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结局(慕容宁VS夏唯朵3)(1/2)

加入书签

  “我说,我是你老爸!”,慕容宁干脆把车子停在路边,和summer大眼瞪小眼,“你看你,耳朵,鼻子,嘴巴,都像我!”

  summer瞪着他,“你是第九个。恭喜你。”

  平静得不像一个孩子说的话。

  慕容宁一愣,“什么第九个?”

  “第九个说自己是我爹,或者想当我爹的人咯,”summer耸了耸肩,“不过你比他们都有新意一些,他们只会捧着玫瑰到妈咪面前,然后假装很爱我地说愿意照顾我们母子一生一世。你倒是还不错,懂得装保姆打入敌人内部......”

  慕容宁一脸黑线,眸光沉了沉,“那些人是谁?!”

  “我怎么记得住?他们比你还丑,我才不想去记住他们。”

  慕容宁:“.......”

  他真觉得这小子就是来气死自己的,若不是因为那五官像极了自己小时候,他会怀疑summer在出生的时候就被掉包了。

  这一定是别人家的孩子,专门来给他添堵的。

  深吸了一口气,慕容宁强迫自己把理智拿出来,“那你说说,你愿不愿意让我打入你家内部?”

  “我不愿意我妈咪就能回来了吗?她出差要很久的,我可以暂时委屈一下我自己,只要你能办到我说的那些要求。”

  “.......”,慕容宁再度深吸了一口气,“好。”

  不就是那几点要求吗?

  不让说话,不说就是了。

  要吃85度的牛奶和七分熟的全麦面包,他找个大厨来就是了。

  不准用他的马桶?他把隔壁房子先买下来呗!

  还有什么非礼勿听非礼勿视?他去做就是了!

  伺候好了这个小祖宗,等那个大祖宗回来的时候,才能够一举拿下!

  然后一个星期下来,结果却是——

  小家伙专心致志写作业的时候,突然转头瞪着正在旁边装雕塑的慕容宁,“你吵到我了!”

  慕容宁愕然,“我没有说话啊!”

  “你喘气的声音吵到我了!”

  慕容宁:“.......”

  小家伙早晨起来的时候,一口牛奶喝下去,结果喷了他一脸——

  “这是85度的牛奶吗?这绝对只有80度,太凉了,我不喝!”

  小家伙在洗手间的时间太久,慕容宁不放心凑过去听,结果听到了他说电话——

  “云端,我告诉你哦,乔花花在学校说,他就喜欢胸大的......平胸什么的都没戏——”

  云端?乔花花?

  慕容宁顿时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秘密,打起精神想要听得更清楚,结果听得太入神,连小家伙从洗手间里出来开门了都没发觉。

  结果summer一脸严肃地看着他,连语气都冷了,“你是想偷用我的马桶呢?还是在偷听我说话?”

  糟糕,第三条和第四条他早就忘了。

  此刻慕容宁一身冷汗,面对自己儿子的时候比面对敌人的枪口还要紧张,只能认怂承认自己是想偷用儿子的马桶。

  结果可想而知,summer直接带着他去对面加油站的洗手间,还美其名曰帮助他顺利如厕,所以买了一大叠加油卡。

  慕容宁简直欲哭无泪。

  summer转身的时候却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

  一个星期的时间,他趁慕容宁洗澡的时候倒是把他看了个遍,在确定慕容宁也有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在屁股上的红色小心形胎记之后,他终于相信了慕容宁之前所说的话——

  这就是自己的爸爸。

  但是他来得这么晚,错过了自己小时候的走路,错过了那么多次去游乐园陪自己坐旋转木马的机会,甚至还错过了他换牙!

  当他去看牙医痛得哇哇叫的时候,这个爸爸在哪里?!

  简直不可饶恕!

  他决定要好好给慕容宁一点颜色看看,然后再承认自己有如此帅气英俊挺拔举世无双的老爸.......

  慕容宁当然不知道summer的这些小心思,他只当是自己没有做好,于是硬着头皮去加油站的洗手间上了厕所出来,讨好地看着自己儿子,大块头跟在小人精身后,小心翼翼地往家里走。

  结果刚刚回家,就看到了出差回来的夏唯朵。

  summer吓得不轻,跟小鹌鹑一样立马跑过去,讨好地抱住自己妈咪的大腿,“妈咪,你终于回来了哦,我这一个星期跟男保姆在一起,好没有安全感哦!”

  慕容宁:“.......”

  这一个星期以来没有睡好的人是他,是他!!!

  一天晚上要起来五六次给孩子盖被子,还要防止被孩子嫌弃,他容易吗?!

  家里的卫生都是他打扫的,被子叠得跟豆腐块一样,他容易吗?!

  不容易!!!

  夏唯朵面色黑沉地看着他,“你来做什么?”

  “我.......”

  “summer,你先进去写作业,”夏唯朵拍了拍孩子的头。

  summer一脸纯良地走开了,毫无革命情谊地让慕容宁一个人面对敌人残酷的进攻。

  夏唯朵斜倚在门框边,伸手,手心朝上,对准慕容宁的方向。

  一言不发。

  慕容宁眼睛一亮,看着她那素白的手心,激动地上前一把握住,“朵朵,你以前也是这样让我牵住你的手,去学校外面的小吃街吃棉花糖,朵朵,我现在就带你去——”

  夏唯朵:“......”

  她无力地翻了翻白眼,抽出手一把拍在他的手臂上,“谁要跟你牵手?你算老几?我是让你把我家的钥匙给我交出来!”

  慕容宁在工作方面绝对是高智商的专业水准,可是他的情商......真的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所长进的。

  “......”,慕容宁面子有点挂不住,脸也有点黑,干脆靠在墙壁上开始耍无赖——

  “钥匙在我裤兜里,你来掏啊。”

  夏唯朵:“......”

  她白了他一眼,砰地一声甩上房门,“我会马上通知换锁的人来换锁,你要是再不走,我告你私闯民宅!”

  “我不光想私闯民宅,我还想私闯你的禁地.......”

  他不要脸的声音真是连颤抖没有颤抖一下。

  夏唯朵一个趔趄,差点崴了自己的脚,“混蛋,*!”

  “骂得好,”慕容宁隔着门板舒爽地喊着,“我最喜欢你骂我,就像以前一样——”

  夏唯朵气得脱下高跟鞋往门板上猛地一砸,“滚!”

  慕容宁还在得意地笑,可电梯门已经开了。

  里面走出几个西装革履的人,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就开始敲夏唯朵的房门。

  里面的人以为是慕容宁,自然不会来开。

  几个人倒也镇

章节目录