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2/2)

加入书签

是在爱你——”

  然后,关灯拉窗帘,第一次拉的很短,某人很懊恼,于是又拉了第二次……他的这种骨子里的霸道肆意个性,可是让承受者吃足了苦头,晕晕糊糊的醒了睡,睡了又被弄醒,直到天微明这才消停下来,相继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李燕睁开眼睛清醒过来,下一秒钟,浑身的酸痛感让她皱了皱眉头,第一直觉反应就是这伴娘真不是人当的,睡了一晚上还没解乏,浑身的骨节皮肉无处不酸痛。下次再有这种事儿,打死她也不干了。

  而这也仅仅是初醒来这一刻的反应,紧跟着身下某处传来的异样感就让她感到事情不对劲儿,赤光的身体无疑又是个重要讯号,猛的让她清醒的意识到什么,倏的侧转头,一张放大的俊脸映进眼帘。

  硬生生压下冲口而出的惊呼,闭了闭眼睛用力的深呼吸,努力消化这个突然袭来的讯息。

  酒后乱生、一夜青这些个字眼儿不断的涌进脑海里,毫无疑问她跟某人滚了床单,身体种种的不适,不需要当面对质,直接就宣告这一事实。

  努力的回想着昨夜的情形,想的她脑仁儿都疼了,硬是没记起分毫。记忆还停留在她挡酒、新房里热闹的画面,后来就全都成了雪花点儿没有内容了。怎么结束、怎么离开、又怎么会滚到床上,这些统统都没有印象。有了上次醉酒的经验,她不得不承认又一次断篇儿了。

  李燕记得当时勒小东已经喝大了,就他那点儿酒量还赶不上她呢。她都醉了,那他指不定成什么熊样儿了?两只醉猫整一起了,醒来后还光着身子躺在一张床上,脚指头想都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这如果换成另外一种情形,李燕想她肯定也会同别的女孩子反应一样,尖叫着把旁边的男人捶打醒,大声质问他怎么可以这样无耻、卑鄙,然后再‘咣咣’煽过去两耳光,以示受辱的心情。

  可问题是,上次酒醉有了那样的经验,勒小东虽然有意误导,却没有真的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可想而知他不是个会趁人之危的人。所以,眼前的情形就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他也醉的稀里糊涂,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好事。

  李燕甚至怀疑了有没有可能是自己主动,毕竟有过类似梦游的经验,根本无法杜绝这种可能性。

  也因为有这种顾虑,多多少少有些心虚,咬着指甲寻思了老半天也没敢吱声,躺在那里也没敢动弹生怕再弄出生响,把旁边的人给惊醒了,在还没有完全做好心理准备之前,她还不想太过尴尬。

  想来想去,本来就又羞又窘,要是再当面大眼瞪小眼儿这么一照面儿,还不得尴尬个要死要死的啊,还不如干脆偷偷溜走,避开这最难堪的时候,等过一阵子两人都做好了心理建设,再碰面行也会好上许多。

  打着这样的主意,李燕蹑手蹑脚的掀开被子打算先把衣服先穿上,没料想脚刚一落地,膝盖发软‘扑通’声直接就跪那儿了。顿时咬切齿的暗自一阵咒骂,磨着一牙槽反复嚼着‘禽兽’两个字,把着床没试图站起身。

  “你在那儿干什么呢?”带着睡醒后暗哑的声音倏的响起,惊的她手臂一滑,‘扑’的又坐了回去。

  两下的震颤,带动着身体隐秘部位的钝痛加剧,让李燕倒吸了口凉气,瞪过去的目光明显带着凶狠。

  被她这记眼刀子刮着了,还有些小迷糊中的勒小东彻底清醒了,把身上被子直接掀掉,单手一撑就跳到了床的这侧,把瘫坐在地上的李燕打横抱了起来放到床上,在她明显带有薄怒的俏脸上印上一吻:“早上好,宝贝儿!”

  李燕差点没一头再栽地上去,这称呼雷的她嘴角直抽抽,没好气儿的白了他一眼:“太阳都快落山了,不早了——”墙上的时钟已经是四点二十分了,再过一两个小时天都黑了,还早个屁啊早。

  勒小东愣了下,抬头看了下时间,轻笑道:“哟,这么晚了?难怪我会觉得饿了,燕儿你说咱们俩个吃点什么呢?”

  这个称呼比刚才那句好多了,李燕默默的把被子重新扯盖到身上,直接指挥道:“你去把衣服穿上,顺便把我的也拿过来。”说这话的时候,她有意侧着头避开视线,不去跟他身体接触。声音听着挺平稳,可染红的双颊却透露出些讯息。这时候就只能尽理表现出不在意,越是忸怩越是尴尬,尽管她非常想把被子蒙在脑瓜顶上,来个避而不见。

  听她这一说,勒小东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正浑身光着,白皙的脸宠不自觉的红了红,到底是两人第一次清醒状态下赤诚相见,难免会觉得羞赧。

  转念又一想,更亲密的事情都已经做过了,还有什么可害臊的。当即轻笑着打开衣柜,找出干净的内衣裤套在身上,又翻出了一件大号的绵质t恤走回来:“先穿这个吧,等会儿我出去给你买些换洗的衣物。”

  昨天的衣服倒不是不能穿,只是都已经脏掉了,套身上也肯定会不舒服。这种情况下也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反正该干的事都已经干了,穿他件衣服又算得了什么,索性破罐子破摔吧。掀开被子一角,默默的把衣服套在身上。

  “你看什么看?”一抬头就见他目不转睛的盯在她身上,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

  没回答她的问题,伸手就摸她的脖子,手指摩挲着一处,低声道:“还疼吗?”一语双关,也不知道他指的究竟是哪里?

  李燕没好气儿的道:“废话,换你个试试?”她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痕迹,估计两三天都不能完全消散掉,感觉被老牛啃了一样。哦,不对,是牛也是头壮牛,只知道蛮干,半点怜香惜玉都不会。

  不过也不能全怪他,喝多的人能有多少自控力,要是清醒着他也不能这么干了不是?

  ------题外话------

  第五次了,删掉一千字的内容,我彻底晕菜了,改的面目全非,大家凑合着看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