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下载尽在pashu --爬书电子书【轻轻河边操】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1疯狂的夜空乱囵、人兽、高h

  郭成是个中年商人,妻子在去年因车祸去世了。

  郭成和妻子青梅竹马般长大,而後喜结连理,结婚十八年,生下两女一儿,郭成在外面日夜奔波做生意,妻子在家照顾儿女,打理一日三餐,夫唱妇随,生活颇为幸福美满。

  可未料,这次突来横祸毁了他的幸福,妻子去世後,郭成的精神一度萎靡不振,但後来看三个儿女尚未成|人,尤其是一双小儿女,小女儿十四岁,儿子刚满十岁,他才强打起来精神,重新挑起家庭重担。

  妻子死後,郭成常常借酒浇愁,而喝酒过量的他更加思念妻子,常常在酒後独自洒泪。

  这天傍晚,小女儿春燕因为住校没有回来,正在上高二的大女儿春娟因为母亲突然去世,改住校为走读,这样每晚能回来和父亲以及小弟一起吃饭,也能聊以安慰父亲受伤的心灵。

  晚饭是春娟做的,父女三人坐下来用过晚饭,春娟就早早带弟弟去了他房间,辅导他做功课,而後哄着弟弟睡下,自从母亲去世,懂事的春娟就自然担负起长姐如母的职责,照顾起最小的弟弟的生活起居。

  等把弟弟哄睡了,春娟本想回自己房间温习功课,却看到饭厅的灯仍然亮着,父亲孤独一人坐在那里,独斟独饮,甚是落寞。

  春娟思虑片刻,走到父亲身旁,轻轻劝导父亲:“爸,您少喝点吧,早点休息。”

  没想到,已有几分醉意的父亲嘴中含糊不清地对女儿一挥手:“你别管我!去睡你的吧!”

  心疼父亲的乖巧女儿怎麽能忍心让父亲带着伤感暴饮,那样是最伤身的,於是春娟走到父亲身边,好言相劝道:“爸爸,明天再喝吧,今天太晚了,喝多了对胃不好,来,我扶你回房休息。”

  女儿温软的话语似乎缓解了郭成心底的伤痛,他听话地任由女儿架起他的胳膊,踉踉跄跄地跟随女儿回了他的房间。

  因酒醉,父亲的巨大体重几乎有一半压在自己身上,春娟费了好大血气才将他搀扶到床上躺下,放下父亲後,气喘吁吁的春娟帮他脱去鞋子,同时,看到满脸油光的父亲,细心的春娟又去浴室投了条热毛巾,给他擦脸。

  大女儿娇嫩的面庞近在咫尺,春娟和妻子长得非常相象,那一刹那,半醉半醒的郭成有种错觉,觉得妻子又回来了,他们又回到二十年前初恋的美好时光!

  郭成嘴中喷出带着浓重酒味的热气,他眼神火辣辣地凝视着女儿的面颊,情窦初开的女儿被父亲火热的目光弄得脸红心跳,慢慢地放下毛巾,正欲告别父亲回自己房间,却没想到,猛地被父亲扑倒在床上!

  2疯狂的夜空乱囵、人兽、高h

  “啊!爸爸!你要做什麽?”春娟惊恐的喊道。

  借酒发疯的郭成,只感觉下体一阵阵热辣的灼热之感,一股?傻娜壤酥背宸稚恚嫔夏缘乃丫瞬坏檬谗崂褚辶埽煽斓亟庾抛约旱目愦熘朽档溃骸熬甓愠さ谩竽懵枇耍唬∧憔褪悄懵瑁甓裉欤冒职趾煤锰勰恪惚鸷埃职只崛媚闶娣摹?

  说着,不顾春娟的拼命反抗,郭成大力撕掉女儿带着动物图案的睡衣、睡裤,又把魔爪伸向了她可爱的文胸,以及那贴身的小内裤。

  “啊!”春娟的挣紮声更加惨烈,她拼命扭动着充满诱惑的青春胴体,但这样一来,却让试图剥下她全身衣服的父亲更加亢奋,她的挣紮,似乎也配合了父亲的动作,不消片刻,她的所有衣物就都被父亲悉数剥下,只剩下一个雪嫩光滑的胴体,彻底暴露在父亲眼皮底下。

  “啊!不要啊……”充满羞涩的春娟拼命保护着自己的胸部,却未料,这样一来,让自己的下体彻底呈现在父亲眼中。

  自己从未被开垦过的诱人chu女地,此刻正惊恐地颤栗着,但却无法掩盖它的诱人之处,黑亮的荫毛性感地盘曲着,粉嫩的荫道口溢出少量的透明液体。

  郭成贪婪地注视着女儿美丽的下体,目光象一头饥饿的野兽!

