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蟒少年(1/2)

加入书签

  离开。没想到他不动声色

  地从口袋掏出一把美工刀,在我面前晃了一下随即又立刻收起来。这个简

  单动作却吓得我六神无主,脑筋一片空白,根本不敢再动。他见已经吓住

  我,又把右手放到我大腿上,开始肆无忌惮的抚摸。我不敢再反抗,谁知

  道他有没有暴力倾向?只能自认倒霉,心想反正在公车上他也不可能太过

  份,没想到我错了。

  我看著窗外尽量不理会他,但被抚摸的感觉仍不断触动我的神经。他的手

  掌很粗糙,摸的感觉和我以前男朋友完全不同,这其实很舒服,但这种色

  狼行径又使我十分厌恶,整个感觉很复杂。摸著摸著已经摸到我私|处,我

  尽量夹紧大腿让他不容易活动,没想到这无耻的色狼居然一把将我左腿拉

  开,放在他右大腿上,右手又继续隔著短裤抚摸我的私|处。我还记得那把

  美工刀,所以仍旧不敢动,5分钟后我竟然感觉到下体已经流出yin水。虽然

  我心里极端厌恶,但两个多月没被人碰过的身体却做出不同反应。这时的

  心理十分矛盾,居然有点希望他不要停。「我是被胁迫的,并非我喜

  欢。」我这样告诉自己,希望为我的配合找到理由,以降低我心中的羞耻

  感。他见我没有抗拒,动作更大胆,伸出手解开我的裤扣,更顺手拉下拉

  练,直接伸进我的小内裤去摸我的下体。当他发现我已经湿了,变的更兴

  奋,粗糙的手指在我荫唇上来回磨擦,并不时去触摸阴核。这感觉比刚才

  隔著短裤抚摸要强上数倍,顿时一股电流直通脑门,不禁全身酸软,只能

  闭著眼睛靠在椅背上轻喘。

  过一会儿他右手绕过我背后,一巴掌盖在我右||乳|上,左手则继续抚摸我私

  处,将我整个人搂在他怀里蹂躏。他一定是个老手,下手不轻不重,弄得

  我yin水不断流出。说实在我生理上是很享受的,虽然心里仍然厌恶,但在

  我不断为自己找理由,羞辱感也减低不少。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胸罩已被解

  开,他的右手已伸进t恤内直接搓揉我的ru房,并轻捏我已变硬的||乳|头。我

  的胸部不算小,32c,却被他的大手一盖就盖去十之八九,在他粗糙的手掌

  搓揉下又养又舒服。

  我一定是发出了一些声音,从半睁半闭的眼睛中看到那位长发女孩似乎已

  察觉异状,不时回头查看,一张俏丽的脸充满讶异。这个男人也不管,动

  作变本加厉,右手将我屁股一抬,左手便去扯我的短裤,我这时开始惊

  恐,这已经大大的超出我原先以为只是轻薄的行为,因此双手紧紧抓著我

  的短裤,企图阻止他的动作。但此时他已色胆包天,不但不停止,反而更

  用力拉扯。在挣扎中,我瞥见他狰狞的眼神,一害怕手一软,竟然连内裤

  也被一并扯下,无力的挂在我右脚踝上。

  就在这时,一名年轻男乘客也发觉了,穿著西装好像是上班族,缓缓走过

  来。这中年男子也不惊慌,反而是我很害怕,因为他左手放在口袋,想必

  正握著美工刀。这个上班族走到我们前面,低头对中年男子轻声说了几句

  话,这中年男子笑了笑便站了起来。我正高兴有人来解围,这上班族却一

  屁股坐下,将我搂进怀里,低声说:「别叫,一叫全车都看到你这样

  子。」天啊!又是个色狼,不是来解围的,而是来分杯羹的。不等我反

  应,他把我放倒在椅子上,立刻吻上我的小嘴,舌头迅速钻进我的嘴里,

  不停搅动我柔软的舌头。两手也没闲著,先将我的t恤及胸罩往上推让白嫩

  的ru房完全外露,接著一手摸我的ru房,另一手扒开我双腿,中指则不断

  攻击我的阴核。在我被推倒的那一刹那,我看到那中年男子走到长发女孩

  旁边坐下。唉,又一名受害者,但我已经无力关心她了,在这上班族的挑

  逗下,阵阵快感接踵而来,yin水不断从荫道渗出,沾满屁股沟及大腿内

