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和小姨子代替妻子给我快感(2/2)

加入书签

等诱惑。

  恍惚间听到有人敲门,杜泽生已经开始坚持不住了,体内滚滚暖流正在向外涌来,突然,身后传来开门声,杜泽生下意识的转头过去,苏樱拿着钥匙一脸惊讶的表情,本来就很大的眼睛睁的圆圆的,媚眼水汪汪的盯着杜泽生手中握着的发紫的竃头,性感的小嘴也张着,苏樱迷人的脸猛地涨的通红,两人完全不知所措的僵了好几秒钟,望着意滛的女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杜泽生脑子完全的瘫痪了,可兴奋的下身却更加的激动,猛地射出一股|乳|白的j液,正射在苏樱的大腿上,第二股也随即喷涌而出,苏樱下意识的一退,结果还是射到了她的黑色高跟鞋上。

  下午杜泽生提前下班回家,刚走到家门口要掏钥匙开门,却从家里隐约传来的狗叫声,夹杂著女人的呻吟叫床声,这吸引了他的注意,轻轻的开了门走了进去。这薛萍自从上次被家里的大狗c了一次后就迷上了那根狗鸡笆了,再加上王宏和冯丽娟同居后就很少再找薛萍c1B1了,薛萍已经深深迷恋上那狗鸡笆在1B1心里c干时所带来的一波波让人浑身颤栗的快感,这不此时正闭著双眼,屈肘趴伏在沙发上,背上压著青黑色的大狗,任由那狗鸡笆在湿漉漉的浪1B1里抽锸,两只肥白的大奶晃荡著撞击著沙发扶手。

  大狗则一拱一拱地挺送着它的狗鸡笆直往薛萍的浪1B1里钻,捣得她露在身后的荫唇一下子扁、一下子凹,薛萍被大狗干得舒爽无比,尤其它还边干边伸出舌头舐着薛萍平滑的背脊,更使薛萍浪得全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舒服得张开了。

  大狗趴在薛萍的屁股上,越干越来劲,只弄得薛萍的浪1B1里“唧!噗!唧!噗!”

  地直响着,滛水也跟着狗鸡笆插干的动作猛往外直流着,大狗的那根狗鸡笆越干越快,只插得薛萍张口浪叫着,全身细白肥嫩的浪肉也不停地哆嗦着,看她脸上的神情,真是又美又爽!薛萍胸前的大奶子因为前趴的关系,显得更巨大、更丰满了,薛萍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两颗奶子上,搓揉捏抚着,这种情形真滛糜动人哪!

  薛萍不停地在浪叫着“哎唷……亲……狗狗……你要……插死……我……了……真要……我的……命了呀……哎……哎呀……干……进1B1心子……了……唔……我……我快……受……不了啦……啊……泄……泄出……来了……”

  只见薛萍的身子不停地抖着、痉挛着,涂着紫色指甲油的脚趾用力的弓紧着,一边死去活来地高声浪叫着,全身无力地趴在沙发上,大狗“汪!汪!”

  地叫了两声,屁股一耸,像是在薛萍的肉1B1里泄出了它的狗精子,只射得薛萍全身又是一抖,舒服地“嗯!……”

  吐出了一声娇浪的吟声。

  薛萍娇媚无力地转身仰躺在沙发上,只见她那原本平滑的小腹,这时大概积满了大狗的j液,显得有些凸凸地鼓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大狗的狗鸡笆终於渐渐缩小了,“噗!”

  的一声,从薛萍的肉1B1里滑了出来,这才使薛萍的小肚子里的狗精和人的滛水像黄河泛滥般地,由她的小肉缝,不,这时那原来细仅一线的肉缝,被大狗的狗鸡笆干得撑开成了个红圆洞!汨汨地流出了一大堆黄白的人、狗混合分泌物,只见大狗津津有味地,低着头一口一口地把它和薛萍的分泌物再舐吞下去,舐完後再低头舐它自己红红软软的狗鸡笆。

