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欲横流】(1/2)

加入书签

  肉欲横流

  一

  望着电脑的萤幕,秀华的大脑不停地运作着,思考着是该按下确认键让文章传出去,或是按下delete让一切化成空白呢?让自己以及身边人物的故事在网路上流传,看着众人的评论又是什么滋味呢?好奇心不断地驱使着秀华,使秀华的大脑不断地运作,将萤幕上的作品犹如电影画面般地在脑海中播放着……苏秀华在大学校园中是个话题人物,不是因为她长得犹如天女下凡的美姿,更不是因为她玲珑有致、波涛汹涌的身材,而是因为她所交往的对象——令人畏惧三分的危险人物,校园头号杀手不管是打架,还是女人——杨启彦。大家都不停地猜测这两个天壤地别的人怎会凑成对?而且男孩眼里惯有的肃杀之气总是在女孩的面前消失得不见踪影——这是跟他俩比较熟的人说的。

  杨启彦不顶帅,更没有显赫的家世背景撑腰,虽有着183的健壮体魄,但在校园中也不足为奇,可他就是有一种令人无法解读的神秘魅力,因此,还是在他所到之处造成校园里的骚动,停留驻足的地方也必定有女子青睐的眼神跟随,以及带给部分吃过他亏的人莫名的压力。但,这都是他乐见的,甚至可以说……他享受在其中。

  「启彦……」一个略带紧张的女声出现:「我们今晚要去pub帮宝贝庆生想邀请你,你愿意参加吗?」

  他抬头望了一眼正在紧张地等待他答案的女孩,再望向她身后的那几个姊妹淘,「全都是女孩子去?」他皱着眉说正当女孩以为他想拒绝而离开时,只见他一挑眉回答:「好呀!什么时间?哪里?」女孩有如解开警报似的开心地跟他约了时间地点后,转身跟着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孩一边又跳又叫、一边讨论晚上该做什么打扮的出了学生餐厅……然而这个启彦心中也正不停地盘算着某些事情。

  在一旁远远地看着整个事情经过的秀华此刻不禁抿起嘴唇,带着一种已经预料事情如何发展的表情。

  约定的时间越来越接近了,三个女孩们陆续来到pub的门口,「咦,宝贝呢?宝贝怎么还没来?」、「是呀!怎么还没见到人呢?」正当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时,一个打扮穿着既入时又火辣的女孩从容的来到她们的眼前。

  「哇!宝贝!你好漂亮呀!」、「对呀!你好sexy呀!」……「唉呀!今天是我的庆生会,当然要打扮的漂亮一点呀!」女孩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以及一种「必胜」的眼神。

  原来名叫宝贝的这个女孩也是深深的迷恋了启彦好久,只是碍於不敢承受校园里的闲言闲语,所以迟迟没有对启彦展开攻势;而现在的她相信,今晚她身火辣的打扮一定可以成功地引诱启彦,心想纵然不是成为地下恋情,至少,她今晚可以品嚐到启彦那令女人又爱又怕的床上功夫!

  正当宝贝还想的入神的时候,启彦也到了,女孩们难掩心中的兴奋各个都显露在脸上。「启彦!」女孩唤了一声,而启彦也礼貌性地点了个头,做起手势邀请女孩子们先进入pub,自己走在最后。

  当入门的那一刹那,一直摆在左边口袋的手覆着一包药粉状的东西半掩着拿了出来瞄一眼,带着一种不出的笑容跟着走进去了……却没瞧见坐在吧台旁那熟识的身影——秀华。

  「哇!这包厢好漂亮呀!」、「沙发又软又舒服,即使是坐着睡觉也定很舒服吧?」几个女孩评论着包厢的装潢,就好像来到新天地一样,只有宝贝脚步轻挪地找个合适的位置坐下来。

  服务生很快地跟了进来为他点酒,「我要螺丝起子。」、「我要绿蚱蜢。」大家三言两语点着自己习惯的饮品,启彦:「给我一杯黑色俄罗斯vodka,要加重,然后再来一壶生啤酒。」宝贝:「你点黑色的?那我要白色的,一样加重。」

