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完结章(1/2)

加入书签

  贾母一句话盖棺论定:“我明儿就设法进宫见娘娘一面,给她晓明利害,再教她个法子,让她不声不响地去那地底下,叫御医都看不出蹊跷来,如此,才可保住我贾府满‘门’的平安。。 更新好快。”

  这时候,夏叶还真有些佩服贾母,这老太婆当真有魄力,关键时候还真是顶梁柱定心骨一类型的,不亏能在贾府叱咤风云这些年。而且,老太婆算是真正有大局观的,和王氏乃至贾政元‘春’等人的鼠目寸光不可统一而语。

  三日后,宫中传出贤德妃身亡的消息,据御医验证,贤德妃娘娘三十五岁而卒,死时面‘色’如生,看不出被人谋害或者毒杀的迹象,许是因为身体固有些顽疾,因为娘娘一直有些心口疼的‘毛’病,兴许就这么睡梦中去了吧,连贴身宫‘女’都没能察觉。

  当然,死因只有贾母最清楚,元‘春’乃是听了她的流泪泣告,又为了贾府的满‘门’平安,才不得已自赴死境的,至于为何自杀却没叫太医看出,乃是贾母教给她的妙法儿,吞生金子坠死,既不像服毒那般七窍流血,又不像自缢那般死后屎‘尿’横流,吞下金子后上‘床’躺着等死,死后就如同睡着了一般,只要不剖腹验尸,即便是御医也不会以为是自裁身亡。

  贾府这边的知情人如贾母贾赦贾政贾琏夏叶等听到消息,都松了一大口气,而贵妃那边却气得个倒仰,因为贤德妃这一死,就死了好大一个助力了,事儿不好办了呀,这个趁着圣体违和‘逼’宫自立的大事还办不办啊。

  接下来,夏叶也出马了一次,前往王府找到她那三叔王子腾,细细密密说了一通经过,王子腾悚然而惊,哪里还敢再伸手去搞那些事情,索‘性’避开嫌疑,连京营都不管了,设法求了人,谋了个九省检点的官职,往别处就任去了,避开这风口‘浪’尖。

  于是,一场可能会造成贾府覆灭的惊天危机便化作无形。

  更巧的是,景王见皇父缠绵病榻良久,生怕他就此一命呜呼了,因为景王自忖,凭着自己的微薄出身,虽然这些年也结‘交’了不少人脉,终究抵不过两位弟弟背后的势大,所以。一定要设法治好皇父的病,能多拖一会儿是一会儿,便想到了贾琏之妻的‘精’妙医术。

  夏叶惶恐至极,生怕自己一个不慎,虽然景王温和可亲地安慰她好好治,就算没治好,也不会怎么样,可是,给皇帝老儿治病哎,伴君如伴虎哎,不会一个没治好,就叫她脑袋搬家吧?

  幸亏托赖医书大神那神乎其技的‘精’湛医术,夏叶又一次技惊四座,奇迹般地医好了养病四个月不见起‘色’的皇帝的病。

  只是,皇帝心,海底针,夏叶不明白的是,怎么皇帝都好了,还要装出病病歪歪的样子呢?好吧,他装病与她无关,可是,害得她这大夫也必须天天到岗继续给他看病,就太烦人了。

  倒是贾琏看自家媳‘妇’儿大清早地就要进宫去给皇帝诊病,不禁微带醋意地说:“皇上不会是瞧上你了吧?那么多御医都不见效,只吃你开的‘药’方?还非得要你在他跟前转悠?这算个什么事儿啊?娘子,我可跟你说,我贾琏虽然也贪财贪势,但是,绝不卖自家的媳‘妇’儿。”

  夏叶讶然失笑,说:“你想到哪里去了?人家皇上三宫六院都是大美‘女’,要我一个结了婚还是三个娃儿的妈?就是你愿意人家皇上也不愿意好吧?你也太异想天开了!”

  贾琏一把搂紧了自家媳‘妇’儿,嘀咕着说:“娘子,你是不了解男人的臭‘毛’病儿,真看对眼了,才不在乎是不是别人的媳‘妇’别人的娘呢,岂不知有一句话,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夏叶气得踩他的脚,把他的一双簇新的青缎粉底靴踩出一个鲜明的灰印子,骂道:“再说这些荤话我要打人了!我以为我是你呢!想起你以前办的那些‘混’账事,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别惹我啊!”

  贾琏却一点也不恼,呵呵笑着在媳‘妇’儿地耳边说:“好好好,我娘子是个正经人,绝不会红杏出墙的,我也,也就是个庸人自扰,或者说,敝帚自珍!反正我看我家娘子是怎么看怎么好,恨不能藏家里不叫人看见,也不叫人惦记着才好。”

  说着,还不怀好意地在夏叶的脖子上猛撮一口,种下一颗明晃晃的草莓印子,以标明所属,气得夏叶咬牙切齿,只好将衣领拉高了一些,勉强遮着这张扬的暧昧印记。

  结果贾琏的担忧还真不是空‘穴’来风,这一天,夏叶给皇帝看诊完毕,正要告退的时候,皇帝却忽然发话让她留下,然后用那种似乎带着‘毛’刺的眼神上上下下把她刮了一遍,继而出言挑逗,还抛了个媚眼,叫夏叶简直‘鸡’皮疙瘩落一地。

  这皇帝老儿吃的‘药’可是她看着喝下去的,也没吃多啊,怎么好好地就发起癔症来了?尼玛还抛媚眼呢,贾琏那样的帅哥的桃‘花’眼一眨眼‘波’一‘荡’才叫人心跳,皇帝老儿这核桃一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