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沙场桃花,青丝白雪(二)(1/2)

加入书签

  被鲤鱼吞入的一瞬,李祀眯着眼睛望着那两具壮硕尸首,在他眼中丝丝缕缕的红色淡光被提取而出,化作两枚杀字符録,被无形气机牵引,自行融入红莲之中。

  命池之中化入两股气数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如今的李祀也未必缺这点补益,但这两名西凉士卒所能带给李祀的东西也不止那点气数,在气数

  此时若去看那红莲花苞之内,几十枚暗红色杀字,如众星捧月般围绕着李祀所剩的最后两枚金色杀符转动,杀符与这株灵苗也不知是谁在滋养谁。

  也算是意外之喜,李祀前几天就发现,杀死一名西凉士兵所提取出的血肉精华,竟然比得上一只普通老虎的三分之一,想来是因为人乃万灵之长的缘故。

  在这种情况下,李祀使用杀符杀人简直肆无忌惮,就像是一名抢夺气运的大贼,而每杀一人却刚好能在对方身上得到消耗的弹药补充。

  这是大好事,但却让李祀惊起一身冷汗。

  试想一下,得到这株灵苗者,苍茫人世,芸芸众生,寻找那些没啥反抗能力的老幼挥刀杀去便是,看着自身气数几乎无穷无止的增加,直到长生不死。

  杀一人,杀两人,杀十人,杀百人,杀千人万人,杀到天下积血浮船,堆尸擎天。

  在无比的诱惑面前,是能让任何一个道德君子变成杀人禽兽的。

  若非有当年嬴政滥杀无辜天诛之鉴,李祀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一狠心杀无数人换取长生八百年。

  杀人夺运也要筛选目标,比如眼前这位百夫长,一身气数充盈,而孽气却很淡,杀之确实可夺运,却也要遭受反蚀,最后夺取的气数是否高于削减的不能确定,况且要给自己凭添一份孽障,李祀可绝不愿意。

  练气士比起凡人更明白气数增减,像是看得清每一文铜板得失的持家主妇,所以更加小心翼翼计算得失。

  世人不知或者不信鬼神气数之事,行事反而肆无忌惮,就像是小凉当初强杀那只异兽白虎,若非李祀出言提醒,那只畜牲死后化鬼神,因果牵引之下难免要在几十年后小丫头老死散运之时报复。

  而且在阴土之中,也难免那畜牲不寻小凉亲眷偿清杀身之恨,。

  不过小凉师父,生时是个朽老之人,死后若想化鬼神,以其生前气数公德,虽未必作紫,但阴土之中纯青大神也定然要多出一尊,倒也不怕它寻来。

  轮回往复,循环不休,阳世之人天生凌驾于鬼神之上,可若真有不知轻重,因一时气数极强,而横辱鬼神者,等它日堕于阴土,必然也要被清算。

  因此小凉强敕孔仲尼,等她老死之后,那位儒家圣人也不知会如何,不过若是小丫头能在生前罢黜诸儒,孔子格位必然受损,其中祸福难测。

  而董卓则更是如此,万事跋扈暴虐,看似强盛,却也只是烈火烹油,任凭他手握数十万精兵,在天道盈亏之下,失了天下人心后,也很难真正做个皇帝。

  ……

  李祀清点了手中的杀符,虽然不算富余,但至少能支撑他向北再推行三百里地,哪怕遇到一百人以上的军队,逃命不是问题。

  李祀将望气之术施展到极致,可以察觉到两道冲天大命格,盘踞在三百里内,哪怕是这个人杰天骄辈出的时代,这种级数的命格也属于罕见,就是不知是何等人物,若是文人还好,一旦是武将,那绝非此时的李祀能匹敌。

  当初在白村深山,初见庞统之时,李祀只观来者气数磅礴,还以为是何等凶物,不得已服药而避,但来者只是个和蔼可亲的胖子。

  由此看来,望气之术固然玄妙,但仍有其局限之处。

  李祀这七八日断续杀人接近三十,全都是西凉军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