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1/2)

加入书签

  下真的没有关上门?可是,就算没关好门,也不是这个混蛋溜进来的借口啊?邪恶公主很想努力做出一副凶恶的表情恐吓一番胆大妄为的小流氓,心头突然一颤,本来就汹涌不息的欲、潮再次侵袭而来,忍不住又是低低一吟,强忍着脱口而出的羞耻低吟,咬牙道:「混蛋!你、你快点滚出去……看在猫儿的份上,你乖乖出去,姐姐我就放你一马,不把这事告诉猫儿。」

  石逸辰眉头一皱,申请突然变得无比怨恨,沉声道:「你不说猫儿还好,提到猫儿,大爷我还真不想这样便宜放过你!我家猫儿原本乖巧温柔,就是被你这个臭婆娘给带坏了!这都算了,你还帮猫儿找男人!大爷我恨不得掐死你,你敢跟我提猫儿?」

  韩莉莉苦苦忍耐着磨人瘙痒的冲击,不想让小流氓看到自己偷偷自、慰的羞耻样子,心想:老娘什么时候帮猫儿找过男人?这臭混蛋凭什么冤枉我?看着小流氓凶狠的吃人表情,再联想自己莫名其妙产生的猛烈情欲,韩莉莉脸色大变,颤声道:「王八蛋,你给老娘下药?」

  哇,这臭娘皮还真是聪明,这么快就猜到是大爷我弄的鬼,果然不愧邪恶公主之名!石逸辰也不抵赖,嘿嘿一笑:「答对了,不过没有好处的。」

  心头一番猛烈的悸动,韩莉莉又是低低一声呻吟,手儿再次不受控制的偷偷揉上胀得难受的丰盈|乳|、峰,只盼着黑夜中小流氓无法看清自己毛毯下的小动作,两指颤抖着紧紧一夹肉峰了那粒葧起的肉葡萄,换回片刻的惊醒,颤抖着道:「混蛋,你、你就不怕老娘告诉猫儿你今天所作之事?」

  「怕,大爷我当然怕!」

  石逸辰恨恨的一笑,咬牙道:「正因为大爷我怕你告密,所以先下手为强,让你告不了密!」

  说罢,从身上取出手机,阴阴一笑。

  韩莉莉脸色一变,不知道小流氓有什么诡计,心头噗噗直跳,死死的咬着嘴唇,已经抓住自己|乳|肉的手再也没有毅力拿开。一边偷偷的揉捏个不停,一边惊恐的问道:「你、你想怎么样?」

  石逸辰嘿然一笑,淡淡道:「你说我想怎么样?你身上中的药,名叫『贞女散』。这种药的特性就是保持女人的神智清醒,但是欲望却会越来越强烈,强到你根本无力抗拒。如果不能够发泄出来,不死只怕也会变成花痴。哦,这些话,是别人告诉我的,你大可以不信。现在嘛,等大爷给你拍几张艳照……」

  韩莉莉大惊失色,恐惧的情绪到达极点,她万万没有料到,这个平日里吊儿郎当贼头贼脑的小混蛋,尽然会有这样可怕的一面。虽然心里无比惊惧,然而,正如小流氓所说,体内的欲、火同时与惊恐的情绪一样的强烈,下身的蜜道无比的空虚瘙痒,很想某些坚硬的物体狠狠的插进去止痒。眼见小流氓伸手过来,心头又急又怕又难受,颤声道:「混蛋!你、你不能这么做,你、你会有报应的……」

  石逸辰没有废话,直接伸手出去,将盖在韩莉莉身上的薄薄毛毯一把揭开,丢到一旁。身着真丝睡衣的少妇公主,玲珑浮凸的身体尽现眼前。透过轻薄的睡衣,隐隐可见里面白皙而诱人的成熟胴体。最让石逸辰兴奋的是,这恶婆娘一只手还伸进睡衣里,紧紧的抓着一只挺拔的|乳|肉。

