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零开始的土公仔事业2(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siteisunknown从冒险家协会接过任务的我,了解到这次协寻的对象并非冒险家,而是一个商人,失踪约一个礼拜了,我看八成是凶多吉少。

          嘿嘿,平常在冒险家的身上都能搜出一堆值钱的东西,那种出外旅行的商人就更不用说了,这下铁定是赚翻啦

          但问题来了,最后一次他与家人取得联繫时是在一个礼拜前,当时他正巧在从隔壁镇回来的路上,唯一得知他是在镇外失去联繫的,虽然路线是有,可是这范围那麼大,叫我去哪裡找呢

          虽然说他右手无名指的戒指可以表明他的身份,但我连他死在哪都不知道,找他简直跟大海捞针没两样,搞不好事情的发展比我想像中的更糟,像是被野兽抓去当晚餐啊,或是被仇家杀人灭尸都有可能,唉但是这任务的酬劳还不错,而且达成的话,以后能接的任务就愈来愈多,这麼好的机会可说是可遇不可求啊

          也只能看幸运nv神是不是对我微笑了。

          嗯刚才我眼睛的餘光好像扫到了甚麼东西,回头一看,看到了一群苍蝇在一处c丛乱飞嗯该不会是

          我走向那堆c丛翻开一开,果真是具人的尸t,而且特微就跟这次任务简报上描述的一模一样,哈哈看来这一次幸运nv神是站在我这边的。

          瞧他身上穿金戴银的,看来这一个月都不愁吃穿了,不过要拔掉能证明他身份的戒指恐怕有点困难,毕竟身t都水肿成这样,算了,像往常一样值钱的东西先拿一拿,再来把他的手指锯掉来拿戒指,最后再用c蓆包一包找个地方埋起来吧。

          金妖兽想不到我居然敢作这种事情,这到底算不算是一种成长呢

          算了,该作的都作了,接下来就用c蓆包嗯

          啊哈瞧这傢伙的腰带扣闪闪发亮的,该不会是纯金的吧。

          该死,这时候偏偏找不到小刀,妈的,只好把他的p带解开好了。

          哎呀。

          突然在我身旁传来了人声,转头看了一下这声音的主人,原来是一个年纪大概十四岁左右,穿着西装配着短裙的金se捲maom,正坐在不知道从哪来的庭园椅上喝着茶,不知道是在假鬼假怪甚麼

          妈的,甚麼时候不假鬼假怪,偏偏在我解开大叔p带扣的时候才跑来假鬼假怪,这下真的尷尬了,他该不会以为这要猥褻这具大叔尸t吧妈的,该怎麼办算了,先骂回去好了。

          喂看虾饺啦,没看过别人收尸逆

          哎呀,原来是收尸啊,我还以为嘖嘖嘖嘖

          妳以为怎样啦,有话直说好吗少在那边假鬼假怪。

          唉,我以为作这门工作的人,是最了解对於亡者的尊重,将死人身上值钱的东西拿回去收为己用只不过是传言而已,想不到今天居然让我亲眼见识到了。

          见识到了又怎样,你要把我抓去关逆我跟你讲啦,他身上的东西我只是暂时先帮他保管罢了,将来有一天要还给家属的,小孩子懂甚麼,再说妳没事跑来这裡g麻,不用上学逆

          我只不过是坐在这边喝茶罢了。

          放p妳没事坐在这边喝茶g麻,这裡除了欧吉桑的尸t外是有虾饺风景好看妈的,还喝茶咧誒我k子裡有一壶现泡的冻顶乌龙茶妳。

          何必那麼兇呢阁下今天被饮料店的人嘲笑也没见您火气那麼大啊。

          哇靠这小鬼懂不懂大人世界的规矩,在这社会上那有可能那麼爽可以像妳一样天天乱讲话的唉年纪那麼小就比别人还会讲g话,真不知道妳爸妈是怎麼教妳的等等

          妳妳从甚麼时候开始跟踪我的

          嘿,从您经过饮料店的时候我就开始在追踪您了,想不到您居然都没有察觉到,甚至最后您裡开饮料店时和我短暂四目相j后,还是察觉不到四周有甚麼异常,唉看来是我太高估您了。

          蛤那又关妳p事喔。

          嘿,毕竟加西亚小姐也提起过您,要不是有您的协助恐怕她是难逃一死呀

          加西亚妳说的难道是莎比娜

          正是。

          妳跟她是甚麼关係

          嗯可以说是同事吧。

          莎比娜的同事难道说自从上次那场战役之后,莎比娜背后的组织已经开始注意我了我现在唯一知道的是,她背后的组织目前正四处进行回收魔书的工作,我猜目地大概是解决掉利用魔书为非作歹的魔,毕竟听莎比娜说,这似乎有利於提升魔法师在这国家的地位。

