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1/2)

加入书签

  贾赦被老圣人这近乎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弄得差点没噎着,不过还是有些谨慎道:“犬子过了年也就十五了,也算是大人了”

  放到现代,这个年代就是个中二病,不过好在阿寿没有这个征兆,不过老实说,也不是什么省心的孩子就是了。

  老圣人笑眯眯地问道:“十五了啊,果然是大了,不知道恩侯对你家长子有什么打算?”

  贾赦很是坦然地说道:“上皇您老人家明鉴,臣就是个混不吝的性子,从小到大也差不多就是放养的,因此疏于规矩,不通什么朝政,我这儿子在这上头倒是有七八分像了我,前几年还跟着他几个表兄跑去考了个秀才出来,但是如今,对什么四书五经也没多大兴趣,倒是与臣一般,对格物之道颇为上心这小子也没什么心机,臣也不指望他能如何出息,叫他能够干自个喜欢的事情也就是了”

  老圣人对于什么格物并不介意,贾赦做出来的东西,给了老圣人不少惊喜,进士这样的,三年就是几百个,但是如贾赦这样的人,一百年也就是出了一两个,老圣人尝到了甜头,也不鄙弃这些,因此笑道:“原来是子承父业,却是不错,不知道那孩子可作出什么东西出来了?”

  贾赦解释道:“格物之道其实最重视基础,除非是误打误撞,或者是根据前人的一些经验,否则的话,总要先知道一些基本的道理才能凭着这些道理做出东西来,好高骛远却是不成的,我家那小子折腾出来的也就是一些小玩意,平常拿来玩耍没什么问题,却是当不得大用”

  贾赦对这儿子也上心,绞尽脑汁编了几本基础的教材给了他,无非就是中学水平的数学物理化学什么的,老实说,这可真是费了贾赦老鼻子劲儿,多少年都过去了,这些东西他记得清楚的真是不多,最后还不得不找了一大堆传教士传过来的一些书本,以那些作为参考,才算是将那几本书给折腾出来了。

  阿寿大概是真对这些事情比较有天分,对那几本书简直是手不释卷,成天抱着看,还对着贾赦问东问西,弄得贾赦很想落荒而逃,好在他确实是个机灵的孩子,贾赦琢磨着,只怕阿寿能够真的成为这个时代的一个科学家,因此,除了对他的学问颇为上心,对他其他的地方却是比较宽容。

  这会儿老圣人问起来,虽说嘴上谦虚,贾赦脸上却是掩不住的神采飞扬,对自家这个儿子那叫一个得意,叫老圣人看着几乎想要笑出声来,他之所以喜欢跟贾赦在一块儿说话,就是因为贾赦这个性子,并无多少伪饰,该说就说,该笑就笑,叫老圣人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在。

  老圣人笑了起来:“恩侯果然是个慈父,旁人都是望子成龙,如恩侯这般的,却是少了”

  贾赦很是自然道:“臣自个就是个没出息的人,凭什么拿着臣都做不到的事情去要求儿子呢何况,臣对于儿子是否成才,其实并不如何在意,只要他们能成人,人品没什么问题,将来虽说未必要如何出息,但是有个一技之长,能够娱己,不叫他们一辈子只能醉生梦死,另外即便遇到什么意外,能够自食其力也就足够了,至于其他的,臣也管不了那么多”

  老圣人听着却是轻叹一声:“你这要求,却也不低了,多少人家,世代簪缨,养出来的孩子,也做不到这些,很多人家,无非是要孩子科举出仕,就像是只要念书好,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一样,结果倒是养出了一帮昏官庸官,更有些贪官酷吏,没个幕僚的帮衬,连寻常的事情都做不成若是人品不好,学问再高,不过是给世上多添一个祸害,书读得越多,反而越是害人害己”

  贾赦也不知道老圣人怎么就说到这事情上头去了,他却不好在这事上发表什么评论,因此只是嬉笑道:“其实也是因为臣是个懒人,不想看顾儿孙一辈子,所以才这般教导”

  “谁能看顾儿孙一辈子呢”老圣人也笑了起来,“说是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不过,人有生老病死,做长辈的,总有撒手的时候,说是在天有灵,但是也管不得人间的事情,所以啊,儿孙自有儿孙福,等到他们成家立业了,也就可以放开手让他们自己走啦”

  贾赦笑道:“圣人说的是,等我家那两小子有了媳妇,臣也就能放下大半的心啦”

  结果老圣人这边总算说到正题去了,他试探着问道:“那孩子今年十五了,也算是大人了,不知道恩侯可曾给孩子订了亲事?”

