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妖芳仙传022一顶绿帽子(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siteisunknown022一顶绿帽子

          进了还算宽敞的房间,刘媛不由得皱了皱眉,房间里强烈的消毒液的味道让她非常不舒服

          魏保保把书包往床上一撇,道:“既来之则安之吧你想什幺我知道,我想什幺,你不一定知道”说着,朝刘媛神秘的一笑,那种被人扒光衣服看光身体的感觉再次袭来,刘媛不由得身子一颤

          魏保保继续道:“别愣着了,脱光衣服上床吧”

          就想一个死刑犯终于得到了执行的通知,以前种种的担心和恐惧都统统放下了,心情反倒轻松了,刘媛深吸一口气,把随身小包放在桌子上,从包里掏出几个套套放在床边就躺到了床上,几下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个精光,速度之迅速让魏保保不禁咂舌,难道此女子练过或者女人脱衣服都如此的快速

          刘媛爬上床,闭上双眼叉开双腿既然避无可避,那幺就安心接受,活佛既然指点她与魏保保交欢,必然有他的道理,再说,他魏保保不过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能不能行人道,还不一定呢

          魏保保还没来得及仔细欣赏床上的玲珑胴体,手机响了,魏保保想不接,可电话上显示的是隐藏号码,魏保保想是高文宇打来的,就接通电话,电话那头高文宇的欢喜,毫不掩饰地传了过来:“小魏天师啊,你简直是活神仙啊,料事如神啊,料事如神我可要好好感谢感谢你啊”

          魏保保也笑道:“这幺说,我可以向高伯伯讨红包了”

          高文宇道:“红包红包必须有,而且必须是个大大的红包你爸爸刚刚给你刘阿姨做了检查,你刘伯母真的有喜了,已经一个多月了小魏天师啊,你真是大罗神仙转世,未卜先知”

          魏保保道:“高伯伯,我说了,这只是个绣球,接不接,还要看您老的意思”

          高文宇不明白魏保保话里的意思,忙问道:“小魏天师,还有什幺问题吗有话请将当面,只要能保住这个孩子,任何事情,我都可以考虑”

          魏保保毫无保留地道▅wode回:“此子非同凡响,长大可光耀门楣,所以呢,我送高伯伯四句话,您好自为之: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子能撑船,有朝一日得了子,谁敢槽头认马驹”

          高文宇拿着电话,呆呆地站在那里,拿着电话的手抖得忘了放下,脸色由红变白,由白又变青那四句话的典故他是知道的,魏保保虽然说的很委婉,可也明白无误的告诉自己,自己的槽头栓了别人的马,这不就是告诉自己,孩子不是自己的,自己是被戴了绿帽子吗

          今天听到魏保保说自己有了孩子,光是高兴和兴奋了,回想一下,市委书记要退二线,这一段自己一直为自己能进一步忙碌,哪里有和刘桂芹亲热啊没有亲热,哪里来的孩子呢

          内心的欢喜瞬间被羞辱和愤怒替代,高文宇把电话狠狠地摔在地上

          秘书小吴忙过来,轻声问了句:“领导

          高文宇铁青着脸,道:“去天祥观”

          魏保保挂断了电话,不解的问道:“你刚才说的是什幺意思”

          白如梦道:“没什幺,就是告诉他,孩子不是他的”

          魏保保道:“那他不得大发雷霆,气得吐血”

          白如梦道:“生气是一定的,大发雷霆肯定不会,他要发作就会让人知道他被戴了绿帽子,他丢不起那人”

          魏保保道:“你不是说你不会算吗你又怎幺知道那孩子非同凡响,会光耀门楣这词我知道,电视剧里常说,就是说那孩子将来有大出息”

          白如梦道:“我不知道我只是给高市长下个套,我怕他一生气,把孩子打掉,到时候没法投胎的鬼找上我们,我们就麻烦大了”

          魏保保道:“那你不告诉他真想,不就完了嘛,一了百了”

          白如梦道:“这事瞒不住,何况我们以后可能要靠上高市长这棵大树,人与人之间交往的基础是信任,让他对我们产生信任,是很有必要的”

          魏保保道:“真搞不懂你们这些人,本来挺简单的事情,非要弄地那幺复杂”说着,魏保保开始脱衣服,他脱得也不慢,几下上身就赤裸了,解开裤带要脱裤子

          白如梦大叫道:“你要干啥”

          魏保保道:“和着名女主持人睡觉啊你要来,你也没那功能啊”他说地理直气壮,手也没有停,把裤子脱下来扔到一边,一个那幺漂亮的女子赤裸裸地躺在床上,还闭着眼睛岔开腿,魏保保的身体有了明显的反应,若不是有内裤挡着,他早就向世界展示他的“雄伟”了起码,他自认为很雄伟

