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1/2)

加入书签

  贾琛与荣乐公主之间的那些小情趣大家都是乐见其成,不管怎么样,夫妻之间,没有意外的话,将来是要过一辈子的,情投意合总比貌合神离,同床异梦来得好。

  公主下嫁,很多时候是带着一种政治意义的,要么就是这个臣子很忠心,要么就是他们很能干说白了,还是皇家与臣子的联姻。只不过大多数情况下,臣子的地位处于弱势,他们在很大程度上,需要仰仗皇家。

  尤其,从宋朝的时候开始,公主的地位虽说依旧尊荣,但是,政治地位却没多少了,公主不能插手朝堂,生活完全与她跟父亲跟自个当了皇帝的兄弟有着直接的关系,因此,虽说看着顶着一个尊贵的地位,实际上,对于夫家来说,能够起到的作用很少。因此,真正出众的人家,反而对于求娶公主没什么兴趣。

  公主地位比较高的时候,自然是汉唐的时候,那时候,公主有封地,有食邑,手底下有人,她们若是在皇帝那里说话有点重量,可以举荐人为官,在许多朝堂事件上都有发言权,她们的驸马,多半也是位高权重的人物,或者是出自这样的人家。

  但是如今呢,公主所受到的限制太多了,若是得宠的还好,不得宠的,除了内务府准备的嫁妆,还有每年的俸禄赏赐,经济上都未必能够宽裕到哪里去。毕竟,俸禄赏赐什么的,都是有定额的,而嫁妆,除非是那种压箱的银子,或者是可以持续产出的如皇庄店铺等,其他的东西,多半上头有内造的印记,就算是想要出手都不好出手。

  因为公主难以带给夫家太多的利益,很多时候无非是个象征意义,因此,公主的生活也就可想而知了,她们某种意义上也是底气不足,因此,一般情况下,只要不过成一对怨偶,那些公主与驸马的日子都能说是过得去了。

  而贾琛与荣乐公主的婚事,某种意义上,其实是老圣人拿着皇家的地位压人了,像贾琛这样的出身,这样的本事,什么人家的贵女娶不得呢?

  尤其,贾琛已经表现出了他的能耐,那么,皇家只有更加笼络他的道理,贾琛没有什么野心,那么,既然不能用别的方式拉拢,那就以情动人吧荣乐公主若是能够与贾琛将来夫妻同心,和乐美满,那么,对于皇家来说,简直是再好不过,贾琛变成了半个自家人,那么,用起来也放心,也不用担心贾琛藏一手了。

  而对于贾赦他们家来说,他们对于未来媳妇的家世更没什么要求,只要小夫妻将来相处得好,夫妻恩爱,那比什么都强,他们自个日子过得不坏,对于儿女,也只是希望他们幸福就好。因此,贾琛如今看起来跟荣乐公主处得不错,互相之间有来有往,虽说几乎不能见面,但是互相传递一些小东西什么的,也颇得了一些恋爱的乐趣。若是能够在这样的事情中,他们可以增加对对方的了解,加深感情,日后成婚之后,也能说到一块儿。

  因此,贾琛与荣乐公主之间的交流更加频繁起来,两人也不光是互相赠送一些小东西,有的时候,哪怕是弄张信笺,上头写个只言片语,对方一看,也是心中甜蜜。

  这两人光明正大地秀恩爱,跑腿的徒明昳差点没把两条腿都跑细了,不过,他也跟着得了一些好处,老圣人很是夸赞了他有孝悌之心,又赏赐了他不少东西,连同他的生母都得了赏赐。而圣人那边,原本就拿徒明昳当做自个对于弟弟的标杆,因此,对徒明昳也很是慷慨大方,徒明昳因此却是甘之如饴。

  何况,徒明昳在这样的情况下,倒是真的跟贾琛这个姐夫培养出了一些感情出来,徒明昳也知道,自个将来就算是封了亲王,也别指望在朝堂上有什么作为了,朝堂上适合皇亲做的官也就那么多,自个哥哥自己还得拿来锻炼自家那些小侄子呢,对他再好,也轮不到他。

  徒明昳是个现实的人,将来做个王爷,没什么正经的权势,不过,想要过好日子,还是得有钱才是。安乐侯爷就是个标准的财神爷,贾琛也颇有这方面的潜质,等到自个开府之后,想要多置办一些产业什么的,还得贾琛这边帮点忙。因此,徒明昳半点也不在乎自个其他那些兄弟酸溜溜地说什么自甘下贱,一个皇子,居然给一个公主还有臣子跑腿。他只当他们是嫉妒,荣乐公主也就算了,安乐侯爷,你就算是想要上赶着给他帮忙,还要看他到底愿不愿意用你呢