  侧。这还不够,这上班族随后将中指插入荫道,快速的抽锸。若不是小嘴

  被堵住,我一定会大声呻吟,但这时我只能发出「唔唔」虚弱的滛

  声。在他上下夹攻下,我居然达到第一次高嘲。

  高嘲后我只觉得全身虚脱,但他还不放过我,迅速脱下裤子坐在椅子上,

  并将我压倒跪在他两腿间,压著我的头将已葧起的荫茎塞入我的樱桃小

  口。突然我发现那位长发女孩已被带到最后一排左边,想必那中年男子重

  施故计,亮出刀子胁迫她就范。最令我惊讶的除了那中年男子外,还有另

  一名年轻人,一左一右将长发女孩夹在中间,在她身上不停肆虐。我的天

  啊!难道男人全部都只有兽性,不但不阻止,还加入暴行,这些人的书都

  读到那去了?司机呢?司机应该已经发现才对。没时间细想,那上班族敲

  一下我的脑袋,狠狠地说:「专心点,吹喇叭也不会吗?」这种情况下我

  已完全放弃抵抗,努力地吸吮他的棒棒,舔他的阴囊,左手握著他的鸡芭

  上下套弄,希望能尽快完事。

  这时长发美女的衬衫已被完全解开,粉红色胸罩也被从前面打开,牛仔裤

  也被脱下吊在右腿上,那件比我的还小的蕾丝内裤则还穿在身上。她显然

  十分害怕,一边啜泣,一边哀求:「呜放过我呜呜求求你

  们不要这样」,唉,真傻,这样只会更刺激这群野兽。果然,那年

  轻人立刻从中间拉开她的小裤裤,用舌头去舔她的下体,还不时将舌头插

  入荫道,整个荫道口湿淋淋的,不知是口水还是yin水。那中年男子则努力

  亲吻她的ru房,和我一样,她的||乳|头也是漂亮的粉红色,胸部比我还大,

  她的左手被中年男子抓著,正握著他的大鸡芭,那根鸡芭真的很大,少说

  20公分,又粗,那女孩的手还无法整个握住。

  这女孩的身材比我还好,我一向很自傲我的164cm,32,23,34的身材,但

  这女孩大概有34,24,35,168cm,两位美女同时被玩,真是便宜了这群色

  狼。在两人夹攻下,这美女已无招架之力,虽然还在抗拒,却已忍不住开

  始呻吟,「喔啊啊嗯喔嗯啊」,被她滛媚的声音感

  染,我又湿了,那上班族也忍不住了,抓住我的头在我嘴里一阵猛插,虽

  然他的鸡芭比那中年男子小大概13,14cm,但也弄的我的小嘴又酸又

  麻,接著他便在我嘴里泄精了。泄了后还不抽出荫茎,逼我将jing液全部吞

  下。我从未曾让男人在口内发射,更别说喝jing液了,想不到第一次居然是

  被陌生人射在嘴里。

  回头一看,两个高中生站在背后,约15岁,一高一矮,神情有些犹豫,但

  眼睛都充满兽欲,此时中年男子说:「还等什么?你们说不定一辈子都碰

  不到这种美女,而且还是两个。」,在他怂恿之下,两个高中生不由分说

  将我拉过去,这时我已完全绝望,一切逆来顺受。他们先将我外套脱下,

  再将我的t恤从头脱掉,当我双手举起时他们分别扣住,不让我放下。接著

  掏出他们的鸡芭凑到我嘴边,我含著泪,顺从的先含住其中之一,头一前

  一后的替他kou交,过一会再换另外一根,由于双手被制,只能靠嘴巴服

  务,所以特别辛苦。这种姿势似乎让他们特别兴奋,一边享受我的kou交,

  一边揉著我的奶子,没多久两人都完全葧起了。另人惊讶的是那矮个子却

  有一支巨炮,尺寸直追那中年男子,含著他的鸡芭特别吃力。这时那长发

  女孩被带到我旁边,她已被剥的光溜溜的,而我也只剩脚上的球鞋。调整

  姿势后,那中年男子和矮高中生分别坐在地上,我们两个女孩则像狗一样

  趴在他们两腿间,我替那中年男子kou交,长发女孩则替矮高中生kou交。那

  高个子高中生则手口并用,在我屁股后对我荫道及屁眼又摸又舔。现在高

  中生的技巧怎么会那么厉害,弄得我快感连连,脑筋一片混沌,什么羞耻

  心都没了,只会不断浪叫,yin水泛滥,地上湿了一大片。那长发女孩也一

  样,被那年轻人舔得失去理智,完全不再抵抗,不停的呻吟,还不时将嘴

