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六一章打不垮的和平(1/2)

加入书签

  “政客就是政客,聪明的时候算死神仙,蠢起来猪都不如。”

  “一点没错。”

  战场一起打拼的人没有顾忌,韩林儿的话引来周围人频频点头。在联邦,尤其在军中,人人都知道姬鹏帝国为何迫切地想要签署和平协议,铁木堡。

  算起来这是联邦军队的失误,早在军队入城前,雷鸣中将在最困难的时候把手里仅有的能够作战的五千精锐派往铁木堡,更早些时候,牛犇刚刚走出鬼见愁山谷,就让牛栋带走一半机甲追击山本,希望能顺势拿下那个战略要地。后来与雷鸣商谈索沃尔自治方案,牛犇又向其强调一遍铁木堡的重要性,但未得到回应。倒不是中将的眼光不及牛犇,而在于两人对城内局势的判断差异。牛犇认为,索沃尔不至于生乱复归以往,前指应该乘胜追击,集中一切力量压迫姬鹏帝国。但在雷鸣眼里,彼时城内尚未安定,场外千里苦寒,联邦军队修整不足一月,掌控索沃尔尚且面临诸多困难,无力继续进攻。即便咬牙把派军队出去,他们要在物质严重短缺的条件下呵气成冰的季节疾行千里,行吗?

  路上会造成多大损失?时间能否赶上?试想那边的战斗如果顺利,这些人等于白去,若那边的战斗不顺,甚至已经溃败,这支仅剩半口气的援军能干什么呢?

  不要忘记,索沃尔背后还有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霍夫曼帝国驻地。虽然在原有势力当中,霍夫曼帝国站地最少,兵力最弱,之前遭受过损失,然而那毕竟是正规军,背后是一个比华龙更强大的帝国。这种存在,仅仅依靠往日情报下判断是不够的,必须留有后手。

  索沃尔的回归等于天上掉馅饼,接好就是丰功伟业,此刻弄险,不亚于买彩票中了头奖的人马上把全部奖金砸进去再买,疯狂到了愚蠢。

  老实讲,无论换成哪位将领在雷鸣的位置,多半会做出同样选择。私下里,前指有人怀疑牛犇提议的动机,时有非议察觉到这股暗流,雷鸣中将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决断与铁血,将几位校级军官撤职、甚至关押,之后他也只能在心内祈祷牛栋与援军顺利完成任务,至少能够坚持下去,同时他希望云潮能早一天消退,与后方快点连通。

  遗憾的是,联邦的好运气似乎因为索沃尔回归用光了,姬鹏帝国的援军先一步赶到铁木堡,参战总兵力达到好望角驻扎兵力的三分之二以上,铁木堡之战,联邦军队遭遇好望角战争以来最沉重的失败。不仅如此,由于雷鸣派出去的队伍人数太多,补给不足,原本可以凭借机动求生存的牛栋受到拖累,导致灾难性结局。最终结果,总数近六千人的进攻队伍,最终退回索沃尔不足八百,其余全部葬身荒野,极少数成为俘虏。

  值得一提的是,联邦军队的伤亡近半数是在撤离途中发生,那些伤、病者无法挨过严寒,还有些人遇到这样那样的事故,不一而足。

  千里征程,遗尸不停,待与前指取得联络,赶去接应的人看到的根本不是一支军队,而是一群会只呼吸的行尸走肉。负责指挥、并且全程参与战斗的牛栋昏死在座舱,十数日后方醒。

  即便到了现在,幸存的将士依旧没恢复,其中因病因伤者不提,身体无恙者背负着难以想象的精神负担,难以走出阴影。譬如牛栋,当初那样严酷惨烈的战斗中没有倒下,现如今却几乎成为废人,整日买醉,几乎不会做别的事情。

  就战斗本身而言,这是一次毫无疑义的惨败,但却没有谁怪罪参战将士,相反为其感到敬佩。他们的对手拥有高墙与后壁,充足的物质,人数也不比己方少;相比之下,牛栋率领的装甲部队情况不错,但是后来赶到的五千援军实为疲兵。

