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入维度空间(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小杨对不起”

          李浩沉声道。

          她这才醒悟过来,这样下来,恐怕自己要光着身体到村里去了。正当李浩们争夺的时候,车子停了下来,上来窝蜂的人,两人也不好再有了亲密动作,雪琴见李浩耍赖皮,实在拿李浩没有办法,她脸皮薄,又不能强取,只好加紧双腿,生怕自己走光。

          李沉香身子使劲的挣扎着,纤手用力的推着李浩的身子,可是李浩力大如牛,紧抱着他的双手,就如同铁钳般,牢不可破,任她个弱小女子,怎么挣扎,都点效果没有。

          李浩抱着李思敏坐到石头上,从荒草的缝隙里二人依旧可以清晰看到那的春宫,嗅着李思敏身上强烈的处子幽香,李浩伸手着她小脸,嫩滑令人爱不释手。李思敏小脸滚烫无比,在李浩下低哼了声,大眼睛里满是羞涩,但不知是没力气的原因还是潜意识的不想移开,她的大眼睛紧紧注视着十几米外的男女原始搏斗,她这个年纪是对性最懵懂的时候,县长犹如在自己勉强上生动的课,让她虽然羞涩,但是被李浩抱着无法逃走,所以忍不住又直看着。

          李思敏俏脸绯红道:“油嘴滑舌的,李浩哥果然不是好人。”

          “土地庙?恩,好的。”

          李浩心中火热,真是个可爱的小萝莉啊,这样的小女孩在床上却是能给人完全不同的另类极致感受,要不要采取主动征服她的芳心呢,貌似这有些不道德啊,但若眼睁睁看着这样的极品小美女从眼前溜走,躺到那些小屁孩怀里,日后岂不是会后悔死?

          “啊!好痛啊!慢,慢点”

          “好好,是我错了,你坐稳了,不然就跟不上婶子了。”

          李浩也没有想那么多,看到那白花花的臀部,心怀大动,手不禁伸了过去,在那上面抚摸着。徐萍被他揉捏地娇躯颤抖,春心荡漾,纤细玉手掌握住心爱的庞然大物,爱不释手地抚摸套弄,慢慢的,张开性感的小嘴

          陈柔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好友慕青了,慕青和李浩关系暧昧,自而自己现在又跟他发生了这种关系,陈柔心里阵黯然。不过她随即想到慕青到底还是有妇之夫,就算两人关系暧昧,自己插上脚也不算什么吧,两姐妹都已经是人道中年了,已经不会有小女孩那样的爱他就和他结婚的想法,她们需要的只是爱情而已,婚姻也许只能给个女人,但是爱情却是可以分享的,不管男女。

          “对!秀音也很美”

          啊,坤子哥哥,你要干什么?林雪看到张坤竟然将脑袋朝着自己下面伸过去,这是要干什么?坤子哥哥子不是说只看下的么,现在坤子哥哥不光是摸了下,还将脑袋探到自己下面去了

          妈妈给姐姐们买完衣服后和大姐两个人对漂亮的内衣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把我和二姐两个人晾在边,两人挑了好会才买回了几条。

          我才刚开始抽没几十下,她床头的电话忽然「嘟嘟」的响了起来,她伸手取过来接听,我只好先停下等她。「喂哦老公啊」

          「哦妈妈我好爽喔」

          姐夫我是头次看到,中等的个头,不胖也不瘦,袭藏蓝色的西装,衬着头黑亮的短发,清俊机敏的五官,看就知道是位沉着稳重的商人。

          小红笑着说。

          「嗯,姐的1b1是有些紧,但还是你的鸡笆太大了,嗯,真的好舒服啊!」

          原因是吴姐看见姐姐和晓红都是把1b1毛刮掉了,从而把肥嫩的大1b1显得非常的细嫩光滑,所以她也偷偷的躲在卫生间里把她那弯弯曲曲淡黄铯的1b1毛也刮了,当吴姐并拢双腿时我们只能看见在两腿之间有微微裂开圆圆的馒头扣在那里。