  少妇公主的身体呈现仰卧,双峰几乎裂衣而出,优美的曲线,尽显少妇特有的风情,尽管她的双腿是紧紧的夹着,小流氓敏锐的眼神还是看出来了,粉色的真丝睡裤腿心的部位,有一小片阴暗的水渍,说明这个女人早已经被情欲之火煎熬得无比难耐了。

  「混蛋!你、你敢!啊,不要——」

  脱口大叫的韩莉莉,只是发出微弱的呻吟,现在的状态,根本没有办法抵抗这个可怕的少年对自己做任何事情。

  石逸辰嘿嘿一笑,有些兴奋的道:「公主姐姐,虽然大爷我有些讨厌你,却不得不承认,你的身材实在不耐,长相也很迷人。嘿嘿,等大爷将你衣服脱光,看看里面究竟是一副什么景象。哈哈,别怕,我不会弄伤你的。」

  在韩莉莉哀叫和无力的抵挡中,小流氓十分轻松的解除了邪恶公主全身的武装。当她身上最后一件遮羞的真丝镂空白内、裤也随着小流氓向下一拉的动作离开身体后,邪恶公主发出一声无比羞耻的哀鸣。

  「不要啊,求你——我、我以后再也不说你坏话,再也不为难你……你要是敢对我无理,你、你就死定了!」

  「晚了!到了这步,如果放手,大爷才真是死定了!」

  石逸辰冷笑一声,欣赏着清纯少妇诱人的身体,心头无比的激动。韩莉莉的身子,完全能够引诱任何一位正常男人强烈的欲望。

  胸口的双峰,起码达到了d杯的规模,虽然没有林雨欣的双峰那般形状完美,却胜在更加柔软而丰硕,两粒枣红色的奶头,起码有半个小指头大小,明晃晃的十分可口。而胯部浓黑的芳草幽林,几乎覆盖了整个阴阜之上,杂乱而漆黑的一片,比石逸辰所见过的几位女人的体毛,都要茂盛许多。

  哇,这娘们一定是个欲女!稍稍了有些实战经验的小流氓在心里猜测着,神情愈发激动,不理少妇公主无力的哀求咒骂,细细的在这具动人而趋向成熟的玉体上一番肆意的抚摸。好半晌,才恋恋不舍的收回手,嘿然一笑。

  韩莉莉心头羞愤欲绝,理智上是惊恐惶急的,身体被他的手抚摸,却更加的饥渴难耐,这样的矛盾,让她痛苦万分。真的担心自己一时间受不了,说出让自己后悔的羞耻话语。

  「石逸辰,你这混蛋!你、你羞辱了我,怎么向猫儿交代?」

  韩莉莉死死的咬着下唇,急急的道。

  石逸辰呵呵一笑:「交代?用不着交代,她根本就不会知道的!」

  下一刻,韩莉莉就知道了石逸辰的打算和他话里的意思。小流氓居然给她摆出了一个十分羞耻的poss!将她一只手横压在自己丰挺的|乳|、肉上,手掌紧抓着一只丰、|乳|,而另外一只手,则被小流氓拉下来,插进自己双腿间,捂住了腿心那处早已湿滑柔腻的蜜处。

  更加让少妇美人心急如焚羞愧欲死的是,被小流氓摆成这样的姿势,尽管她心里极度的忍耐抗拒着,可是双手一碰上这两处无比敏感的部位,就再也没有能力收回手来。

  对于邪恶公主如今羞怯诱人的姿势,石逸辰大感满意,暗淡的床头灯光,表现出来的效果实在更佳。小流氓迫不及待的将赤、裸少妇美人韩莉莉的姿态,用手机一一拍摄了下来。期间,小流氓无视她苦苦哀叫怨毒咒骂,给她接连摆了好几个羞耻的姿势,接着拍照。迷人的身体因为欲、火与恐惧,逐渐溢出阵阵潮热的虚汗,双腿被强行分得很开,迷人的花丛深处,阵阵让她脸红心跳的热潮喷涌而出,将羞人的胯间湿得一塌糊涂……