  这其实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联邦将士给对方造成的杀伤与己相当,以攻坚战的标准来衡量,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正因为如此,当战斗结束、联邦军被迫朝索沃尔撤退,铁木堡内帝队不敢跑出来追击,也没有力量朝索沃尔发动进攻。

  帝国与雷鸣的想法类似,一方面希望那支凶狠进攻军队冻死在雪地,同时希望索沃尔的小野能坚持下去,等到春暖花开,云潮退却,帝国便有机会掌控大局。

  和联邦这边一样,愿望未能完全实现,如今面临着更加凶险的局面。当前,星际航道暂未恢复,索沃尔与后方的联络已经贯通,先一步走出困境。接下来,完成整顿的联邦军队势必会抢在星际通航前再度出击,在最短时间内将帝国势力扫平。

  为了这个目标,城内军队早已开始动员,摩拳擦掌,很多人熬红了眼。突然之间说要和谈,哪个接受得了。

  抛开复仇的心愿,姬鹏帝国此时提出和谈的意图如此明显,大家怎么都想不明白政府为何会同意,军部因何下令停战。

  敌之所愿非我所想,这点道理都不懂?

  “不是不懂,是没有办法。”

  人群当中也有清醒者,林杰很少为政府说话,如今站出来侃侃而谈。

  “联邦现在面临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巨大危机,与姬鹏签署和平协议,压力立刻减轻一半。”

  “常人难以想象?”有人当即不乐意,讥讽道:“我们是常人。麻烦非常人说说,什么样的巨大危机。”

  林杰罕见地没有发怒,缓缓说道:“第一,姬鹏与霍夫曼两国联盟,联邦应付一个都很吃力,绝无法承受两国夹击。”

  这是不容争辩的事实,在场每个人心里都懂。

  “第二,联邦内部并非上下一心,整顿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我可以告诉大家,这次整顿的重点就是门阀,譬如说四大家。”

  作为林家有望候选继承人之一,从林杰口中说出这样的话,谁都无法反驳。

  林杰继续说道:“第三,军改出现重大失误,政治部对军队的战斗力影响极大,调整需要时间。第四,迷航的那支舰队原本是要编入正在建设中的第三支a级舰队,突然一下子没了,不知多久才能补充回来。这么多因素加到一起,不爆发的时候看起来无事,一旦爆发,危机何止巨大,根本就是灭国之祸!”

  两条当中,前者为众人亲身体会,无需多讲,后面那个消息刚刚才知道,但不了解具体细节。

  牛犇此刻说道:“一艘太空航母,三艘巡洋舰,五艘大型运输舰,其余各类舰船二十余艘,总体规模约相当于a级舰队的三分之一。”

  嗬!

  周围人倒吸寒气,至此才才体会到舰队失踪对联邦的打击多么沉重。

  安德烈忽然说道:“舰队载有几位研究空间的顶尖专家,和一批特殊设备它的使命不止护航。”

  牛犇豁然抬头,望着安德烈的眼睛,但没有说话。

  周围人纷纷色变,心里想到一种可能。

  蓝色海星盗神出鬼没,外界传言,好望角周围有新的跳跃点可用,甚有可能是多向节点,通过它,可以在文明世界找到好几个出口。由此考虑,联邦本次发动战争,未必是纯粹为了解放索沃尔,动用那么大规模的舰队到好望角,自也不仅仅是为了护航。只不过,如今成了泡影。

  安德烈摊开手,神情无奈:“两国合作项目,s级机密。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都不能说现在这种状况,说与不说没有差别。”

  牛犇看着他说道:“泰坦和少君夫人,你与他们有过接触。”

  安德烈点头,接着摇头,“他们所知不多你可以自己去问。”

  牛犇淡淡说道:“我会的。”

  因为这个插曲,之前的话题被打乱,众人心里因为和谈所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