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众人的归属(1/2)

加入书签

  又一个黎明之际,我将睡未睡,外边震天的簇拥声,隐隐地传进我的耳内,我走出军帐,只听门口守着的士兵喜笑颜开道:“大将军回来了!”

  是吗?赢了。

  战斗整整进行了一天一夜,一天一夜之后,终于金销铁冷,战场上只余一片阴云惨雾、山积的尸体、和枭鸟的怪叫……

  我产生了极矛盾的心理,一方面想去看那片血所染红的寒原,即使戈与戟分割的尸体多么奇形怪状,也该去见证他们的死,又一方面,我想远远地避开他们,我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看到了那一幕,就像一个事不关己的人去看热闹一般,而那是多么残忍和冷淡啊……

  我正犹豫之际,门口的士兵竟簇拥着我,向大将军的主帐走去……他们想同那得胜归来的英雄在一起……

  我僵硬地走着,脑里好像有什么极挣扎的东西,又好像什么也没在想。

  远远地,我望见了一群甲胄染血的人们,他们的中间,站着一个高大俊美的将军,那是邵景初,他的目光像解冻的冰河般明快,坚毅而自信,洋溢的男子气概使得他的天人之颜也让步给他自身的神采,从那缄薄的双唇间,不断吐露出激励人心的言语……

  那是我从未见过的邵景初,结果我只能看着他在原地久久地痴立,无法再前进一步……

  邵景初接过了亲兵捧过的酒爵,他和周围的士兵都举起手中的酒爵,把那杯中酒一饮而尽……酒爵潇洒地翻倒在地,象征着它光荣使命的完结。

  我的心猛地一揪,“使命的完结”这五个字深深地刺入我的心里。

  ……

  我默默地走回了帐中。

  为庆祝胜利而举行的飨宴一直持续到夜深,我在军帐里,等着antiuniver上传来消息,但始终没等到。

  深夜走进我帐里的是邵景初。

  我捧了一杯热茶给他,邵景初接过,声音有些嘶哑:“我并没喝多酒……”

  我笑笑,不答。

  邵景初喝了半杯忽地翻身躺了下来:“我头有点晕。”

  我坐到他身边,戏谑道:“元帅可不要一不小心在我帐中睡过去。”

  邵景初低声道:“到时叫门口的士兵把我抬回去就好了。”

  听这意思确实想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