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退路(1/2)

加入书签

  一边这样想着,她一边在心里告诫着自己。

  不要瞎想,肚子里的孩子要紧,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不管安王抱着的是怎样的心思,至少她不能放弃自己,不管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还是为了她身边这几个把她当成了主心骨的丫鬟们。

  在店里并没有逃离的机会,按照洛青菱的性子,往往都是要谋定而后动的。

  在没有了解的况之下,贸贸然的就逃离,这个城市对于她们而全然是陌生的,就连要躲到哪里去都不知道。而且虽然劫持她们的人只有一个,可是看到他行事那般沉着淡定,还有他走路的姿势和眼神,便可以知道这是一个绝对的高手。

  只有有所自恃,才会敢于一个人带着她们所有人。

  虽然她们都是女子,可毕竟以一人之力要看住所有人毕竟还是麻烦的。

  出于对劫持她们的男子的忌惮,洛青菱并没有贸然逃离。要知道对于这样的高手而,失去警惕是很难的事,而一旦有机会那便仅有一次。若是随意浪费掉,那今后便是连这般出来吃饭的机会都没有了。

  洛青菱尽量的让自己和身边的丫鬟表现出顺从来,这样虽然不至于能让对方全然放弃警惕心,可是不会再像之前那般顿顿饭菜下迷药了。

  也正是因为她们表现出来的这种顺从,对方也很是给面子,之后给的饭菜里都没有下迷药了。

  由于这个关系,洛青菱也终于可以开始在心里计算自己这行人所在的位置了。

  她之前的推测并没有错,这辆马车是往着鞑靼的方向去的。虽然并不知道这人怎么有穿过两国边境的信心,不过这个方向是没有错的。

  越往鞑靼那边走。便越是荒凉,到后头都没有城市了。只有无边无际的黄沙或者是草原。

  到了这里,更没有逃离的余地了。

  四处没有躲藏的地方,都是一眼可望得到边的草原,她们几个也没有在草原上生活的经验,更别说洛青菱的肚子里还有个孩子了。她们要怎么生存?怎么觅食?

  也许是同样的有这样的想法,那个劫持她们的男子对她们放松了警惕。

  几个人能够时不时的出来望望风,还有侍书终于可以求着那男子弄些药材来,替洛青菱保胎了。

  侍书此时坐在马车里头给洛青菱把着脉,面露担忧之色。“主子身子本就不好,这一胎能怀上本就不易。原本想着在安王府里必定会有很多经验丰富的御医,便是体质弱些倒也没什么,却没想到生了这样的事……现在主子风餐露宿的。又思虑太多。这胎……”

  她没有说下去,怕说的太多引得洛青菱难受。

  不过她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洛青菱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一胎……怕是保不住了……

  她神色复杂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心里觉得难受。这毕竟是她的第一个孩子,也大抵会是她和安王唯一的一个孩子,今后再想,便是再不能得的了。

  看到洛青菱黯然的表,侍书赶忙开口安慰。

  “主子莫要多想,只需主子放宽心。再好好调养身子,还是可以保得住的。”

  洛青菱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说什么。几个丫鬟各自对视了一眼,眼神里都有着忧虑。前途未卜,将来如何还不知道,这孩子又……

  也不知安王爷究竟是怎么想的,难道真的如那几个路人所说,是故意想放弃她们主子,好迎娶厥尊公主的么?若是如此,也未免太叫人寒心了。

  几天之后,马车到了边境上的一座小城。

  其实也不能称之为小城,而应该叫做村落。这里便是从大韵前往鞑靼的最后一个可见人烟的地方了,那男子也需要补给一些东西才好上路。所以这村落虽小,但是却十分重要,相应的物资也不算贫乏。

  洛青菱沉默顺从了一路,到了这里,终于有了可以逃离的机会。

  在那男子给她们下了迷药之后,便离开了马车,去了村落的前头去购买必备的东西。洛青菱几人事先让侍书弄出了可以保持清醒的药含在口中,在那男子走了之后几个人便立刻坐了起来。

  也是那男子见她们一路上都十分老实,所以略微大意了些,也才有了这么一个机会。

  紫鸳微微的撩开了一点窗帘,对着马车里的人点了点头。春香沉着脸出了马车,很快的马车便动了起来。

  虽然嫁给吴小哥的是侍书,但是侍书从来都学不会驾车,反倒是春香,似乎天生对此有些天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