  服务生走出包厢后,启彦转头问:「你也喝加重的?」宝贝点点头,又摇摇头说:「之前没点过,看你这样点,所以想试试看。」突来的答案让启彦不知该说什么来回话,只浅浅的一笑带过。

  很快地酒送了上来,其他女孩们有意意像在赶进度一样,喝完就笑着手牵手往舞池跑去,趁那舞池人不多的时候为自己占个位置;舞池边眼尖的急色鬼们看到有年轻辣妹走入舞了,当然也跟着上去,藉着身体的晃动去碰触女孩的身体。

  舞池上的人越来越多了……

  两个人坐在包厢喝着手中的酒,就这样一句话也没有,却是心里有各自的盘算,「我去上洗手间。」宝贝说着,礼貌性的点了个头就走出包厢,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而启彦见机不可失,迅速地将口袋里的那包春药+兴奋剂混到摆在面前的啤酒里!心想:「难得一次可以玩那么多个女人,当然要把握机会啦!下午到哥们那拿到的新药,趁这时候试试看威力。」完毕后,刻意地走出了包厢,站在离房门及舞池中间距离的位置望着舞池的红男绿女摇摆着自己的身躯,跟陌生人若有似无的耳鬓厮磨着,脑海却想像着待会包厢内将要上演的酒池肉林,却没看见一个人影从旁边闪入包厢又随即走出,消失在旁边围观的群众里……

  另一方面,宝贝来到洗手间之后,选了最里面的一间坐式马桶,盖上马桶盖将高跟鞋退去,脱下那件早已沾满湿滑爱液的粉色小丁。虽然说她今天本来就是有备而来的,但是坐在启彦本人的身边还是让她不禁想入非非而浸湿了内裤……「想不到你的魅力可以这么大呀!嗯……」在想像着刚才在包厢的情形,宝贝的玉手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那充满青春气息的肉穴上,并着手指先是大面积地抚摸湿滑的穴口,漩涡状地延伸至敏感的阴蒂,轻咬着下唇不叫出声,然而对敏感阴蒂的刺激已经让她快感连连,红着双颊娇喘了……待平息过后,拿出纸巾略为擦拭那湿嫩的肉穴后,将小丁连同纸巾一起丢入垃圾桶,心里头淫淫的想:「启彦会不会发现我没穿小裤裤呢?」就光靠着低胸包臀连身裙的遮蔽,裸着下身走回包厢。

  一路上若有人对她投以惊艳的目光,宝贝都把它当作是奸淫自己的眼光,和着刺激以及紧张的心情促使未戴胸罩的乳头悄然挺立,而下体的淫液再度地濡湿了宝贝的嫩穴……

  二

  回到包厢,只看到大家都已经回来了,不免有些失望,但也不好刻意显现出来,所以决定不动声色的先回到自己的座位——启彦的身边。

  坐定后,就立刻听到刚刚在舞池的女孩们讨论遇到的咸猪手:「摸就算了,他竟然捏我的奶头!」、「哼,还有人故意用他的鸡巴来摩擦我的股沟呢!」、「还有一个伸出手拉我的内裤呢!还好我闪得快。」……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但是气氛却不是生气的,反而像是在比较——比较谁被摸得最多。

  说着说着,有人发难了:「好渴唷!又热又渴。」启彦开口说道:「刚刚都是点调酒,当然不够喝啦!这边有啤酒,先喝吧,不够再点。」这时候相信没有人想到为了自身安全而拒绝,尤其是一个大家都拜倒在他西装裤底下的男人所提出来的。

  宝贝习惯性地拿起自己的酒要喝,发现里头已经空了,惊讶地望着启彦,启彦柔声的说:「刚刚看你喝的好像不适应,所以自作主张的把你的酒倒到我杯子里了。」宝贝心里暗自开心的以为这是启彦贴心,殊不知这也是计谋的一部份——让她喝下掺了药粉的啤酒。

