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零二有多少强大之处存多少化雾之水(1/2)

加入书签

  有多少强大之处?存多少化雾之水?

  瑶池派与通天派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而另一边至理门的大部队也绕出了黄语的迷阵,在闽教习的命令下,全速赶向瑶池派大本营。

  “哼!不甘心吧!”一声娇斥,那彦真娜距离那人十米左右,此时开口说道,一股神秘无人察觉的力量将那人上升的气势打断,紧跟着下降很多,如同漏气的气球一般。那是那彦真娜的劫掠之道发动,竟然生生掠走了对方突破的气势和气运,同时,她的法相将那人的法相彻底击溃,伤害反应到那人身上,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萎顿在地。

  “与人为敌,自然要做好死亡准备。”黄语淡淡说道,抽出了巨剑,他知道,对方已再无反抗余地。

  “他自己取死,赖不着我们。”那彦真娜收起法相,纵身来到那人面前。

  “他的结果乃是因大势而死,一人之势实在是太弱了。”黄语说道,那人眼神涣散,四肢瘫软,离死不远了,但修士生命极有韧性,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我来送他。”那彦真娜看出黄语有些不忍,同时也有一些感悟,所以接过了这个工作。龙牙砸下,那人脑浆迸裂,死得不能再死了。小八飘荡而出,静静等在那人头部上方,等着对方元婴脱离身体,成为他的养分。

  那彦真娜击杀那人,至少掠夺了对方两成所有,不仅包括对方的灵力、气血……甚至包括气运和命运的能量,一一被掠夺成为了她的东西,不过这一点她不知道,而黄语也不清楚,就算是能看到过去未来的和尚,无物可阻挡的道士都不清楚,所以劫掠之道才被称为是极其霸道的一道。

  “两个金丹巅峰竟然击杀了一个元婴巅峰!”

  “说出去一定很招笑。”

  “的确,我现在就想笑,可是笑不出来啊。”军队中大部分人都关注着那场战斗。

  “王哥,你之前说能打五十个金丹?”出声调侃王哥的是一个刚入元婴的修士。

  “你以为金丹都那样?一般都是一下就碎的。”被称为王哥的那位是军中老牌元婴巅峰,战斗力惊人,但他也没有底气说能够抵挡住黄语和那彦真娜二人。

  “是啊,寻常金丹,在三元力之下,一刀劈过去碎一个,刀气碎一个,刀意逼疯一个,法相一招一个,具现一下一个,我们一次可发出五种不同攻击,五十个金丹只需大概十次攻击,耗费数息时间而已,你以为王队长是吹的吗?”另一人说话了,在元婴巅峰眼中,金丹如鸡蛋鸭蛋一般容易碎。

  “你们没发现吗?这两人直到现在也没有露出疲惫神色,体内似乎还有用不完的力量。”

  “圣女还好解释,瑶池派的人阵独树一帜,圣女一般能承受两组人阵,力量几近无限,但这黄语依仗的是什么啊?还敢直接冲到元婴巅峰修士身边近战,而且完好无损,还杀掉了对方,是杀掉,不是击退,这两个金丹可不能简单的视为金丹。”

  “这新晋圣女也不一般,法相可离身十数米,且灵性十足,单方面压制对方法相,几乎没有受到反击,要知道动物类的法相都相对灵动,有稍许自主性,一些本能即便不去指挥也会发挥出来,但结果摆在那里,接受却有些难度。”一位女军官说道。

  “那个黄语都没有让他的法相参战,而是直接放飞了法相,现在那法相还拖着几个元婴修士,这一点不更神奇吗?”

  “嗯,关于这一点,第一军团的几个妖孽也能做到,上层高阶修士应该知道原因,但就是不说,只是让我们接受即可。”

  “是啊,这之前谁能接受两个金丹修士击杀一个元婴巅峰修士这种事呢。”观察中的军人中弥漫着震惊、怀疑自我、无奈唏嘘等复杂的情绪。

  “谁认识那个吞吃了元婴体的那头妖兽?”

  “应该是变异了都炎蟒,很多妖兽都喜欢人族的元婴,并不奇怪。”

  “炎蟒能飘在空中?”

  “所以我说它变异了。”只有这两个人注意到了小八,妖兽一族与人族关系算得上是最好的了,妖兽与人组合十分常见。

  “通天派彻底溃败了。”有人说道,却并未引起什么关注,众人还沉浸在之前的情绪中难以自拔。

  “工作,别忘了你们的职责。”周团长淡淡说道,众人心中一凛,端正了态度,他们主要是监察这场生存战,保证无人作弊,还有就是发现一些人才,拉入军队。说完之后,周团长抚须思索,额头紧皱。

  “敌军已溃,进攻敌方大本营。”通天派全线溃败,清圣女第一时间来到黄语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