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二章:势不可挡(1/2)

加入书签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陈南他们的前进速度,用冰火两重天?还是用彗星撞地球?总之,造受了在荣城的两百万价值的金砖刺激后,陈南就彻底发力了。只攻下一座城就赚了近两百万贯,陈南此时就彻底的喜欢上了高丽这一国度,他是多么的希望高丽能拥有更多的领土,更多的城池

  为了自己大发战争财,陈南不惜许下了每战胜一次就奖励全军每人五十贯钱的高额奖励,更是为了能最大程度,最快速度的达到自己的目的,陈南竟然丧尽天良的真给全军装备上了火箭炮这一大杀器。

  我无法想象,当一群拿着大刀长枪,挽着木弓的军队发现自己手里的武器竟然连对方一根毛没有弄到的时候就莫明的死去时,是一种怎样憋屈的表情!

  有付出就有收获,有的收获是成功,有的人收获的是失败的经验。理所当然,陈南收获的肯定是成功!而且不是一般的成功!

  出了荣城,陈南带着大军一路紧赶,终于在三天后遇到了踏上高丽后遇到的第二座城池。当时陈南就激动的不行,拔出手里的指挥刀就是一声大吼:“一个时辰内,给我轰破这座城池!”

  因为是大军做战,所以陈南没有打算象程处默一样藏着放冷箭,以诡异的战斗气势瓦解敌人的心理防线。陈南很牛b,丈着自己的火炮威力直甩高丽人好几百条朱雀大街这一优势,直接下令大军在离城池三里外的地方摆下阵仗,一点也不担心高丽人会发现自己等人踪迹。

  和在荣城时程处默遇到一样,这个城池的高丽守将也是一个鸟性。在听到士兵来报,说有近三万唐人来袭后,有的并不是战争的阴霾,有的而是一股股强烈的对战功的渴望。

  二话不说,这货就披上铠甲欲要带尽手下士兵将唐军给杀个干净。只不过,很可惜,这货才一脚跨上战马,才把手张开,连激扬士气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唐人的一枚炮弹送去了天国。

  一时间,轰隆声不断,整座城市都弥漫在呛人的硝烟味中。当然,呛人的硝烟下,死去的高丽人也有不少。

  最终,在高丽人当时的最高长官知道那些吞噬自己同袍性命如同神雷一般的爆炸是来自于城外不远处的唐人军阵时,他当即就做出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断。

  好几十张在城墙升起的白旗挽救了城池内剩下的人的性命,也为陈南省下了一些炮弹的消耗。

  在那白旗升起的时候,陈南就大叫着让士兵停止炮击了,毕竟这炮弹不便宜啊。不过,有的人却根本停不下来啊,看着敌人只能被动的让自己灭杀,那种兴奋劲该怎么表示?反正他们心里就一个念头,再来一发,干掉更多的高丽人,以至于,陈南叫停的话都没有听进去。

  一直到被陈南或其他已经醒悟过来的人给一脚狠狠的踹在屁股上面后,才悻悻的低下了脑袋。

  炮火的轰鸣已经停止,城池内的硝烟也还在慢慢的消散。不过,陈南等不及了。一想到城内的那些黄光四射的黄金白银在向自己招手的场景,陈南就无法控制住自己。怪叫一声后,就嗷叫着向高丽人的城池冲了过去,主将都这副不堪模样了,其他的士兵又哪还会顾及队型?见到陈南冲去,唰唰的就嗷叫着端起手里的机枪急忙跟了上去。至于那些火箭炮,自然是交给后勤队处理了。

  当天,陈南身为一军主将,率先士卒成为第一个入城的人。当天,仗着自己能悄无声息的将黄金白银换成系统金币这一优,陈南第一个冲进了当地的官府机构放置财务的库房,将里面的财务给端走了一大半,随后又朝城里的富户们一家一家的亲自拜访。当然,拜访的目的,库房是必不可少的!