          「呵呵,不好意思了呗!」

          「当年我还是太子,所以当时父皇就下了道圣旨说如果真的找到这封信的

          乎说的很是有理由道。

          智斗丘八

          伤在姐姐身上,却疼在我的心里,我又给胖女人跪下求情:39妈妈呀,让我去伺候姐姐吧。我保证不耽误接客,以后还要努力多接客,多挣钱。妈妈,你行行好心,就让我去吧!39

          家家妓院,都是这样的小门小户,比成都寒碜多了。尤其像田家,前面开着大饭店,我现在是他们惟的姑娘。?br/墓媚铩裾庋娜思遥趺垂ゾ兔灰桓龉媚?打听,我才知道,这两口过去主要是经营照相馆和饭馆,最近才找了两间房子,开始办妓院。

          于局长笑说39这倒是个办法!39

          裡看來絕對像是一對正在彼此依靠的夫妻啊啊啊啊啊!!!!

          隔天下午一點,吃完午餐,像哥哥又像爸爸的順利哄那三隻爬上床午睡,就

          他不懂寒冷,也不懂她觉得寒冷时该为她做些什么,所以他速速去找了勾陈,问清楚哪些人类用物能抵挡寒冷,又匆匆寻齐。

          “金貔”她愕然慌视毁坏的园圃,豆大眼泪凶猛滴落。

          “小宝贝!”云汉雨急乎乎拉过云遥,把她从头到脚看了遍两遍三遍,捏捏她的手,按按她的脸颊,确认她是温暖的,有呼吸的!

          看到澹台雅漪接着电话,陈海川抬头看着此时娇媚动人的高贵夫人。在小心

          自己的风衣脱下来披在女儿身上,两个人坐在医疗站的门诊过道里,志扬强压着

          「你去把我屋里,门斜对面的衣柜左下角的那个盒子拿去吧,爸爸送你的圣

          下来。

          「噢……老公突然的……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是不是在想这样欺负柔

          「啊……啊……老公…快……快将ròu棒插进来……嗯……我的下面……嗯…

          我听了“哦”了一声,然后问红姐:“红姐,那我需要准备什么呀?”

          老公一把高兴的将我紧紧的抱在怀抱里面,然后又亲了亲我的嘴说:“老婆,杨老板今天提前给我们发了工钱了,你猜这个月我领了多少了?”

          看到黑子的时候,我的脑海之中瞬间就想到了我的儿子,因为几个月之前黑子可是经常在我家玩的,经常陪我的儿子一起玩的,有时候还经常帮助我家里干一些活呢。

          一会之后,黑子的身体明显也反应变得大了起来,只见他下面的那把挺拔的钢枪此时好像变得更加的坚挺了起来,不停的来回磨蹭着我的大腿了,而他的大手则开始不停的在我的大腿那里抚摸了起来,一会之后竟然直接抚摸到了我大腿根部那里去了。

          第二天上午又传来了一个坏消息了,就是昨天我们见过的那个刘哥,居然是一个骗子,他其实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局长,也没有什么表哥在市公安局里面工作,我们都被骗了。

          既然王警官这么说了,此时我们也只能听从王警官的要求了,香香看了看我,然后又回头看了看王警官说着:“恩,那行吧,王警官,我们听你的安排!”

          刘哥听了显得更加兴奋更加高兴了起来,一脸淫/荡的笑容继续说着:“梦梦妹子呀,就一下下好吗?就看一下下吧?”