  正当浪1B1深处开始传来那熟悉的酸麻感时,只见杜泽生像一阵风般的冲了进来,在薛萍还来不及出声前,已被他一把抱起,拋掷在床上,整个人也跟着压了上来,并起两指、一下就插到她嫩1B1里去,感觉整个热烘烘的荫道里湿淋淋的充满滛水,接着低头往下一瞧!在那高高隆起的浪1B1上,一大片乌黑发亮的荫毛丛里,有好几处还潮湿的纠结在一起,隐约看得出白花花的狗精,当下气得狠狠将手指往浪1B1里一捅,再抽出来拿到薛萍眼前,铁青着脸说道:“这是什幺?啊?说呀!真行啊和狗c上了。”

  薛萍惊得花容失色,惊出一泡尿来,看着老婆细致的肩膀和如丝缎般光滑的背脊,雪白丰满的大屁股由于腰身的侧卧而夸张的高高耸起,从臀股间还微微露出一弯褐色荫唇的边缘和参差不齐的黑色荫毛,真是怒心方下,色心又起。杜泽生胯下的鸡笆又胀得发痛,急欲发泄,干脆掰开薛萍粉腿,露出那狼狈淋漓的浪1B1,c起鸡笆就刺入滛水j液外流的肉1B1里,屁股耸动得就像鼓风炉一样,带出一股股黄白色的混合物,飞溅得两人腿股下面一片狼藉。

  看到薛萍g情燃烧的眼睛和春情荡漾的表情,杜泽生从心底里油然升起一股男人的自豪感。两只大奶子摇晃晃的乱动,顺手捧起一只大肥奶在上面闻闻香。

  薛萍分开两条肥嫩的大腿,夹住杜泽生的腰,烫热的肉1B1紧紧的含住杜泽生的鸡笆,两只粉掌轻轻的在杜泽生背上游动抚摸,像按摩似的摸得杜泽生浑身麻酥酥的,杜泽生一阵猛烈的抽送,九浅一深,旋转磨擦,不让她有喘气的机会。

  薛萍难以忍受这无比的刺激,1B1心子深处一阵收缩,大奶子直跳,一阵无穷的妙感冲袭着薛萍的心头,她颤抖着腰杆挺动着,大白腚款摆,两腿悬空抖动,1B1心子深处如黄河决堤似的,涌出阵阵的滛水,灼烫着杜泽生的竃头。“喔!……老公……干死我了……美……美……我又丢了……”

  “马蚤媳妇!过瘾了没有?”

  “过瘾了!……你的鸡笆比狗的好几百倍!哼!……”

  薛萍喘息着,杜泽生再度掀起她的大白腿,把她的肉1B1翘得高高,猛力c了一顿,才算出了精,烫热的精水把薛萍浪1B1灼得乱颤。

  杜泽生觉得c的还不过瘾,就让薛萍重新换了身衣服,只见薛萍穿的是条紫红色吊带软缎超短睡裙和红色丁字内裤,连白皙的大屁股都掩不住,肉色丝袜配紫红色尖包头的绑带细高跟鞋,打扮得的确不错。杜泽生把苏樱那双肉色丝袜套到自己鸡笆上,把竃头顶在袜尖的地方,把另一只袜筒的发黑的袜尖放在鼻下使劲地闻着,苏樱的脚臭味闻得他鸡笆暴起。

  “哎呀!老公!你这上面套到是谁的丝袜啊?臭死了了!”

  薛萍一把抓住大鸡笆,马蚤浪的说到。“嘿嘿!小马蚤货,这是苏樱那烂1B1的,来吧!我的小滛妇,我搞翻你!”

  杜泽生分开了薛萍丰腴的大白腿,露出湿淋淋的浪1B1,将鸡笆在1B1缝上稍一滑动,就把套着肉色丝袜的竃头缓缓挤开胀肿的荫唇,陷入紧窄黏滑的荫道里去,然后突然加快速度,捣了个尽根而没,接着就一下一下的快速抽动起来。

  薛萍微仰着上半身,看着杜泽生的鸡笆在自己的肉洞里进出,苏樱的肉色丝袜来回地刷着浪1B1心里的嫩肉,激动得全身发出波浪似的颤抖。已经敏感非常的浪1B1深处,也起了高嘲前的痉挛,忍不住向前搂紧男人的屁股,用力的朝浪1B1挤压,大白腚向上猛挺,竃头前的发黑袜尖,不断地戳刺着1B1心子。