  当晚,唐军进行了狂欢,虽然没有进行人身性的对高丽人的欺辱,不过,等到唐军离开这座城池后,所有的人都发现一个事实,貌似唐军这一来,自己好象回到了二十年前了,回到了自家开始攒钱的年代。当然,那些传承好几代甚至十数代的富户们就更惨了。颇有一副一把回到解放前的架势,纷纷对自己家进行了裁员大行动,解雇了一大批收入甚微的行当。

  就这样,陈南一边拼命的从系统里兑换出能兑换的杀伤力对大的热武器,一边疯狂的带着麾下三万将士如蝗虫过境一样横行在高丽国境内。每过一城,便会排开阵势,来上一通炮仗,直到敌人投降为止。然后劫掠一翻后又向下一座城池进发。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陈南这些唐军的威名就被高丽人传来开来。以至于后面陈南才把阵势摆下来,火箭炮都没有发出一枚,就能看到城墙上正有好些个高丽士兵在奋力的摇着手里的白旗,生怕唐军看不到一样,挥舞的格外卖力。

  对于这一新现象,陈南很是高兴。瞥瞥嘴,对身边的人骂了一句‘高丽人真是傻的不行啊,早这样不就行了?’后,就眯缝着眼睛带着大军进城。进城的第一时间,就是瞥开魏征先一步到达官府的库房。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高丽人都具备着言出必行的美好品德,就在安市的时候,也就是历史中太宗皇帝在高丽受挫的地方,陈南被骗了。前面投降的旗子挥舞的老厉害了,等陈南带着大军靠近城池后,迎接他们的却是如蝗虫一样的飞箭。

  还好陈南没有抠门,下血本的给全军装备上了防护力最强的纤维防弹衣,否则说不得就会有人永远留在这异国他香了。

  没有一个人被骗后还能保持好脾气,陈南也不例外。带着大军匆匆撤退以后,陈南火了。亲自扛起一个火箭弹就率先打响了炮仗的第一响声。

  中途,安市的高丽士兵并不是没有乘胜追击,早在陈南率军撤退的时候,高丽的将领就下了命令,发动全军追击。只不过,自家的士兵还没有完全踏出城门的时候就被唐军用一种神秘的武器给杀死了。高丽国的将领可以肯定,这种武器肯定不是传说中的神雷一样的武器,因为并没有爆炸声响起。只是那种武器也太残暴了吧?当真是指谁谁死,瞪谁谁怀孕啊!只不过是一阵长长的突突声,两万大军,连敌人都没有接近就死伤怠尽,尸体堆满一地。

  按理说,陈南那时候就该乘胜攻城了,不过,陈南却顾及到士兵们的性命,所以才没有下这样的命令。毕竟,就算防弹衣再牛b,也不能护住全身不是?还不如暂时撤退,然后用鬼子的战法,先用火炮将对方轰个残废再说来的实在。在陈南的眼中,自己麾下来了多少人,就得回去多少人。这是最基本的!

  安市一役,陈南头一次没有阻止唐人肆意的杀戮。当城池被轰破的时候,三万唐军如猛虎一样冲进了城内,面对那些幸存下来却又失去了战斗勇气的高丽士兵,他们没有丝毫的手软,依然是端起手里的机枪,冷漠扣动了扳机。仿佛这样才能发泄自己被骗的屈辱,陈南也很生气,来到大唐,除了偶尔在李老大面前吃过亏以外,啥时候受到这样的伤害?所以啊,为了能安抚住自己受伤的心灵,陈南进城后第一时间不再是冲进官府的库房,而是专挑高门大户下手,也不客气,拿起刀子就威胁那些大户带自己去放财物的库房,而且下手也不再留情,直接取走了九成,只留下一成给他们度日。

  只不过,让陈南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已经算有良心了,好歹也留下一成的钱粮给那些人活命。天知道,随后进城的魏征竟然下令来了一场真实蝗虫过境。军令一下,三万虎狼士兵就挨个的冲进了每一座民居,钱财拿走,粮食拿走,带不走的粮食直接一把火烧掉,就连那些百姓们遮风挡雨的房子,也被魏征一把火给烧掉了。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三光政策中的其中两策?当陈南得到这个消息后,第一个念头就是如此。事后,陈南问过魏征,为什么一向信奉孔老大的他会下如此军令?魏征当时是这样回答的:“他娘的!刚才被骗进城时,我差一点就被流失给射死了!现在没有下屠杀令,就已经是我很克制的结果了。”

  额,好吧,在那一刻,陈南算是彻底服气了。看来这读书人果然永远都是表里不一的主啊,你虽然嘴上说没有下屠杀令,但是,在这冰雪横行的东北大地,你将人家的所有家当都给毁了,这还不是变相的屠杀人家?