          老刘一边说着一边从他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叠钱出来,同时说着:“梦梦妹子呀,吃一次两千块钱够不够呀?应该够了吧?”老刘说完了之后准备伸出双手朝着我的胸部伸过来,顿时让我显得更加的害怕了起来。

          此时,之前被摔倒的那个男子直接飞了起来然后想来一个横空摆腿,可是刚一飞起来,直接被眼前的这个男子一个用力的劈/腿甩了过去,直接甩在了他的脸蛋上面,一声惨叫倒下了。

          刘高看见了之后,眼睛里面此时完全充满了淫/荡,他坏坏的笑着接着一下子张开了嘴巴,一口将我的奶/子给含了进去,然后用力的在那里允许了起来,顿时弄的我非常的疼痛了起来,他似乎就想将我的那颗蓓蕾给吃掉似的。

          当老刘的那些黏糊糊的东西进入到了我的嘴巴里面去了,我顿时感觉到了一阵巨大恶心的味道,我顿时有了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于是我瞬间就冲进了洗手间的马桶里面,然后我就开始在那里疯狂的呕吐了起来。

          “啊?哦,梦姐,那真是辛苦你了!”黑子安慰我说着。

          小朱微笑着将那张果汁递到了我的手里,然后笑着说:“梦梦,你先喝点水休息会,看下电视吧,我先去里面洗个澡!”

          老公看了看我,眼神里面充满了害怕和无奈,我知道老公肯定也是不想给他们两万块钱的,但是不给的话我可能会有危险,但是此时我也很愤怒的说着:“老公,千万不要答应他们,一分钱都别给他们!”

          安排好了这一切,小燕便立即给赵总拨打了一个电话,赵总在电话里头跟小燕交代了好久,似乎是在吩咐着什么,看到她那紧张的表情,此时我有些害怕的问道:“小燕啊,今天晚上的事情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我刚刚听到,宝哥他们手里好像都有武器呢,我们这么贸然去,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听到老公这么一说,此时我心里顿时也惊喜了一把,没有想到老公之前一直反对,如今只是听了赵总一句话,立即就同意了,这让我的确是感到了有些意外。

          我一听杨老板的这句话,整个人顿时双颊绯红了起来,我不知道他这么说的意思,杨老板看见我脸蛋红红的顿时在那里笑了起来说着:“梦梦啊,你应该试过吧?这种感觉应该是很爽的哈!”

          不是很奇怪吗

          他双眼发亮,浏览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唐紫玉握着那个玉人哭了很久才睡下,谁知道第二天葵水就来了,因此只能让她个人留在这里了。不过牧啸天相信岳青会很好的保护她的,因为他有种感觉:岳青并不讨厌唐紫玉。

          &b;&b;“不用了啦!妈妈已经都安排好了,只要你答应就好了。”陈蔚云喜笑颜开,她根本不知道或者说无法想象接下来的日子里面她将遭遇到如何让她羞耻却又乐在其中的事情

          我慢慢地将r棒抽出,然後站起身来,妈妈要站起来,然後她将嘴巴

          观音见云华夫人如此,心下又是不忍,转而央求大圣:「悟空,云华姐姐是

          陆太太放好茶杯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问道:「林先生我看你的经济能力和切的条件都很不错嘛!为什么还不结婚呢?」

          岳母女婿乱囵的情欲上再加上把亲子乱囵的火。我要让岳母心中构筑了十几年

          /

          凯西将她的眼睛闭上,精神集中在品尝和感觉她口腔中她儿子的荫茎,世界上其它什么都没想。她开始吸吮,她的脸颊闪亮的发红,并且含着比利硬挺的荫茎紧紧的收缩吸裹。

          「去你的,姨妈对你那么好,还常喂你奶吃呢!更何况你的鸡芭怎么会是被你姨妈弄成这么大?那是因为遗传,因为你继承了你父亲的大家伙儿,因为你天生就是个风流种,下流坯,上天才给你了个大鸡芭,让人看就知道你爱干什么。」妈妈出来「抱打不平」了。

          「咿呀老爷喜欢就好咿老爷的鸡芭也在动啦咿呀爽死了啦」莲姐面呻吟面把括约肌收紧,帮爸爸链剑。

          趁着妈妈意乱神迷的当儿,我用牙轻轻咬了下含在嘴里的的妈妈的两片小荫唇;只听得妈妈轻声“啊”了声,身子猛地抽动下,双腿条件反射般地用力的蹬,幸亏我早有防备,才没有被妈妈蹬下水床,在妈妈还没来得及说话时,我又快速地把妈妈的两瓣如花瓣的小荫唇含在嘴里,柔软的舌头舌尖轻轻拨弄着。

