黑色的背心,浅黑色透明丝袜,红色的特别高跟的高跟皮鞋,黑红对比显的特别吸引眼球,同样是十分性感。

  我已经忍不住了。

  阿芬似乎很理解我的心情,也不浪费时间,抱起阿惠的一只脚开始舔吻,并且示意我舔另外一只脚。

  我开始舔,高跟鞋皮的味道和丝袜的味道融合在一起,使全身都变得异常兴奋。

  阿芬已经把阿惠的鞋脱了,开始舔吻她的脚趾和脚心。

  我也脱下了阿惠的高跟鞋,一股浓厚香水与丝袜混合的味道传了过来,让我更加血液沸腾。

  显然,阿惠大概是刻意在脚心和鞋喷洒了香水,没有脱鞋时,我还似乎没有闻到那浓厚的香水味,但是一脱鞋,那香香的味道就扑面而来。

  脚趾,脚心内侧和脚跟都是我特别喜欢的部位,尤其是阿惠凹凸的脚内侧特别明显,异常性感,加上混合香水的味道,实在感觉特别的美好。

  我穿着是牛仔裤,因此我的兴奋反应使我下面感觉十分不舒服。

  我准备解裤子。

  「你怎么那么性急呀?你穿丝袜了吗?」

  「我带了,但是没有穿。」

  「那等会儿再穿你戴的那双吧。

  你先穿上这双。」

  阿芬起身在旁边拿了一双已经准备好的丝袜,是开挡的黑色丝袜。

  「这个在这个时候特别适合你,怕你着急了还要脱丝袜,这个就不用脱了。」

  「我来帮你穿。」

  我脱下牛仔裤和内裤后,阿芬开始帮我穿上了丝袜。

  这丝袜实在太妙了,开挡处刚好很舒服地露出我的小弟弟。

  「看来很不错呐。」

  不知道阿芬是在评论我的小弟弟是我穿了丝袜的外表。

  这时,阿惠摸摸我的小弟弟,然后说:「你的头很大呀,和我的tools差不多大。」

  我明白她所说的tools是指的震荡器之类的性工具,这也是女同性恋经常用的东西。

  「但是它也许比tools更加有感觉吧?」

  阿芬好像是在帮助我买广告,又好像是在鼓励阿惠尝试真人小弟弟。

  阿惠穿的丝袜是吊带丝袜,所以她也无需脱丝袜,直接地自己把内裤脱了。

  我想好好的看看她的阴唇,也想去舔舔,但是我还没有看清楚,就已经被阿惠推倒,坐到我的身上,然后拿着我的小弟弟就像是拿着tools一样把它插进了她的阴部。

  这时候的阿芬还没有脱衣服,她一直在专心地舔吻着阿惠的脚,阿惠一边坐在我身上上下挪动着,一边伸手帮助阿芬脱衣服。

  一会儿,阿芬的衣服脱光了,全身露出赤白光滑的身体,身上只剩下一条里面没有穿内裤的透明丝袜裤。

  虽然阿芬的胸部明显比较小,但是身材曲线十分完美。

  这时的阿芬面对着阿惠跪着,并且不断与阿惠接吻爱抚,她的脚刚好在我的脸侧,我一面享受着阿惠阴道的不断抽动,同时望着阿芬穿着超簿诱人的丝袜脚。

  我几乎可以闻到她脚上带有丝袜和汗液的味道,我真特别想舔舔她的脚,但是我答应了她不在阿惠面前舔她的脚,我只有忍着那特别的欲望冲动。

  也许,阿芬与阿惠的接吻和爱抚进入了高 度的兴奋,阿芬的汗也多了起来,汗味增加了她脚上丝袜的味道,而她的脚就在我的旁边。

  我实在不行了,但是看到她们俩个似乎还没有来高潮,我想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的不要射。