  陈南不知道那些高丽人的命运,或许有很多人都会被饿死吧,当然被冻死的人肯定也会不少。当然,能有幸活下来的人肯定也有,就是不知道有多少罢了。事实上,的确如陈南所想,等到陈南带着手下大军离开那座已经化为废墟的城市后,城里的百姓便开始为自己活下去做打算。有的跑出城,向着其他城市奔去,只可惜,这不是在后世!这里没有高速,更没有高铁,至于那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大飞机就更不用说了。很多人才跑了一天,变在夜晚的寒冷下变成了人雕,毕竟两个城池的距离不是一两天就能跑完的。也有人在城里四处扒拉着寻找一些物资,比如粮食和布匹,只有具备了这些物资,他们才有希望跑到其他城池里去。更多的人却是在陈南带着大军离开后,就绝望的坐在地上,眼睛空洞洞的望着已经化为废墟原本属于自己的家园,直到一阵较强一点的寒风将他们的身体刮倒在地的时候,大家才知道,这人已经死了

  自从在安市被高丽人摆了一道后,陈南就多长了一个心眼,凡是说要投降的城池,必须城里的官员带着富户们出来迎接自己,不然就视为假投降这一欺骗行为。好在,这样的情况没有再出现过了,当然,陈南不会知道,那些安市一役所活下来的高丽人早就已经把他们的恶性宣扬出去了。

  有句话不是这样说的吗?生活就象那啥,你既然反抗不了的话,那你就试着去接受吧。

  这不,当每一座高丽城池的掌权者在心里进行了与近日来听到的唐军实力对比后,他们颓丧的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就算他们将自己士兵的实力加上十倍,依然无法撼动唐军一根毛!那些一阵突突声就能瞬间干掉几十上百人的武器,根本就是防不胜防。当然,最重要的是,那拖拽着火红色尾巴的武器就更加骇人了,天知道飞在天空的那些东东会不会落在自己的身边?一想到听人所说的爆炸场景,他们就忍不住头皮发麻。他们真心不希望自己成为那些人口里死为全尸,甚至连渣都不能留在人世间的那一分子。

  该怎么说呢?用火箭飞升?还是用炮弹出膛来形容?

  仅仅只是一个月!陈南带着大军就来到了高丽都城平壤不远处,认为慢吗?我不觉得,虽然在扫灭突厥的那场战争中,程咬金跟李靖只花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扫灭了突厥两国。但是,不要忘记了,此时的陈南那是打一路就劫一路啊,他可没有那心思替李老大一门心思的冲到平壤,然后把高建武这一个悲剧君王给抓到长安给李老大做舞朗。

  凡事都是建立在利益之上,为了大发战争财,所以陈南才跟李老大领下了扫灭高丽这一使命。如果不能在战争中发财,以陈南的鸟性,就算李老大去求他,他都不会答应。当然了,如果李老大是亲征的话,陈南还是会藏在暗处保护李老大的安全的。没办法啊,谁让系统那么坑?偏偏把自己的小命跟李老大捆绑在一起?