  何况,一方面,贾琛是他的姐夫,也不算是什么外人啊,另一方面,贾琛勉强也算是他们的小先生呢,尊敬师长,别人一说也只有说他尊师重道的道理。

  贾琛也没光顾着跟荣乐公主鱼雁传书,谈情说爱,他正事也没耽误。贾琛其实自个不知道,他在贾赦的教导下,论起知识的广博还是见识的深远,已经是远胜过常人了。

  贾赦终究是出自那个知识大爆炸的年代,一个中学生,跑到这个时代来,将自个知道的那些公理定理什么的拿出来,都能称得上是一代大家了,这就是时代的局限性。

  贾赦从小给贾琛打下了很好的基础,贾琛自个也不是什么笨人,他对这方面非常感兴趣,差不多将贾赦在数理化上还记得的东西都掏空了,后来,贾赦能跟他说的,无非就是一些见闻罢了。

  宫学里头这些皇子宗室,一个个跟贾琛比起来,那真是零基础,贾琛之前跑到这边来,也请教了贾赦应该怎么做,贾赦才不觉得这些天生血脉里面就流淌着权势还有野心的皇子宗室会有几个沉下心来做学问呢,因此,只是叫贾琛拿着那些趣味实验什么的,演示给他们看看也就行了,他们若是想要知道其中的道理,自然会去问,若是只是觉得好玩,那么也没什么好说的。贾琛那就是做个科学思想的启蒙者,而不是真的要传道授业,将这些人一个个都教成什么科学家和学者。

  贾琛跑到宫学里头,很快也发现,宫学里大多数人都是看重外头的表象,觉得好玩而已,却对此没什么深究,对于他说的那些道理兴趣并不大,毕竟,贾琛年纪也不会教人信服,何况,皇家这些人,对于学问什么的,那真是兴趣不大,能当上皇帝的,需要学的是治国用人之道,当不上皇帝的,只要不想造反,将来妥妥的也有一辈子的富贵生活,他们需要那些新鲜的可以取乐自己的东西,但是做惯了劳心者的他们,却不会去做那个劳力者。

  喜欢诗词歌赋,自个不用成天去琢磨什么平仄韵律,随便一句话,自有一大堆不得志的文人跑上门来,为他们吟诗作赋,喜欢什么戏曲的,也不用自个去写什么戏本子,跑到台上去客串一场,自家养上两个戏班子,也花不了几个钱。喜欢什么新鲜的玩意,下面自然有人抢着孝敬,至于是哪个工匠做出来的,他们多半对此并不感兴趣。

  因此,老实说,在宫学里头,贾琛除了能够跟荣乐公主之间隔着一个徒明昳谈谈恋爱之外,对于下面那些所谓的学生,多半都觉得比较厌烦,他觉得自个就是大街上玩什么胸口碎大石之类把戏的人,下面那些人,甚至包括宫学里那些先生,都是看个热闹,甚至都没人会问问,这玩意还有其他什么用处,别的,那就没有了,这让贾琛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

  回去之后,贾琛就跟贾赦抱怨起来,他觉得自个就是个猴子,对上下头那些人,只觉得是对牛弹琴,如徒明昳这样的,还会关心一下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能不能拿来挣钱,其他人,对这些只觉得好玩而已,就是看个新鲜。

  贾赦也是失笑,不过他还是很不负责任地说道:“没事,你继续去,起码,你在宫里还有机会见见你未来的小媳妇不是”

  见贾琛脸红了,贾赦笑嘻嘻地说道:“你啊,回头就跟圣人说,老是光顾着给宫学里头那些人上课,你自个的事情都耽误下来了,问圣人要些东西,找些工匠什么的,以后你想琢磨什么东西,干脆直接就在宫里这个地方实验,圣人那边肯定是会答应的”

  贾琛顿时恍然大悟,回头圣人那边就将宫学边上的一个偏殿拨给了贾琛,又将贾琛要求的东西都备齐了,除了去上课,贾琛在那个偏殿只要不将那偏殿给掀翻了,那就都没问题。

  贾琛这边的事情算是勉强走上了正轨,贾赦也在家里按照自个的节奏过着悠闲自在的日子,而另一边,林如海,总算是从江南盐税的泥潭里头脱身了。

  林如海这几年简直是老了足有十岁,他这会儿也就是不惑之年,但是头上已经有了白发,没办法,江南那边的事情实在是太难办了。

  甄家原本把持盐政的时候,一方面截留盐税,拿出来的理由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