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情义无价(1/2)

加入书签

  无争在自己的床上躺了三天,躺得自己都觉得发霉了。

  总是处于半梦半醒之中,这自然摆脱杉儿所赐,无争不知道她在给自己的药里下了什么,总是醒来就喝药,喝完又昏昏沉沉地睡去。

  杉儿送来的药,无争纵然不愿意喝,也喝下。

  这期间,只觉得迷迷糊糊间,有人在床边跟自己说话,却无力应答。

  第三天。

  他实在不愿意睡了,便央求道:“杉杉,不喝了可以么,我都快睡糊涂了。”

  杉儿道:“不行,你必须睡上七天七夜,这样,你才能恢复得好些。”

  无争道:“哪有这么治病的,让我这么迷迷糊糊地一直躺着。”

  杉儿道:“我是大夫,我说了这么治,就这么治,快喝了?”

  芷柔应声而来,柔声道:“相公,你就听姐姐的吧,好好睡觉。”

  “这”无争满脸无奈道:“那我躺着,哪儿也不去。”

  “不行,喝。”杉儿把药堵到无争的嘴边。

  芷柔亦坐到床边,示意无争靠在自己怀里。

  无争笑道:“还是芷柔会体贴人。”说罢,把身子贴了过去。

  芷柔连忙将无争紧紧抱住,杉儿趁机捏住他的鼻子,笑道:“你可不许挣扎,妹妹肚子里可有你的宝贝儿。”

  她这么一说,无争只好乖乖张开嘴,让杉儿把药灌进去。

  事毕,无争无奈道:“我真后悔娶了两个夫人,再加上一个,便是诸葛了。”

  “后悔没用。”杉儿笑道,“今天会清醒久点,让雪儿陪陪你吧。”

  说完便起身去把孩子抱来,递给无争。

  无争对着雪儿道:“哎,你娘亲真坏”

  那小丫头似乎听明白什么,顿时“咯咯”直笑。

  杉儿道:“孩子这么大了,你都不好好陪,这几天,我一直让她在你身边玩着,她高兴的很。”

  无争道:“我梦见一只小兔子在舔我,难不成是雪儿?”

  “嗯。”芷柔笑道,“她最喜欢的就是抱着你的脸啃,估计是要长牙了。”

  无争道:“我这一天天的,也不洗脸,多不干净啊,怎么让她啃呢?”

  杉儿笑道:“芷柔会替你擦干净的。”

  无争笑道:“那就啃呗。”

  他抱起自己的女儿,一脸慈爱。

  杉儿道:“娘经常过来看你,陪你说话,这会儿醒了,她又没来,哎。”

  无争道:“怎么,不是你们再跟我说话,迷迷糊糊的,也听不清,她说什么了?”

  杉儿道:“无非是交代些事情,对了,她说,让我们以后不要在此处住了,都去平雁山庄,不愿意,再盖一家,这儿毕竟是他人旧宅,不吉利。”

  无争想想并没有回话。

  芷柔柔声道:“相公,你是怎么想的?”

  无争道:“那这儿就不要了呗,这里地处偏僻,以后有了孩子们,出没也不便,再加上这些房子都是旧宅,前人都已亡故,确实不好,我们倒无所谓,我不想孩子们在此处生活,你们两个的意思呢?”

  “我们两个有什么意思呢,你去哪儿,跟去哪儿。”杉儿道,“但去了平雁山庄,离扬州城近啊,我可以去逛逛,不然天天窝在这屋里,会疯的。”

  芷柔道:“我也觉得还是去自己家里住踏实,这个宅子总是让人不舒服,阴森森的。”

  无争笑道:“这但不至于,只是这边没人而已”

  话没说完,睡意又来,他无奈地笑笑,身子靠下便昏沉沉地睡去了,只是孩子还在手里。

  芷柔连忙将孩子抱起,为他整理好,又重新把雪儿放到床后,怕她爬落下来。

  忙完这些,芷柔疑问道:“姐姐,什么药是要睡上七天七夜?”

  杉儿笑道:“糊弄他的,我只是在药里下了安神药,让他不得不乖乖地睡着。”

  “这样。”芷柔道,“也好,让他乖乖地睡着,不然总是不见人。”

  杉儿道:“正是如此,旧病未愈,总是乱跑,什么时候好,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所以没有办法,我必须把他放倒。”

  芷柔有些忧伤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相公的身子,很不好,只是有多么不好,你能告诉我么?”

  杉儿道:“多么不好,我也不好说,只是他每复发一次,都比上一次中,总有一次会撑不住的,这事我们知道就行了,不要跟娘说。”

  “我明白。”芷柔满脸伤感,默默地爱抚着无争的脸,却不知道跟他说些什么。

  杉儿柔声道:“你后悔吗?”

  “后悔什么?”芷柔疑问道。

  杉儿道:“后悔成为他的女人,未来,真的很迷茫。”

  “那姐姐你呢?”芷柔反问道。

  杉儿道:“不后悔,拥有过,不在乎天长地久。”

  芷柔道:“我何尝不一样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