  「宝贝,生日快乐!」、「祝你越来越性感,越来越美丽!」……大家不时地举杯庆祝,任何理由都可以成为举杯的原因,启彦也喝了几杯啤酒「助性」。

  一阵狂饮过去后,药效开始发作,眼神开始涣散的女孩似乎还未发觉自己的不对劲,拉着旁边的女伴又想投身至舞池,然而,手软脚软的她们却把彼此绊倒而躺在地上,无意识地扭动着身躯。

  「小蜜!薇薇……」其他的人好心的想扶起她们,却也因为药效的关系,坐在地上「吃吃」的笑了起来。启彦眼见时机成熟了,便走过去将她们一个个抱起来放在软绵绵的沙发上任由他们在那里扭动着被欲火燃烧的身体,一边嘴里喊着「好热」或是无意义的词句。

  没有立刻动手的原因是因为还有一个人——宝贝,还安静的坐在位置上。不知她的药效是否发作了,她也喝了不少,毕竟她是今天的女主角呀!转过身想确认状况的启彦,这才发现,原来这个女人早就进入状况了,只是因为是斜倚着沙发,所以没有倒下去罢了。启彦嘴角露出了个算计的微笑后,开始他的荒淫美梦了……

  来到小蜜的面前,看着她用清纯的脸庞佩着涣散的眼神望着自己以及通红的脸颊,让启彦忍不住地趴下来压在小蜜身上,给她一连串的湿吻,直到自己快透不过气来了才放开小蜜柔软的唇,而小蜜经过这一番热吻之后更往情欲的深渊下陷。

  脱光小蜜的衣服后,启彦站在面前望着小蜜那性感的躯体,犹如维纳斯雕像般,双乳虽不是波霸型的大尺寸,但是所有的比例就是那么的完美,多一分、少一分,都会破坏了这个美感。

  而此刻的小蜜只是将手放在胸部上揉捏,一副不经人事的模样,启彦抓着小蜜那略带生涩的手,往自个的嫩穴上摸去,小蜜下意识地想收回手,但被启彦压着手掌抚慰自己的嫩穴。初嚐这种感觉的小蜜立刻上瘾了,自发性地在小嫩穴上又揉又摸的,嘴里还不时有轻声的吟哦……

  琦琦则是进入状况,没多久就开始抚摸自己的肉穴了,从肉穴里流出的淫水早已渗湿了底裤。启彦将琦琦的底裤脱下张开她的大腿,一片湿答答的景像就出现在他眼前,顺手拿起冰块,轻轻的在琦琦的小豆豆上碰触着作试探,琦琦受到刺激竟然也挺起屁股扭动作回应。

  启彦对这反应满意极了,加大了冰块碰触的范围,更进一步地将冰块塞进的琦琦的肉穴里,手指跟着在里头作搅拌。琦琦不能自己地淫叫着,随着启彦手指的律动,上下前后不规则地扭动身躯及屁股,祈求得到更多的慰藉。

  启彦心想:「好一个小淫娃啊!呵呵……」於是手指离开了琦琦的肉穴,开始脱她的衣服。

  一旁的薇薇,早已经到了忘我的境界,胸罩早已经拉到肥嫩乳房的下方,而底裤已经被自己给扯下来了,正自顾自地用手指奸淫着肉穴。看到这景像,启彦自然不需再做什么工夫,只需将身上那不完整的衣服给扒个精光就可以了,他要这四条肉虫就这样光溜溜的在包厢里面任他奸淫,嚐嚐以一敌众的多p的滋味。

  再来,就只剩下今天的女主角——宝贝了。

  他走到宝贝身边,还有着她到底药效发了没的错觉,因为宝贝的姿势还是跟刚刚一样,斜倚着沙发。启彦走过去碰碰她的脸颊,没反应;再摸摸她的胸部,嘴里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呻吟;放胆地捏了一下宝贝的乳头,一惊!没穿胸罩?!