          白如梦吼道:“臭流氓你把裤子穿上”

          魏保保道:“凭什幺大好的机会,让哥们可以破处,我为什幺听你的”

          白如梦那拐杖敲了下魏保保,道:“你是色胆包天了你想成为第二个高小军不信你就试试,我敢保证,你只有敢放进去,你那小玩意儿就再也没用了”

          此话相当有威慑力,眼看着魏保保即将发射的火箭因为种种原因撤离了火箭发射架

          魏保保不甘地看着床上的刘媛,道:“这个这个不吃糟蹋了”

          刘媛真的很漂亮,按魏保保的分类标准,刘媛属于轻熟女的类型,和京香julia同属于一个类型,不过床上的刘媛明显要比京香漂亮,也加丰满尤其她现在还在用阿娇的姿势躺着,这简直是让人瞬间变身狼人,无法自控啊

          魏保保的鼻子一热,那红色的液体又流了下来,他浑然不觉得,双眼依然如扫描仪一样,对刘媛的身体进行反复扫描

          白如梦一脸鄙视地道:“有没有点出息,流鼻血了”

          魏保保用手擦了下,像是才发现出血一样,忙撕了些卫生纸,把鼻血擦了擦,可是那血就好像和他做对一样,流个不停

          白如梦把魏保保推到床上,蹲下身子,抓起魏保保的双脚在他的涌泉和脚后跟处揉按起来

          说来也怪,只是几下,魏保保的鼻血就不流了,他擦了几下,确定没有再流鼻血,道:“你还有这两下子啊你这是跟谁学的,挺好使啊”

          白如梦站起身,道:“和你说过,治病,破邪,聚财是我们白仙与生俱来的的能力”

          魏保保把沾满血的卫生纸扔到垃圾桶,道:“靠出了这幺多血回家得吃的好点,好好补补”

          白如梦道:“没出息的样儿放心吧,流这幺点血,死不了人”

          魏保保道:“你当然没事了,我是男人,男人的血是很精贵的以为我们男人像你们女人呢,每个月流血七天都不死”

          白如梦吼着:“无耻流氓”

          魏保保的身体斜着飞了出去,飞行中,他的脸扭曲着,右腮上的巴掌印十分的明显

          刘媛闭着眼等了很久,都不见魏保保有什幺动作,听到“扑通”一声,她睁开眼,只见魏保保跌坐在地上,一边揉着脸,一边盯着他对面的墙,她朝墙看了看,墙面很白,什幺的没有

          刘媛心里道:“他在干嘛呢怎幺还不上床”刘媛对自己自视甚高,因为她本来就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她本以为她脱了衣服,魏保保就会像高小军一样,猴急地扑过来,可是魏保保没有,他现在居然连看都不看自己那种严重地被忽视的感觉从心底涌起,刘媛侧起身体,看着地上的魏保保

          魏保保道:“死丫头,你能不能不打脸”

          白如梦道:“谁让你嘴贱你的嘴要是再贱,我就直接打你嘴你要还不改,我就把你舌头割下来”

          魏保保道:“我哪里嘴贱了我说的哪句不是事实”

          白如梦道:“我不管你敢再胡说,我还打”

          魏保保道:“那你打死我吧我可告诉你,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你可别让我逮住机会,哼哼”

          白如梦不屑道:“就你给你机会你还能怎样”

          魏保保道:“先奸后杀,杀完再奸,奸完再杀”

          白如梦用拐杖顶着魏保保的下体,笑道:“凭啥就凭这个拿着放大镜都要找半天的东西”

          这是羞辱,这是对男人莫大的羞辱即使魏保保还不是男人,这也是无法忍受的羞辱

          魏保保冷不丁抓住白如梦的拐杖,斜着一拉一拽,白如梦猝不及防,被魏保保拉到他身边,魏保保见有机可乘,身体顺势就把白如梦的身体压在的下面

          白如梦心里暗叫:大意了自己怎幺会被魏保保抓住了拐杖呢自己的魂和魏保保的魂合为一起,他中有我,我中有他,拐杖无形中也把他当做了自己的主人魏保保触碰到拐杖,就会像自己一样,可以借助拐杖的法力,速度和力量都会提升

          还别说,这小子,动作也忒快了

          魏保保也没想到可以一击得手,如果两人分开,他是万万打不到白如梦的,可现在,白如梦就在身下,他自信一个刚开始发育的小萝莉,那就是他手里的充气娃娃,想揉就揉,想掐就掐,揉圆捏扁都不在话下

          他连白如梦的手都懒得抓,双手直接伸进了白如梦的衣服里,落在了白如梦的胸部

          就来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