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番外一史氏(1/2)

加入书签

  史氏躺在床上,她如今的样子,半点也看不出曾经那个老封君的模样了,她这几年老得很快,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荣府这些年每况愈下,贾珠倒是科举考上了进士,但是他前些年熬得太苦,那年刚出了会试的考场就大病了一场,差点就没赶上殿试。

  贾珠中了进士之后,考上乐翰林院的庶吉士,他因为出身的问题,在翰林院自然也颇受排斥,这种事情也是正常的,当年贾敬也经历过,过去了也就是了。但是贾珠本来就心思重,郁结之下,又病了,差点就一病不起。

  眼见着其他大夫都说要准备后事了,小王氏不肯信这个邪,抱着最后的希望,求到了贾赦头上。

  贾赦一开始根本不知道这回事,他那时候自个还在烦心呢,贾琅离家出走,那时候从泉州那边港口出海了,之后音讯全无,贾赦在家担心得不行,哪里顾得上别的事情,直到小王氏找上门来,贾赦才知道了情况。

  虽说跟上一辈有着恩怨,但是贾赦也不是什么能够见死不救的人,王氏当年已经赔了一条性命,贾珠这边,贾赦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人死了。

  因此,贾赦最终跟着小王氏回了荣府,贾珠那会儿几乎就剩下半口气吊着了,贾赦以金针之法,刺激了贾珠仅存的生机,贾珠这些年心血耗费太过,身体已经很是亏虚,又心思太重,贾赦这般虽说算是兵行险着,但是却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刺激其本身的生机,虽说也会燃烧一部分的生命力,将来甚至会影响寿元,但是人却是救回来了,然后贾赦又开了个补充元气的方子,却是得用上各种好药,如人参黄精之类的,而且这些还得常年服用,等到贾珠生命力恢复到常人水准之后才能停下。

  荣府这些年本来就是每况愈下,之前史氏中风,就将库中存着的不少好药给用了,人参之类大补元气的药材价格可是不低,甚至年份比较久的,根本就是可遇不可求,很多都是高丽那边进贡的,最好的自然是入了内宫,外面想要弄到什么好的,需要耗费的钱财可就海了去了

  甄红樱的嫁妆里头倒是有几根人参,宁府那边听说了消息之后,也送了几根过来,贾赦也拿出了两根高丽参,但是贾珠之前却是耗费了太多的元气,需要常年依靠人参之类的贵重药材补充元气,毕竟,这些东西吃下去,不可能全部都能吸收,很多药效其实是被浪费了,贾珠这身体又像是个有了裂缝的水缸一样,你就算天天注水,但是在他身体好得差不多之前,他根本留不住太多。

  因病致贫这种事情也是正常的,贾珠如今是贾家最大的希望,谁也不希望他真的这么一病死了,再等到下头贾璞出头,又得等多久呢,何况,贾璞虽说颇有些灵性,但是性子却是个纯然的,根本不适合做官,何况,他对八股颇有些厌恶,因此,考上秀才之后,连考了好几次乡试,都没能考中举人,按照贾敬的说法,贾璞起码得好好在制艺上下个几年功夫才行,只是贾璞对此心有抗拒,自然难办。

  因此,荣府这边几乎是倾家荡产供着贾珠,史氏也不得不将自个的私房拿出来,毕竟,一方面她不能落个眼睁睁看着孙子去死的名头,另一方面也是她日益衰老,精力不济,下面的下人都是见风使舵之辈,一个个自然不可能继续忠于她这个迟早要死的老太太了。若是她不识相点,她这个年纪,之前又大病过两次,若是下人不经心,说不得尸体凉了都没人发现,因此也只得认命,将自个手上的私房一点一点拿了出来。

  等到贾珠身体好得差不多的时候,荣府差不多是彻底变成空架子了。好在元春之前小王氏厚着脸皮求了王子腾,给元春做了个媒,元春后来嫁给了一个五品的武官,并不在京城任职,虽说远了一些,但是一方面不知道元春之前的事情,另一方面,那武官上头没有父母,家中也还有些余财,他那样的,婚事本来也是高不成低不就,王子腾是他的上官,说要将自个的外甥女嫁给他,他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何况元春出身也不错,生得也美貌,因此,后来小夫妻两个日子过得还不坏。

  贾珠身体好起来之后,却是也比自个那些同年落后了不止一步,毕竟,他这几年大半时候都在养病,看着就是个虚弱的模样,上头就算是想要提拔他,也得担心他一个不小心就死在任上不是,因此,他这个庶吉士,竟是做了五六年时间,看着他身体好了一些之后,贾家也不放心他外放,却是让他进了礼部做了个小官,好歹六部中,礼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