  今天是个好日子,貌似阳光的温度有点上升了,看来白雪纷飞的日子马上就要过去了。

  或许在以往,这样的天气转变会给平壤城里的百姓带来无限的笑容。因为,当白雪纷飞过去之后,便是一年当中难得的播种时日。

  只不过,当他们耳边不时的响起那支唐军距离平壤有多远这样的话语时,他们却怎么也笑不起来。

  不止他们,就连他们的总老大高建武也同样是如火烧屁股一样,脸上慌张失措的表情自从听到唐人一路无敌的打到安市时就一直挂在脸上。

  这下子,最新消息传来。当高建武知道唐军离自己的老窝只有那么二十里的时候,高建武不得不出招了。这会正是午饭时候,高建武却丝毫不替臣子们着想,几十个内侍匆匆的跑出宫,逮着正在吃饭的大臣们后就往王宫里走。

  君王诏见,这可是大事啊!所有的大臣们都马上放下碗筷,火急火急的跟着内侍跑进了王宫,就连当时权侵一时的权臣渊盖苏文也同样如此。

  王宫大殿,高丽国群臣与君王高建武正在进行着另一类的pk。

  “说啊!你们倒是给我拿个主意啊?现在怎么办?唐军离我们平壤只有不到二十里了,你们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你们倒是说话啊!为什么一个个成哑巴了?”

  高高在上的王位上,高建武指着一位又一位的大臣发出属于君王的咆哮。在这一刻,高建武才能感受到身为君王的威严。看着殿下那站成两排耷拉着脑袋的大臣们连大气也不敢喘的模样,高建武想高兴,可是最终还是高兴不起来。要知道,自渊盖苏文这一权臣崛起后,他高建武就已经失去了对朝堂的绝对控制力。每当自己宣布一条利国却不利于大臣们利益的法令时,就会遭到以渊盖苏文为首的众多大臣的激烈反对,每次都是以自己君王失败而告终。现在好了,这回渊盖苏文都被自己指着鼻子骂却不敢开口辩解反抗,按理说,自己该高兴才对啊?但是,一想到自己这回的威风是建立在国朝极大可能被覆灭的前提时,高建武就高兴不起来。高句丽传国数百年了,难道说真的要在自己手上亡国吗?

  能坐到君王,能做到大臣,能做到可以跟君王抗衡的权臣,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是傻子!或许在唐军刚入侵的时候,强硬派的渊盖苏文或许还有勇气和把握跟唐军一战。不过,当前线的战报不停传来后,在历史中留下浓重笔画的渊盖苏文也彻底的失去了与唐军交战的信心!

  或许当高丽被吞灭后,自己的生活会失去很多权利,但是总归还是活着不是?不过,身为君王的高建武就没那么好运了,死的可能性很大,被囚禁到死的可能也很大,总之没什么好下场就是了。

  聪明的大臣们心里都雪亮着呢,对于即将大限将至的高建武,他们实在是没什么心思在反驳了。你要骂,就让你骂过够吧。

  至于砍下高建武的人头做献城之礼的想法,渊盖苏文是想也没想过。熟知中原历史文化的他门清着呢,自己要是真这么做了,中原的皇帝肯定不会给自己好结果。一个连自己的君王也杀的人,你还指望别的帝王对你有什么好脸色?

  “你们这些蠢货!平时叫嚣的那么厉害,怎么这会软了?你们都给我滚!赶紧给我滚!”

  见这些群臣们一个个打定心思不坑声,高建武也一点耐心也没有了,将自己的印玺狠狠的摔在地上,高建武红着眼睛发出了末日君王的咆哮

  月黑风高夜,也不只是适合杀人而已,同样也能为做些偷摸之事的人提供良好的掩护。

  白日里,咽着口水心急的看完魏征将那数十口大箱的黄金白银清点完然后贴上封条,那时候的陈南,纠结的内心的就别提了,要不是这些黄金已经打上了李世民的标签,陈南早就把魏征给拍到一边,然后两手一挥,将那些黄金给收到自己的口袋。

  在焦急的等待中,黑夜终于来临,而且比昨天的夜晚更加黑暗,只能借着丝丝的月光看清楚前方一丈距离的事物。

  荣城才经历过火炮的袭击,城里的百姓到现在还没有从那震天动地的阴影中回过神来。这天一黑,所有的人都是回到了自己的居所,关上门,然后诚恳的企求上天能早点把住在城里的那些恶魔给送走,最好是永远都不要再相见。因此,整座荣城都显的空荡荡的,除了背负了使命不得不穿梭在荣称不停巡逻的士兵外,就没有一个人影游荡在这一座边陲小城了。