  里的大gui头吐出来大叫:「啊喔舒舒服啊啊不行了」,那中年男子把大鸡芭深入我嘴里,滛笑著说:「乖乖吃,等等大鸡芭

  会让你们爽死。」「你们两个小马蚤货真会叫,今天不好好干你们几次,就

  太对不起你们了。」。这时我们后面的人已经要插入,但那中年男子却做

  个手势要他们暂停,同时将我们美丽的脸抬起,问说:「想不想要?」,

  我们不约而同点点头。

  「要什么?」

  我们没回答,后面两个人则用gui头不断磨擦荫道口,弄得我们一阵酸软。

  「要什么?说出来。」不断地催促,后面的gui头则继续磨擦。

  「快说!」「我要zuo爱」我先忍不住。

  「怎么做?快说!不说不做!」一阵催促。

  算了,到这种地步还管什么羞耻心,正要开口,「插小洞洞」长

  发女孩先回答了。

  「用什么插?」还问。

  「………」

  「快说!」

  「用哥哥的宝贝!」长发女孩终于回答了。

  「什么宝贝?听不懂。」gui头继续磨擦著。

  「……」我俩急得快哭出来了。

  「鸡芭,用哥哥的大鸡芭。」我忍不住,完全豁出去了。接著长发女孩也

  被强迫说了一次:「用…用大鸡芭插小…小浪|岤。」

  这群色狼满意了,后面两人扶著我俩的雪白屁股,噗嗤一声从背后直插到

  底。啊……两人同时大叫,被玩了那么久,现在才是真正被干了。这两人

  像是在比赛一样猛烈的抽送,充血的荫茎磨擦著荫道壁,一波波强烈的快

  感将我推向高峰,相比之下,刚刚手指摸,舌头舔的感觉根本只是小儿

  科。我大声呻吟,不断浪叫,真正是要欲仙欲死。而旁边长发女孩反应更

  激烈,已经被插的胡言乱语了,「啊啊好好舒服啊要死

  了好爽不要停啊爽啊」,没想到斯文的外表居然可以

  那么滛荡。我俩浑圆的小屁屁被撞的啪啪作响,两对柔软的奶子随著抽送

  前后激烈摇晃,配上噗嗤的抽锸声,及不停的滛声浪语,更催化我的中枢

  神经,没多久我就达到第二次高嘲。而从长发女孩的滛叫声高低起伏来判

  断,她也泄了,而且不只一次。这时干长发女孩的年轻人也泄精了,将精

  液喷在她满身大汗的背上。而我后面这名高中生虽然鸡芭不算大,却很持

  久,还在继续j滛我。中年男子中似乎等的不耐烦了,将我扶起站著,要

  我把舌头伸出,让他吸吮,又用右手用力搓揉我的ru房,我的右手扶著他

  的腰,左手则套著那根大棒棒。我两条修长的腿则张的开开的,让高中生

  在后面狂c。好不容易这高中生泄精了,jing液喷在我屁股上。这中年男子

  居然用手指将jing液拾起,抹在我舌头上,手指在我嘴里抽锸,逼我全部吞

  下。吞下后他把我右腿高高抬起,搂著我直接把那根特大号鸡芭由下而上

  狠狠插入。我的妈啊!痛!!小|岤好像要撑破了,其实这才进去一半。还

  好这中年男子懂得怜香惜玉,只是慢慢进出,徐徐插了一阵后,荫道渐渐

  适应了,不争气的yin水又潺潺流下,沿著大腿滴到地上。我紧紧抱著他,

  口中乱七八糟的叫著:「好棒好爽啊不要停啊爽死

  了啊啊啊啊」,他见我越来越兴奋,便把我的左腿也抬

  起,让我腾空挂在他身上,双手扶著我柔嫩的屁股,噗嗤一声将鸡芭整根

  没入。天啊,舒服死了!我从未□过这种特大号的滋味,粗大的鸡芭将小

  嫩|岤撑的一点空隙也没有,虽然有一点痛,但比起强烈的快感实在微不足

  道。这时他开始发狠猛干,每一下都重重的顶到花心,干的我死去活来,

  高嘲迭起,嘴中只会无意识的浪叫。而那长发女孩也一样,坐在椅子上,

  那矮高中生将她双腿高高举起打开,用那根大鸡芭一下下狠狠的插入,每

  次插入都将荫唇挤入荫道,拔出时再将荫唇翻出,洞口的yin水已经被干成

  白稠黏液,小|岤中还不断流出新的yin水。矮高中生显然对这位漂亮大姊姊

  的嫩|岤满意极了,一面和长发女孩亲吻,不时喃喃念道:「喔…好紧…太

