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1~15作者不详(1/2)

加入书签

  作者不详

  字数:6160

  我叫王志伟,今年17岁,高二。我是一名双耳不闻天下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孩子,从小到大,爸爸由于工作原因常年在国外,我就和妈妈生活在一起。我的妈妈叫江秀,是一名女刑警,今年36岁,是警局出了名的警花。妈妈身材高挑,有一米六八,体重不到120斤,由于妈妈以前练过搏击,还拿过市搏击比赛的冠军,加上妈妈喜欢跳舞,以至于身材保养的超级完美,不认识妈妈的人还以为她只有二十七八。妈妈有着雪白的肌肤,瀑布一般的长发。修长洁白的大腿,一双白皙粉嫩的玉足。而妈妈平时还喜欢穿黑色丝袜,足蹬高跟鞋。那种成熟美丽迷人的气质不由自主的就散发出去。而我胆子很小,对妈妈只存在于幻想,最过分的也就是对着妈妈脱下来的丝袜,高跟鞋打手枪,至于像其他大神一样说的偷看妈妈洗澡,用妈妈丝袜撸管,对我来说简直都是做梦都不敢的。但终于有一天,妈妈给我撸管了,妈妈给我舔下面了,妈妈用她的玉足来给我足交,她的肉体也献给了我,但这一切的一切来得都太过于突然,而且是完全以我一种想象不到的方式。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这一切都不要发生……

  话还要从一年前说起,当时学校组织期中考试,而我是班级的尖子生,这种考试对我而言无非就是例行公事,没什么压力可言。但就在考试的前两天,我的生活彻底改变了。

  当时晚自习已经结束了,我正准备收拾书包准备回家,想洗个澡,结束这疲惫的一天,突然一个女生站在我面前,原来是慧姐。我们学校有名的女混混,传说和好多在道上混的混混都上过床,染着黄头发,纹身,平时还抽烟,经常能在走廊上看见她和其余混混在打情骂哨,虽然我承认她长相还算标志,但是这样的举止足以让人对她退避三舍,而且我们本身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志伟,过今天考试,到时候照顾下」,听了这些,我都怀疑自己耳朵是否坏了。「慧姐,这个学校不让作弊,而且我们也不在一个考场我没法帮你,对不起啊」,我态度很冷的说道。啪的一耳光扇了过来,「给你脸了是吧,老娘告诉你,到时候借你一部手机,把你做的答案用手机发过来,记得没有」。慧姐的语气根本不容许有任何反对。「可是……」,「可是什么,找你是看的起你,罗里吧嗦的,再叫还打你,告诉你,你让慧姐开心了,到时候学校里我罩着你,但是你要是敢耍花样,不帮老娘,你以后死定了」,甩下这句话,慧姐扬长而去。只留下一个战战兢兢的我。哎,当个男人,窝囊成这样,可是我根本不敢动她,她一声令下,几十个混混过来打我都没问题。我当时头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所措。终于到了考试的时候,我紧紧攥住手机,但总感觉监考老师的注意力在我这。前文说过,我是一名乖乖的学生,从来不敢作弊,到最后也没找到机会把答案发出去,或者自己心里也不想吧,总之在复杂矛盾的心态中完成了这次期中考试。

  按照我们学校的惯例,出成绩的时候是周五,出了成绩可以有两天的假,也就代表着这一阶段的学习告一段落。发成绩前几天,慧姐一直没理我,到了发成绩那天,我全班第二,慧姐没得到我的帮助,倒数第几。我原想此事就这么算了,可能慧姐也就是没事过来寻我开心,可是我错了。正当我心情不错准备回家时,慧姐拦住了我,边上围了几个混混,我心理暗叫不妙,但是已经来不及躲了。「胆子不小嘛,没看出来,连我你都敢骗,不用废话,给我打」,慧姐真的没多说什么,我就被打了一顿。「抓紧时间滚,否则见你一次打一次」,慧姐摔下这句话,冷冷的走了。我当时的心都要碎了,为什么啊,为什么这么倒霉的事情轮到我了。

  我很委屈,一瘸一拐的挪到了家。妈妈当时下班早,已经在准备晚饭了。妈妈还是那么的性感,换下了工作装,穿了一件雪白的连衣裙,黑色透明丝袜,就连脚下踩的普通拖鞋都是那么的性感,若是平时我肯定是血脉贲张了,但今天却完全没心情。