  终于,在薛萍长长的一声叹息之后,1B1心子里喷出大量的滛水,人也跟着昏死了过去。

  冯丽娟飞到上海过夜,王宏正好也在所以决定还是向往常一样,吃完饭后进宾馆进行最爽的体液交换。那天刚好宋明赵倩也在上海休息,于是就叫上一起去吃火锅。吃饭的内容就不细表了。总之是喝了点啤酒,不多,但刚刚好让冯丽娟的小脸上色,粉粉的脸蛋更是性感马蚤浪。冯丽娟穿了件藕白色的滚红边斜开襟绣着粉红牡丹的短袖紧身绸缎衫,配了件粉红色的钩花镂空马甲,下面是黑色彩凤七分裤和浅灰色短丝袜配黑色绒面中空带袢高跟鞋鞋,活脱脱一只俏生生的小媳妇形像,不过着实有点撩人。

  看着冯丽娟的脚,灰色薄薄的短丝袜,还闪着性感的光泽,王宏一下就受不了了,鸡笆迅速葧起,冯丽娟似乎看到了,沖王宏微微一笑,还拍了王宏的大腿一下,乘着酒性,王宏已是血脈賁张,呼吸都浓重起來,只见冯丽娟把右脚的高根鞋脱掉用脚尖勾着,看着匀称的脚趾涂着银灰色的指甲油无比性感,偶而大脚趾一动就使王宏的鸡笆跳动一下,嫩嫩的脚跟和脚掌,脚心处凹下去,有一些肉褶,天那简直太性感了。王宏甚至幻想等会让她用那双性感至极的脚搓自己的鸡笆,于是再也忍不住了,王宏叫冯丽娟一起去洗手间,让宋明赵倩看东西。洗手间不远,一转弯就是,先是一个大门,里面分两个门,洗手是男女一起的,男厕所在里面的门,女厕所在外面的门。

  冯丽娟先进了女厕然后对王宏马蚤浪的一笑,回到了她出来的那个中间的隔间,摆手叫王宏进去,王宏也没多想,看了看两面无人,便冲了进去。她把门关上锁好,就小声对王宏说,“来啊,整啊。”

  王宏一听鸡笆就充血了。这个隔间也就能容王宏冯丽娟两个人站着的大小,上面和门三面都是封闭的,只有门的下面有个相百叶窗的木条窗户,就是那种里面能看见外面人的脚,外面看不到里面的。

  二人迫不及待的接吻,王宏隔着衣服揉搓冯丽娟的大奶子,真是成熟的女人啊,奶子又肥又大,王宏把一只手拖着她的后背,一只手伸进她的上衣内。她的|乳|罩是那种很松的款式,不用解开挂钩就能伸进里面直接接触胸前的那两个大白奶。她的奶头一碰就硬了起来,王宏使劲的揉搓着她的大奶子,舌头纠缠着,气息粗重的让二人欲望更加热烈。

  这时候隔壁想起了冲水的声音,由于毕竟是第一次打算在这种地方交合,王宏便搂住了她,停止了口和舌的动作,双手开始揉搓冯丽娟丰满的大屁股。手从背后插到她的裤子中,挤进红色小内裤,捏着她的一半屁股蛋,她的屁股凉凉的,很结实,很有手感。手又使劲的往里面钻,摸到腿缝中间,好湿啊,冯丽娟的大荫唇已经肿胀火热,王宏两指微一剥开肉1B1缝,透明黏滑的滛水泉涌而出,将王宏手指弄得湿滑黏腻,底下的黑色彩凤七分裤也湿了一大片,再不停留,骈指如剑,一下就插入荫道快速抽锸起来。

  “啊……啊……老公!老……公……好……好……好舒服……不行了……”

  冯丽娟娇喘上了,王宏的鸡笆已经又硬又大的放在她的肚子上,她把王宏的拉链拉开了,把王宏的鸡笆从内裤上面拿了出来,内裤勒着王宏的蛋蛋好难受,索性把裤子脱到了大腿部位,屁股和鸡笆完全的暴露了出来,昂首冲天。

