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赌博!(1/2)

加入书签

  富二代之间赌博,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但没有哪个富二代,会傻逼无聊到,把赌博这件事情闹到家族大事上面去。

  就像楚飞雄,即便是输了,也只敢找他这个亲爱的妹妹,却也没敢去找楚腾龙的。毕竟只是赌博而已,若是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这本是处于这个圈子里,心照不宣的事情。但没想到今天却出了差错

  谁他妈把安静静带来了

  张耿豪心里叫苦不迭,这他妈叫什么事儿啊安静静是富二代吗是她赌吗肯定赌可她会不告诉家里吗张耿豪在内心里摇摇头,否认了这个想法。

  谁不知道安家安琥护短得很但凡是谁要欺负安家的人,安琥都能跳起八丈高,把别人家房顶都给掀了。更别提他这宝贝孙女了,谁要欺负他们家宝贝孙女,他能把别人房子给拆了。

  想到这,张耿豪打了个冷颤,转而好言相劝:“那是安静静,咱们小时候一起玩过,你记得不那会儿你还老爱跟在我屁股后面蹦呢,那时候你蛮”

  张耿豪本想说,那时候你还蛮可爱的。一句话没说出口,却被安静静抢了先,一脸委屈的模样:“什么你居然说我小时候老爱跟在你屁股后面闻你臭屁我这就告诉我爷爷”

  “别别”

  张耿豪都想把自己脸扇肿了,起码还能演一出苦情戏。此时此刻,苦情戏是演不成了,就连温情戏,人家也不接受。

  张耿豪继续道:“那个静静。”

  “静静也是你叫的我告诉我爷爷”

  “啊别,那个安小姐慢着,先别忙。”

  “我擦你居然叫说我是小姐我告诉我爷爷”

  “别千万别”

  我在一旁看得好笑,发现张耿豪脸都要绿了。这货是打算被安静静玩死的节奏啊他要是继续说下去,只会越说越错,越错越多。这一点,我时常跟在安静静身边,早已经明白这个道理了。

  张耿豪显然也明白了过来,软硬兼施都没用,他所幸不再打温情牌了。反倒是一屁股坐回到沙发上,转而对安静静道:“安静静,你够了,别用你爷爷来吓唬我,你有爷爷,我也有”

  “可你爷爷没我爷爷那么牛逼。”安静静嗤嗤一笑,颇有点调皮的味道。她这话说出口,更是把张耿豪气得跳了起来。谁家老头儿能和安琥比的老头儿就得安心养老就好了嘛,非得跳起来打人算什么事

  想到这,张耿豪就一阵气馁。所幸自暴自弃道:“行了行了,你们走吧,赌注的事情,我不计较了,有多远滚多远去”

  “别啊”这次轮到安静静不乐意了,嘟着一张嘴。

  从头到尾,我目光就没有在她身上离开过,发现安静静不光有刁蛮无理的天赋,还很有演戏的才能。从来没见她演戏演得如此逼真过。要说安静静受委屈,打死我也不相信的。可她偏表现得一副自己受尽万人欺负的模样,偏让我看了,都想要帮她一把。

  就听见她继续道:“愿赌服输,既然输了,赌注不兑现怎么行呢”

  说话间,她突然转头望向楚飞雄,沉声道:“熊大,你说是吧”

  “啊”楚飞雄愣了愣,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只心虚道:“嗯嗯大概是吧。”

  “什么叫大概是啊。”安静静大踏步上前,一巴掌拍在楚飞雄背上,继续道:“硬气点,是还是不是”

  “是”你说是就是呗在这儿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还能把你怎么样了不成

  “你看,飞熊哥都说对了,张耿豪,你还有意见”安静静浅笑着,我看她那模样,绝对不像是来兑现赌债的,反倒像是来要债的。

  我知道张耿豪接下来肯定要倒霉了,却不知道安静静脑子里究竟有什么馊主意。此时此刻,我也不方便说话,只好看着她继续道:“赌债就要偿还,不然那得是多么败人品的事情啊张耿豪,你说是不”

  张耿豪干脆不说话了,任由安静静自顾自道:“但是偿还归偿还,这个怎么偿还,就是哥问题了,总不能让我恬美姐用肉来偿还吧。”

  这句话别说是楚恬美了,就算是我也老脸一红。当着人家面这么说,安静静也好意思说出口的。

  她却丝毫没在意,继续道:“那啥,张耿豪,你们之前是怎么赌的说来听听。”

  赌博的方式多种多样,最常见的无非就是玩牌或者玩骰子。但这里面也有很多种玩法,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张耿豪听安静静这么问,想了想,不回答还不知道安静静接下来会怎么说呢。所幸就道:“还能怎么赌这儿三个骰子,比点子大,谁大谁就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