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6章 上海滩皇帝(1/2)

加入书签

  <a href=" target="_blank">林江北还真不知道禁烟督察处和下属的六个缉私大队跟宋子武之间还有这样一层关系,从这一点上来说,常校长还真无愧是坑大舅子专业户。爱好中文网

  听了周凤山的解释,林江北心中不得不感叹段逸农这借刀杀人的计策之妙。如果换做是其他人,即使拿到了季开邱的贪腐证据,也必然会忌惮常校长对季开邱的宠信,不敢把这些证据递到常校长的手里。

  但是宋子武却又是不同,他可是常校长的亲·大舅哥,同时又跟季开邱之间有那么深的一层恩怨在里面,又岂会放过这个可以整治季开邱的机会?

  别说季开邱只是常校长的亲信,即使季开邱是常校长的干儿子,估计宋子武也会把这些贪腐的证据杵常校长脸上。

  同样的,如果换成是其他人,即使是一时胆儿肥,把季开邱的证据捅到常校长的跟前,常校长很可能是哈哈一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对季开邱罚酒三杯了事。

  可是面对着自己的亲·大舅哥,而且还是自己强行夺走了禁烟督察处和两个税警团亲·大舅哥,常校长却不能不给出一个交代。否则的话,即使是亲·大舅哥宋子武不说话,还真当常夫人宋梅玲女士是吃白饭的么?

  说句不客气的话,真是离开了宋氏家族在财政上的支持,常校长的雄图伟业立刻就会垮塌一小半。

  而一旦常校长以贪腐的罪名对季开邱进行处理,那么段逸农贴身卫士擦枪时走火击伤季开邱自然也就无从追究了——不就是一个贪腐分子、党国罪人吗?意外受点伤算得了什么?反正又没被打死!

  所以即使常校长手里的皮鞭举得再高,到时候也得把皮鞭轻轻地放下来。

  想通了段逸农的算计,林江北轻轻笑了起来。

  “我明白了,”他伸手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摁灭,“那么我到上海去,怎么跟章超阳联系呢?”

  “你到了上海,去华格臬路杜公馆去找杜月箫,到时候他会告诉你怎么联系章超阳的。”周凤山说道。

  “杜月箫?上海三大亨之首,有着上海皇帝之称的杜月箫吗?”林江北楞了一下,有些意外地问道:“他即使势力再大,归根结底还是属于江湖人士,又怎么敢介入到这种庙堂之争?”

  “呵呵,”周凤山笑了一下,耐心地问林江北解释道,“第一,杜月箫和处座之间是拜把之交,关系非比寻常。爱好中文网”

  “第二,杜月箫本身个季开邱也有着一番很深的恩怨,也不愿意季开邱继续坐在禁烟督察处缉私主任的位置上继续作威作福。”

  “季开邱跟杜月箫之间也有恩怨啊?”林江北惊讶的问道。

  “对!”周凤山说道:“这还要追溯到民国二十一年的时候,季开邱刚刚出任咱们情报处执行科长。”

  “有一次,他到上海公干,专程到华格臬路杜公馆去拜访杜月箫。当时他比较低调,穿着一袭普通的蓝布长衫,上门时面对着杜公馆司阍的询问,既不递名片,也不说事由,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样。”

  “杜公馆的司阍根本摸不准他究竟是什么人,言语不合之下,就拉长了脸,硬把季开邱给赶了出去。”

  “按照正常道理来说,杜公馆的司阍肯定是有错,但是错的更多的是季开邱。你又不是执行什么秘密公务,好歹向司阍透露一点自己的身份,司阍才好进去向杜月箫禀告啊!”

  “不然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这么故作神秘地跑到杜公馆指名道姓要见杜月箫,司阍真把他们放进去,还被杜月箫给打死啊?”

  “可是季开邱却不这样想,反而是对杜月箫怀恨在心,念念不忘这件事情。一年多之后,季开邱被常校长任命为全国禁烟委员会禁烟督察处缉私主任,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派人到上海去查杜月箫的烟馆赌档。”

  “你说你查烟馆还好说,毕竟是禁烟督察处的缉私主任,可是你好端端地跑到杜月箫的赌档里去查鸦片是怎么回事?不是故意恶心人吗?”

  “最后还是处座从中说和,让杜月箫每月给禁烟督察处上交一笔固定费用,季开邱这才罢手!”

  “所以你说杜月箫会希望季开邱一直坐在禁烟督察处的缉私主任单位置上嘛?”

  听周凤山讲到这里,林江北心中暗自吐槽道:常校长究竟是选了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替他执掌全国禁烟督察处啊?和段逸农有恩怨,和宋子武有恩怨,甚至跟上海滩皇帝杜月箫之间也有恩怨。如果说常校长是坑大舅子专业户,那么这个季开邱岂不是惹祸专业户吗?

  不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