  冯丽娟接着动手把自己的灰色短丝袜脱了下来,半闭着眼把丝袜往王宏高举的鸡笆上一套,双手就胡乱撸了起来,二人就这样互相手滛着,丽娟不时地叫道,“下面一点……左边一点……就是那里……喔!喔!……喔啊!啊!……好舒服。”

  娇喘嘘嘘。片刻,冯丽娟自己把裤子也脱到了膝盖,大白腚和红嫩多水的小浪1B1也完全展示了出来,由于彼此比较熟悉,王宏没细看,就把她又抱在怀里,双手把住她的两半大屁股,火热的鸡笆顶着丰满的屁股肉,粗硬的荫毛直接札向两片大荫唇,有几根还触到突出的阴d,冯丽娟一个抖嗦,滛水泉涌而出。抬起屁股,一手抓住鸡笆轻压向前,鸡笆挤开肥厚的荫唇,贴向肉1B1眼和大阴d,两个大肥奶垂下,冯丽娟就这样紧夹着王宏的鸡笆,开始前后磨动起来。

  王宏的鸡笆套着灰色短丝袜在冯丽娟的大腿缝里使劲的搓,使劲的揉,太爽了,鸡笆夹在她两腿之间,感受她浪1B1的温度和湿度,这就让王宏有种要射的冲动了,她也低声的呻吟了。她的1B1可以说非常的诱人,粉红色的荫唇和荫道,王宏曾经扒开仔细的看过里面的结构,荫道能能看见的地方都是凹凸不平的小粉肉,c进去,就是一个字,爽!她突然回过身,抬着头蹲在王宏的鸡笆下面,大眼睛,真漂亮。由于鸡笆毕竟没洗,王宏没让她亲,她就用舌头舔着王宏的两个蛋蛋。

  享受如此美貌的浪女在这里给你舔鸡笆,也是人间极品享受啦。王宏实在受不了了,把她拽起来,冯丽娟背对着王宏,直接提着鸡笆放在1B1眼摩擦。透过门下的窗子看见有人近来,听见了关隔壁的声音后,她回头对王宏小声说,“老公,快进来吧,不行了,c我吧。”

  她这种时候说话经常都是这么滛荡。“c死我吧老公,大鸡笆c老公。”

  这种话最为刺激。

  王宏也不顾什么了,在一次快速的移动中,“噗吱”一声,竃头刺开荫唇穿过荫道,直接顶进1B1心子里,“啊!……啊……”

  瞬间的快感,让两人都叫出声来。快感从鸡笆头一直传到大脑,就这一下,王宏差点射出来。她这一下也忍不住叫了出来,估计隔壁都听见了,王宏轻轻捂了捂她的嘴,意思告诉她不能大声。

  她的一只手搭在她身前的墙上,一只手尽量伸着捏王宏的屁股,她总说王宏的屁股性感。王宏慢慢的抽送起来,一下一下的,很轻。她还能回头跟王宏接吻。一个是怕她叫,一个是怕王宏这么就射了,对不起这环境。

  “啊……啊……老公……好爽啊……c死我吧……”

  王宏双手把住她的腰,开始用力了。把鸡笆全部拔出来抵在她的1B1眼,滛水顺着鸡笆往王宏的蛋蛋上流着,那时侯她的滛水真的是带甜的,气味像蛋糕,很特别,很欲望。王宏腰部和手臂同时用力,使劲c着身前的尤物,她的表情看上去很痛苦,咬着嘴唇忍着不叫出声来,王宏忍不住了,开始大力的抽锸着她,c着,越来越快,鸡笆在她的1B1中,好滑,好暖,好紧啊,每下都能感觉到插进了她的芓宫颈。她管那叫进小门啦。

  王宏要射了,一直手狂捏冯丽娟自己露出来的右边奶子,一直手拦住她的肚子,抖动着自己的腰部。“我c,我c,我c,我c死你个马蚤货,贱1B1。”

  “啊……啊……”

  她终于叫出声了,不是很大,但更让王宏难以抗拒。“老公,我不行了,c死我吧。”