          “啊哈~~啊嗯弄得人家好痒啊啊~~”

          被窝,由于等得太久,手迫不及待的就伸向了妈妈的大腿中间,另手在上来

          “是我学来再教给你,把母亲的味道”

          我见到她就要用眼睛去强她,恨不得扑上去摸摸。因为我上高中时,

          她脱光衣服,丝祺笑了起来,她以为我又要操她,就迅速脱掉那件短睡袍,兴奋

          将大鸡芭整个含进去,於是她也按照我的指示,吞进吐出地不停吸吮著我的大鸡

          舅妈说:「那就对了。这样,今天太晚了,明天我叫小怡去找她同学阿惠玩,

          我故意说:「插哪儿啊,我可不知道?」

          贝爱死这东西了!姐姐真乖对对尿眼在动几下真好看!姐姐你

          「啊泄啦啊啊啊啊啊呀」雅珍失神的叫着,另

          快接近目标了,我心脏跳动的声音清晰可闻。“妈妈,用你的嘴帮我弄出来吧?”

          我贪婪的看着这具颤抖的肉体,r棒肿胀得快要爆裂。我趴在妈妈背脊上,轻轻撕咬妈妈的耳垂。

          小娜感到表弟那温暖手抚摸在自已的臀部上有种舒适感。让小德尽情去摸。但是小德越摸越用力,不但抚摸,更揉捏着的屁股肉,更试探地向下滑落,移到她屁股沟的中间,用手指在那里轻轻的抚摸。

          继后二三分钟内,听不见二姊再有任何动静我慢慢探出头来,望见她此时

          我便很是疑惑,姐姐为什么就不能做我的媳妇呢?

          潮湿的浪|岤内已经湿哒哒的了。黏糊糊的马蚤水,浸湿了小美两腿间的芳草地。

          四十八岁的她,看来还是第次接受岳父以外的男人轻薄,温柔贤淑的人凄

          “哦,真的呀,那好吧,你给我拔下来!”她同意了,其实他的头上并没有白头发,是我想接近她。于是我来到她的背后,伸手在他的头上翻动着,我把我的荫茎慢慢地贴在她的屁股上,啊真舒服!她好象没有反对我的举动,于是我就大胆起来,荫茎在他的屁股上来回摩擦,这使我兴奋不已。我来回摩擦的速度越来越快,还叫出声来,这回她明白过来了,想把我推开,我将双手搂住他的腰,快速的摩擦着,他挣扎了会身体就软了,我知道她已经被我征服了,我要彻底的征服她,我把他抱的紧紧的,双手抚摸着她的r房,用嘴去吻她的脸,她也把脸转向我,我的嘴滑到了她的双唇上,舌头挺进她的口中,她有了快感,双眼闭着真是太美了,我的手又摸到了她的大腿,好有弹性,太棒了!我摸到了他的荫部,她开始呻吟了,我真的要爆发了,我把手伸进她的内裤,她的下身已经湿了,我的手指送进了她的荫道,她发出“啊啊恩”的声音,我伸手去脱她的衣服,她连忙说道:“这不可以的,这是乱囵,你是我女儿的男朋友,她在客厅里,这”会儿,她端着几碟很是有色有香闻着有味的菜走进客厅,叫我到那边的饭厅里去吃。我刚坐下,她妈妈就拿着瓶红葡萄酒出现了,笑意盈盈地对我说:“感谢你赏光啊!”

          你的手怎么伸到校长的裙子里呢呀不要不行啦你你别用手

          “是老马蚤逼用力,妈的老马蚤逼都快被你磨出茧子了!”

          而小毅也看到妈妈的脸上流露出愉悦的神情,她上下之间,两人都得到了极大的快乐!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