  贾赦顿时一呆,然后不由有些尴尬,支吾着说道:“那个,其实臣当年成婚就比较晚,何况,男孩子嘛,晚一点也不用担心的,所以,还真没想到这个”

  老圣人自然是知道这事的,贾赦当初成婚那是真比同龄人晚了不少,主要是老国公夫人和史氏在那里打擂台,史氏想着贾赦本来就是在老国公夫人那里养大的,因此一定要娶个跟自己贴心的媳妇,想着从自己娘家选,结果老国公夫人对史氏一向不满,觉得有史氏这个儿媳妇已经够糟心了,再弄个史家女回来,简直是给自个添堵。何况,贾赦是老国公夫人一手抚养长大的,对他如珠似宝,只觉得自家孙子便是天仙也能配得上的。婆媳两个为了贾赦的婚事很是折腾了一阵子,几年都没能定下来,一直拖到了贾赦二十出头。

  老国公夫人想着贾赦未来要继承爵位,贾赦自个又是个没太大志向的人,因此自然得给贾赦选个能够帮衬他护着他的妻族,因此才找到了张家,张家世代书香,朝中颇有实力,自然能够庇护自家女婿,因此,厚着脸皮上了门,甚至搭上了老荣国公时候对张家的恩情,定下了张氏。

  只是张氏那时候还没有及笄,要不是因为这个,也不会等到老国公夫人亲自上门求娶,因此,又等了两年,贾赦才算是将张氏娶进了家门。

  也因为贾赦一直不订亲,贾政后来成亲也比较晚,贾政他是次子,又没有功名,史氏后来比着张氏的条件,对次子媳妇的要求也高,也是挑选了许久,才定下了当时的王氏,但是其实内心还是有些不满意的,只是,贾政当时那条件,也找不到更好的了,最终才算是定了下来。

  不过贾赦没想到,张氏这边却是考虑着,自家儿子如今不过是个秀才,虽说有着世子的身份,但是若是功名再高一点,结亲自然更吃香一些,因此,硬是琢磨着回头逼着儿子参加一次乡试,到时候,不管是中还是没中,总得给儿子将婚事准备起来了。

  张氏也曾经跟贾赦提到过,贾赦觉得早婚实在是有些摧残少年,如今正是孩子学习能力和接受能力最好的时候,该让他将心思放在学习上头,何况,他虚岁十五,实际年龄不过是十三,这个年纪,就谈婚论嫁,也实在是太早了一些,因此,张氏这么一说,贾赦自然也是着力赞成,反正,自家儿子总不用担心找不到合适的媳妇,因此,更是半点也不着急。

  这会儿老圣人一问,贾赦心里便是一个咯噔,老圣人不会是盯上自家儿子,想要做媒了吧

  结果,老圣人一开口,就证实了贾赦的猜测:“朕的十二女荣乐如今也正是豆蔻之年,与你家孩子年纪也是相当,恩侯不如与朕结个亲家,恩侯觉得如何?”

  贾赦想了一下老圣人那位十二女是谁,很快想起来了,那位荣乐公主却是愉太嫔的女儿,愉太嫔算是老圣人晚年比较宠爱的一个妃子,不过生了一个女儿,也就是荣乐公主,据说荣乐公主还是比较得宠的,老圣人长得不差,愉太嫔能够得了老圣人的宠爱,应该也是个美人,可见荣乐公主只要不是基因突变,肯定也是个小美人。只是却是不知道性子如何,若是个刁蛮任性的,只怕自家儿子降不住,贾赦顿时有些踌躇起来。

  见贾赦犹豫,老圣人不由皱了皱眉:“恩侯这是何意,难不成,朕的公主还配不上你家女儿不成?”

  贾赦苦了脸,说道:“上皇,就是太配得上了,我家那小子是个跳脱任性的,臣就是怕公主看不上我儿子啊”

  老圣人听了挥一挥手,哈哈一笑:“这有什么好说的,婚姻大事,无非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恩侯你家的儿子,朕是信得过的,朕的荣乐,也是个乖巧的闺女,不是什么会仗着公主的身份,瞧不起人的人,恩侯尽管放心就是”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贾赦也是没别的什么话好说了,因此,很是干脆利落地下拜道:“臣代小儿多谢上皇恩典”

  老圣人只觉得解决了一样大事,顿时心怀舒畅,笑道:“恩侯平身,以后朕与恩侯便是儿女亲家了,不必这般多礼回头朕就跟皇帝说一下,下旨赐婚,恩侯回头只要准备好聘礼就好了”

  贾赦心中苦笑,不过想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