  石逸辰拍够了照片,仔细的欣赏一番,每一张都很诱人,该凸现出来的羞耻部位,足够的清晰。小流氓满意的将成果展现在韩莉莉眼前,少妇美人看着照片上自己各种羞耻万分的姿态,简直心头滴血,羞怒交集。

  「混蛋,无耻混蛋!老、老娘不会放过你的!」

  被欲、火折磨了将近三个小时没法发泄出来的韩莉莉,近乎有气无力的咒骂着元凶祸首。

  「是吗?」

  石逸辰收回自己的成果,得意无比的道:「公主姐姐,别说大爷不提醒你哦,这些照片可真是货真价实,一点不比那些Av里的女郎差嘛。呵呵,今后要是你敢将今天的事情传出去,你就会发现,用不了多久,你将会成为网络上流传最广,家喻户晓的明星,哈!」

  韩莉莉一颗心变得冰冷,这混蛋的恶劣手段,让她感到无比的恐慌,欲、望纠缠的身体,泛起无数的鸡皮疙瘩,似乎是到了世界末日一般。邪恶公主的神情,再也没有往日的骄傲,近乎哀求一般道:「求求你,把照片删除吧!我、我又没得罪过你,你究竟想怎么样?」

  石逸辰一声冷笑:「你没有得罪过大爷?可能你自己都不记得吧?嘿嘿,现在说这些干什么?大爷反正已经做了,要报复自然是要彻底!」

  韩莉莉眼睁睁的看着可怕的少年在自己眼前将衣服脱光,赤裸雄壮的身体散发着幽深的光芒,胯下一杆恐怖的粗巨玩意,让她狠狠一阵心惊肉跳。这、这未免也太可怕了吧?他的东西怎么会这么大这么粗?比自己的老公刘纯本来就算是不错的东西,规模还要可怕一倍有余……

  一阵心悸后,邪恶的公主,终于明白自己今天是逃不过这一劫了。可笑的是,已为人凄、年近三十的自己,居然将会被一位只有十八岁的少年强行j、滛……

  「救命啊,你、你不要过来!除了这个……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深深的恐惧中,邪恶公主不顾自尊的苦苦哀求着。

  石逸辰当然不会在这种关键时刻心软,初识x爱无穷乐趣且对于女人的身体越来越充满向往的小流氓此时根本无法抗拒这具无比诱人的人凄少妇的诱惑,一个猛扑,狠狠的压在不住哀求挣扎的少妇身上,一手大力的在少妇人凄的柔软双峰上肆虐着,一手分开少妇人凄的双腿,将自己的欲望之根轻轻的积压在少妇人凄无比潮热滑腻肥美的幽谷沟壑处……

  利用沉重的身体控制住浑身无力的少妇徒劳的挣扎,石逸辰激动无比的道:「公主姐姐,是你先得罪我的,可不要怪大爷我对你狠心!嘿嘿,大爷就要进入你了,有什么话想说吗?」

  「你、你这混蛋,去死吧!」

  韩莉莉咬着牙,忍受着下体被撑开一条缝隙带来的巨大刺瘙痒刺激感,无比怨毒的盯着这个即将让自己成为一个不忠女人的少年,幽愤的道。

  「啊!好痛!破、破了——」

  石逸辰毫不客气的有力挺进,欲望之根无比强劲的破开四壁温热紧实的蜜道,狠狠全根而入,扎进了少妇人凄成熟花房的最深处。

  哈哈,自己终于占有了这个艳美无比的少妇人凄了,终于报复到这个可恶的邪恶公主了,让她也给她的老公戴上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心里的舒爽,使得小流氓无比满意的低吼一声,长笑不止。自己粗大无比的肉、根正扎根在少妇人凄滚烫潮热而又不失紧凑的蜜洞里,尖端死死的卡住花蕊中心,阵阵酥麻的奇异感觉,逐渐袭上小流氓兴奋的神经。