  但是阿芬漂亮的脚始终在我的眼球范围内,加上那不断增加的汗液和丝袜的味道,我已经再也没有办法拖延射的时间了,随着高潮的无法控制,我大声说到:「我不行了。」

  好在我还记得阿芬强调不可以射在里面的说法。

  随着我的声音,我和阿惠几乎同时做出反应,小弟弟由阿惠的阴道里拔了出来,我射了。

  精液喷洒在了俩个紧紧拥抱着的阿芬和阿惠的身上。

  情况好像太不妙了,她们还没有高潮,我就先来了。

  但是她们,似乎并不太关心我已经高潮过了。

  阿芬继续把手插进了阿惠的阴道里,很快阿惠就来了高潮,但是她们并且没有因此停止,阿芬很熟练地从旁边拿起一个震荡器,在阿惠的高潮还没有降下来的时候,已经把它塞进了阿惠的阴道里,这时阿芬也抱起阿惠的一只脚摩擦着自己的阴唇。

  震荡器不断响着,但是阿惠呻吟的声音更加大。

  在阿惠的脚趾的摩擦下,阿芬也来了高潮。

  这时的阿惠抬起头来,望着我穿着的丝袜,带着呻吟的嗓音对着我说着:「你穿的这丝袜是今天我穿了一整天的,你喜欢吗?」

  随着,就是高潮引起的一阵强烈的颤动和呻吟。

  「我喜欢」

  随着我的回答,不知道是不是她挑逗的话起的作用,还是她们俩个很投入的激情视觉效应,我刚才射了之后已经软了的小弟弟又开始有了新的反应。

  这时候的阿芬在高潮之后也是依然没有停止,她挪动了她身体趴了下来,开始舔吻阿惠的阴唇。

  趴着的阿芬,伸着长腿的姿势,使穿着丝袜的腿和脚的曲线轮廓更加清晰,我突然间又热了起来。

  阿芬好像明白我似的,叫我帮她一起脱下阿惠的丝袜。

  她一边舔着阿惠的阴唇,一边解开系着丝袜的掉带,我也随手脱下阿惠的丝袜。

  没有了黑色丝袜的阿惠,脚部的肤纹和曲线更加玲珑。

  我忍不住再次舔起了她的脚,小弟弟也再次硬了起来。

  但是阿芬彷佛不想让我舔阿惠的脚似的,她突然停止了口交,并且示意我再次插阿惠,她分开阿惠的腿,让我更加容易地进入。

  也许是阿芬的分开阿惠腿的这个动作,加剧了阿惠的兴奋,我刚刚插进她的阴道一会儿,阿惠就随着一阵剧烈的抽动,又来了一次高潮。

  我已经记不得这是阿惠的第几次高潮了,她似乎一直都沉迷在长时间的呻吟和颤动中。

  随着阿惠高潮的节奏感,我也感觉到我有一股高潮来临的压力。

  也许,我已经来了一次,这次我好像可以比较好地控制射精。

  我望着正在和阿惠努力接吻的阿芬的脚,她的脚实在太漂亮了。

  我准备射在她的脚上,於是我把小弟弟从阿惠的阴道里拔了出来,阿芬又一次好像明白了我要做什么,她停下与阿惠接吻,伸手握起我的小弟弟,拉着它对着阿惠的脸,随着阿芬轻柔的手的挥动,我忍不住地射在了阿惠的脸上。

  阿惠望着突然间喷洒出来的精液,飘洒在自己的脸上,突然又是一阵强烈的全身震动,她被阿芬突然动作的刺激下又来了一次高潮。

  穿高跟鞋丝袜的女人02

  又是一个周末的日子,阿芬打电话给我:「你有时间吗?」

  「什么事情?是不是上个星期太好玩了,又想起我了。」

  我说。

  「哎呀,你太自作多情了!阿惠出差了,只是我一个人很闷,想约你出来。」

  她在电话里嚷着。

  这几天,阿芬看起来一直都很开心。

  大概上个星期,我的表现不错,阿惠也十分感谢她的缘故吧。

  「看你这几天都很兴奋的样子,我也不想扫你的兴。

  今天,我就出来和你兴奋一下吧!」

  我在电话里自作很勉强的样子,其实我心里很愿意见到她。

  当我见到她,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她竟然穿裙子了,而且是一件超短的裙子。

  「发生什么事了?难道太阳由西边出来了?」

  我开玩笑似的。

  「怎么?不可以吗?哈哈,你把我看成了不男不女的怪物了。」

  她很轻松地说,似乎对於她自己的这个变化并不以为是。

  她穿了一件很短的牛仔裙,没有穿丝袜,赤脚穿着一双酒红色的高跟鞋,高跟鞋的跟的高度足足有十至十二公分高,红色的高跟鞋与露在高跟鞋的外面的白色脚背,显示出一种强烈而漂亮的对比,使曝露在高跟鞋外的脚上肤纹可以清晰显示,让人感觉有点诱惑的味道,加上长长的腿,确实很性感。