  “处默,快,赶紧带路。”

  陈南这一天是怎么也耐不下心睡觉,受到白天那些黄金的刺激,陈南一想到程处默说给自己藏起来的黄金比上交朝廷的还要多后。陈南的心就好象被一只猫爪不停的挠着一样,痒的不行。这会终于见天色黑了下来,换上夜行衣,一路飞檐走壁便准确的窜到了程处默房间的窗户边上。

  只听‘吱呀’一声,就见窗户被打开,一张如狮子一样的脸便探了出来。

  “师傅,你那么早就来了?我还以为怎么也要等到两三更天呢。咦?你真的是我师傅?”

  看着程处默那张明显跟年纪不匹配的脸,陈南就没啥好气,一巴掌将程处默的脑袋给拍了回去,同时不忘叮嘱道:“速度点,快去换衣服。也不知道你这人是怎么长的,明明才十七八岁的人,却偏偏要留着这一脸的胡子,弄的跟藏獒一样,也不嫌给我丢人。”

  果然,‘棍棒底下出小弟’这句话真是没有说错,挨了陈南一巴掌后,程处默还真不敢废话了。连窗户也不关,从床底拉出一个大木箱子后,两下就把自己身上的外衣给脱了下来。然后换上箱子里的夜行衣后,一个鲤鱼跃龙门,直接一个纵身就通过那个窗户窜了出来。

  谁知道

  “哎哟!卡住了,师傅快帮帮我啊!”

  看着程处默扭着屁股,却怎么也不能将被一颗大树树枝夹住的脑袋给弄出来的动作。陈南的脸的一下子就黑了,你个笨蛋!师傅教你的武功是用来搞笑的吗?好歹你也是一个大成境界的高手了,怎么还会被区区一件死物给难住?更重要的是,你丫的不能小声一点吗?你难道就不怕把魏征那老家伙引过来?

  走到脑袋被夹住的程处默面前,陈南一脸黑气的扬起手,然后

  “师傅,你轻”

  在见到陈南那张仿佛死了爹妈的模样时,程处默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待到他见到陈南扬起手后,程处默哪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求饶的话还没说完呢,程处默就只觉的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情不自禁的就扬起右手一个劲的摩擦着自己火辣辣的脸。

  “师傅,你就不能轻点吗?真的很疼的。”

  虽然自己如愿的摆脱了那颗该死的大树的纠缠,但是此时的程处默却真心希望不要陈南的帮忙。揉着脸,从地上爬起来,看向陈南的眼睛中满是幽怨之色。

  心思早就被那些黄白之物所填满的陈南,哪还有心思在这听程处默的墨迹?一脚踹在程处默的屁股上,陈南就把自己为人师表的威风给发挥的淋漓尽致,:“少废话!赶紧带路!跳个窗户都能把自己的脑袋跳到树叉上,你还感觉很光荣是吧?我告诉你,要是等下我发现那些黄金没有你说的那样多的话,你看我怎么把你红烧加清蒸了!”

  陈南啥时候是认真,啥时候是虚伪,这两种情况,程处默还是看得出来的。见到陈南那一副冷冰冰的表情,程处默不敢再吱声了。捂着生疼的脸蛋和屁股,就做贼一样的朝着某个方向走了过去。当然,程处默也不是善男信女,对陈南,他不敢有啥不满,但是对那蹲窗户边上好几十年的大树的话,程处默哪还有什么顾忌?在转身那一瞬间,程处默就决定了,等天亮以后,一定要使出自家的家传绝学,不把这让自己丢脸又挨了两次揍的死树给砍成碎片的话,那是肯定不会罢休的!

  对于程处默的宏愿,陈南肯定不会知道。就算知道也无所谓,只要程处默真的给自己藏了那么多的黄金,就算他要把金之林的老家砍成废墟,陈南也不会有啥意见,说不得还会帮上一把手呢,毕竟人家处默的的确确是立了大功不是?当然,就此时的陈南而言,这样子的想法是肯定不会出现的。他现在可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