  韩莉莉尖叫着,眼睁睁的看着那可怕无比的东西一寸寸的插进自己的身体,无比充实而又裂开般疼痛的双重感觉,刺激得成熟的身体忍不住一阵狠狠战栗,尖叫着、痛呼着,心头一阵冰冷而又马上潮热,绝望的冷水顺着脸颊流淌在柔软的枕头之上。

  「卑鄙,无耻的禽兽!你、你不得好死!啊啊,快、快拔出去!老娘要被你、你撑开了,好痛……喔喔!」

  空虚了一个多月的敏感身体,突然被男人的东西如此有力的挺进,那股又痛又爽的奇异感觉,使得身体无比成熟敏感的人凄少妇酥爽难耐,尽管很想要大声的咒骂,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一声声软软无力的哀鸣乞求,而且,话语之中,更是羞耻的夹杂着快感冲击的呻吟。

  石逸辰一阵心颤,太过强烈的刺激,差点让他当场缴枪,深吸一口气忍耐下去,知道那股麻麻痒痒的喷发感觉消失之后,这才开始享受起人凄少妇肥美蜜洞的紧夹,一刻不停的在这具动人的身体上大力的驰骋起来……

  「啊啊啊啊,混蛋,混蛋!你、快停下!我、我不要你啊……啊啊,不、不行,要、要受不了……住手啊,混蛋!」

  空虚了良久的身体接触到无比强壮的男人身体,下身滑腻无比的蜜岤,被那根粗得无比想象硬的让人心惊的r棍狠狠的挺动抽锸,带来的一阵阵肉欲快意的狂潮,迷人的少妇人凄简直一下子被生生的贯穿,无穷无尽的充实紧凑感冲击侵袭而来,让绝望的人凄少妇快要抓狂。

  「哈哈,公主姐姐,干都被大爷干了,何必还要假惺惺的?唔,你的岤儿好热好紧,嘿嘿,还会一阵阵咬着r棒哦,真舒服啊!」

  石逸辰凭着感觉,自己像是干到了一个极品肉岤,那种舒爽道毛孔的感觉,实难言语形容。好似上次干过的极品熟妇一般,是两种不同的都能让让男人无比兴奋的快感。

  噼噼啪啪的肉体撞击,小流氓一双大手将那对丰挺的柔软|乳|肉,又掐又捏,十分过瘾,完全不理会少妇似怨似哀的呼叫。

  「噢噢噢,混蛋!无耻滛棍!」

  被动承受少年进攻欲潮的韩莉莉根本无力反抗,更无法拒绝少年粗大的r棒带给自己的无上快感。尽管不想承认,可惜那一阵阵情欲狂潮的舒爽快意,一瞬间就将她脆弱的意志吞没,死死的咬牙,强忍着鼻腔里发出的阵阵令自己无比羞耻的低哼哀鸣。

  噗噗噗嗤的r棒摩擦蜜洞发出的可怕声音持续响起,可怜的人凄少妇韩莉莉苦苦忍耐着阵阵钻心的快意。自己的身体,已经被这个可怕的流氓少年玷污,已经是对老公不忠了。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让他尽快的结束这一场噩梦般的遭遇。

  在韩莉莉的印象里,少年人对x爱的冲动,都是来得很快,发泄得更快,韩莉莉苦苦忍受快感侵袭,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可惜,过了很久,小流氓没有半点泄身的意思,反而操弄自己更加的有力,更加的迅疾,r棒噗噗的抽锸,干得自己的蜜道瞬间就开始发麻。可怜的人凄少妇发现,自己不但没有等到小流氓喷射的到来,反而身体被他很快的就干到了一个在自己老公身上从来就没有企及过的高峰。