  「反正穿裙子吗,要不就不穿,穿就要穿最女性的,对吗?」

  阿芬好像是在问我,又好像是在自己解释她穿裙子的原因。

  「那当然了!我一直把你看成女性,虽然平时打扮比较男性化。」

  我也解释着,其实我心里很高兴她的这种灾穿着上的变化。

  吃完饭,阿芬准备去逛街。

  我却另有所想。

  「你的脚实在太漂亮了!」

  我说。

  「怎么?你又想歪主意了?」

  阿芬每次都是看穿了我所想的。

  「我想吻你的脚,今天阿惠不在,总是可以了吧。」

  我似乎是在哀求她,她的脚太吸引我了。

  「那好吧,不过你下次必须陪我逛街。」

  说着,她已经伸手叫的士了。

  她 大方的举动,让我反为有点腼腆了。

  不过,她一向都是如此直率,这就是她的性格。

  「我们什么都可以做吗?」

  我轻轻的问她。

  我并非一定要和她做爱,但是我也必须尊重她的意思,我是这么想的。

  「那看我有没有感觉了。

  你不是只是想舔我的脚吗?」

  她大声的语气,让我突然不好意思了,因为的士司机也能够听到她的声音。

  「司机又不知道我们是谁。

  看你吓得,我们又不是在做坏事」

  她终於压低了声音,她又看出我的想法了。

  「我今天心情很好,其实我一约你,就有想到,你可能会有这样的要求。

  不过,我没有准备好,最好别插进去。」

  「什么没有准备好,这需要准备吗?」

  「笨蛋!我说的是我没有避孕。」

  「我可以戴套。」

  我似乎是不愿意放过任何机会。

  「套?你带了吗?」

  「有!」

  我早已经准备好了,这次专门带了安全套。

  「好呀,你真坏!原来你和我出来是有预谋的。」

  她撒娇似的说。

  「没关系,反正早就了解你想打我注意。

  不过,和男人做爱真麻烦,又要戴套或者避孕。

  我和阿惠就没有这个麻烦,我还是喜欢和阿惠一起做!反正今天就看感觉吧,如果我没有感觉,你就不可以插,知道吗?」

  她又命令似的说。

  「一定尊重你的意思做。」

  在这个时候,我当然说什么都心甘情愿了。

  「我告诉你,我那里很窄,不一定能够做呐,如果我不舒服,你就别硬来,不过,我确实是相信你,所以我才敢和你在一起。

  阿惠平时对我那里很小心的,她从来不用tools搞我那里的,每次只是用手轻轻的摸而已。」

  阿芬很小声地对我说。

  「我知道,你就放心吧。

  我不会做坏事的。」

  我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但是,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我继续说。

  「问吧。」

  「你和阿惠好之前,是个异性恋吧?」

  「怎么?你是不是想打听我的第一此是给了男人还是女人?」

  阿芬用很敏感的语气问我。

  「你真是聪明。」

  我实在无话可说了,阿芬总是知道我想什么似的。

  「我以前是双的,我认识阿惠之后,仍然是双的。

  只是这两年我和阿惠的感情很好,而且我也觉得我还是比较喜欢女人,尤其是在性这方面。

  老实说,我不喜欢被插,觉得没意思。」

  「你以前受过男人伤害?」

  「当然不是了。

  我的第一次就是给了我的第一个男朋友的,可惜那时候俩人都没有经验,我一点也不舒服,很痛。

  之后,我也曾经和另外一个男人上过床,但是那男人和我的第一个男朋友都一样,就是太快了,插进去一分钟就射了,我还没有什么感觉呐。

  我确实对男人挺失望的。

  但是他们对我到是都不错,也没有伤害过我什么的,两次都是我太任性,坚持和他们分手。」

  「后来你就喜欢上阿惠了,是吧?」

  我问。

  「是的,但是在那之前,我也喜欢女人,我不是说了吗,我以前是双的。」

  「你现在还是双的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