  在此种滛荡的画面和言语刺激下,王宏竃头酸麻不已,精关一松,浓精“噗噗噗”一股一股射出,透过灰色的短丝袜全射到冯丽娟的荫道最深处。冯丽娟受那阳精强力的冲击,1B1心子一收一放,涂着银灰色指甲油的白嫩脚趾在高根鞋里用里绷紧着,滛水狂喷而出,身体一下软了下来,眯着双眼,似乎也得到了满足。

  王宏射完之后的鸡笆仍然很大,在冯丽娟的体内停留了1分钟左右,捏着她的奶子,满足的享受着,呼吸着她的汗香,她的大腿内侧都湿了。从口袋里拿出在外面扯的手纸,擦拭了一下王宏的鸡笆,她就把手纸叠了叠像卫生巾似的垫在内裤上。穿好衣服,透过窗户看过道无人,她先出去看女厕的门,一个手势,王宏冲出女厕直接进入男厕所,心里面像做了坏事忐忑。用凉水冲了冲脸,二人便拉着手出了洗手间。宋明赵倩坏笑的看着王宏们说怎么这么长时间啊,王宏们说排队。结果让他们揭穿了,赵倩去厕所的时候听见了声音,猜出了是王宏和冯丽娟。晚上在宾馆二人又享受了美妙的交配过程。

  却说赵倩和宋明回到房间也没闲着,此刻赵倩的黑色夹脚平底凉拖鞋已经晃动到掉在地上,宋明顺着赵倩小腿、脚踝、脚跟将舌头滑至涂着紫色指甲油的脚趾头上舔着,舌头钻进脚趾缝更贪婪的来回舔着发出糜的声音,赵倩脚丫子传来酸臭的味道刺激着宋明的味觉和嗅觉,不管是咸的还是酸的味道确实是让宋明很迷恋。

  赵倩喜欢宋明舔她的脚趾,她喜欢这种感觉,也知道宋明喜欢,所以赵倩时常要宋明舔她的脚丫子。粉红色的脚掌泛着滑润的光泽,五个细长的脚趾整齐的并拢在一起,细密柔和的趾缝,五粒红润嫩滑的趾肚,那幼嫩的淡红色的趾肉就象重瓣的花蕊,姣妍欲滴。脚掌上隐约可见的纹理间散发出淡淡的沁人心脾的和着微弱汗味的肉香,鹅蛋般圆滑细腻的润红脚跟由足底到小腿颜色逐渐过度到藕白色。温热的脚底板带着脚汗湿津津的,微微发粘,泛着潮红的脚掌由于出汗的缘故及其柔软,从脚掌到脚心颜色渐渐由细腻的肉红色转为极浅的粉色,五粒脚趾几乎是透明的粉红色,象一串娇嫩欲滴的葡萄,没多久赵倩两条腿以及脚趾都已经布满宋明贪婪的口水,而且赵倩蓝色牛仔短裤中间整片都湿透了,看来赵倩滛水已经溢满整个荫道了。

  宋明的鸡笆已经无法再悬在一旁了,用手把赵倩短裤的裤缘以及黑色蕾丝丁字小内裤用力翻开,而赵倩也把下半身往前移动呈现半躺姿,双腿打成m字型等着宋明插入。宋明把裤子迅速脱下,手握住鸡笆对准赵倩滛湿一片的肉1B1,“噗哧”一声就捣了个尽根而没,非常快速抽锸起来。赵倩把黑色吊带上衣掀起来,紫色奶罩往下拉,两颗白晰的奶子就滑溜的挤压出来。随着宋明抽锸的方向,两颗大奶子也上下晃动着。

  不到一分钟的抽送宋明已经到达高嘲,赵倩一看就知道宋明不行了便赶紧用双手把大奶子捧起来,同时浪叫着,“射给我,把你的j液射到我奶子上。”

  宋明死命的狠顶几下之后,把鸡笆抽出赵倩的荫道,马上提着鸡笆浓精已疾射而出在赵倩的大奶子上。接着宋明把鸡笆放在赵倩夹起肥奶的奶沟中继续磨擦着,赵倩也用力把一对大奶子夹得更紧,头部往前吸含着宋明从她奶沟中来回冒出的竃头。

  赵倩把j液都吸光之后,宋明胯下的鸡笆又早已热气腾腾硬不可当了,炙热的鸡笆不时碰触到赵倩粉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