  他粗暴的大手颤抖着滑过女儿嫩滑的肉体,略微犹豫,就再也顾不得女儿的感受,双手大力分开女儿的玉腿,将自己的rou棒蛮横地顶了上去!

  “啊!爸爸!不要啊!”春娟还在做着无力的反抗,她的眼中,此刻已经充满了痛苦而惊恐的泪水。

  郭成一边安抚着女儿:“宝贝儿别哭,别害怕,爸爸的大rou棒一插进去,你就舒服了!你的身体本来就是爸爸的一部分,现在爸爸插你,就是在促进咱们父女感情啊,别挣紮了,宝贝儿,乖……”

  一边镇定着女儿的情绪,郭成一边将自己的rou棒在女儿的荫道口摩擦着,感觉女儿越来越多的密汁溢了出来,顺着这股润滑,郭成一个挺进,棒子进入了女儿的花|岤!

  “啊……呜……痛啊……”春娟痛苦地呜咽着。

  “乖宝贝别叫,一会儿就好!你小声点,爸爸就温柔点,你要是喊,爸爸就用力顶你,直顶到你的小逼成了松松垮垮的大面袋,你愿意吗?”郭成滛荡地语无伦次着。

  “嗯……啊……我不要做大面袋!爸爸,轻点啊!”

  “宝贝儿爸爸会轻点的,你要让爸爸把大rou棒全插进你的小逼,爸爸才会轻点啊!”

  “啊……那你就……插吧……只是……别让我那麽痛了……”尚显稚嫩的春娟在无奈之下只好这样央求父亲,来减少身体的痛苦。

  “嗯,那爸爸就全进去了?你的小逼张开点,让爸爸的大rou棒完全进来!”郭成命令着女儿。

  春娟被迫地大张开双腿,荫道口张开得更大了,父亲十八厘米的大rou棒,此刻完整地插入了她chu女地的花|岤之中,镜头定格在此处,那情景分外诱人!

  少女粉嫩的花|岤被迫张开着,中年父亲紫红坚硬的大rou棒完全插入到花|岤之中,两个人的肉体颜色有着鲜明差别,少女的肌肤雪白滑嫩,中年男人的肌肤刚健有力,闪着麦色的光芒。

  两人身体相连的部位,颜色对比十分强烈,并且充溢着少女花|岤中溢出的透明液体。

  3疯狂的夜空乱囵、人兽、高h

  郭成紧紧环绕着女儿娇弱的身躯,在她耳边诱哄着:“宝贝儿别乱动啊,让爸爸抽动几下吧……”

  少女怨恼地呜咽着:“可是……好痛……你真坏……呜呜呜……连自己女儿都不放过……如果让人知道……我和自己爸爸性茭……我还怎麽去见人啊?呜呜呜……”

  郭成此时酒劲是醒了几分,但x欲地更加高涨,现在他的巨大阳器插在女儿鲜嫩的花|岤内,他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

  於是,郭成温和地劝导着女儿:“娟儿宝贝儿,爸爸承认刚才不应该一时冲动,破了你的身,可是现在事实已经这样了,爸爸的rou棍在你体内呢,你已经不是chu女了,咱们爷俩就玩个痛快吧!”

  少女仍然小声啜泣着,无奈的沈默表示了默许。

  郭成不禁开心地把身体正了正,以便於接下来的抽锸,准备抽锸前,他关切地告知女儿:“娟儿,爸爸动了啊?”

  少女无奈地点了点头。

  郭成一鼓作气,握住娟儿纤弱的腰身,抽动起来!

  “嗯……啊……呜……爸爸……慢点啊……”娟儿的身体被父亲弄得起起伏伏的同时,禁不住小声哀求着。

  “啊……噢……好的……爸爸……会轻点的……”郭成脸红脖子粗地一边大力抽动着,一边安慰着女儿,但动作和力度却不见减小。

  “啊……啊……啊……好……难受……热啊……”少女的脸开始发烫,细密的汗珠泌了出来,虽然她嘴上说难受,但其实她已经意乱情迷,进入状态了,荫道深处既痒又热,此时,如果爸爸停下动作,才是要了她的命了。

  郭成看着女儿这个样子,真是喜从中来,他忍不住加大了抽锸力度,双人红木床被他震动得吱吱作响。

  “啊……啊……啊……热啊……”娟儿的声音开始放肆起来,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抓住了爸爸的後背,以利於他插得更深、更用力!

  “小马蚤货!插死你?让你叫!让你叫!爽了吧?”郭成已经完全不顾及两人父女的身份,把对於性伴才说的辣语全放了出来,来刺激女儿的x欲。

  “噢……啊……”娟儿此时眼色迷离,声音也变得含糊起来,片刻後,她只感觉花|岤深入一阵暖流涌入,爸爸射了!

