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他唯一的放不下就是她(1/2)

加入书签

  “自以为很厉害,这个世界上没有对手,但最后,却是被身边的亲人陷害。傅时钦,太狂妄也太自信。”

  如今的萧雨楼,仅仅只是萧雨楼而已。傅时钦的光环和财富,他不再贪恋,傅时钦的地位和家世,他也不奢求,至今他唯一还放不下的,是当年在危机时刻,唯一伸出手肯救他的小妻子洽。

  很可笑吧?整个傅氏家族的掌权人,掌握着荔城三分之一命脉的男人,在生死关头,却没有一个人肯拉他一把,将他拯救出水火之中。

  除了官熙,傅时钦的一切他都可以放弃,包括这个名字,和这个人的前半生。

  官熙早已经看不下去手中的书,微微抬头看向站在床边高大的男人,抿了抿唇,问,“那真正的萧雨楼,去哪了?钤”

  “死了。”短短两个字。

  他垂眸,嘴角划过一抹讥讽的笑。

  为国捐躯,应该是这么说吧?

  一次简单的演习任务,没想到出了重大事故,萧雨楼奄奄一息的躺在秘密基地的医院接受治疗,也正是他被官熙救起的同一天。

  或许是双胞胎的某种感应,那一天,他们两个都在生死线上徘徊。

  只是最后他挺了过来,而萧雨楼没有。

  沉吟了许久,官熙从他的话中找出蹊跷,“所以说,在你和我住在一起,在我努力劝你好好活着的时候,其实你都是在演戏,你已经计划好了要离开傅家,并且筹谋已久?”

  他默声不语。

  “而你也没有一次,想要带我走,对吗?”

  “我想过。但是会误了大局。”

  官熙点点头,听到这些竟然会很平静,“谢谢你,还没有完全抛弃我。”

  站在理智的角度,她想自己会非常理解他。当时他的处境并不乐观,而且还抱着要复仇的决心。可站在感性的角度,毕竟她不顾自己的生死,救了他,可换来的却是抛弃。

  “我想我需要时间消化一下。”

  逐客令一下,他也没有理由再留下来。

  出了卧室,遇上等在客厅里的段宁臻,萧雨楼脚步一滞,对她道,“这几天她可能不会太想见我,请帮我好好照顾她。”

  让萧雨楼说出一个‘请’字,那么难,段宁臻注视着他许久才点头,“小官官也是我的朋友。”

  -----红袖添香独家原创-----

  离开段家,萧雨楼开车来到市郊的墓园。

  刻着‘傅时钦’三个大字的墓碑上,贴着一张再熟悉不过的照片。

  他的命运在三年前的夜晚改变,而一同改变的,又起止是他一个人?

  真正的萧雨楼,他的弟弟,他的妻子,命运的齿轮在他的无能为力下慢慢转动。

  当年,他诈死离开傅家后,拼命的复健,让自己变得和正常人一样,这其中所承受的痛苦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他让自己在最短的时间内,变成萧雨楼,接受萧雨楼的一切,也是那时候,他再也变不回傅时钦了。

  官熙,是他唯一的放不下,也是他唯一的愧疚。

  那时候他只想着报仇大业,却忽略了她,导致了她这三年生不如死的生活。

  是什么让她坚持下来了?

  他想答案应该和他无关,也许是顾曼柔,也许是白子谦。

  -----红袖添香独家原创-----

  官熙不想继续再赖在段家,等情绪稍微好一些了,坐着段家的车回到她自己的小楼。

  刚用钥匙打开房门,便闻到里面的饭香。

  “你总算回来了。”

  萧宝宝坐在她的餐桌前面,拿着她最喜欢用的白瓷小勺,眼前摆着许多种类的外卖,略带埋怨的看着她。

  “你怎么进来的?”

  “你的钥匙不是在花盆下面吗?”萧宝宝瞥她一眼,好像在说她笨一样。

  被别人侵占领地,官熙倒不会觉得不舒服,没说什么,拿着自己的双肩包往卧室的方向走——

  “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