  爽了…喔…姊姊好…好会夹…」。而我们两个女孩在特大鸡芭的狂c下,

  早已溃不成军,什么滛声浪语纷纷出笼,彷佛不这样叫不足以宣泄体内的

  快感。

  「啊…啊…要死了…升天了…好会干…啊…爽…爽死…哥哥弟弟…鸡

  巴厉害…啊…爱爱…爱死大鸡芭…要泄…受不了…妹妹姊姊喜欢…啊

  啊啊…想干一…一辈子…啊啊…不行了…干死妹妹姊姊…啊…插…插

  到底了…要死了……」,像是在比赛一样般,我们两个女孩发狂似的浪

  叫,完全忘了正在被强jian。

  又插了一会儿,中年男子把我放在地上一条摊开的睡袋,改成男上女下的

  正常位,长发女孩也被抱过来,爬在我旁边,圆圆白白的屁股翘的高高

  的,矮高中生半蹲著,用他那根大鸡芭从背后继续插她,插的她两颗大奶

  剧烈晃动。在她前面,那上班族已恢复精神,将鸡芭插入她的小嘴,努力

  的抽送著。女孩看样子被干的很爽,想叫嘴巴却被堵住,只能皱著眉头,

  「嗯嗯嗯嗯」的不停哼著。这时我的嘴也被塞入一根荫茎,睁眼一看,是

  那四,五十岁的司机。我并不惊讶,只是感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司机

  职责是保护乘客,却加入同流合污。往窗外看了看,车早已停在高速公路

  旁一个废弃车场,有人来解救的希望大概是微乎其微,要脱身看来只好喂

  饱这6条色狼。突然间抽锸的速度加快了,中年男子和矮高中生都快要泄

  了,正在做最后冲刺,又快,又狠,每一下都干到尽头,「啊…啊啊…

  啊…要死了…要要…要死了…啊啊…啊…救命…救…救…啊啊…妈啊…

  啊…啊…」,我们两个女孩被干的急喘,不断告饶。几乎同时,两人将精

  液分别喷在我俩的胸部及背部,接著还用手将jing液混著汗水均匀的抹在我

  俩的胸部,腹部,背部及臀部,最后将五指轮流伸入我俩的嘴里要我们舔

  乾净。

  这个时候,我们两个女孩都各自高嘲了四,五次,已经浑身乏力,站都站

  不起来。但他们还不准备放过我俩,司机先拿了矿泉水给我俩喝,喝完休

  息约20分钟,才稍微恢复了体力,他们六个人就站到我俩面前,要我俩跪

  著替他们吹喇叭,吸著吸著6根鸡芭又都硬梆梆了。我俩轮流用嘴套弄他们

  的鸡芭,四只手还要替其余四人打手枪,忙得我们香汗淋漓,有时他们还

  变态的将两根鸡芭一起塞入我们的小嘴。就这样进行了约15分钟,年轻人

  和矮高中生分别钻到我我们胯下,要我们坐在他们脸上,小|岤正对著他们

  嘴巴,他们一面抚摸我们的屁股,一面替我们kou交。渐渐地,原本已乾涸

  的小|岤又湿了,这两人啧啧有声吸著我们的yin水,还不时将舌头插入阴

  道,手指则抠弄我们的屁眼,弄得我们忍不住又呻吟起来。见我们兴奋

  了,上班族率先由后面干长发女孩,司机则由后面干我,我们前面则有4根

  鸡芭轮流插我们的小嘴。他们泄精后,中年男子以老汉推车的姿势将长发

  女孩双腿抬起,从背后一边干一边走,长发女孩以手代脚从车头走到车

  尾,再从车尾走到车头,才走了一趟长发女孩已累的趴在地上不断呻吟。

  我则被那年轻人将双腿弯到头的两侧,他背对我半蹲著,一边插我小|岤,

  一边抠我屁眼,搞得我爽声连连。过一会儿两个高中生也加入,将鸡芭分

  别塞入我俩嘴里。

  从这个时后开始,他们轮番上阵,任何时候都至少有两人在强jian我们,干

  的我们滛声充斥车厢,泄了又泄,不知高嘲了多少次?只有看到我们快要

  虚脱,他们才会让我们稍事休息,但一等我们回过气,他们就又摸又舔的

  撩起我们x欲,接著自然又是一阵狂抽猛送,干的我们一整晚都在「大鸡

  巴…」「亲哥哥…」「爽死了…」不停乱叫。各式各样的姿势换了又换,

  我还被带到公车外,面对著高速公路的车流,站著被矮高中生插到高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