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木石番外(1/2)

加入书签

  小王氏这辈子受过的最大的惊吓莫过于自个生第二个儿子的时候,接生的稳婆从儿子嘴里掏出了一块雀卵大的美玉出来,差点没将本来就算得上是高龄产妇的小王氏吓得晕厥了过去。

  小王氏不识字,也不知道那玉上写着什么东西,但是任何事情都是这样,异类永远是会被排斥的,小王氏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这到底算是祥瑞还是算是妖孽,但是看自家儿子粉雕玉琢的模样,小王氏还是打消了妖孽这个想法,至于祥瑞什么的,小王氏根本不敢想,什么样的祥瑞,瞎了眼才投生到荣府这样的人家啊

  小王氏原本嫁过来的时候,还觉得可以,毕竟公侯门第,贾代善那时候还在,虽说贾赦走了,但是那时候贾赦本来也没闯出什么大的明堂来,终究还是比不过做荣国公世子的贾政的。

  结果呢,贾政攥着一手的好牌,最后却是输得一败涂地,荣府从一开始在京中极为煊赫的门第,堕落到后来空有个爵位,便是个七品官都能不将荣府看在眼里的地步。

  小王氏算是见证了荣府简直跟跳水一样的衰落,她才不觉得,什么祥瑞,别的地方不去,非要想不开,投生成贾政这家伙的儿子呢

  因此,小王氏直接顾不上产后的疲惫,强令稳婆不得将此事泄露出去。小王氏在荣府地位也不怎么样,那稳婆也不是外面专门请来的,而是荣府的家生奴婢,小王氏这边开了口,又拿那稳婆的家人要挟,那稳婆因此自然不敢透出任何口风。

  小王氏在对自家孩子的问题是,从来是不吝啬心狠手辣的,她后来还不放心,直接给那稳婆灌了一碗哑药,然后将她送到了庄子上,因此,一直到最后,除了小王氏和当时将那块宝玉掏出来的稳婆,谁也不知道居然还出现过这样的怪事。

  至于那块宝玉,也是古怪得很,小王氏原本觉得这玩意有些妖异之处,因此,本来想着将这玩意扔了或者是砸了,但是,这玩意竟是跟有灵一样,砸又砸不坏,扔得远远的,回头又会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自家儿子枕边。小王氏最终无可奈何之下,想了个法子,做了一个荷包,将那宝玉放在荷包中封好,只说这是她从外面给儿子求来的平安符。

  大家也没有怀疑,毕竟,贾璞生下来之后身体算不上很好,有些先天的弱症,小王氏心疼儿子,给他求个平安符也是正常的。

  小王氏就借助这样的说法,将那块玉过了明路,只说是自个找了个高僧,给那块玉开了光,也不叫贾璞大咧咧戴着,只是叫他放在贴身的荷包里头,这也不显眼,大家都知道,这是小王氏专门给贾璞求来的,因此,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稀罕的,顶多觉得小王氏为了自家儿子实在是舍得,这等美玉,价钱可是不低。

  贾璞后来算是平平安安长大了,虽说喜欢亲近一些漂亮的丫鬟,不过,荣府漂亮的丫头,多半叫贾政给染指了,小王氏后来挑选人进来,选的都是一些面貌平常,只能说是面目周正的,贾璞慢慢也就没了兴趣,叫小王氏很是松了口气。

  贾璞的一辈子乏陈可善,他厌恶八股,因此,考中了举人之后,对此就开始消极应对,不过在诗词书画上头,却是日渐精湛,几乎被人捧为本朝第一的诗词大家。他天性纯然,厌恶功名利禄,却是个疏阔之人,因此,即便他出身荣府,父亲贾政品行颇有些不堪之处,但是,贾璞的为人,最多觉得他有些多情,但是也仅仅是多情罢了,却不是什么四处留情之人,一向洁身自好,因此,名声一直很是不错。

  贾璞也是古怪,他生得俊秀,又工于诗词,才华过人,不知道多少闺中女郎暗中托付芳心,一些青楼楚馆的红牌花魁,直接公开说,只要贾璞愿意,她们可以自赎自身,哪怕是给贾璞做个婢女,为他端茶送水,也是心满意足。

  但是,贾璞却是一直不为所动,贾家因为贾珠的事情,有很长一段时间经济情况很不乐观,小王氏想要给自家儿子说个差不多的亲事,不过那会儿贾璞名声还没打出来,虽说有些薄名,却是科举上头一直不顺,因此,愿意跟贾璞结亲也就是些小门小户之女。小王氏那时候有些不乐意,而贾璞那边又说什么想要先立业再成家,就拖了下来。

  等到后来,贾璞名声起来了,先是史氏过世了,贾璞要守孝,史氏过世没多久,贾政喝酒将自个给喝死了,又是三年的孝,贾璞的婚事就这么耽误了下来,小王氏在那边干着急,但是贾璞却是个有主意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