          不过这人小鬼大的小mm看起来并不像莎比娜那麼好应付,她到底找我是想g甚麼呢就单刀直入的问好了,看她想玩甚麼把戏。

          那妳又是为了甚麼来跟踪我

          我跟踪你当然是来评估您有多少实力,来推测您是如何打倒魔书持有人的,照这样子看来唉看来您可真走运。

          蛤妳现在是在讲虾饺妳是有在现场看过哦,而且莎比娜那天自己ai耍帅被修理的狗吃屎倒在路边不省人事,她怎麼可能会知道我当时有多英勇,在那边喇叭嘴。

          很多事情不一定要眼见为凭,从阁下的言行举止就大概可以推论出您的实力不,是推论出你是个甚麼样的人。

          哦,说来听听

          真的要讲吗,我担心这恐怕会伤害到阁下啊。

          你娘咧,这捲maom从头到尾一直尻洗我是尻爽了没妳跟踪我的目地难道是找机会吐我槽吗

          妈的,我现在拳头愈来愈y了,妳还在那边跟我喝茶,假鬼假怪也要有个限度,只见她放下手中的茶杯,用那种好像是在看路边小狗的眼神看着我说。

          方才我看那饮料店老闆讲的话更过份啊,怎麼不见您如此大动肝火呢

          难不成您欺善怕恶

          妳现在是在讲虾饺妳现在是在讲虾饺蛤

          哦,我只是怀疑您是不是跟其他以收尸为生的人一样,手脚不乾净,将死者的遗物占为己有也罢,就连做人处事的态度都叫人摇头,遇到软的嚣张的跟甚麼似的,遇到y的就跟g儿子没两样哎呀,拳头别握的那麼紧啊,我可没有在说你啊。

          你娘咧小mm,出社会了没断n了没啊懂不懂甚麼叫长y有序啊,告诉妳,这社会哪是妳想的那麼简单的蛤知不知道随便乱呛是会死很惨的啊

          哈,这就是我跟你的不同了,如果我是你的话,那饮料店老闆敢这样跟我讲话,我不但会反击回去,还会要他心甘情愿的跟我道歉,长y有序这概念嘛呵呵,恐怕只适用在你这种人身上。

          你娘卡好咧,年纪那麼小,g话比别人会讲,是没被人打过逆

          誒等等,她都说她是莎比娜的同事了,而且臭p到可以开臭p公司的程度,实力八成是非同小可可恶,打也打不过,就只能乖乖的被她尻洗吗

          算了,输人不输阵,拿这大叔的鞋来砸她算了,真希望能用这隻鞋塞着她的嘴,看她还敢不敢再讲g话

          吃屎吧妳我奋力的一丢

          咦奇怪了,我刚的确是把鞋子丢出去了,但鞋子飞到她面前的时候,只见她手指一弹,那鞋子的凭空消失了

          嗯唔回过神来这隻鞋居然跑回来塞住我的嘴

          唔唔

          天天啊好想吐吐不出来

          这时候那个nv的站了起来往我这走来,她想g甚麼

          容我作个简单的自我介绍,我叫泰勒詹姆士罗奎,和国内大多数魔法师一样,都是从学校t系出生,但我从完全不会魔法到现在儘花了叁年,能力就已经超越了许多前辈,当然我想这不是因为我太强,而是因为我的前辈都是群没用的傢伙,总之对我来说,比起辈份,能力才是最重要的,有能力的话,就可以像我一样,教训像你这傢伙一样无能的前辈啊。

          话讲完,她便用手把我口中的鞋子往更裡面塞哦哦哦我的天

          你以为我跟莎比娜那傢伙一样好戏弄吗,原本以为你是甚麼能人异事,想不到只不过是走了狗屎运的废物成事不足就算了,跟别人讲话连个最基本的尊重都不懂,你这叫我该用甚麼态度对你呢

          唔唔唔唔

          这时候我看她的左手发出了奇怪的光亮,她该不会是想要把我给杀了吧

          唔唔呜呜

          我吓死了,奋力的挣脱她的手转头就跑,没命的跑,还好她没有追上来,要不然只是鞋子还在我嘴裡这下该怎麼办再这样下去我连吃饭都没办法,只好先回到镇上找救星了

          哦天啊这大叔生前是不是踏到狗屎,怎麼可以臭成这样,哦妈的,我快受不了了,别说喊救人了,我现在连吐都没办法啊,我的老天爷

          回到镇上

          妈的,哪来的神经病,没事叼着鞋子g甚麼啊

          唔唔唔唔呜

          滚开我没事陪你练肖话。

          呜唔唔唔

          妈的难道你看不出来我这是在求救吗本想说在镇上一定能找到好人能帮我解决问题,结果找了十个十个都把我当成疯子啊,我现在没办法讲话,我刁着鞋子,是谁都把我当成疯子啊

          嗯胡安,你没事刁着鞋子g麻

          这声音天啊,怎麼世界上会有那麼巧合的事,刚刚才遇到莎比娜的同事,结果现在居然被莎比娜给找上没办法了,只好拜託她帮忙了。

          唔唔嗯嗯嗯嗯嗯

          你说甚麼我听不懂,可以把鞋子拿掉吗,看起来就跟疯子一样。

          嗯哼嗯嗯嗯嗯嗯我一手指着我口中的破鞋,另一隻手想尽办法作些她看的懂的手势,希望她能懂我的意思。

          嗯你是希望我帮你把口中的鞋子拔出来这种事情你自己来不就得了

          嗯哼嗯啊呃啊嗯啊

          你想说你拔不出来吗这麼说来这鞋子上好像有g魔力,你该不会是去招惹到一个魔法师,想拜託我救你吧

          哼啊哼啊嗯哼呃啊

          你之前整我整的那麼惨,还好意思求我救你

          我的老天爷啊妳这个人怎麼这样啊,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啊,若不是我妳早就被打成r酱啦,结果妳居然算了,跪下来求她算了。

          呜嗯嗯嗯

          哇不要爬过来抓着我裙子不放啦

          呜啊啊啊啊

          噁啊你哭到鼻水都流出来啦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