  这让启彦的精神为之一振,加强了奸淫的念头。

  宝贝的嘴里若有似无的说着话,靠近听:「嗯……不要……嗯……轻点……啊……嗯……」这淫荡女,连梦呓都可以梦到做爱,真是够淫荡得可以!

  当启彦要将宝贝身上衣服除去的时候,发现这件衣服的拉炼是在背部的,要将她反转过来才会方便脱下来,於是,启彦将宝贝反转,使她跪趴在沙发上,当衣服往上拉的时候,宝贝那早已没有任何遮掩的嫩穴以及光滑微翘的屁股都现在启彦的面前了。

  「臭淫娃,连内裤都不要了是不是?看来今天就算我不这样做,你还是会找机会让我干你的,对吧?」启彦的声音里听得出有莫大的兴奋因子在浮动着。

  还来不及完全褪尽宝贝的衣服,启彦已经将那高挺已久的大肉棒抵着宝贝那一开始就湿透了的肉穴来回摩蹭,享受着那股热流在自己的肉棒上将它濡湿。宝贝的肉穴受到了刺激,下意识地呻吟出来,已经被药效控制的她,为了让自己方便活动,竟然扯着自己的衣服,企图将它们扯掉,启彦见状当然是义不容辞地帮忙,将自己还有宝贝的衣服统统褪去,现下,包厢里有五条一丝不挂的肉虫了。

  「淫娃,既然你那么迫不及待,那我就先从你开始啰!」说着,就将宝贝的脚撑开,让她双膝跪地像母狗般趴在沙发上,而启彦则提着他那兴奋已久的大肉棒,稍微在洞口摩赠了几下后,腰用力一挺,就把整根肉棒插进宝贝多汁的肉穴里。

  「啊……」宝贝被这突如其来的外力弄得不知所措,但随之而来的是一波快感,感觉空虚的洞穴被充实地填满,配合着律动,口里的吟哦一声接着一声。最靠近他们的薇薇往声音的方向看去,发现有一对男女正用像动物般的姿势在交媾着,无意识地往他们的方向靠过去,距离近到可以听见那抽插时「噗滋、噗滋」还有肉跟肉撞击时发出的淫靡声音。

  而薇薇也因为这样的气氛忘我地在他们面前自慰起来,伴着一声声肉与肉撞击的声音,微微的心中就引起一阵阵的悸动,像是催眠曲一般,促使着薇薇往高潮的巅峰大步迈进:「哦……好爽……嗯……嗯……我要……我也要肉棒干我的穴穴……」

  一旁肉棒正在插着宝贝嘴巴的启彦听到了,笑着说:「来呀!你要大肉棒干你吗?那就把腿张大,把你的淫穴打开呀!」薇薇照做,躺在桌上把腿张开成m字型,双手掰开了自己那淫水潺潺的肉穴说道:「快呀……我要肉棒……我要大肉棒来干破我的肉穴……来呀……快干我……快……」启彦闻言笑着将肉棒从宝贝还在吸吮的口中拔出,和着宝贝的口水一并狠狠地插入微薇的嫩穴中。启彦的狠劲不只是在打斗中,跟女人做爱时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总是又狠又有技巧地不让她们感觉到疼痛的不快,使得每个跟他做爱过的女人总是回味无穷地甘心任他这样蹂躏。

  他举起薇薇的双腿撘在自己的肩头上,一味地狠干眼前这个淫荡的女人,他干得越是用力,抽插得越狠,眼前这个女人就叫得越浪,越狂放:「好爽啊……啊……啊……嗯……爽死我了……喔……啊……干死我……干死我……喔……用力干……哈……哈……用力顶我……喔……」

  启彦抬头一看,被忽略了好一阵子的琦琦跟小蜜不知何时已经互相慰藉起来了,两个女人采69式为对方舔穴,琦琦不时还用手指抽插着自己的肉穴。启彦在满足之余突然想到了自己刚刚的一个疑问:小蜜……於是他顾不得薇薇还没满足就拔出肉棒,挺着肉棒走向那对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女肉虫。

  他一把抱起小蜜将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