  郭成把女儿抱得更紧,微微颤动着身体,让自己射得淋漓尽致。

  这一对刚刚交欢完的父女二人气喘吁吁地相拥躺在床上,互相对望着,刚刚经历过性事的少女此时眼神迷离,神态不甚清醒,郭成此酒意已经醒了大半,神智是清醒的,他看着娇嫩如花苞的女儿,知道从这一天起,他们父女的关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女儿於自己的身份,已经不仅是女儿那麽单纯,更多了另一重身份,性伴。

  郭成射过後,他的棒棒还插在女儿体内,保持着一定硬度,他不准备拿出来,想这样抱着女儿睡到第二天清晨。

  只是,这一对不知廉耻的父女根本不知道中,门外,有一双深褐色的眼睛正在一直窥视着这个房间里的一举一动。

  它,就是娟儿最心爱的宠物──金毛狗麦迪。

  ────────────────────

  求票票,求收藏,谢谢了!迷梦一定会努力更新的!

  4疯狂的夜空乱囵、人兽、高h

  父女二人相拥着躺下,郭成怜爱地把女儿揽在怀里,娟儿的眼睛半睁半合,渐渐进入梦乡,她实在是太累了。

  娇嫩的小女,初经人事,无论是纤弱的身体,还是鲜嫩的小|岤,都要有个适应过程。

  可是,贪婪的父亲却不想就此放过女儿,还要把自己壮硕的棒棒放在女儿花|岤一晚,此刻,少女轻轻拨动了下身体,嘴中发出委屈似的“嗯嗯”声,这一动,差点让父亲的棒棒从自己花|岤中滑落出来。

  郭成看着女儿可爱到至极的睡相,心中不禁又喜又爱,止不住把她的身体抱得更紧,也让自己仍然坚挺的棒棒插得更牢靠。

  娟儿细嫩的两支胳膊下意识地抱紧了父亲的腰,嘴中还含糊不清地嘟囔着:“真坏……你真坏……”

  郭成笑着,怜惜地亲了亲女儿粉嫩的面颊,棒棒感觉比刚才又大了一圈儿!越来越热!

  不行!受不了了!怀抱着这麽个美丽的尤物,棒子还在她体内插着,不硬才怪呢!

  不忍心打扰女儿的好梦,但下身的器物实在是火烧火燎的难受至极!

  郭成犹豫片刻,最终欲望战胜了理智,他再次伏起身来,就着这个侧姿,棒子在女儿体内动了起来!

  “啊……啊……啊……”少女在睡梦中,惶恐地睁开双眼,自己又被人袭击了!

  郭成固定着女儿的身体,在她耳畔轻声说:“你睡你的,爸爸就是动一动,就当给你按摩了……”

  娟儿睡意未全醒来,被父亲哄骗着,又合上双眼,睡去了。

  只是在睡梦中,她还忍不住发出“啊……嗯……呜……啊……”的声音,想来是舒服至极。

  看女儿很受用,郭成加大了抽锸力度,棒子捅进女儿花|岤内部,啊!好象捅到芓宫口了!十七年前,他就是这样捅娟儿的母亲,让她受孕生下面前这个如花少女。

  现在他要使劲捅!捅到女儿芓宫口,把这十七年对她的抚育之恩全捅回来!最好让她怀孕,为自己再添个儿子!

  郭成让欲望袭击,已经全然不顾什麽亲生父女之情了。

  他只知道,面前的是个女人,一个小chu女,一个让他破了身的小chu女。

  一个逼口鲜嫩,让他忍不住时时想操的小马蚤货!

  他今夜占有了女儿的chu女身,一处未被任何人开垦过的chu女地,从此,他就要守护这片领地,不允许任何人侵犯!

  他看着睡梦中的女儿,亲吻着她的面颊,微笑着对女儿喃喃道,“娟儿,以後你就是爸爸的人了,你的逼,只有爸爸能操,爸爸要天天操你,一晚上操你三到五回,把这些年的本全赎回来,什麽时候,等你的逼被爸爸操宽了,操松了,操黑了,你也年龄老大了,爸爸再放你走,让你追求新生活去……”

  郭成得意地滛笑着,也沈沈地进入了梦乡。

  5疯狂的夜空乱囵、人兽、高h

  第二天清晨五点锺,从沈沈睡梦中渐渐转醒的娟儿疲倦地试图翻翻身,她保持一个睡姿一整晚,浑身已经是酸胀无力,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睁开双眼仔细查看,却发现父亲的双手紧紧环抱住自己的腰身,他的性器还留在自己体内,而且还保持着一定硬度。

  北方的天亮得早,这对父女昨夜忙着苟合,连窗帘都没有拉上,所以现在屋内的情景一目了然。

  见到自己粉嫩的裸身和父亲古铜色的捰体紧紧相贴,私密部位还融合贯通着,少女的脸腾地一下红到耳朵根,一股又羞又耻的罪恶感油然而生!