  「小伟回来啦」,妈妈温柔的声音在耳边传来「洗洗吃饭吧,考的如何」,「全班第二」,「那不错嘛,妈妈给你烧了红烧鱼,正好算是给你庆功了」妈妈眉飞色舞的说。「不对,小伟,你怎么不高兴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身为刑警,我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妈妈的眼睛。「我……」,「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和妈妈说」,终于我忍不住了,眼泪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流出,然后断断续续的把事情说给妈妈听。「太过分了,怎么会有这样的学生,小伟别怕,妈妈去找他们」,「不,不要,他们都是坏人,会伤害你的,妈妈,不要去」,「没事,小伟,天网恢恢,而且你妈是干什么的,什么时候怕过这些,你和妈妈走,找他们说理去」妈妈的口气也是不容反对。妈妈性子相对急,所以也没怎么换衣服,就穿着白色连衣裙,黑丝,随便踩了双高跟鞋就出门了。因为我们地方相对小,慧姐的地址很快就打听出来了,而妈妈从此也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没多久我们就到了慧姐的家里,不得不说,人家就是有钱,住在别墅区,房子都有将近300平米大,在外面隐隐的听到里面打情骂俏,男欢女爱的声音。不用想就是慧姐在和哪个男人在乱搞。妈妈敲了门,过一会,门打开了,我一看,傻眼了,是我们学校最有名的大混混,阿雄,刚刚打我就有他的份。「你们找谁,是不是找错人了,不对,这不是刚刚被打那个小瘪三嘛,怎么又回来了。哟,还带了一个妞,是不是打算给我消消火啊」,妈妈听了脸都气紫了,一脚蹬过去,毕竟是散打冠军,威风不减当年,阿雄吃痛加上猝不及防,倒在地上。

  这时慧姐出来了,「怎么回事,谁闹事都闹到我家了,活腻了吧」,一看是我和我妈,顿时恢复了冷酷的表情,你们想干嘛。「是你想干嘛,妈妈抓住慧姐的领子,你欺负我家志伟,算怎么回事」。不料慧姐却丝毫不惧,「我当时什么呢,原来就这个破事,我喜欢,怎么地吧,倒是你个老骚货过来干什么,来找操嘛,哈哈」。妈妈听了更加生气,准备一耳光扇过去,不料慧姐反应也算迅速,灵敏的躲开了。「骚货,下手还挺狠,老娘今天也得教训教训你了」,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慧姐初中时候练过搏击,这下妈妈遇到难缠的对手了。很快妈妈和慧姐缠斗在一起,毕竟妈妈经验丰富,逐渐占了上风。我正在高兴,突然,被人从后面搂住脖子,再一看,一把匕首架在我脖子上了已经,原来是阿雄。「你好卑鄙」,妈妈恨恨的说,停止攻击,否则杀了你的宝贝儿子,说完用刀尖往脖子上抵了一下,慢慢的渗出了血珠。妈妈顿时慌了神,「我停下,别伤害我儿子」,就在此时,慧姐突然一脚踹过去,妈妈完全没有防备,慧姐是穿着高跟鞋,狠狠揣在妈妈的大腿根,妈妈被踹倒了,但她不顾自己安危,目光还放在我这边,而慧姐又趁这个机会,骑在妈妈身上,对妈妈又踢又打。「老骚货,刚刚下手不是很重嘛,还手啊」,妈妈此时彻底乱了,任由慧姐打自己,口中不断地说,「放过我儿子……」。而此时慧姐已经骑在妈妈身上,扒掉了妈妈的高跟鞋,用手钳住妈妈的脚腕,然后双手向两边拉扯黑丝脚,一个黄头发,穿坎肩纹身的女流氓压着一个白色连衣裙的少妇,同时还把两只丝袜脚掰开,这样淫靡香艳的场景换做平时肯定是大撸特撸了,可是这个时候,我除了着急,没有任何感觉。

  这时候慧姐给阿雄使了个颜色,阿雄架着我走到后面,拿起两根绳子先把我捆好,然后走到慧姐面前,「媳妇,这个骚货你想怎么玩」,「帮我把她固定好,绑到椅子上。」很快妈妈双手被紧紧绑在椅子背上,一只丝袜脚也被牢牢的固定在凳子腿上,妈妈这才回过神来,但为时已晚拼命扭动被绑住的丝脚,动作看起来痛苦不堪,却又无济于事。慧姐这时候带着阴郁的笑容,缓缓走到妈妈面前,「贱婊子,今天就让慧姐好好收拾收拾你,让你刚刚给老娘犯贱」。说时迟那时快,妈妈没有被绑的一只黑丝脚突然快速踢出,直奔慧姐的下身而去,凭借妈妈的脚力,慧姐一旦被踢中,肯定会伤的不轻。不料慧姐嘴角上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