  韩莉莉再也无法忍耐,猛然一声尖叫,芓宫一阵收缩,一股滚烫的蜜汁荫精从花房深处抽搐般激射而出……

  「啊!」

  少妇人凄身体抽搐,浑身绷紧,蜜道里一阵阵有力的蠕动,小流氓只觉得竃头上一热,一阵无比舒爽的感觉传来。

  「哈哈!公主姐姐,你的身体比嘴巴诚实多了,你看看,高嘲来得这么快,嘿嘿……」

  发现了美丽的人凄这么快就到达了一个高嘲,石逸辰无比兴奋,只是稍稍等待蜜道内的窒肉悸动减缓一些后,更是迫不及待的继续进攻起来。

  韩莉莉尖声大叫,泪流满面,刚刚高嘲过的身体实在太敏感了,小流氓一阵迅疾的操弄,可怕的高峰快意又将到来。

  绝望的人凄发出哭泣般的呻吟,死死咬牙不叫出来,心头凄苦无比:老公,对不起——我背叛了你,我被一个十八岁不到的小流氓给强j了,还被他干出了高嘲!我、我是一个不要脸的无耻女人……老公,原谅我。噢噢,又要来高嘲了,天哪!

  又是一次悸动,花房内又是蜜汁横飞,绝美的人凄少妇羞愤欲死。

  石逸辰将这少妇美人干得欲仙欲死,高嘲迭起,不知道多么得意,无比自豪。

  学着日本Av电影里的动作,不停的在床上将绝望哀羞的美丽人凄摆成一个个羞耻的姿势,奋力的大干特干!

  「来啊,公主姐姐,让大爷我干小狗般干你!」

  「啊……无耻!这姿势,不、不行的,不要啊……」

  噼噼啪啪!

  「啊啊啊,混蛋,流氓!我、我不要了,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人凄美人高嘲不断,无力的哀求哭泣着。

  小流氓石逸辰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越来越激烈的快感刺激着他奋力的疾驰着,r棒更是每一次都深深的插入人凄少妇的老公根本就没有办法进入的更美妙的花蕊里,插得少妇美人一阵阵的哀羞颤抖,动听的呻吟源源不绝……

  石逸辰越干越兴奋,逐渐到达喷发的边缘,气息越来越急促,呼哧呼哧的十分刺耳。

  感觉到少年的r棒在自己蜜岤里一阵阵的收缩,人凄少妇猛然一惊,像是发现什么似得,顾不得身体羞耻的反应,急急的尖叫道:「啊啊啊,不要啊,快、快拔出去,千万不能射、射在里面……啊啊,会、会怀孕的!」

  石逸辰低吼着,r棒撞击如飞,双手死死扣住玉碗般丰挺的|乳|房,大叫道:「哈哈,好爽,大爷就是要射进去,看你怎么办,啊啊,来啦,我射,射死你!」

  喷薄的阳精如利箭出鞘,滚烫无比的喷洒在少妇人凄绝望的芓宫深处。

  韩莉莉一阵绝望的大叫,花房深处的悸动合着少年的滚烫j液,使得她跟着少年的高嘲再次攀上高峰,双手死死的搂住少年的肩膀,感受着从来没有到达过的完美巅峰,死死咬住的嘴唇终于松动,发出一声如仙乐般的哀鸣,滚烫的泪水汩汩而出,无声的痛诉自己的不贞。

  老公——对不起!我被这个少年射进来了,射进最深处了……

  绝望无比的人凄美人,眼前一黑,就此昏迷过去。

  然而,刚刚发泄过的小流氓可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趁她昏迷之际,自顾着挺着又一次粗挺起来的r棍子,再次在少妇迷人的蜜道里开垦着,挺动着……

  几番风雨,几经蹂躏,无数次狂风暴雨般的洗礼……

  成熟的人凄少妇简直快要窒息!少年的进攻实在是无比可怕,足足一晚,无穷无尽的需索取求,使得韩莉莉的身体几乎要瘫软,几度风雨,潮起潮落,敏感的身体已经数不清到底来了多少次无比强烈的高、潮,只是隐约的记得自己泄了又想,想了又泄,足足被小流氓折腾了大半个晚上,知道小流氓一声低吼,将一汩一汩滚烫的欲望之源喷洒在她体内,这才停止了这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

  韩莉莉双目失神,怔怔的盯着身上可恶又可怕的少年,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