  昨晚因为夜的迷离,加之毫无心理准备,所以在父亲的强大攻势下半推半就遂了他的愿,让他粗大的性器插入了自己丛未被开垦过的chu女地,可是此刻,已经完全清醒的娟儿,看到自己原本紧紧闭合的粉嫩小逼被父亲粗壮的性器侵占着,才感觉这一切是多麽荒诞不经、不可饶恕!

  自己他日怎麽脸去地下见那早早逝去的母亲?

  想到这里,少女嘤嘤啼哭起来。

  女儿细微的哭声吵醒了郭成,他慢慢睁开眼,看到满脸泪痕委屈至极的女儿,再看看两人性器相连的滛荡模样,不禁理解了女儿为什麽这麽痛苦。

  他禁不住缓缓搂住女儿的肩头,试图安慰她,但却被娟儿躲开,娟儿愤怒地看着他,低吼道:“别碰我!”

  郭成看着女儿生气的模样,也是那麽惹人疼爱,禁不住调戏她道:“怎麽可能不碰你?不让碰也碰了,再说,现在……咱们还连着呢!”

  少女方才醒悟两人此刻的姿势,又羞又恼的她急急地试图将父亲的rou棒拨出,但却被父亲有力的大手制止,郭成趁势将女儿压到床上,就着这个硬度又抽锸了几下,少女又羞又气,两条纤细的玉腿下意识地踢腾着,郭成发泄了清晨的欲火,才滛笑着放开女儿。

  这下,娟儿更加委屈,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般滚落下来。

  郭成看此情景,滛笑的表情也变得认真起来,他严肃地扶住女儿的肩头,轻声说:“娟儿,你别哭,听爸爸说,爸爸承认自己……混帐,不是人,可是爸爸实在是难以忍受对你的……渴望了,因为你长得太象你妈年轻时的样子了,就连性格也象,自从你妈去世後,爸爸知道,再也找不到象她那麽善解人意,那麽疼爱咱们爷几个的好女人了,爸爸也决定不再娶了,因为娶一个外人进来,怎麽也达不到你妈的标准,可是……你看咱们这家……”

  说着,郭成环视着他们宽敞的住宅,继续说道:“可咱们这大一家子,得有个女主人啊,所以,现在……不正好嘛?由你做这个家庭的主人,总比外人要来得好啊?你说是吗?”

  娟儿抽抽答答地哽咽着回道:“可是……我……是你亲生女儿啊?”

  郭成温和地搂过女儿的臂膀,轻声安慰她道:“这有什麽呢?只是道义上不允许罢了,只要咱们在外人面前不流露出来,在外面咱们仍然是一对情深意重的好父女,只有回到家里,咱们是一对好夫妻,你是两个弟妹的新母亲,这不是很好吗?”

  娟儿泪眼朦胧地看着父亲,抽泣着问:“这能行吗?”

  郭成目光坚定地看着女儿:“当然可以!人家埃及法老还专门娶自己女儿呢,生的孩子全正常,相信爸爸,咱们父女在一起,完全可以的!”

  6疯狂的夜空乱囵、人兽、高h

  年仅十七岁的少女哪里懂得这些利害关系?

  母亲去世後,她在这世上最信任的人就是父亲了,所以现在不管父亲说什麽,她都只有接受了。

  此时时间已接近六点,春娟和小弟春生七点要上学,娟儿一看墙上的挂锺,惊叫一声,起身欲下床:“快准备早饭唤小弟,要不他该迟到了……”

  看女儿如此懂事,郭成开心地笑了,看来,妻子这个继任者,他没有选错,他相信,这个家,在自己的带动下,在春娟的操持下,一定会越发井井有条、欣欣向荣的。

  但此时,他却拉住女儿的腿,没让她动弹,春娟有些迷惑不解地看着父亲,郭成分开娟儿的玉腿,低头查看那红肿的小|岤,娟儿的脸不禁羞得通红,嗔怪地小声问他:“看什麽呀?”

  郭成微笑着回女儿:“怎麽能就这样去上学?你的逼口还流着爸爸的jing液呢……”

  娟儿气得嘟起小嘴,给了郭成一拳头,郭成哈哈大笑着,一把抱起女儿,就这样赤身捰体,将她抱出了房间,此时,小弟春生还在睡着,但那只金毛长犬却彻夜趴着守候在父女二人的卧室门外,此刻见他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